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走的时候记得帮我关上门
公子爱逐鹿2017-07-22 08:292,708

  被盯着的女子察觉到了李越的目光,揪着李越衣服的手越来越紧了,眼睛眨了眨,对着李越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

  李越皱了皱眉,不再看她。

  搜索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什么,官差们便离开搜索下一个地方了,临走前还笑着对李越说继续。

  李越才刚和缓的脸又立马沉了下来。

  官差们前脚一走,李越后脚就把门给关上了。

  看向那个正坐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杯茶,又轻轻尝了一口才装模作样放下的女子。

  “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楚留情!”最后三个字,李越咬得特别重。

  “有什么好解释的,你又不瞎又不聋,不都看到了听到了么,有种你就出去告发我了,喔,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你那毒药普天之下除了我可没人能解的,而不巧,我今日刚好没带解药。”

  “是么?”李越嘴角掠过一丝嘲讽,就要打开门出去。

  “你要去哪里?”

  “不是你让我出去告发你的么?”李越凉凉地说道。

  “你就不怕没有解药你会毒发身亡么?”

  “要不,我们打个赌,是你死得快还是我死得快?”李越抱胸,颇有兴味地看着那个明显有些坐不住的女子。

  “你,你,我告诉你,你没解药真的会死的!”

  “那跟你有关系吗?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什么?”

  “你真不怕死?”女子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道。

  李越嘴角轻轻勾起,“怎么?你不是很冷静吗?”

  靠!还真有不怕死的!

  “巧克力豆的味道不错,方才直接咽了下去,味道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尝,你若还有剩余的,不妨再赠我几颗!”李越颇有兴味地对着女子说道,说着说着还做着回味的动作。

  “巧克力豆?”女子神色心虚地闪了闪,却还是有些底气不足地负隅顽抗道,“巧克力豆是什么东西?姑奶奶我只认识巴豆,要不赏你几颗?”

  李越不再搭理女子,走到床边拖鞋便躺下了,“你若是不愿意走,我不介意喊外面的官兵再进来找你聊聊关于采花大盗的事。”

  女子也知道糊弄不了李越,无趣地扁了扁嘴,这人穿着虽然不至于粗布麻衣的,可看他的衣服料子也好不到哪去,更何况他住的这个房子,也颇为寒碜,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居然也会知道巧克力豆的味道。要知道巧克力豆是多么珍贵的一种零食,哪怕是皇亲贵族,也没几个人能有多少的,这人居然知道。

  “喂,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是采花大盗吗?”

  “喂,呆子,你真不想知道吗?你就真的不好奇我一个弱女子怎么会是他们口中的采花大盗吗?”

  李越干脆翻了个身,半响才传来一句,“走的时候记得帮我关上门!”

  女子似乎是被李越无视的态度给气着了,终于忍无可忍,怒火冲冲地跑过去掀开了李越的被子,“臭呆子,死木头,你给我起来!”

  “来人啊……”李越张嘴便喊了起来。

  女子慌忙捂住李越的嘴巴,“你想死吗?”

  李越一把扯开女子的手终于忍无可忍道,“我数到三声,你若再不走,我不介意真的喊官兵进来。”

  女子动了动嘴,还来不及说话,突然听到了一声鸟叫,然后便恶狠狠地瞪了李越一眼,咬了咬嘴唇状似解释道,“我发誓我没有特别癖好,那些女的我动不没动过她们。”

  又传来了一声鸟叫,女子抬眼望了眼窗外,又看向躺在床边的李越还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便直接道,“喂,木头,记住了,我的真名叫赵子瑜,我会回来找你的,你可别给姑奶奶逃跑了!”

  说完便走了出去,出去的时候还真顺带把门也给带上了。

  听到关门声,李越才翻过身来,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神色有些晦涩难明。

  这个叫赵子瑜的女子,真像他的妹妹若莲。

  他作为李煜的那一生,没有负过任何人,却唯独负了他最爱的妻子和最疼爱的妹妹。

  虽然这个女子的容貌与若莲不太像,但是那说话的神态语气却像极了,若莲从小就活泼好动,甚至可以说,有些调皮,总是喜欢捉弄人,特别爱做些惊世骇俗的事,作为女子,完全没有女子该有的温柔文雅,但他却极其喜欢这个妹妹,哪怕被她气急了,都舍不得打骂她半分。

  可是,后来,因为政治,他终究还是没能好好保护她,甚至是拖累了她,害了她。

  李越躺在床上,却了无睡意,辗转反侧,一夜无眠,知道公鸡报晓的时候,才终于敌不过困意,慢慢睡了去。

  第二天,一觉睡到中午,李越刚走到大厅上正要向小二点些饭菜便被告知蓝亭堡有请。

  李越略加思索便决定前去赴约。

  才刚到蓝亭堡门口,就有小厮跑出来了,“李公子,里面请!”

  李越颔首,待进入客厅的时候,便看到周家父女立于餐桌前,仆人正上菜。

  周薇站起来说,“李大哥,刚好,我们正要吃午饭,一起吧!”

  李越笑了笑,也不再客套。

  周亭冷哼了一声,大口喝了碗排骨莲藕汤,发声扑哧扑哧的声音。

  周薇红着脸给李越夹了个水晶虾饺,“尝尝这个,是我们大厨的拿手绝活。”

  李越愣了一下,才笑着说了声谢谢,便快速尝了一口,“还真不错,虾的鲜味完全保留却又不腥,还带着些……”

  李越又夹起一个放进嘴里,还是尝不出这虾饺究竟加了什么进去,居然能令这味道如此丰富。

  虽然说味道用丰富这个词形容是不太恰当的,但是李越除了这个词却再也想不到另一个恰当的词。

  “尝出这虾馅有哪些了吗?”周薇看着李越吃了一个又一个却还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禁有些好笑道。

  “这虾饺有着虾的鲜,又有着一种像煎蛋一样的浓香却又不太像蛋,还有一种尝起来很脆口的东西。”

  周薇也夹起一个虾饺放在嘴里,轻轻咬了一小口道,“这是由河虾去头去壳再加些蟹膏肉沫和芹菜搅和一起,那个尝起来很脆口的东西便是黄瓜。”

  李越恍然大悟,不禁竖起拇指大大称赞一番,这虾饺工序怕是不简单啊。

  “别只顾着吃虾饺啊,也得尝尝我们扬州的特产呢!”周薇又夹起一个烤鹅腿给李越。

  啪……

  周亭终于忍无可忍,这还是他那眼高于顶高冷骄横的女儿么?

  当着老子的面对另一个男人这么热情有考虑过他这个当爹的感受么?而且对方还是个已经成过亲的二手货,真是,气煞我也!

  于是,某个吃醋的老爹便把筷子往桌子一拍,气冲冲地走了,管不了,那就眼不见为净。

  李越夹起鹅腿的手一顿,眼底有一丝黯然一闪而过。

  “我爹年纪大了,脾气也跟着涨了,你不必介意!”周薇看着老爹负气而走的背影尴尬地笑了笑。

  李越不言,继续吃饭。

  饭毕,方才开口道,“不知周小姐寻在下到此是为何事?”

  周薇红着脸答道,“我今日闲着无事,便想着李大哥你腹怀乾坤,肚子里的文化多得是,今日正好想向李大哥请教讨论一些事,不知李大哥可是方便?”

  “周小姐你过誉了,横竖我也无事可干,承蒙周小姐不嫌弃,我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们今日不谈诗词歌赋,也不对联子,今日,我们只论古今,只谈古今是非,可好?”

  “愿闻其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