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险中逃脱
林盏2017-07-10 18:023,221

  掌握了主动权,白穆和冯景轩一下子便搞定了司机,他们本来想着换冯景轩来开车回去,可是刚下了车,就发现有几辆车开了过来在他们的面前停下来,车上走下了七八个黑衣的脸谱人,齐刷刷地拿着枪指着他们。

  本来被捉住的司机看到自己的同伙来了,马上挣开白穆的手,白穆也懒得去管他,以脸谱人心狠手辣的个性,这个人质没有任何意义。

  那一刻白穆真的是有些绝望了,刚才还能侥幸,现在这么多枪,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插翅难飞了,他沮丧地看了看冯景轩,说道:“冯景轩,你说咱们是反抗英烈地死去好,还是就范求生好啊?”

  “还不是你这家伙害得,老子还年轻着呢,才不想死得那么英烈。”冯景轩看起来也很无奈。

  白穆明白冯景轩的意思,现在这个情况,反抗是死,古币迟早要被拿走,还不如主动投降的好,或许还能求脸谱人放自己一条生路。

  虽然很不想,但白穆还是把手中的枪和古币盒子一起丢到了脸谱人的脚下,举起了双手,说:“古币就在那,你们喜欢就拿去吧,只希望你们能让我们活着离开这。”

  其中一个脸谱人捡起枪和盒子,打开之后看了几眼,然后跟身边的人点了点头后便上了车离开了,剩下几个人依旧用枪对着白穆他们。

  “本来打算给你们一条生路的,现在老子反悔了!”刚才那个司机一脸气愤,他从同伙手上拿过了一支枪,走到白穆身旁朝他的膝关节用力踢了一脚,白穆只觉得一痛,然后被迫跪了下来。

  “刚才不是很神气吗?有本事起来干老子啊!”司机的气焰愈加嚣张,张狂的脸上带着好几块被白穆打出来的淤青,看起来有些滑稽。

  你这孙子!白穆头一次被人欺负到这个份上,他那一刻真的有种宁死也要跟这司机拼了命的念头,但转念一想才觉得不行,不能连累了冯景轩,于是也只好低声下气道:“大哥,刚才对不起。你看东西你们也拿走了,就放了我们吧,好不好?”

  只见司机给手中的枪上了膛,又把枪口抵在了白穆的脑袋上,嘲讽道:“现在知道错太晚了,把你们杀死在这里再找个坑埋了,没人会知道的!”

  白穆心跳得很快,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听觉变得异常灵敏,耳边司机慢慢扣动扳机的细碎声响都传进了他的耳朵里,他一咬牙准备躲开,却被先他一步的冯景轩扑了过来。

  冯景轩带着他打滚的时候,一声枪声想起,噗的一声,像是击中了什么东西,那一刻白穆感到自己的手被冯景轩用力捏了一把,就猜到了应该是冯景轩中枪了,他们两个打了几个滚之后,正好躲到了那辆出租车的后面。

  紧接着又是几声枪响,都打在了出租车上。

  “哥,你怎么样?”白穆看着冯景轩难受的脸,往下望去才发现他中枪的地方在脚上。

  冯景轩咬牙摇摇头道,声音有些吃力:“不是要害,没什么大事,赶紧先上车。”

  有快速的脚步声传来,白穆趴下从车底下望过去,看到好几双脚跑过来,他赶紧打开出租车的门,先让冯景轩上去了之后自己才上了驾驶座,然后一踩油门朝着冲过来脸谱人撞去,脸谱人为了躲车四下逃开,但依旧不忘开枪乱射,白穆低下脑袋不顾一切猛地加速往前开去,逃离了现场。

  脸谱人门也开着车在他们身后,一开始还紧追不舍,但到了市区就放弃了,估计是觉得目标太大引人注意,摆脱了脸谱人之后,白穆赶紧载着冯景轩去了医院。

  “我说冯景轩,你刚才掰那胖子司机的手的时候就不怕来不及吗?要是那枪走火了崩碎我的脑袋可怎么办啊?”到了医院门口,白穆停下车,看着冯景轩受伤的脸,打趣道。

  “反正都是你丫惹出来的麻烦,崩碎就崩碎呗!”冯景轩一脸正经。

  白穆不禁一笑:“真是够绝情的!”

  白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清楚得很,他知道冯景轩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是不会这么做的。

  “废话少说行吗?你以为演煽情大剧呢?我腿都受伤了还不赶紧送我进去!”冯景轩打断了白穆,兴许是牵痛了伤口,表情看起来很难受。

  白穆这才回过神来,马上下了车,然后帮冯景轩打开了车门。扶他下车之后面对着他弯腰弓起了背,心想怎么都是自己连累他受了伤,总不该让他自己走进去吧!

  “你这是干嘛呢?”冯景轩哭笑不得。

  “你脚受伤了我背你进去呀,快上来!”

  虽然脚很痛,但是冯景轩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来,他用力地把白穆推开,道:“滚蛋,都是大老爷们的。再说,有舒服的救护床我不躺,要你背干嘛!”

  ——————————————

  中心医院,清晨。

  白穆站在住院部楼下的草坪边上拿着一盒烟,面上带着复杂的表情,他抽出一支叼在嘴里良久之后又拿下来塞进了烟盒里面,一抬眼就看到朝着自己疾步走来的刘子循。

  白穆一大早就给刘子循打了电话,虽然他并不想让刘子循知道这件事情,可是思来想去,觉得如今都已经发展道路这种地步,是有必要让警方介入进来了。

  在刘子循距离自己还有几步的时候,白穆把手中的烟抛给了刘子循,刘子循顺手接住,疑惑道:“我不抽烟你又不是不知道。”

  “留着给你的同事吧,我哥也已经戒烟了,我不知道给谁!”白穆说着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深深吸了一口气,清晨的空气还是很新鲜的,几次从鬼门关逃出来,才发觉活着真的太好了。

  刘子循把烟揣进口袋,在白穆的旁边坐了下来,问道:“什么情况,给我说说吧。”

  白穆在脑海中捋了一下事情的始末,除了跟张继相关的事情都隐去之外,把拿到古币遭到袭击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刘子循。

  “冯景轩呢?他还好吧?”刘子循听完白穆的话之后,先是皱眉叹气,然后问起了冯景轩的情况来。

  “他中的枪伤在小腿边上,幸好穿透力度不大,未伤及及筋骨,而且位置也比较偏,所以并不算严重,但医生还是让他在医院住几天,我下来的时候他还没没睡醒呢。”白穆说完无奈笑了一下,若不是自己,冯景轩也用不着受这个罪,这也是他决定告诉刘子循的主要原因,毕竟凭自己的能力,怎么去跟一个组织对抗。

  “所以这整件事,应该都是由你说的那个古币引起的,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是脸谱面具人干的,而张继又是古玩店的店主,那看来这两件事情之间肯定是脱不了干系了。”刘子循听完白穆的话分析了一下,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眉头皱到了一块,继续说道:“这种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你说这些人到底是为了钱还是为了这古董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呢?”

  “什么不是第一次?”白穆有些听不懂刘子循的话,便问道。

  “前两年有过一起古董盗窃案,凶手一直没追回来,现在这案子落在了我手上,再加上张继这案子,都是跟古董有关,看来我真是命范古董,跟它们八字不合啊!”刘子循也对这表示十分无奈。

  两年前的这件古董盗窃案,白穆听白丰说过,被盗的是博物馆里面的一尊明朝的小佛像,据说价格至少能卖到八位数,却在展览的时候被人硬生生掉了包,过后好几天才发现。

  不过这陈年旧案白穆可没多大兴趣,他拍了怕刘子循的肩膀,算是给了他一点鼓励,说道:“子循,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可是考验你的时候,说不定这两件案子之间有什么关联,让你一举拿下,岂不是一箭双雕!”

  “行啦,你不用这么抬举我,我能不帮你吗?别说你是我兄弟,就算你只是一个市民,我都有责任!”刘子循说道。

  “那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我不能让我哥白挨了这一枪,一定要把这群混蛋绳之以法!”白穆愤愤道。

  “你这次也算是为之前的案子提供了另一个线索,应该会有些帮助的,没什么我就先回去忙了,有什么消息我再跟你说吧。”刘子循说完便离开了。

  白穆则回家给冯景轩带了他的谋生工具以及顺路给他买了营养早餐,回到病房的时候却发现冯景轩仍然在睡觉,白穆笑了笑,看来昨天这一闹确实让冯景轩疲惫了不少。

  白穆没有叫醒冯景轩,而是把东西给他放好,打电话帮他预约了一个外卖的午餐之后便又离开了医院。

  刚才白穆已经想好了,虽然已经让刘子循帮忙,但是这件事让他撒手不管也是不可能的,而现在冯景轩受伤住院管不了他,他正好借着这个时机去继续调查。

  而下一步白穆打算先调查一下高扬口中的那个钟志谦,而刘韬是钟志谦的亲戚,所以他决定去找刘韬,不过在找刘韬之前,白穆还有一件别的事情要做。

继续阅读:第18章 佛像疑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