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七百年前的流星石佩
公子爱逐鹿2017-07-25 09:012,140

  玄空大师,就是七百多年前他的佛法师傅,也就是七百多年前南唐大明寺的住持方丈。

  见李越不言,方丈又自顾自地说,“玄空大师是这家寺庙的第九代方丈,玄空祖师他一生不曾拜师,却自学成佛,在佛法领域他的天赋他的道行无人能及,他的一生也并不曾收徒,却在晚年收了一个半师弟半徒儿的年轻人作为继承人,他给那年轻人起了“玄尘”的法号,只可惜那年轻人最后却还是归于凡尘俗世,与佛法无缘。”

  李越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方丈,待他说完才恭敬地问道,“不知玄空大师如今安在?”

  方丈突然站起来,“世间生死自有轮回,玄空祖师早在七百年前就已圆寂。”

  “那不知他老人家可有东西留下?”

  “祖师曾言玄尘大师命有一劫,须青年出家方能化解,只可惜玄尘凡缘太重,与佛祖缘薄,终究无法出家,避不过那场灾难,老祖师因此伤心颇久啊!”

  李越想起当年师傅在他道别回京时的那个无奈的眼神心中不由得一疼,师傅老人家待他真的很好很好,虽然不让他唤他作师傅,却始终待他如亲儿一般。师傅博学多才,虽只是个憎人却天文地理无所不通,他,是发自内心地敬仰他的。

  “玄空祖师圆寂前留下一个石佩,嘱咐我们后代方丈倘若他日遇见一李姓施主前来求见,有提到他并能回答正确的话便将此石佩转赠予他!”

  方丈突然看向李越,缓缓道,“法非法,佛非佛,拜遍江湖又如何?命由我造莫问人,自性莲台自性坐。无心合道,净意解脱,求什么?”

  李越看向方丈,一字一句恭恭谨谨道,“若悟真心本空,万法自然消殒,人间生死一遭,但求无拘无束!”

  方丈听完李越所言,朝着佛主行了个礼,道了声阿弥陀佛,才略显激动说,“玄空祖师寻了几百年的人,今日,老纳终于见着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说完便走到书架前,轻轻挪开几本佛书,然后从一暗格内取出一玉佩一般的东西,目光深沉地看着玉佩并来回摸了良久才递给李越道,“这是七百年前玄空祖师用流星石雕刻而成的石佩,世间流星石本来就少,墨绿色的就更为稀罕,放眼人世间都不出第二块了,极为宝贵,他叮嘱我们后代方丈,他日遇到你便把这块玉交于你,日后你自会明白他的用意。”

  李越非常虔诚地接过石佩,只见石佩表面呈墨绿色光泽,虽说是石头,表面却比上好的玉石要平滑有光泽。玉佩的形状很像一个乾坤八卦盘,甚至连纹路都很像。

  李越拇指轻轻划过石佩,感觉到一股灵魂的共鸣感,抬眸看向方丈,却只见方丈一脸虔诚的模样,仿佛这玉佩就是佛祖一般。

  李越眼睛闪了闪,轻轻把石佩贴身放好。拱手向方丈行了个大礼后便告辞了。

  “施主,生死涅盘,犹如昨梦。菩提烦恼,等似空花。”

  李越转头,方丈却已经开始面对佛祖开始诵经了。

  李越细细品味方才方丈所言,片刻,朝着方丈行了个佛礼便离开了。

  周薇见李越从方丈禅房中出来后便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不禁轻声问道,“李大哥,你是有什么心事吗?了空方丈跟你说了什么?”

  “了空?”

  “了空就是方丈的佛号。”

  李越心中默想:了空了空,凡尘未了,四大难空,也许这次与了空大师的相遇是师傅冥冥之中的安排,他知我尘心未了,心有郁结,便给我求来了这一场奇幻之旅。

  做不来皇上,也无法放下一切做个四大皆空的和尚,那我李越就在这大清皇朝做个逍遥人吧。

  李越见周薇一直盯着他看,便道,“周小姐,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府吧!”

  周薇颇有不舍地应了声好。

  回到周府的时候,周亭正在门口候着,一见到李越两人并排而来,便怒气冲冲地扯过周薇,指着李越道,“我早料到你不安好心,才不过一天,你的狐狸尾巴就忍不住要露出来了吗?你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女儿……”

  还没说完便被周薇打断道,“爹,你错怪李大哥了,我们今天去了栖灵寺祈愿,因为路途遥远还遇到了些意外才回来得晚了,我有让红雨转告你的啊!”

  “意外,你们遇到什么意外了?”周亭一听到女孩遇到意外了,就一下子就紧张起来,也忘了责怪李越。

  周薇把遇见王莽的事情还有李越跟他们的约定都一一告诉了父亲。

  “雍州王氏镖局?”周亭眉头深锁,不禁陷入了回忆之中。

  十几年前,蓝亭堡才刚刚发展,远不如现在的名气,可那时的王氏镖局却已经是闻名天下的第一镖局了。

  他跟那时候的王氏镖局当家王之轩是跪过天地的结义兄弟,有着过命的交情。

  可以说,蓝亭堡能有今日的发展离不开王氏镖局的提携,可是,变故却发生得如此突然,王氏镖局一夜之间惨遭灭门,各方势力纷纷落井下石,他势单力薄,想要尽力支援挽救却抵不过早就觊觎王氏的那群虎狼。曾经叱咤江湖的第一镖局就那样没了。

  当年,他极力追查凶手却未果。反而被人泼了一身的脏水至今未能洗清,反而因为蓝亭堡的日益发展而越来越脏。

  “你就这么相信我?也许我真的就是害了王氏的幕后黑手呢?”周亭盯着李越问道。才不过几面之缘,连他是什么人都没了解,就敢这样为他担保,他就不怕,他真的是那幕后的卑鄙小人?他就那么有自信,能三个月揪出真凶?

  “周堡主觉得我不该相信你吗?”李越不答反问。

  周亭看了李越良久才终于露出笑容来,“你既然已经答应了王莽三个月给他答案,想必你心中也有了眉目吧!”

  “没有,我对此事的前因后果一概不知,心中又如何能有眉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