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施主可曾认识玄空大师
公子爱逐鹿2017-07-24 08:262,644

  “大丈夫岂可苟且偷生,更何况周小姐是我朋友,若是因贪生怕死弃她而去,我还有何颜面立于这天地之间!”

  许是前世曾因身份牵绊而窝囊苟且,此刻的李越竟无比英勇起来。

  听到李越的宣言,男子不屑地嗤笑,把目光移向周薇,“不知道周小姐可还记得雍州王氏?可还记得惨死于你们周家的那些冤魂?”

  “雍州王氏?”周薇一惊,当年的王氏灭门一案曾轰动一时,但因为久寻不到凶手,便成为了当年的一大悬案,她爹周亭也曾私下查探凶手,但还是寻不到任何线索。

  此时,听眼前之人如此质问,不由得怒斥道,“王氏灭门与我周家何关?你休得血口喷人,污蔑我爹爹!”他爹周亭行事光明磊落,是人对他赞誉有加,他老人家的声誉岂能被人如此污蔑!

  “我血口喷人?你爹就是一个伪君子,当年眼红我们王氏镖局的生意,便假意与我爹合作,你也不瞧瞧当年的蓝亭堡多大,现在的蓝亭堡多大,那都是用我们王家人的性命堆砌而成的!”男子越说越愤慨,双目似要活吞了周薇般。

  周薇闻言刚要反击却被李越轻轻阻拦,“这位兄台口口声声说王氏灭门乃周堡主所为,可想必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可以证明吧,如果仅凭蓝亭堡发展迅速就断定蓝亭堡是幕后黑手似乎有失妥当吧!”

  男子一怔,这道理他自是明白,只是想到全家遇难皆因他外出求艺而逃过一劫,独他一人苟活于世却寻不到真空便日日夜夜不得安心,后来坊间传闻是周亭觊觎王氏家业才买通杀手残害王家的,于是他的人生便由悲痛转化为仇恨,这十多年来他便是为复仇而活,可倘若……见男子陷入深思,李越松了一口气,知道对方并非滥杀无辜之人,便又说,“不知兄台尊姓大名,若兄台愿意,请给予我三个月的时间,我定会替你揪出真正的凶手!”

  “真正的凶手?你又怎知周亭不是凶手,你当我是好糊弄的?”

  “我以人头担保,若三个月后不能查出真正的凶手或者真正的凶手确是周堡主,我这条命,任凭你处置!兄弟你一看便是江湖正义门派的高徒,想必也不愿冤枉好人吧!”

  李越看见众人着装一致,想必是某个门派的,江湖门派都是要面子的,想必不会拒绝自己的请求。

  果然,那男子沉吟半响后便松口道,“我且等三个月,但就你方才所言,做一份承诺书吧,免得到时取你性命落得个滥杀无辜的罪名,还有,记住将要取你性命的人是我,武当派掌门座下大弟子王莽是也!”

  听到对方的一番话,李越知道危机暂时解除了,当下便从背包里取出笔和纸张如实写下承诺书交与王莽。

  王莽夺过来看了看便率着众人离开了。

  周薇慌忙从怀里拿出一条方巾帮李越包扎伤口,边扎便道,“李大哥,你这又是何必呢?你和我又非亲非故,倘若他们真的不讲道理,你这条命就算是白搭了!”

  李越笑道,“是我提议要到寺中去的,说起来倒是你因我而遭起横祸,我若是贪生怕死走了,那岂不得后半生都在愧疚中度过?”

  周薇给李越的伤口用方巾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才又道,“那人心中积怨已久,从他一眼便能把我认出这点看来,他怕是盯着周家很久了,就算不是今日,他也还是会寻着机会来找我们周家复仇的,你这算是被我们周家给连累了!”

  周薇往树旁一靠,又道,“你跟我非亲非故,其实你不必为我爹许下那三月之约的,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当年都查不清的事情,如今三个月又怎么可能能查清呢?我看那王莽也是个较真的人,倘若三个月后你给不出他一个满意的答复,我怕他……”

  李越拍了拍周薇的手道,“不必害怕,我不会有事的,快到大明寺了……”李越微微苦笑,“快到栖灵寺了,我们先到寺里上柱香,吃顿斋饭,听听憎人念佛也好,都到这儿了,不去实在有些可惜!”

  周薇觉得这栖灵寺对于李越一定有着非凡的意义的,不然绝不会现在还一心想着到寺中,而这仅仅是为了吃顿斋饭上柱香?

  “你信佛?”

  “嗯,我信佛,信释迦!”

  周薇惊异道,“古往今来,信佛的人还真不少,只不过,我倒没有想到,李兄你居然也信佛!”

  “周小姐不信佛?”

  “我只相信我自己,我命由我不由天,但我不反对佛祖,佛法的确有他的魅力,也的确能净化人心。”

  “我虽信佛,却不迷信,佛虽有渡人之能,但却止于本心向善之人,我不主张行凶恶残暴之事,却也不认可对残暴之人存善,救一人而害数人,这也跟佛法本身相悖。”

  周薇一笑,“李大哥的想法倒是与我不谋而同。”

  李越起身,同时也伸手把周薇扶了起来。

  “走吧,去栖灵寺!”

  经历了数百年的风雨洗礼,大明寺除了名字改了,其他的倒是没变多少。

  只是,物依旧,人却再也找不到一个熟悉的。

  甚至连服饰发型都是那般的陌生。

  李越摸了摸自己光亮的额头,不禁苦笑,来了这么多天,竟然还是有些看不惯这满人的发型。

  李越带着周薇先到佛堂烧了几炷香,虔诚地跪拜了寺庙中的各个佛像,才走到方丈院前。

  因为是方丈的居所,并不对外开放,信徒们在没有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是不能擅闯的,所以李越他们只能站在门外等候小沙弥的通报。

  李越看着眼前这座方丈的居所,思绪飘远。

  当年,他差点就在这里出了家,当了这里的住持方丈,若不是父皇苦苦相逼,母后以死相挟,他又何至于登上那个看似高高在上却危机四伏的位置呢?

  当年若是七弟子师坐上了那个位置,自己的命运又会不会有所改变?

  罢了罢了,一切都已尘埃落定,已成历史。

  多想,也改变不了什么,不过徒增伤感罢了。

  “李公子,我们方丈有请!”小沙弥恭恭敬敬地对李越做了个请的姿势。

  其实,小沙弥心中也颇是纳闷的,方丈闭关多年,平时除了见些非见不可的人外,几乎都是闭门谢客的。

  “有劳小师傅了!”

  周薇见李越得了允,便也提起裙子也要跟在后面,却被小沙弥告知,方丈只见一人。

  李越让周薇在外边等他,便独自一人进了方丈的房里。

  方丈的房间一如既往的简洁,房里香烟袅袅,正侧供奉着一尊佛像和几个香炉。

  一侧则是摆满了经书的书橱,除此之外,便只有一张桌子几张小凳子和一张简洁的卧榻。

  “弟子见过大师!”李越恭敬地朝方丈行了个佛礼。

  方丈的目光终于从桌子的一张字条中移开,这才开始认真打量起李越来。

  “法界大,菩萨多,有个众生即是我,生灭是相,来去是客人,离该离,合该合,世间因缘当看破,自在歌,逍遥乐,虚空飞来一野鹤,生死如幻,四大非我!”方丈喃喃地把李越拜帖中的一首诗读出来,眸里带着些许回忆迷惘。

  李越恭敬地站在一边,并不打扰。

  良久,方丈才道,“施主可曾认识玄空大师?”

  李越一惊,迅速抬眸看向方丈。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