绞肉机 断罪
塞北2017-08-16 08:453,623

  “你说什么?”一声怒吼“斯格特,那个最重要的哭丧的斯格特,居然跑了?”爱西恩抖动脸上的肥肉,肥大的双手愤怒的拍打着桌子“你知道那个斯格特对我到底有多重要,现在已经没有人是绞肉机的对手了,观众渴望史诗级的打斗!碰撞!你居然告诉我跑了?”他气的浑身颤抖,整个桌子都在晃动。

  “您先消消气。”爱西恩面前端坐的侏儒,罗斯托,他摸了摸帽檐一圈“斯格特的逃走的确有些意外,我们也在派人追捕中。”

  “有些意外?我已经对外承诺,一个月内,斯格特和绞肉机会有场打斗,已经有很多尊贵的客人付了预定金,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周,你却告诉我有些意外?”

  “放心好了,三周的时间足够了,我们上头请来了断罪的瑞克,而且,我们带来了一只地魔,要知道,这只地魔并不比斯格特弱。”

  “断罪的瑞克?是那个堕落的烬魔使?”

  “堕落,形容他有些不太贴切,应该称之为绝对的疯狂。”罗斯托开启了瓶酒,紧盯着缓缓倒入杯子里鲜红的酒“有谁会对抗制造自己的造物主。”

  “如果是那个疯子瑞克,倒是有可能。”爱西恩的火气下降了不少,接过罗斯托递过来的酒,低头若有所思。

  罗斯托站起来眺望窗外“来看角斗开始了。”只见圆形环绕的角斗场,所有的观众都在沸腾,而角斗场的中心正在进行着血腥的战斗,大约一百多人,手持各式各样的武器,冲向一个人,这个人就是绞肉机,大概一米九左右,豹头环眼,狮鼻阔口,虎背熊腰,头发向后扎成一条条小辫子,赤裸着上身,他举起双斧,站在几条尸体上怒吼,所有上前的敌人,都被他砍死,尸体也是越积越高,最后绞肉机丢掉了双斧,与敌人近身搏斗,折断敌人的四肢,扯烂敌人的喉咙,将锁链缠在拳头上,捶瘪了敌人的胸膛。

  有些角斗士看到这地狱的场景,绞肉机浑身浴血,宛如从地狱里爬出的地狱之主,丧失了斗志,丢下了武器跑向入口拼命的敲打大门,大门开启几扇小窗口,伸出了长矛,将所有意欲逃跑的角斗士扎死。

  渐渐地战斗已经尾声,绞肉机扭断了最后一个人的脖子,举起尸体,如雄狮一样怒吼,扯断了头颅,将其抛向爱西恩所在的高楼,对着爱西恩咆哮:

  “我要更强的!更强的!更强的对手!这些!实在太弱了!我塞恩!还要更强的!”

  “看来他的脑子还能分得清,自己是谁。”罗斯托将红酒倒在还是张着大嘴,满脸恐惧的头颅嘴里。

  爱西恩对罗斯托的举动十分厌恶,皱着眉头放下酒杯“那个你所说的地魔,能满足绞肉机么?”

  “一定会的。”罗斯托狰狞笑道“我就再没见过比地魔更美妙的野兽了。”

  一头骷髅,从地底爬出来,对着瑞克说“新猎物,斯格特。”

  瑞克头戴白色无孔的面具,一头白色长发高高扎成马尾,浑身一体白色袍衣,坐在石头上,面前插着莹白的巨剑,巨剑下有头鼠人,被巨剑穿透了胸口,早已死去多时。

  瑞克面具裂开三个开口,其中两个闪着白色的瞳孔,第三个开口发出声音“资料。”

  “来历不明,起先在北方巨人之都,密尔沃基发现,武器是把名叫巨人杀手的半截巨剑,从被发现开始,就一直不停的杀戮,只要呈兴奋状态,就会不停的哭泣,所以被称之为哭丧的斯格特,精灵族曾派出二十多人的骑种,但都被斯格特反杀,后来不了了之,几个月前,被野犬盯上,费了不少人才将捕捉到,但在运输时,遇到了飞鲛族的袭击……”

  “我知道了。”瑞克抬脚踩碎了骷髅,他对着巨剑说“断罪,该捕猎了。”说完拔起断罪,背到身后,起身向月亮的方向走去。

  “呼,真是吓死了。”鼠人的尸体上,飘出血红的烟雾,最后凝聚成独角独眼的恶魔“还以为被发现了。”

  它低头看着鼠人的尸体“呸!这宿主实在太弱了,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看来下次得找实力更加强大的契约者了。”

  “不用下次了。”一个滑稽的声音响起“你现在就可以消失了。”

  “什么?”恶魔惊慌失措的望着四周,但它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在这里,乖孩子。”只见已经死去的鼠人抬头,双手抓住恶魔“瑞克也真是的,听到更有趣的猎物,居然放弃这么美味的恶魔。”

  “你、你是烬魔使?”恶魔挣扎不已。

  “猜对了,不过没有奖励。”鼠人开始啃食恶魔的头颅,恶魔嗷嗷直叫,但使用了各种方法,都无法挣开双手,直到最后,不再出声。

  鼠人啃食完恶魔,舔了舔嘴边“鼠人的尸体,也真够晦气的了,就不能降临到美女的尸体上?”说完鼠人化成无数的小老鼠,分散逃开了。

  “哭丧的斯格特,名字我记下了,嘻嘻嘻。”滑稽的声音渐渐散去。

  在一间破旧的房子里,斯格特醒来,他第一眼看到了一位少女,少女瘦的皮包骨,看到斯格特醒来很是惊喜。

  “你醒来了!太好了!”她高兴的挽着枯黄的头发“你还记不记得你是谁?来自哪里?”

  斯格特想动身少女连忙阻止“不行!你现在身体实在太虚弱了,不应该动,需要静养。”

  的确,斯格特浑身无力,他现在只能动动手指头,他张了张嘴。

  “斯格特。”

  “斯格特,你的名字?我叫嘉丽!”

  “嘉丽!”外面传来男人的呼叫声。

  “好的爸爸!我这就来!”少女对斯格特说“你等等我,我马上回来。”说完便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拎着渔网进来,看斯格特道“真是不可思议,你居然会活下来。”

  他坐在椅子上开始缝补渔网“当时我一网捞起,还以为打到了大鱼,没想到是你,你那时浑身青紫,眼看是活不成了,我本想把你带到陆上,等你咽气了,埋了算了,但我女儿执意要救你,没想到你居然活下来了,命还真是硬,你可要好好报答我女儿。”

  “呵哈哈哈?”斯格特大笑起来“报答?”

  “唔,看来是救了头白眼狼。”父亲摇了摇头“你要是能走动了,就赶紧滚蛋。”

  过了几日,斯格特可以在嘉丽的搀扶下缓缓走动了,他们两个来到了海边。

  “我一直会梦到,有扬着白帆的水手,会载着满船红色的郁金香,来迎接我,我们两个乘船来到,没有瘟疫,兵乱,匪徒的小岛上,种上郁金香,第二年的春天,就会开满各种颜色花,黄的,白的,绿的,总之什么颜色都有,然后幸福的活下去,生下的孩子,长大后,载满郁金香,再向各地出发。”嘉丽低头踢着沙子。

  “这种梦会不会很傻?”

  “梦只是希望的一种延伸,希望向来是建在不可能之上,而多数的梦都终会破碎。”斯格特笑着,眼泪不住的流出“破碎,多么让人舒畅的词啊,哈哈哈哈!”

  “是吗?”嘉丽低落道“也是,像我这种穷苦的捕鱼女,怎么会有人看上。”

  这时海面远处飘来木板,木板上插着巨剑,斯格特看到后,挣开嘉丽,就要下海。

  “不可以!你现在去只会被淹死。”嘉丽注意到了那柄巨剑“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去下海带过来,你在这里等着。”

  说完嘉丽便下海游向巨剑,斯格特很听话,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我女儿不在那里!她去镇上了!”

  “哈哈哈哈,糟老头子,说谎也不打草稿,我们刚从镇里出来,你居然骗我说去镇里了!”

  几个骑马的匪徒,用绳子套住嘉丽的父亲双手,向这里赶来。

  “咦?真没有啊,喂!病秧子!你有没有看到个女孩子在这里?”领头的匪徒扬着马鞭打在斯格特身上,斯格特被打的倒在地上。

  “哈哈哈!瞧这样儿,就跟那要折的豆芽菜!”匪徒们哄笑了起来。

  “你们在干什么!”嘉丽拖着巨剑走上了岸,看到斯格特与父亲在被匪徒抽打着。

  “呦,这不在么?臭老头子居然敢骗我们!”其中一个眼神阴冷的矮子,下马刀捅死了嘉丽的父亲。

  “不!”

  “你XXX的,我同意你杀了么?”领头的狠狠地抽了矮子一鞭子“你当奴隶很好抓么?万一少一个,你叫我怎么交差?”

  嘉丽跑向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已经死了,嘉丽埋头痛哭“不!爸爸!你不要死!”

  “别哭,小妞,我来当你的父亲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哈哈哈哈!”领头的揪着嘉丽的头发,亲了一口,矮子立马将嘉丽堵上嘴,绑了起来,放到了领头的马上。

  “哈哈哈,就你懂事,等我上完了,也给你温存温存!”

  “老大,那这个病秧子怎么办?”

  “不用管,也是要死的货万一感染到其他奴隶就不好了。”

  有个匪徒看了看嘉丽捞上的巨剑“什么破烂,居然是半截的。”丢到斯格特身边“破烂配烂豆芽,哈哈哈,绝了!”

  匪徒们留下嘉丽父亲的尸体,与斯格特离去。

  又过了几日,清晨,小镇上大火四起,斯格特用巨人杀手,砍下一个匪徒的头颅,笑并哭丧着“哈哈哈,烂豆芽!”

  “快快快,都不要怕,就一个人,大家一起上!”

  “一群烂豆芽!”斯格特舔了舔嘴唇,回身连人带马斩了命令的匪徒。

  黄昏,所有的匪徒,大部分都被斯格特杀死,剩下的都逃走了,斯格特连奴隶都没有放过,通通杀死,整个小镇已经死寂。

  斯格特在寻找存活的人时,发现了嘉丽的尸体,他停下了脚步,将剑背回身后,抱起嘉丽,一步步走出小镇,来到了海边,将嘉丽的尸体放入一艘小船,摘了朵野花,放在嘉丽胸前,缓缓推入大海,星光灿烂,月光温柔的洒在嘉丽的脸上。

  “很抱歉,这里没有郁金香。”斯格特哭笑着“哪里都没有,哈哈哈哈哈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零开始的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从零开始的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