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大鱼要浮出水面了
公子爱逐鹿2017-08-08 09:102,109

  周亭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丫鬟端着一碗中药进来,李越轻不可闻地皱了皱眉,这是什么鬼,臭死个人了。

  周亭突然不怀好意地轻轻一笑,端过丫鬟手中的中药,一脸慈祥“来,贤侄,良药苦口,喝了药伤口就好了。”说着就拿起勺子要喂李越喝药。

  丫鬟站在一边,眼睛时不时往李越跟周亭那边瞟去,觉得老爷真是个好老爷,对姑爷真好,居然还亲自喂姑爷喝药。

  李越瞪了一眼这个笑得一脸慈祥,一脸和蔼的人,伸手要夺过周亭手中的药碗,怎知这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却伸出另一个手来阻止,“贤侄身上有伤,还是别乱动得好。”语气中带着些警告,这里还有其他人呢,你是重伤患者就得给老子好好扮演,好好喝药,横竖这药喝了又不会死,周亭很不负责任地想。

  李越当然也知道这房里还有其他人,要不然以他的性格,早就把药碗给扔了,怎么还能让它在这里荼毒自己的鼻子呢。挣扎的力气小了些,周亭这老狐狸居然就趁机而入,硬把药给灌进了李越的嘴巴,李越一不小心呛了几口,周亭马上摆出一副慈父的形象,装模作样地拍打了几下李越的后背,“怎么这么不小心,都老大不小的人了。”

  李越一听,才刚缓下来又咳上了。

  周薇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父慈子孝的画面,神色微动,有些好笑,有些无语,却又带着些莫名的期待,如果这画面成真的话,如果这画面中间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话……

  “你先下去吧!”周薇对丫鬟说。

  丫鬟恭恭敬敬地退出去了,并顺带把门也关上了。

  “你们两个这是在闹哪一出?”周薇颇为好笑道。

  李越很不客气地抢过周亭手中的药碗,往桌子上一放,然后拿过桌子上的茶壶,猛地往嘴里灌水,妈的,这味道太难闻太难喝了。

  一壶茶水入肚,嘴里棉苦涩难闻的味道淡了许多,李越又恢复了之前淡然的模样。只是本来干净的衣服,却沾上了几处茶渍,与他平时十分讲究,翩翩君子的模样颇为不符。

  周亭得了便宜又卖乖道,“我是看他重伤在床,连端个药碗的力气都没有,这不,好心给他端药,哎,要知道这世道,有像我这样不端架子爱护后辈的前辈可不多了,这小子有福了。”

  李越闭了闭眼,懒得跟这为老不尊,颠倒黑白的人计较,其实,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想好该以什么态度面对周薇。就比如现在,哪怕不看她,和她同在一个空间,都会感觉莫名的心跳加速,这样不受控制的心,他很无力也很彷徨。

  周薇见李越又是这副无视她的模样,心中不免又有些郁闷,她可是周薇啊,从小到大,到哪都是被人捧着的周薇啊,可如今这几日,在李越这里,她却是连连碰壁,受尽无视,她其实真的很想当面问李越一句,问他是不是很讨厌她,如果是的话,她一定会控制自己不再见他的,她也有自己的自尊,尚做不到死缠烂打,哪怕,这是她在十八年中唯一一个有了好感的异性。

  周亭突然间觉得现在的氛围有些奇怪,还有女儿那咬唇委屈的模样,还真真让他心疼了,这闺女从小到大鬼灵精怪的,哪是个能让自己委屈的人啊,可如今……

  周亭不由得对李越的印象又差了几分。

  “薇薇,这几日府里会不大太平,你没事还是少出去乱逛得好。”

  见到父亲的话后,周薇点了点头,“我知道的,我也不是那娇滴滴的小女人,这一次,我一定要让那躲在背后做尽坏事还泼人脏水的臭老鼠无处可逃!”

  周亭见此,欣慰地点了点头。

  李越似乎想到了什么,蓦然睁开眼睛,略带着些慌张,立马站了起来。

  周亭和周薇一时间也被李越这个急促的动作给惊到了,心中也不禁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赶快调集人手,另外重点嘱咐他们要注意饮食,尽量不要喝水,注意防范毒烟毒药,还有以防万一,把能带的药物都带着吧,今晚蓝亭堡和周家怕是会有大事发生,具体的我一时间也很难说清楚,到时候再跟你们解释,快!不然蓝亭堡和周家危矣!”

  周亭父女见李越这么惊慌的模样,大概也猜到了几分,脸色也十分不好,二话不说便跑了出去安排,幸亏这几日都陆陆续续召集了不少人手,对饮食方面也有专门的人把关着,只是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心急,居然会选择在今晚动手,怕就怕有人疏忽了,给了他们空子钻,毕竟敌暗我明,有些事情,不是有了准备就能万事大吉的。

  毕竟,按照他们原来的推算,幕后黑手肯定会等流言传得满城皆知的时候才动手的,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起码得再等个两三天的,可如今,流言才传了一天,很多比较偏僻或者不出门的人家还不清楚呢,他们居然就开始要动手了,还真让人措手不及呢。

  周亭父女走了后,李越的神色越来越严峻,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似乎有着一张巨大的网织遍了整个周家,整个蓝亭堡,甚至整个扬州城,整个大清领土。

  一股阴谋的气息扑鼻而来,而他们除了迎面而上,别无他法。这天,也许该变了吧!

  李越眯了眯眼,关上了门阀,也从衣橱里面拿出了一套夜行衣,月黑风高,周围还那么热闹,又怎么能少得了他呢。

  只希望这一次的行动能够顺利吧!

  打开窗户,听了一下周围的声息,确定没人后,便轻轻跃出了窗户,然后关上,再施展轻功,一下子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了。

  与此同时,无数个黑衣人在黑夜中露出了其狰狞的面孔,仿佛赶赴一场巨大的盛宴一般,手持刀剑,威风凛凛,脸带喜色,趁着夜色,正兵分两路,向着蓝亭堡和周府奔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清逍遥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