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流言四起
公子爱逐鹿2017-07-30 20:022,303

  李越越发觉得这周亭别看是一堡之主,平时看着成熟稳重的,其实骨子里就一老顽童的劣根性,不过,这样的人才好相处不是么?

  前生见过了太多太多的阴谋与诡计,他也曾因为看错了人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前生的自己负担得太多了,也活得太累了,如今,也不知道在这里还能有多长的日子可活,但是,他一定会尽自己所能,为这对父女查清那十几年的灭门冤案,洗去他们身上的脏污。

  李越眼里闪过一丝坚定。

  于是,两人便就着这案子好好研究讨论了一番。一转眼便过了一个时辰,李越已经从周亭口中大致了解这冤案的始末,还有一些相关人士这些年的作为。

  当谈到蓝亭堡的二长老归建瑜的时候,李越轻轻皱了皱眉头,“当年王家被灭门的时候,他在哪里,在做些什么?”

  周亭看向李越,“二长老这些年为蓝亭堡鞠躬尽瘁的,也做了不少事,而且,他是我爹的结义兄弟,不会是他的。”

  李越有些冷淡道,“未必,这世上很多灾难都是由信任的人吃里扒外而招来的。”

  周亭看向李越,总觉得面前这位年轻人有些不简单,很多灾难都是由信任的人吃里扒外而招来的?难道……

  “你有什么证据?”

  “我若是有证据,岂不是直接让你捉拿就完了。”

  “没有证据怕是不好办,毕竟二长老是蓝亭堡的老人,又是长辈,若是冤枉了他,怕是会凉了一众人等的心。”

  “没有证据,那不代表我们不可以主动出击,引蛇出洞,现场找到证据的。”

  “你可是有了良策?”

  李越在周亭耳边耳语几句,周亭眼神一亮,连连点头,看向李越的眼里又多了一丝称赞。

  “你们两个躲在这里干嘛,都巳时了,连早饭都没吃,是要升天了么?”周薇辰时就醒过来了,担心李越醒来后会肚子饿还特意吩咐厨房煮了些适合患者吃的流食,但是因着昨日跟李越闹了脾气便放不下面子去叫他。怎知爹爹一进去后,便是一个多时辰了都不见出来,这个时候,就算是正常人也都饿了,更何况是一个病患呢,于是,周小姐就再也忍不住跑进来喊人了,只是语气有点不大好。

  听到周薇的叫喊后,两人的肚子都不约而同地咕噜地响了一声,终于后知后觉的感到了饥饿之感。

  周亭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笑,李越却依旧一副寡淡的模样。

  两人纷纷上了餐桌,周薇却因为李越的态度心中更加郁闷而赌气先回房了。

  “喂,臭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态度?老夫的千金宝贝儿,捧在手里来疼都来不及,你摆出这一张欠你千八百钱的臭脸是什么意思?老子告诉你,若不是我的宝贝闺女,你这条命指不定就得交代了,哪还能坐在这里吃饭呢?”周亭一想到自己的宝贝闺女刚刚生气却又委屈的模样就忍不住一阵心疼,这臭小子有什么好?

  李越舀粥的手一顿,眸里闪过一丝晦涩,片刻才有些讽刺道,“我不摆着臭脸,莫非还要笑着迎上去?恐怕我若是这么做了,你早就把我给撵出去了,哪还能让我如此舒服地坐在这里。”因为自己说过成过亲,所以周亭一直都不大待见他,这事他明白,更何况他身中奇毒,指不定哪天就一命呜呼了,所以他知道,周亭并不喜欢他过多的接近周薇,而他,也刚好有此意。

  周亭被李越这般直白一说,不禁有些恼怒,小老头脾气本来就直,一把夺过李越的碗,“我现在就把你撵出去,滚,给老子滚远点,还好意思吃老子的东西,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李越出生皇家,哪怕是后来被俘虏到北宋,也未曾被人如此疾言厉色地骂道,虽然知道这小老头完全是口直心快,没有什么坏心眼,但心里却依旧有些不太舒服,加上他一想到周薇刚刚那委屈生气的模样,心中更是烦闷。

  整理了一下衣服,跟周亭淡淡地打了声招呼,说下午再过来部署计划便离开了。

  周亭看着李越居然就这样离开了,这小子,果然有脾气!

  不过,小老头生气归生气,倒是没忘记正事,胡乱吃了几口早饭便召集一些心腹手下,吩咐他们兵分几路去做事。

  初冬的扬州不算太冷,却漫天飘落着轻盈的雪花,雪量不大,枝丫上,房顶上稀稀落落地铺了薄薄的一层,风一吹便没了。今年的扬州,初雪来得较往年早了一两个月,人们虽觉得惊奇,却还是觉得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因此,心情都情不自禁地好起来。

  今天的扬州集市较平时热闹了不止两倍,几乎街上的商贩眸中都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老李,你听说了吗?据说十多年前的王氏灭门一案是蓝亭堡所为,真想不到世风日下,周亭平时那正义凛然的模样都是装的!还好意思霸这扬州第一慈善大家的称号,也真不知羞!”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这事不是都已经传了十多年了么?”

  “传是传了,可那都是没有真凭实据的猜测罢了,而且看周老爷也不像是那种人啊!他每年都救济不少难民呢,而且前些年闹旱灾,我家我到他家领了几斤大米回来救急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你就不知道了,我可是听说最近蓝亭堡的生意屡屡受到不明势力的阻挡,损失可不少呢!”

  “可不是嘛,就东街的那几家米铺还要布铺,门口那里成天都有几个人在溜达,一有人想进去买东西,都得被他们恶言恐吓,这一天到晚的,一个客人都没有,可得亏死人啊!”

  “对对对,我也听说了,据说那不明势力是在那灭门之祸中逃过一劫的王家长子王莽,唉,这因果报应真是……”

  街头上,茶馆里,人民都在谈论着蓝亭堡屡遭不明势力袭击一事。

  蓝亭堡主事大厅内,镖局总镖头气急败坏道,“士可忍,孰不可忍,那王莽太过猖狂,不分青红皂白屡屡坏我镖局生意还打伤了我不少弟兄,堡主,请你为我等主持公道,我堂堂蓝亭堡岂会怕他区区小子!”

  看着气急败坏的下属,周亭眼里精光掠过,脸上却十分无奈道,“话虽如此,可那王莽毕竟是故人之子,而坊间又传闻我是不仁不义之人,所以……”那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看在不同的人眼里却又是不同的想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