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个家到底谁是老大3
秋姐2017-07-27 14:093,027

  老杜像前一天那样,简单收拾完厨房,接着轻声漫步走进他和晓芸的房间。一进房就看见晓芸坐在床上望着他,眼神透着惊恐,一直看着带着暖笑的老杜一步一步地坐到了她的身旁。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这回晓芸因为伤心,先问了。

  “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 ”

  “你觉得你没有面子吗?”晓芸越发伤心,声音发沉。

  “孩子们觉得我没有面子啊。”

  “你昨天说让我配合你演出戏就是这个啊?”晓芸眼睛已开始涌出泪光。

  “是啊。”老杜知道不能撒谎,也隐瞒不了,所以很老实的承认了。

  晓芸听完,虽然知道老杜先前是在演戏,但想起当时被辱骂的情景,感觉一肚子的憋屈。她先是小声抽泣着,一分钟后放开嗓门不顾旁边的女儿开始大哭起来。信伊也被吵哭了。老杜知道晓芸现在真的难受,毕竟女人嘛。他暂时顾不上女儿,张开双臂,在未搂到晓芸的肩膀前,像在哄个婴儿似的大声地安慰说:“喔,老婆,我爱你!”说完抿着嘴笑笑,闭上眼睛,头搭在晓芸的肩膀上。可刚搭一会儿,晓芸上半身子突然猛烈抽动,嘴巴冲着房间门口大喊:“看什么看!”然后甩开老杜转过身去。

  老杜被晓芸这一突然动静,也猛地睁开眼睛,抬起头,然后朝向门口望去。咦,三个小子的头依身高从高到低搭在门框上,正在往房间里这瞧。他们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老杜想了半分钟,哦!想起来了:先前他进来的时候,忘记把门关上。而后来就在门旁边的三个小子听到有女人在哭,听声音应该不是小妹妹在哭,而是大人在哭。于是振轩、benben、家齐三个人的头从上到下依次地搭在门框上,集体往这家男女主人的房间里瞧。

  他们看见了:他们的姑妈姨妈妈摇着婴儿床在哭。小妹妹也在哭,但是小妹妹的声音还没有她的妈妈大。老杜看见三个小子看着他们俩,特别是看到晓芸在哭,马上下床走过去,做出驱赶之势,嘴里同时说道:“去去去,都回到你们的房间去。”三个孩子抬起头望着老杜,但是并没有马上走开的意思。“咦,你们怎么还不走,看什么看。”在老杜的继续驱撵之下,三个男孩子这才依依不舍的挪身离去。老杜然后马上把门关上,转过身继续“喔——老婆”地哄着晓芸。

  从家里主人房间离开的三个男孩子此时的表情不用说,三个人都是一脸的幸灾乐祸。走在中间的benben因为平日姨妈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势态,说话处理事情经常拿他开刀,这一回看到姨妈颜面受损,惨了,最后还哭了,所以好像自从他出生以来这个地球某个让他又爱又恨、又怕又离不开的人今天因为某事栽了而让他痛快无比的样子说:“姨妈被人整哭了。”说完央央大笑起来。旁边的振轩和家齐被传染,自然也是乐得带劲。

  一场闹剧过后,这个家终于消停了一段时间。虽说家里的大人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该干嘛就干嘛的,振轩和benben想要的新手机也捧在手里了,他们答应家里女主人的事基本上都做到了。但上次闹剧滋生出的新火种并没有因为新手机的获得而熄灭。

  三个男孩子经常在他们的房里开会,开会的主题内容就是过年他们领到手的红包钱有多少,现在那笔钱在哪?振轩说可能用来养小妹妹了,现在的奶粉很贵。Benben说可能是用来贴补家用,毕竟姨妈没有工作,这一大喇家子的吃穿用度还有油钱。家齐还小,还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不能这样干憋着,留着问题不放。特别是benben,因为这事就是他挑起来的。哪天一定要问问,但是以什么理由来开始呢?最后也是benben,他想起每个月姨妈会给他和表哥一些零花钱,但是数目一直没有改变。好吧,就以这个为理由开始吧。

  家里客厅有两张桌子,一张吃饭大桌,一张摆在沙发中间的茶几桌。虽然茶几桌不算高,但周围地上铺有地毯。有时坐在地毯上,手搭在茶几桌上也可以写写字和玩玩什么的。一个周日的晚餐过后,这个火种形成的隐患终于像一颗核炸弹爆炸时升起的蘑菇云冒上来了。

  振轩、benben、家齐吃完饭后,没有停留在饭桌旁,因为他们都认为那张桌子是这家的女主人开饭前家庭会议所用的,不适宜他们用,他们要有自己的谈判小桌,所以当时都行动统一地坐在了茶几桌一侧的地毯上。这次他们没有像平时那样很专心地看电视,而是静静的等着,时不时地看这家的女主人在厨房有没有收拾完毕。老杜吃完后,拿着一份当天的报纸,坐在正对着电视机的沙发上。他随意地翻阅报纸,无意中发现家里的这几个小子边看电视边扭过头来瞅着他们的姑妈姨妈妈。估计有事,他朝着三个男孩子问:“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待会,我们想和姑妈谈件事。”振轩有点紧张,但还是先发言了。

  “哦,什么事?”老杜把报纸从他的视线移开,他也想弄明白。

  “待会姨妈过来了再说。”benben神迷的笑着说。

  老杜皱起了眉头,用手摸了摸下巴,他发现这几个孩子有点让他弄不明白了。“他妈,你弄完没有?孩子们找你有事。”他朝着当时在厨房忙着的晓芸喊道。

  “哦,马上就来。”晓芸听到叫她,加快了速度。五分钟后全部弄完了,取下围裙,坐在三个孩子对面的沙发上,好好地喘了口气,然后微笑着问:“什么事啊?”

  “姑妈,能不能给我们加点零花钱?”振轩双手肘撑在桌上,同时互相摸着两边手的手指头,看着自己的手胆怯地问。

  “为什么?”晓芸没有生气,很平静地反问。

  “不够用。现在我读六年级了,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而且数目越来越大。”振轩开始抱怨起来。

  “停,你想加多少?”晓芸摆手打断了振轩的话,仍旧很平静地问。

  振轩和benben,还有家齐看到他们的姑妈姨妈妈竟然同意加零花钱,都非常的欢喜。振轩和benben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像先前计划好的那样,振轩壮起胆子说:“加一半吧。”

  “这么多!太多了。”晓芸很惊讶,一时不能接受。

  “不多啊。我们班同学有些现在得加一倍呢。”

  “振轩,咱们家的情况和别人家的不一样。”晓芸语重心长地说。

  振轩看到姑妈不同意,有些失望。这时候,憋了好长一段时间的benben抬起屁股,身体驱向前,望着他的姨妈说:“姨妈,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晓芸皱起眉头转向看着benben。

  “过年的时候,我们一共领到了多少红包钱?”

  “干嘛突然问这个?”晓芸说。不仅晓芸,老杜也觉得奇怪,他也巴眨巴眨着眼睛看着benben。

  “我们的零花钱你不愿意加太多,那就用我们的红包钱吧。不用你们格外掏钱了,就用我们的红包钱分期给回我们吧。”

  “什么——你想什么呢!不行,”晓芸厉声喝道:“你竟然打起红包钱的主意。你们不会不知道吧,这红包啊人家打给你们,我们后面是要返打回去的。有时候,我们返打回去的钱比你们收到的还多。这钱不能动,特别是振轩和benben你们两个,除非你们回老家去,要不然这钱这辈子都别想。”晓芸停了两秒钟,继续说:“还有零花钱的事别提了,再提不要说加了,给都不会给了。”晓芸说完,像那次闹剧的开始那样,又甩手回房间了。

  三个男孩子被晓芸这么一带有要胁式的喝道,都“啊”一个字张大了嘴。Benben虽然还是个小孩,但脾气已不小,胸口怄的一股闷气越来越受不了了,他用手撑开桌子,背顶着后面的沙发,脚在桌子下面乱踢,像个撒泼的中年女人又哭又喊来着:“啊呃,姨妈真是越来越专制了。”家齐也嘟着嘴。

  “你们要不要弄张纸,在上面写两大字‘抗议’啊?”老杜斜着身子,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用食指点着那两个重要的字。

  三个孩子如得到高人指点一般,集体坐直,伸长脖子,专注地看着本身比他们高同时又坐得高的老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谢谢你还有我爱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谢谢你还有我爱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