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古玩品鉴会(二)
林盏2017-07-10 18:023,765

  “下面我先来给各位展示我们今天的第一个宝贝,这个可厉害了,各位一定要看仔细了!”钟志谦清了清嗓子说道,坐客们都突然伸长了脖子,像是等待着稀世珍宝,看到他们这样子的表现,弄得白穆也心痒痒的,不自觉地也朝着大家张望的方向看去。

  很快,只见一个模特般的女子推着一个小推车出来,推车看起来是纯木造的,车上面是一个通透的玻璃罩,玻璃罩里面放着的,大概就是钟志谦口中的那个宝贝吧。

  跟随者女子走出来的是两个西服墨镜的保镖,一左一右看似护花使者。

  女子从钟志谦的身后走过,然后沿着桌子从白穆对面开始缓慢行走,在每一个来宾的面前都停留了一两分钟让他,而附近的来宾也会耐不住性子转过椅子,探长脖子去看这所谓的宝贝,但是大家虽然看起来心急,都没有一个人站起来走过去看,这就是所谓的规矩。

  “要是有人不守规矩站起来走过去看,有可能会被当成图谋不轨的人被这两个大块头给拎出去,并永远被拉入黑名单。”刘韬在一旁给白穆解释道,所以这钟志谦家想遭贼,感觉真的是比登天还难。

  而白穆看到这里,也总算明白了过来这椅子的用处,为的就是方便大家来看宝贝的,还有之前疑惑的座位顺序,因为右上角是第一个看的,后面的人前期只能干瞪眼,难怪刚才大家都觉得白穆是个异类。

  现在看到别人看得火热,自己也开始有些按耐不住,他伸长了脖子张望过去,但却因为距离太远,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能干着急。

  “别着急小伙子!”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来,白穆一个激灵回过头,看到钟志谦不知何时走到了他的身后,白穆尴尬地笑了笑,收回探长的脖子,随口找了个理由来掩饰自己的未经场面:“我是太期待钟先生这个宝贝了。”

  “钟叔叔,这就是我之前跟您提到的白先生,柏然集团的少东家。”刘韬看到钟志谦,马上站起来转过身,连忙介绍道。

  钟志谦一脸恍然大悟,随后朝白穆伸出了手抱拳,说道:“久仰久仰。”

  “很荣幸能够参加钟先生的品鉴会。”白穆见状也站起了身,彬彬有礼地朝着钟志谦轻轻鞠了个躬,但心中则是有些不太耐烦,果然换上西装来这种地方都要学得虚伪起来,想得到一些东西,果然是要放弃一些东西的。

  “白先生别急,等下会推过来这边让你慢慢欣赏的,而且这才是第一件,后面的宝贝更加精彩。白先生先坐下静候一下,我先失陪。”钟志谦微笑说道。

  白穆坐下之后,目光随着钟志谦移动,看到他走到一旁跟别人打起了招呼来,钟志谦的言谈举止都十分得体,跟白穆之前听到的版本不太一样,不过哪有人会第一次见面就暴露自己呢。

  等了好一阵,那美女终于推着小车过来,白穆学着别的人一般转过椅子,透过那玻璃罩清晰地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里面放着的是一颗珠子,大概有半个拳头那么大,通体翠绿,圆润光滑,隐约还能看到上面有着一些纹路,以一个外行人的眼光来看,这确实像是个宝贝。

  这是夜明珠?!白穆却皱着眉头,他猛然想起了之前在柏然的时候,似乎也见过一颗跟眼前这颗很像的珠子,他本想回头跟刘韬确认一下具体信息什么的,但是转念一下,也许所有夜明珠都长得差不多吧,而且也比较担心被别人发现他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于是只好作罢,但他的心里,开始隐隐觉得奇怪了起来。

  白穆是最后一位来宾,在他假模假样看了两三分钟之后,珠子便被推到了桌子的最前边,钟志谦走了过去站在旁边,依旧一脸笑意盈盈。

  “下面我就为各为介绍一下,这颗夜明珠可是跟明朝武宗皇帝朱厚照的‘宫灯夜明珠’齐名,这‘宫灯夜明珠’顾名思义就是装在宫灯之中用来照明所用的,而我这颗,是朱厚照的宠妃刘姬的所有,据说跟朱厚照那颗本是一对。”钟志谦说得神采飞扬,座下各为油头满面的看客亦是频频点头称是。

  看来这就是钟志谦的目的,跟这群毫无经验的人分享这些博取仰慕,确实能满足他的虚荣心,不过一听到“宫灯夜明珠”这个名字,白穆的身子微微一顿,虽然他当初对古玩这些并不感兴趣,但是要说起来他还是记得一点的,柏然那颗夜明珠似乎也有一个类似这种名字的,他还记得当时白丰提起来的时候,说到那种夜明珠世上只有七颗。

  为了搞清楚这到底是不是柏然的那一颗,白穆举起了手,钟志谦看过来,然后点头问道:“白先生是有什么问题吗?”

  “钟先生,我想问一下,你这夜明珠,除了出处比较特别之外,特征上跟一般的夜明珠有什么区别呢?还有,现在的价值如何?”白穆要弄清楚事情,于是想着一步一步引着钟志谦把这颗珠子的底细全都都抖出来。

  “白先生问得好,之所以说这颗夜明珠是宝贝,当然不仅仅因为是刘姬的物件,它这内里的纹理也是独一无二的,至于价值,那就更不用说了,这存世的也只有七颗,四颗在国家的博物馆,两颗在海外,剩下的最后一颗,就在我手上,这个价值,大家可想而知。”

  钟志谦一说完,在场那群什么都不懂的人又是一个小轰动,只有白穆定了几秒才回过神来,因为钟志谦的话,基本上就是等于解开了白穆心里面的那个疑惑——这颗夜明珠就是柏然的那一颗。

  解决了上面这个疑惑,一个新的疑惑又出现了——现在柏然已经落入了陆恒译的手中,如果真的是同一颗的话,那么怎么会落入钟志谦的手中?莫非是陆恒译卖给他的?!

  虽然说通过六个人你就可以认识全世界的人,在微小的古玩界里面,行内人相识也是平常事,但是白穆总觉得,如果高扬说的那个人真的是钟志谦,而陆恒译又和钟志谦私交不浅,再回到张继的事情上,这些事情就像是一个环环相扣的阴谋,远比自己之前想的还要复杂许多。

  因为在纠结这个问题,白穆在看过了夜明珠之后就开始有些心不在焉,所以接下来钟志谦拿出来品鉴的好几样古董,白穆都没有认真去看,都是在走马观花。

  “接下来是最后一件宝贝啦,这可是今天的压轴好戏,各位一定要认真看仔细了,错过了不知道要等上多少年才可以一见了!”钟志谦依旧在台上说得神采飞扬,当礼仪小姐推着小车子再次出来的时候,白穆瞬间惊讶住了,飘走的思绪全都瞬间回归,一下子落到了那个小推车上面去了。

  虽然距离有点远,但是白穆还是能够看到,那个玻璃樽里面放着的是一尊小佛像,佛像在古玩界当然不是什么让人大惊小怪的货,白穆惊讶的是,第一眼望过去,觉得形态和样子跟他在家里看到宋秀荷房间里面的那尊如出一辙。

  如果说等看夜明珠的那一次是好迫不及待,那这一次的等待就可以用心焦来形容,白穆望眼欲穿,好几次都要忍不住站起来冲过去了,等到那佛像终于推到跟前时,白穆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他可以确定,这个跟宋秀荷在家里供奉的那尊佛像是几乎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这尊的姿势偏左,而宋秀荷的那尊则是偏右,就如同门神一般,像是一对。

  “钟老板,我刚才看你这尊铜佛的时候,就觉得挺面熟的,但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现在我算是想起来了。不知道大家知道两年前博物馆被盗的那尊佛像没,我当时看过报纸,刚才去查了查确认了一下,发现跟钟老板这个很像,不会是……”铜佛绕场一圈回到桌子最前面时,坐在角落的一位仁兄突然开口说道,只是还没说完,就被钟志谦给打断了!

  “诶!孙老板,这话可不能乱说!我可不想摊上这种麻烦的事情。”钟志谦一脸严肃说道,顿了片刻之后继续道:“不过呀,这跟那尊被盗的铜像是有着一样价值的,都是明代的铜鎏金六臂大黑天佛像!”

  听到钟志谦这么说,那个孙老板也不多说什么了,但从脸色上来看,他应该不太同意钟志谦的说法。

  而白穆也想起了前些天刘子循跟他说的那件案子,正式这个孙老板说的博物院佛像被偷梁换柱的事情,白穆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堆到了一起,但却让他无从下手。

  品鉴会结束之后,一部分想要从钟志谦手中拿到古玩的人留了下来,一部分则先行离开,白穆虽然也对其中一两样感兴趣,但是一来没钱二来不懂行情,当然属于后者,但是他还想继续留下来看看情况,于是便也装成了第一类人。

  跟白穆一起留下来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之前的孙老板,另一个是这行人中相对高瘦的一个人,大概三十出头,看起来也算年轻有为,白穆听到钟志谦叫他鹰哥。

  孙老板看见人走得差不多了,把钟志谦拽到角落,不知道耳语了什么,钟志谦连连摇头,像是故意大声说道:“不行不行,我说了我这个不是当年被盗的那个,你用这个来压价也没办法,我那个数是绝对不会少了。”

  孙老板听到钟志谦如此大声说话,面色一下变得铁青了起来,他看着钟志谦没好气地一甩手,像是遭受了屈辱一般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钟志谦像个没事人一样看了看白穆和鹰哥,笑道:“这种人就是想通过这种手段来压低价格,要是真的有问题,他又怎么会出手买呢,自打耳光!我也丑话先说在前头,干脆地跟两位讲了,我这的东西,绝不还价,如果两位想讲价的话,也可以请回了。”

  这话说得让白穆有些尴尬,毕竟他现在是个穷光蛋,这下可好,连观察的机会都要没了,看到鹰哥没有说话,鹰哥是默认了钟志谦的话,白穆想了想,觉得也不好直接就问这些古董是从谁手里拿来的,于是只好说道:“钟老板的东西我是很感兴趣的,只不过这价格当真高了一些,既然钟老板不肯让步,那我就先回去考虑考虑。”

  钟志谦朝着白穆点头道:“好的,白先生慢走,我还有客人,就不送了。”说完他又朝着刘韬说道:“刘韬,你就替我送送白先生吧。”

  刘韬点了点头,带着白穆走下了楼,下楼的时候白穆回头看来一眼,发现鹰哥站了起来,走到了那尊大黑天佛像的面前。

继续阅读:第21章 脸谱惨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