第六章 坐看流萤舞到明
紫雪墨尘2017-07-19 19:282,230

  战鼓雷动,皓日舞天紫光炎。

  万人嘶吼,九鼎铭纹镇神州。

  盛世长安的莲花擂台,仿佛一朵怒放的映日彩莲,上面的每一个身影都牵动着无数人的热血与目光,然而,只有最后一个胜利者将享受着万人之上的无限荣光。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无数次生死沉浮,汗湿华发,泪洒衣襟,血溅沙场。莲花若有知,会为自己成全了高高在上的权势而荣耀,还是会为自己见证了轮回不息的杀戮而负罪。

  我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明媚的朝阳,心底有两种情绪反复纠缠,一种像夏日午后呼啸而来的暴风骤雨,激烈而澎湃;一种像冷冬薄暮下即将落山的如血残阳,寂寞而荒凉。

  无量山上朝夕相对、你侬我侬的那段时光在脑中一闪而过,我的心一阵绞痛,下一刻便只剩下了武当山上那一对新人红衣怒放的甜蜜妖娆。

  我闭了闭眼睛,努力赶走脑中的琐碎,轻轻抬起手摘下了面纱,然后缓缓走上擂台,不管是输是赢,我都要他记住我。

  紫色的衣裙随风飘起,裙角翻飞,如一朵紫色的云。手中的凝雪流霜凤首箜篌优雅而冷漠,琴弦在烈日下闪耀着点点银光。弹奏时,它是一把超尘脱俗的乐器;对决中,它则是一把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擂台另一端,站着陌生而熟悉的他,依然剑眉斜插,蓝衣如天。只可惜,我不再是当年的懵懂少女,他亦不再是曾经的明朗少年。

  战鼓擂响,由缓至急,是为催战之音。

  我目光轻闪,轻轻举起手中的七弦琴,他也握住剑柄,拔剑出鞘。这把剑,也不再是当年的秋水无痕剑,而是龙凤双剑之中的龙腾剑。

  我早就知道,秋水无痕剑被我毁掉后,武当派重金聘请天下第一铸剑师欧冶子,为他与韩映雪夫妻俩打造了龙凤双剑,取义“龙腾四海、凤舞九天”。

  龙腾剑闪烁的寒光刺痛了我的双眼,情不自禁的咬紧了牙关。

  龙腾四海么?凤舞九天么?我就扒龙鳞,断凤翅,看你的龙还怎么腾?凤还怎么舞?

  一声轻叱,我率先出招,他剑眉挑动,举剑迎敌,不急不躁。

  几招过后,我蓦然发觉自己取胜渺茫。因为我犯了与崔绿华同样的错误,心不宁,气不平,自乱阵脚,难寻章法。而他的龙腾剑虽然舞得飞快,却一直只守不攻。

  看着他依旧清朗俊逸的身影,我苦苦一笑,我终究是赢不了你。

  日月轮回,斗转星移,到最后的最后,我仍然是输。但就算是输,我也不要输得这么委委屈屈,拼命三式怎能白练。不能同生共死,同归于尽也未尝不可。

  玉碎瓦岗,金石俱焚。两招使出,威力毕现。他虽然有惊无险的堪堪躲开,脸上却已浮现惊异的神色。不到三年,我的武功如此突飞猛进,的确时间难以置信的事。可是,你的进步,又何尝不让人惊异。炼狱一般的痛苦轮回,你应该是懂得的吧。

  心念至此,顿生悲凉。日夜苦练,只是为了这一场虚妄的荣光,何必?何苦?

  正在犹豫中,突听传来一声娇呼:“相公小心!”

  我胸中不由得一阵刺痛,循声望去,粉衣蹁跹的韩映雪一脸焦虑与担忧。而她明显隆起的腹部,则让我胸中的刺痛无限度扩大,扩大,直至骨髓,痛出鲜血,再凝成寒冰,然后新的鲜血在泛着银光的冰面上涌成一个大大的、触目惊心的“恨”字。

  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我使出了拼命三式的最后一招——天地同寿。

  天存,为了让人体会风雨无情鸣雷动魄;地在,为了让人知晓巨震可怖山洪惊魂。我的命就是你的命。若一命逝去,死的人究竟是你,还是我?

  只听“砰”的一声,他被打飞了几丈远,重重地跌落在莲花擂台的边缘。我内力耗尽,经脉受损,虚弱得同他一样跌倒在地,呆呆地看着他口中涌出的鲜血,难发一言。

  这一掌,就算你躲不开,可完全可以化解与部分,决计不会伤得如此之重。

  电光火石的刹那,我分明看见,他散去了所有的招式,只待这索魂夺命的一掌正中前胸。

  为什么……为什么……

  他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然后幽幽的望着我,寂寞的笑了。孤独不苦,不在乎,就算为一个人粉身碎骨。

  我的碧玉箫在他手中,定格成一世夜夜哀伤的梦靥。天地同寿的威力,我比谁到清楚。我又一次,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内,失去了他。

  次日清晨,我惊觉兰心师姐留下的兰花亦走到了尽头,叶片萎靡的蜷缩着,再也没有一丝的春意与生机。我试着去抚平那蜷缩的叶片,却只是一场徒劳。 有些东西,一旦枯萎,就再也无法舒展开来,比如爱情,还有生命。

  流年如沙,天水成碧,那些开在年少记忆中的花朵,在岁月洪流中芳华褪尽,终成一片空白。

  我宁愿我们从来都不曾相濡以沫。我宁愿我们一直都相忘于江湖。

  此届华山论剑结束。星宿派弟子技压群雄,所以由星宿派掌门接任武林盟主。如果不出意外,参赛弟子柯小蝶将会成为星宿派的下一任掌门。

  皓月当空,恒静无言。黑色的飞鸟掠过天空,我坐在湖边看时间燃成灰烬,散落无声。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征途,但走到现在,我已无法回头。自己选择的道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

  韩映雪生了一个女儿,之后带着女儿重返峨眉。你的清逸俊朗,她的绝色倾城,你们的女儿一定会清越动人。我是她的杀父仇人,也许有一天,她会背负着满腔愤恨寻我而来,就像当初的我一样。

  我不在乎这些,我也不怕死,我害怕的是,有一天,她会和你我一样,站在华山之巅那荒凉冷漠、寒雾笼罩的莲花擂台上。

  可惜未来的一切,都无法预知。当初用尽所有力气去做的一切努力,在老天眼里,也许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玩笑。直到很久以后才知道,这世间有一个人人都无法逃脱的词语,叫做——宿命。

  弱水漫烽烟,弦断紫衣间。

  一指流砂。一段年华。一曲埋聚散。一剑谢天下。

继续阅读:第七章 又负如来又负卿(俞非凡番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行天下之情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