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天下脸谱
林盏2017-07-10 18:023,795

  自从冯景轩跟白穆暴露了自己只打去哪里找“五帝钱”的秘密之后,白穆就一直盼着冯景轩跟他讲,可是从拿到车一直到回到家,冯景轩都缄口不言,有了上一次的经验,白穆也不强求了,正好折腾了大半天累了,于是便早早地洗洗就去休息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冯景轩早早地就叫醒了白穆,然后带着他一起去了太平街。

  太平街是道古街,青石板砖地板以及民国的建筑都是真迹,只是早已被商业化,开满了各种古玩店,在业内还算是很出名的一个地方的。

  如果说小市场是古玩新手的摇篮,那这个太平街便是通往古玩高手的必经之路。这里的古董古玩比起小市场来说都规范很多,即使是“行货”也要高明许多。

  走了大概半条街,冯景轩便停下来指着不远处的一个店铺说道:“就是那。”

  白穆顺着冯景轩的手指望过去,看到了那家冯景轩口中所谓的“能找到五帝钱秘密”的店铺,店铺现在距离他们大概几十米外,门口上面挂着写着隶书“天下脸谱”四个字的牌匾。

  “天下脸谱?难道跟那些脸谱面具人有关?”白穆皱着眉头问道。

  “等下过去你就知道了!”冯景轩没有回答白穆问的问题,而是又继续往前走去。

  “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店的?”白穆跟在冯景轩背后,不依不挠。

  白穆大概只会在冯景轩面前才会显得像个烦人的孩子,从小到大,白穆对于任何自己不明白的地方都要向冯景轩问个究竟,就好像小时候白丰带着白穆去孤儿院看冯景轩的时候,让白穆喊冯景轩哥,白穆就好几次偷偷私下问冯景轩:“哥,为什么我爸那么喜欢你?”

  那时候冯景轩回答道:“反正你不用担心,我不姓白,肯定不是私生子!”

  随后白穆有会问:“什么是私生子啊?”

  如此没完没了。

  冯景轩回过头,朝着白穆笑了笑,边走边回答道:“应该算是徐峰告诉我的吧。”

  “徐峰?可是这全程我都没看到你和徐峰有什么交流呀,你是怎么从他那里知道的?”白穆疑惑,不明白是自己真的变得迟钝了还是古董行里的事情太过难懂,这几天他觉得自己的智商简直在直线下降。

  “其实只是凑巧,那天徐峰念道那几个铜币的时候,除了嘉庆那个币之外,其他的都说出了铸币局的地点,我当时闲着无聊,便细细思索了一番,才发现这嘉庆一枚是当中最特殊的一枚,因为除了它,其余四枚都涉及到了地点,所以我觉得,就应该从这枚里面下手,这枚铜币的背面是‘天下太平’,再结合你之前查到的两个线索,太平街和脸谱,答案就出来了。”冯景轩解释道。

  白穆听完这段话,开始回想那五个古币,觉得似乎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于是便问冯景轩道:“顺治康熙雍正背面的都涉及到地点我知道,可是我记得那串五帝钱里面的乾隆通宝背后的字是‘二十四年’,这个数字应该是年份,不是地点啊!”

  “这乾隆通宝后面的‘二十四年’可是有着特殊意义的,这枚铜币是为了纪念乾隆统一新疆而铸造的,所以严格来说,也是有地点的。”冯景轩解释道,这些知识如果是对古币没什么研究的话,估计都是不太清楚的。

  听完冯景轩的话,白穆终于明白,虽然他还是觉得冯景轩的这些推理有些玄,不过有线索总好过什么都找不到的好,于是他便不自觉地加快了脚步,可是就在快到店铺门前的时候,白穆突然刹住了脚,拉住冯景轩。

  “等等!”

  冯景轩有些不解,问道:“又怎么了?”

  白穆看着冯景轩问道:“你了解这个‘天下脸谱’的情况吗?”

  冯景轩摇了摇头,他以前读书的时候,跟着导师经常来这条太平街,但也只是知道这个店铺的存在,从来没有进去过,他昨晚也在网络上搜索的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心想大概就跟这里开的古玩店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吧。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家小韬子对这些稀里古怪的店铺最了解了,等我问问他再进去,好让我们有所准备。”白穆说道。

  冯景轩看到白穆这么干劲十足,也正好点点头默许了。

  白穆给刘韬打了电话,一问发现刘韬果然知道这个地方,他从刘韬那里也打听到了一些比较靠谱的信息。

  这家“天下脸谱”跟一般的古玩店不太一样,从名字上就能觉察出来,内里跟别的古玩店也有所不同,一般的古玩店都是兜售各种古玩,但是“天下脸谱”更像是一个当铺。

  店主叫高扬,是个近六十岁的老头儿,性格有些古怪,眼神贼准,店里的货不多,但基本上都是好货。据说,来“天下脸谱”的主要有两种人,一种是拿着古玩来典当估价的,另一种是来“搂货”的商人,当然,偶尔也会有收藏家亲自来淘宝。

  找刘韬还是有些用处的,最后刘韬还告诉了白穆怎么跟这个性格怪异的老头打交道最好。

  知道了这些信息之后,白穆和着冯景轩这才走进了“天下脸谱”,刚进门口,迎面的是一个类似银行里面的那种柜台,柜台上摆放着一个名片架子,上面放着名片,而柜台里面坐着一个老头,正在专心致志地拿着放大镜看着什么宝贝玩意,白穆心想那应该就是高扬了。

  兴许是听到了动静,只见高扬放下了手中的货,脸色中带着些许警惕站起了身,朝着白穆他们打量了几眼,轻声问道:“二位是?”

  白穆迎上前,顺手拿起了上面的一张名片看了看,确实是高扬的名片,然后才把脸凑到了柜台上的小窗口前,面色故意表现得紧张,小声道:“高老板,我有一件货,想来出掉。”

  白穆知道,在没有百分之一百确定高老板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之前,一切必须小心为主。所以这次他学精明了,打算先试探一下。

  “出货?”高老板看着白穆和冯景轩一脸狐疑,似乎不是很了解这个词的意思。

  白穆当然知道他在装糊涂,不过所幸之前刘韬给他有做过功课,于是他又挤出了一个微笑,重复了一遍高老板的话:“对,出货,南区钟先生介绍的。”

  南区的钟先生,是刘韬的一个亲戚,也是也是“天下脸谱”的常客,刘韬说这高老板平时只做熟人生意,看到面生的白穆和冯景轩肯定警惕,报个熟人出来,能让他少了不少戒心。

  果然,高扬脸色的警惕少了几分,思索了片刻之后,他终于打开了一旁的内门,把白穆和冯景轩请到了里面去。

  内屋很宽广,摆放的东西倒是没什么特色,跟一般的古玩店差不多。

  高老板带着白穆和冯景轩走到中间的桌子旁坐下,坐下之后,高老板也很直接地开口道:“既然是钟先生介绍来的,那两位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一般的货我是不收的,不知道二位要出什么货呢?”

  白穆听了之后也不客气了,直接从口袋中把那个包着五帝钱的锦囊取了出来,递给高扬,道:“值不值得,高老板看一眼便知道了。”

  高扬似乎还是有些戒心,迟疑了一下才接过锦囊打开,谨慎地从木桌下的抽屉里取出一块软布铺在桌面,再把锦囊里面的东西轻轻往上一倒,一串用红绳绑住的铜币掉了出来,高扬就只看了一眼,连碰都尚未碰一下便蹙起了眉头,鄙夷道:“阁下这东西,高某恐怕不能收。”

  高扬此话一出,白穆和冯景轩都有些惊讶,看来这高扬果然厉害,未过手的古币一眼就能辨别真伪。

  因为用假币来试探高扬,白穆心中难免有些心虚,但脸上依旧如往常一般淡定自如,他面带微笑,恭敬谦逊地对高扬说道:“高老板,您不妨先看清楚这铜币上面的字。”

  高扬皱了皱眉头,看起来似乎有点儿不耐烦了,但他还是拿起桌子上的铜钱来,认真地看了一遍。白穆仔细盯着高扬的脸,他以为能够看到高扬惊讶的表情,然而并没有,如果这古币的秘密真的跟“天下脸谱”有关,那高扬看到一样版本的五帝钱时一定有所反应才对啊,难道真的是冯景轩推断错误了吗?

  只见高扬放下铜钱,说道:“小伙子,你这铜钱上手沉手,摸起来还有新铸铜币的摩擦感,锈迹也是轻浮。如果是真的,那倒真的很有收藏价值,可惜,这些旧货市场上的仿制品,顶多也就几块一个,恕老头子我没时间陪你耗。”

  高扬说完话便站起身走过去打开了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白穆有些急眼了,他拿起那个铜币,想再追问些什么,却被一旁的冯景轩拉住。

  冯景轩走到前面,朝高扬轻轻鞠躬,道:“对不住了高老板,看来您对这货并不看好,那我们先走了。”

  白穆虽然不服气,但感觉再这么下去也只会只讨没趣,于是跟着冯景轩走出了门

  当白穆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高扬突然说了一句:“当然,要是真有如此高收藏价值的东西,我会考虑的。”

  白穆眼睛一亮,心中终于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他转过身,嘴还没张开就被冯景轩拉到了身后,然后听到冯景轩说:“今天真是打扰高老板了。”

  紧接着,白穆就被冯景轩拖着离开了“天下脸谱”。

  以白穆对冯景轩的了解,冯景轩的这些举动他也能揣测出几分来,他刚才的表现应该是已经发现了什么,但是当时的情况不好直接说,于是走远了之后他才开口问道:“冯景轩,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我自己找错地方了,不过刚才临走前高老板的那句话就已经向我们表明了意思,那么他之前的那些装作不知道这串‘五帝钱’的表现,肯定是有什么苦衷的,既然他不正面跟我们说,那我们大可择日再悄悄来拜访!”冯景轩解释道。

  白穆这下总算明白过来了,他用假的古币去试探高老板的时候他完全没有反应,应该就是故意的,如果真的如同冯景轩所说一样,那么他们并没有找错人,想到这里,白穆一下子有了大大的成就感。

  “不过你用假货来试探的事情能不能提前跟我说一声啊!”白穆思索的时候,冯景轩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表情甚是不满,因为一开始,他们明明说好了用真的那串五帝钱来试探,没想到却被白穆私下换掉了。

  白穆故意冷哼了一下,说道:“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继续阅读:第14章 神秘见面(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