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凶杀现场
林盏2017-07-10 18:023,603

  夏夜,燥热。

  白穆歪歪倒倒地从北极酒吧走出来,蹲在门口就是一阵狂吐,吐完之后觉得胃里舒服了些许,一站起来还是因为酒精的麻痹而昏头涨脑,这时,远处有两束车灯照射过来,白穆稀里糊涂地还能分辨出那是出租车,于是下意识地招了招手。

  一上到车,白穆就倒头躺下,睡着之前,耳边能够模糊地听到司机问他地址,他心里是想回答,可是却怎么都张不开嘴,最后慢慢地没有了知觉,所有的烦恼也在此刻似乎全都消失殆尽。

  白穆醒来的时候脑袋还有些晕乎,闯入鼻腔的恶臭让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他甩了甩脑袋,借着昏暗的路灯才看清楚自己现在置身于垃圾场中,他忍不住骂了句脏话,再看了一下表——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凌晨三点四十三分。

  这是白穆父亲白丰葬礼后的第三天。

  白丰生前是柏然集团的前董事,在他的带领之下,柏然集团从十多年前的一个古玩小档口发展到了今天的大公司,无论是古玩鉴定亦或者交易在业内都是首当其冲的,也在古玩这一行有着一定的权威。

  而这一切,都随着白丰的病逝而离白穆遥遥远去,现在整个柏然集团都被白穆的表哥陆恒译据为己有。

  所以在白丰葬礼结束之后,白穆便开始逃避现实,他带着如死灰一般的心,一头栽进了灯红酒绿之中,试图用酒精麻痹自己……

  我怎么会在这?白穆捂着脑袋,努力地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他记得自己去了北极酒吧,在里面没日没夜地喝了很多酒,中途似乎有人来找过他但他并不记得是谁,他只想起了他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之后还蹭了几杯免费的酒,然后就被酒保给拖出了酒吧。

  然后呢?

  白穆想到这里有些断片了,他皱着眉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边,那里还留着呕吐时忘了擦干净的污秽物,有记忆从脑中一闪而过,他伸手把胸前的衣服往外拉,低头看了一眼上面的污渍之后终于想了起来——他在酒吧吐过。

  吐了之后在门口顺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至于上车后的事情就完全不记得了……

  兴许是自己没钱,所以黑心的司机耍心眼把自己丢在了这里吧!白穆心中如此想着,有些恼怒,但气却无处可撒,便超一旁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呸!要是没吐他一车,真是亏死老子了!”白穆发泄般地骂了一句之后,从垃圾堆上站了起身,酒还没有彻底醒,所以还是晕乎乎的,他准备找找方向回家去,什么都不管先好好睡上一觉再说。

  可是刚走两步,白穆就发现有些不对头,他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黑色人影急冲冲往他这边跑来,身后隔着一段距离还追着几个人,脸上似乎带着奇怪的东西,距离太远看不清楚。

  白穆登时清醒了一些,直觉告诉他这不是什么好事,他快速地看了看四周,找了个还算隐蔽的地方躲了进去,靠着旁边高大的垃圾桶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匆忙的跑步声渐渐近了,白穆情不自禁地有些紧张了起来,屏住呼吸,认真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只听到更多的脚步声毕竟,然后全都停了下来。

  “为了这几个玩意而赔上性命,一点都不值得!交出来,我们会给你一大笔钱安全离开这里。”

  白穆躲在垃圾桶后面虽然有点距离,说话人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由于深夜的垃圾场很安静,所以他能够听清楚这些话,但是这些话听起来有些含糊,似乎被什么东西挡出嘴巴一般。

  这能让人赔上性命的玩意儿是什么?白穆本来就对这个玩意非常好奇,再想到刚才远远看到那群人脸上的东西,他就更加好奇了,所以虽然知道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但是白穆还是忍不住从垃圾桶后悄悄探出了半颗脑袋。

  十几余步外,昏黄的灯光之下,一个看起来大约五十多岁的人正与一拨七八个戴着面具的人对峙着,当白穆看到那些人脸上带着的面具时,不禁吃了一惊。

  白穆生性懒惰,柏然集团的事情他几乎是不闻不问,平时游手好闲四处游荡结识了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人,对古董方面的东西可谓是一窍不通,要说他是柏燃集团的少东家那真是没人相信。但是,这次他长志气了,因为他认得这个面具。

  半个月之前,白穆跟自己的好兄弟冯景轩一起去一个古董店,在哪个古董店里面,就有着这种面具,白穆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冯景轩当时特地给他介绍过,说这脸谱收藏价值连城。

  没错,白穆记住这个脸谱的原因,就是因为它价值连城。不同的是,古董店的那个面具是青铜面具,也就是图案在一个青铜上面雕刻出脸谱的凹凸的轮廓形状,而这些面具脸谱人戴的应该是普通的脸谱面具,但是上面的脸谱图案跟那个青铜面具是同一个。

  “哼,别说你们不会放过我,就算你们真的愿意放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们的!”黑色人影语气中带着不屑,话音刚落,只见黑色人影往白穆这边跑了两步,白穆赶紧把脑袋缩了回去,惊魂未定,白穆一旁不远处的垃圾被什么击中,噗地飞溅了起来。

  竟然有枪!你丫的不要往我这边跑!白穆那一刻头皮都要炸开了,他眼睛瞪大,连大气都不敢喘,只能在心里默默地骂了几句脏话。这样下去,黑影迟早也要发现他的存在,到时候真是摊上了大事。

  白穆快速地思索了一下,咬着牙关,双手握拳躺倒在垃圾堆上一动不动,抱着侥幸心理想着能够躲过这一劫,垃圾场后面全是几米高的围墙,要逃出去有点困难,所以这已经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张先生!前面已经没有路了,你还要跑下去吗?”

  那脸谱面具领头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不耐烦的语气。

  白穆躺在垃圾堆上,并不知道外面具体情况,他只能听到脚步声都停了下来,整个世界似乎也都安静了下来,静得让人心慌。

  “哼!”一声冷哼之后,有脚步声继续响起,越来越近。

  挡住白穆半个身子的垃圾桶突然被推开,他本能地身子一缩,滚到了另一个垃圾桶后面,同时也睁开了眼睛,发现推开垃圾桶的黑影也正诧异看他,这应该就是被追的那个黑影,也就是面具领头人口中的那位张先生。

  只是匆匆一眼,张先生就没再看白穆,他像发了疯似的转过身,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慎摔了一跤,但他又马上又爬了起来往前冲去。

  咻——

  一声极被消音器消了音的枪声发出,紧接着是有人重重摔倒在地上的声音。

  白穆在垃圾堆上缩成一团动也不敢动,他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生到这一步,他脑海里满是刚刚和张先生对视的那一眼。

  在白丰死了之后,白家家业无存。白穆以为自己再也活不下去,可是此刻他才清楚地意识到,他并不想死。

  一个缓缓走近的声音却让白穆全身神经都绷得很紧,他眼睛睁着,看到了眼前不远处正好有一根木棍,他轻轻地伸出手握住了木棍,想着若是不幸被发现,起码也能有个傍身的东西让他能拼命往外逃!

  没人说话,只有一些窸窣的声音想起,听起来像是有人在搜张先生的身体,不一会儿,有人开口说话了。

  “找到了!”

  脸谱人似乎是在张先生身上找到了什么东西,脚步声立马转了回头,白穆在心里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开始缓缓调整自己的情绪。

  不一会儿,传来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白穆等了好一阵,确定了脸谱人都走远了好久之后,才缓缓起身,这时他才惊觉自己的腿已经有些发软,缓了一下之后才从垃圾桶后面走出来。

  他犹豫着走到倒在血泊中的张先生旁边,看到那张苍白的脸还有瞪大的双目,不忍心地闭了闭眼,虽然与张先生并不认识,但心底却莫名有些难过,前一刻还与他眼神交触,想不到一下子就已经丢了性命。

  白穆深呼吸了一下,虽然知道没什么可能,但是他还是弯下腰想探一下鼻息是否还有呼吸,手伸到了一半却猛地一缩。

  万一不小心留下指纹岂不是撇不清关系?白穆这么想着站直了身,改成用鞋面轻轻踢了踢趴在地上的人,果然没有半点反应,看来真的已经死透了。

  直面凶杀案,白穆还是头一次,他现在的心还是剧烈地跳动着的,回想起刚才的场景还是有些心悸,他颤抖着身子走出垃圾场,细细辨认了周围的环境,才发现这是一个在郊外的垃圾场,要不是以前跟刘子循来过一次,肯定认不出来!

  白穆本想一走了之远离这是非之地,但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掏出手机,翻到冯景轩的号码拨了过去,良久之后才被接通。

  “喂……”尽管白穆故作镇定克制着自己紧张的心,但还是带有一丝颤抖。

  “木头?”那头的冯景轩估计是被吵醒的迷糊状态,声音慵懒。

  白穆咽了咽口水,说道:“冯景轩,死人了!”

  冯景轩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激动而担心:“什么?死人了?你弄死的?!”

  “去!”白穆低声嘀咕了一句脏话,虽然冯景轩看不到,但他还是自顾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就不能想点好的啊,必须不是我干的!不过,我觉得你需要过来接我一下,我腿,现在还有点儿软!”

  挂了电话之后,白穆重新回到了垃圾场里面,他把手机调到手电筒模式,拿着棍子翻着垃圾,开始在那几个巨大的垃圾桶附近找着什么。

  刚才张先生跟自己对视了一眼之后转身摔倒的时候,白穆都看在眼里,他摔下去的时候,将一个东西悄悄丢了出来,那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东西,说不定就是脸谱人口中的那个能让他丢了性命的玩意。

  白穆忍着恶臭在附近的垃圾中翻来覆去了许多遍,在就要放弃的时候终于找到了唯一一样像样的东西——一串铜币。

继续阅读:第2章 五帝钱(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币迷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