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将计就计
林盏2017-07-10 18:022,563

  因为刚才过来的时候是搭警车过来的,所以离开了派出所之后,白穆他们第一件事就是回桃湖酒店取车。因为是打得出租车,所以一路上白穆想问冯景轩却又不好开口,憋了一路,一下后冯景轩也看出了他心里不舒服,于是就主动跟他说出了实情。

  “其实你从胡老板那里拿来的那串‘五帝钱’,我一拿到手的时候就知道是假的,无论是铜质、内外郭或者上面的字体都能看出是粗略的仿制品,可见仿得一点都不高明!也难怪胡老板说你‘熊瞎子’这么浅显的假货你都看不出来,还被他耍的团团转的。”

  白穆听到这话时简直惊呆了,也就是说,这冯景轩从看到那串假的古币的时候就瞒着他,白穆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委屈,想发火,却想到自己连这么假的假货都看不出来真是丢了大脸,也只好沉住了气,问道:“所以你是一开始发现不对劲,就打算跟着胡老板的路线走?”

  冯景轩点点头:“没错。胡老板给你这个假货,其实一开始我也猜不透他是什么意思,本来以为只是因为你没答应他一起杀猪,所以用个假的糊弄你,但后来想想觉得也许没这么简单,毕竟他是知道你知道这种五帝钱值钱,就算不知道在你手上,也会想着从你身上打探些消息,所以我让你跟他见面,而见面很重要的一个目的就是探明白他到底有何居心。”

  白穆听到这里虽然说理清楚了个大概,但是具体情况还是不太明白,便继续追问道:“当时见面,胡老板完全就把我们当成了新手的样子,还跟我们说了‘跑道儿’之间的秘密,所以他的目的是什么?”

  “他当时的目的应该就是想和徐峰联手,拿到你手中的真正的五帝钱!不过那时候我还不清楚,只知道他拿着那串假的五帝钱说得天花乱坠的,我更加肯定这其中有蹊跷,所以便继续顺着他走。”冯景轩解释道。

  冯景轩的这个回答让白穆有些讶异,想不通的地方就更加多了,毕竟一来他没有暴露出那串真的五帝钱在自己的手上,二来,这个胡老板跟徐峰应该是素不相识才对,否则他完全可以自己拿着假货去糊弄徐峰,犯不着带上他们呀,成功了这钱还要分掉一半,多不划算,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这么做呀。

  白穆刚想把这些问题抛出来给冯景轩解答,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惊道:“难不成是徐峰放出来的这个消息,就是为了引诱那些从胡老板那买了假货的人上钩?”

  冯景轩冷笑了一声,表示了对白穆见解的藐视,然后摇摇头,继续道:“徐峰高价收购‘五帝钱’这件事是千真万确的,我猜胡老板应该早就认识了徐峰,只是这次的合作大概是后来临时才做的决定。”

  “此话怎讲?”听到冯景轩这么说,白穆内心越是好奇地想知道冯景轩是怎么推理出来这件事情的。

  “其实整件事情破绽很多,首先,胡老板作为一个卖古玩的也算是在古玩界里混的,至少也会认识行内的八成‘跑道儿’的,而且他是专门销那种‘行货’的人,认识徐峰的几率就更高了,所以徐峰在行内找‘五帝钱’这件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其次,胡老板跟我们说的那个什么‘跑道儿’的秘密,根本就是假的,我在行里混这么久,听都没听过。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个是真的,胡老板把跑道儿的秘密随便说出来,就是掘了他们自己的坟墓,除非胡老板以后都不想做生意了!”冯景轩分析到这里之后冷笑了一下,继续道:“但是像胡老板这种这么贪财的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有可能断掉自己财路的事,所以我觉得,他这么做绝对是有目的的。”冯景轩分析道。

  “还有一点,今天在桃湖酒店里面,胡老板和徐峰所说的那些鉴定手法,都是一般的鉴定手段,碰上真的高明假货,也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这也更加肯定了我的推断,他们真的当我们是新手,只是想演场戏给我们看。这个基本上就能确定他们两个是一伙了的。”冯景轩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

  白穆听完之后终于恍然大悟,按照冯景轩说出来的这些线索去想,很容易就能想得通了。首先胡老板跟徐峰是认识的,所以他一定知道徐峰在寻找这串五帝钱,也知道五帝钱有多么值钱,而后自己主动找上了门向胡老板要假货,这让贪钱胡老板心生了一个计划,便找了徐峰合作。

  这些推断虽然有理,但是也只是推断而已,始终缺少一个实锤的证据,而且,白穆还觉得有一个最重要的地方没明白。

  “但是,徐老板怎么知道我手上有真的五帝钱呢?”白穆问道冯景轩。

  提到这个,冯景轩就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也许他只是想撞下运气,你还记不记得,刚才在小黑屋的时候,我故意说出真的五帝钱在你手上,他们马上就进来让你交出真的五帝钱了。”

  白穆觉得自己的脑袋里面闪过一道白光,像是猛然打通了堵塞住的那条神经,所有的事情也终于被他完整明白地理解了过来。

  这时,刘子循的电话打了过来,白穆疑惑着接听了起来。

  “白穆,你到家了?”刘子循带着试探性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出来。

  “还没呢?怎么了?刚分开就想我了?”白穆开玩笑道。

  如果在平时,刘子循肯定要说白穆不要脸,但是这次他并没有,而是严肃道:“为什么不跟我说真话?”

  白穆一愣,有些不安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冯景轩,终于反应过来冯景轩刚才跟他说的那个留在派出所的麻烦。冯景轩看着白穆的表情,也能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他在一旁有些幸灾乐祸,似乎对白穆这种尴尬的境地喜闻乐见一般。

  白穆瞪了冯景轩一眼,扭过头,解释道:“不是,刚才我在你那不是觉得不太方便说嘛,打算回到家再跟你解释的,这不是还没到嘛!”

  那头的刘子循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点道:“就知道你的尿性,但可别怪我没警告过你,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以后还是不要做为好,还好你这次没成功,不然我真的要把你给捉起来了!”

  白穆能听出刘子循的意思来,马上讨好道:“就知道你最够义气!”

  “诶,你别乱说,这可不是义气,是正常办事,所以你下次可别再这样了,缺钱可以跟我说,我就算吃土也会分你一份的!”

  白穆心想吃土我还用得着你分吗,但是这种情况之下他还是选择了闭嘴,最后跟刘子循打听了一下胡老板那边的情况,也得知了整件事情跟冯景轩猜测的近乎一致,也因此对冯景轩的敬佩之意又多了几分,也完全忘了刚才冯景轩的幸灾乐祸。

  “哥,你还真厉害,我刚问子循,跟你推理的一模一样,就是她们两个合伙想套我的五帝钱!”

  冯景轩毫不谦虚地点点头道:“那是当然,你哥我可不是盖的,还有个更好的消息要告诉你呢。”

  “什么好消息?”白穆既疑惑又惊喜。

  “我大概知道去哪找这‘五帝钱’的秘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