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神秘见面(二)
林盏2017-07-10 18:033,596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程檬檬站了起来,她走到一组靠墙的柜子前把柜门打开,柜子的后面竟然是一条通道,白穆看了之后皱起眉头疑惑道:“程檬檬,你这是什么情况?”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高老板不放心直接定好的地点,所以想让你们去别的地方见面,你们跟着我进去,我带你们过去。”

  白穆皱起眉头,心想这事情会不会有诈,一个古玩店竟然还弄密道这种东西实在让他有些顾虑,而且他现在是有点防着程檬檬的,他刚想朝冯景轩那边看去看看他的反应,却没想到冯景轩竟然主动了起来,他对着程檬檬说道:“那我们走吧!”

  白穆那一瞬间真的有冲过去揍冯景轩的冲动,这个平时小心谨慎的人现在为了程檬檬简直连脑子都不要了,但是他眼看着冯景轩跟程檬檬走了进去,自己也没辙了,只好也跟着走了进去。

  柜子里面通道光线昏暗,但是不长,很快就走到了尽头,出了通道之后是一块荒地,而再往外走几步就到了一条水泥道路上,附近有一个公车站。

  程檬檬把冯景轩和白穆带到了公车站前,指着车站牌上某一路车的终点站说道:“你们做这趟公车到终点站下车就可以了。”程檬檬边说边把一张纸条塞到冯景轩的手中,“虽然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搞什么弄得这么神秘,但是我觉得这么神秘的肯定是大事情,无论如何,都要小心一点。”

  冯景轩点了点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这时候公车正好来了,白穆催促冯景轩快点,硬生生把这看似美好的气氛给破坏了。

  “那你也小心点,我们再联系!”冯景轩匆匆说了一句便上了车,他和白穆坐到了公车的最后一排,程檬檬站在站边,笑着朝他们挥手。

  “冯景轩,我知道你喜欢程檬檬,但是你能不能也稍微谨慎一点,说什么她当初也是卖过你的,刚才……”在公车上,白穆忍不住说冯景轩,可是还没说完就被冯景轩打断了。

  “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当初那件事你就别再提了,程檬檬是不会害我的,如果要害我,可能我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死了!”冯景轩认真地看着白穆,但是白穆听了这话有些不高兴,冯景轩语气软了下来,道:“哎呀,我知道你是为了安全起见,但是你真的要信我,程檬檬她是好人,你哥我还是个三观很正的好男人,心术不正的人我才不屑于喜欢。”

  白穆嘴角抽了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这么夸自己脸不红心不跳的,不过冯景轩这么说,倒是让他心里舒服了不少。

  到达终点站大概是二十分钟左右,那里是个清幽的地方,几乎没什么人会到来这边,在这下车的也只有白穆和冯景轩两个人。

  上车前程檬檬给冯景轩的那张纸条是一个手绘的简易地图,他们按照地图上面的路线,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跟公交车站隔着一条街的一个小茶庄。

  找到茶庄之后,白穆和冯景轩便径直走了进去,他们把那张手绘的地图交给守在门口的那个人,那个人确认了一下地图,然后便把他们两带了进去,走到了最隐蔽的一间房间里,气氛变得更加神秘了起来。

  房间里面,高扬坐在密室的中央正泡着茶,看到白穆他们进来,便伸了伸手,让他们坐到对面。

  “辛苦二位了,绕了那么多弯子才来到这,因为那串‘五帝钱’对高某来说十分重要,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希望别见怪。”大概是知道这地方不再有什么可担忧的,所以高扬一改古怪老头的性格,边说边往白穆和冯景轩面前的茶杯斟了茶,让白穆连半点脾气都没有了。

  “高老板言重了,事关重大,我们能够理解。”冯景轩客气地接过了话,白穆毫不客气地拿起茶,闻了闻,茶香浓郁,他吮了一口入嘴,微涩,但渗进喉咙之后却能感到一阵清香。

  “清香弥漫,入口甘醇,拐多几个弯能喝到这么好的茶,我们当然不会见怪。”白穆一笑,借着茶来表示客气。

  “不仅这茶好,就连这茶杯都是上等的青花瓷。”冯景轩拿起茶一饮而尽之后,把茶杯举高到眼前,用手轻轻敲了敲,对白穆说道。

  白穆一个激灵,赶紧拿起酒杯研究了起来,这小小的茶杯内壁呈淡灰色,外边的青花图案也显得古香古色,陶瓷细看起来也颇为粗糙,杯底也是厚厚一块平平过,与现代的茶杯确实有些不同,他皱起了眉:“这么贵的茶杯用来喝茶我能理解,可是这不会是哪个堆里面出土的吧?”

  高扬听闻白穆这话后哈哈大笑:“白兄弟放心,高某这套清朝的青花瓷是祖传的。如果两位感兴趣,我们下次可以再约来细细研究,今天,我还是想先把要事给解决了。”

  白穆明白高老板的意思,所以他看了看冯景轩,让冯景轩来决定,冯景轩给了白穆一个肯定眼神之后,白穆便放下茶杯,拿出了五帝钱给高扬,高扬从一旁的盒子里取出一张手帕,用手隔着手帕接过了五帝钱,他的这个动作让白穆觉得有些惭愧脸红,他平时可没对这些古币这么小心保管过,虽然它们很值钱。

  “没错,就是它们。”高扬简单地看过了那几个铜币之后,手开始有些颤抖,眼中一下子就充盈满了泪水,着实让白穆和冯景轩都吓了一跳,看来这背后的故事没有那么简单。

  “高老板,你还好吧?”白穆试探地叫了高扬一声,他一直想知道的事情终于要浮出水面,虽然现在的心可比谁都要着急,但是看到高扬这样子,也只好按耐住那颗急躁的心。

  兴许是白穆的话让高扬回过了神来,他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之后哑然失笑,伸手擦了擦眼道:“对不住,高某失态了,不知道二位是从哪得到这串‘五帝钱’的?”

  这个问题把白穆给问住了,如果此刻他如实说出真相,说不定这高老板知道了古币是白穆捡来的就不告诉他真相了,但是如果撒谎的话,他又怕往后这谎言圆不住而闹出什么幺蛾子了,权衡了一下之后,白穆还是决定撒谎,他故作镇定笑了笑道:“是张老板给我的。”

  白穆说完这话,明显感到一旁的冯景轩脚下一震,白穆这几天跟着冯景轩下来,智商也慢慢上线了,他当然知道冯景轩是对他撒谎有意见,毕竟在家里的时候明明说好了不能乱来的,免得高扬发现之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但是白穆并没有理会,而是把脸深沉了下来,正所谓做戏就要做全套,于是他开始诉说着张继的死是让自己如何难过。

  “张老板把这串古币给我的第二天,他就遇难了,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白穆说得声泪俱下,在一旁的冯景轩已经开始默默打算这件事之后,托朋友帮白穆送进演艺圈这个大染缸,以白穆的外表和身材,绝对不输当下的小鲜肉们。

  “对于老张的死,我也很难过,不过,我可以问问你跟他什么关系吗?他为什么会把这古币给你?”高扬看着白穆,也是一脸惋惜和难过。

  果然撒一个谎就要用无数的慌去圆,不过白穆决定用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来解决掉这个问题,于是露出了一副为难的样子道:“高老板,实在不好意思,这个,我恐怕不能说。”

  高扬先是一愣,然后又像没事一般说道:“哦,我也只是好奇问问,毕竟张老板交代我的事情我不能马虎,不过既然不能说,我也不强求你们。”

  “那请问高老板,能跟我们说说这五帝钱其中的玄机吗?因为张继把五帝钱给白穆的时候,没有具体跟他说过这古币中暗藏的玄机,我们也是费了好些功夫才找到您的。”冯景轩把话题拉了回来。

  高扬定了定情绪,开始说道:“在张老板找我之前,他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摊上了大麻烦。”

  听到这话,白穆和冯景轩都不多惊讶,因为这跟他们的猜想完全一样,如果张老板不是事先知道自己会有麻烦的话,也不会做了这么多周全的准备,他们也不用为了这个五帝钱奔波得那么辛苦了。

  “我跟张继都是古玩界的人,相识有十多年了,我们交情一直很好。”高扬继续说道,,白穆和冯景轩安安静静地听着。

  “大半个月之前,张继突然来找我,说想从我这里拿了几个战国的青铜面具,当时我看他不太对劲,便问他怎么了?张继告诉我,他手中持有一枚价值连城的古币,因为无意间被一个同行知道,那个同行便想尽办法想得到它,多次遭到拒绝之后便对张继起了歹心。几天之后,张继匆忙地又来找我,那次他把那枚古币交给了我,让我好好保管,绝对不能落入别人的手中,除非有人拿着这串‘五帝钱’来找我。”高扬说到这里的时候,从一旁的盒子里拿出几张照片递给了白穆他们。

  白穆看了看照片,上面的正是他们所拿过来的“五帝钱”。

  “然后呢?”白穆有些迫不及待想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他将古币给我之后不到一个礼拜,我就得到了他被谋杀的噩耗。”高扬说完,眼眶又开始泛红。

  白穆听完,心中不禁有些难过,在有些人的心里,人命跟钱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这么想着,记忆又回到了垃圾场的那晚,张继的看他的眼神,还有保护他,难道只是想让他安全,然后带着“五帝钱”把古币找到吗?

  事实上是说不过去的,因为白穆跟他并不认识,让高扬拿着这个古币的可能性总比留给一个陌生人得好,这也就是白穆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情的原因,现在觉得快要知道真相了,却有些害怕真的跟自己有关。

  “那张继没有说那个要杀他的人是谁吗?”白穆想了想之后,问道。

  高扬摇了摇头:“张继说那个人基本上都是用电话联系他,他也不知道是谁,只是知道他一定是自己熟悉的人。”

继续阅读:第16章 奇怪的司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