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只未定
东竹西影2017-08-21 17:342,825

  1

  在大学里,唐朝安想过最多的事,就是谈一段纯洁而美好的爱情,可是转眼间大学就要毕业了。

  2014年10月初 国庆放假已经三天了。偌大的校园里远远近近看不见一个人影,只有一排一排的老松树和老梧桐一直静默的齐整的站在道路两旁,在树的枝叶间有一两只灰鹊穿梭其间,鸣叫上下。

  男生公寓三楼313宿舍的门往开一推,寝室内烟雾缭绕,狭窄而污黑的地面上堆着一堆垃圾。两边四张上下床共六个床位的被褥只有一处叠的整整齐齐,床上干干净净。其它几床被子跟个猪窝一样乱堆着。有两个下床设置成了书桌,书架上塞满了书,有的摆放有序,有的则是胡乱塞上去的。桌面上摆着几台笔记本电脑,还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零食袋。这里面住的是六个大四的学生。

  一个长相清秀、面貌洁净、身材骨感的小子正坐在电脑前。他身着花色衬衫,两只手不停的敲击着键盘,他叫马俊,是这个宿舍里的老二。紧挨着他坐着的另一个小子,体格健壮、筋骨显明、肌肉发达,穿一身运动球衣,衣面上标着24号,是老四,叫乔茂,也在打游戏。背对着他的一个戴着眼镜、身体微胖、个头稍矮的小子叫冯延,是老五,穿着随便,跟着老二老四一块打游戏,不过看样子他是总指挥,因为他嘴里不停地飙着一些游戏术语,指挥同伴的操作该左该右、该上该下。

  跳过这三人,往前一直到阳台,阳台上站着一个惆怅人,他正吸着一根烟,烟雾一圈一圈地在光线中散开,他的脚底下扔着好多根烟头,他叫唐朝安,是宿舍里公认的老大,他所以是老大,一则是他年龄高于其他五人,二则是他家最有钱。他穿着韩版青年西服,黑裤子,黑鞋。他原来并不惆怅,只是最近变得惆怅罢了。

  其他两个人,老六武平出去兼职了,老三贺兰山回家劳动去了。

  往年的“黄金周”,唐朝安从来没有在学校度过,他总是会找一个去处玩转,或找朋友或带女朋友。但这个假期已经过了三天了,他哪也没有去。因为他在等一个女孩来找她,他相信她会来找他的。女孩的名字叫雪蓝,是唐朝安在上学期末认识的。

  说来唐朝安与雪蓝的邂逅很巧很妙也很好笑。记得在上学期的某一天,唐朝安与宿舍的兄弟老六武平在学校附近的公园溜达,这公园也被同学们称为“后花园”。当时,他们在湖边的石头上休憩,一向搞笑滑稽的老六问唐朝安:“老大,今儿天气不错,心情也好,你说会走桃花运吗?”

  唐朝安看着老六那两憧憬的眼神,和他那副长的有点着急的面相:“像你这样,哥真的担心恐怕得千年等一回啊!”

  “那不说我,就说你,老大你是高富帅,桃花运总像鬼一样缠着高富帅,今天会不会有哪只鬼出现,来缠你?”

  “哈哈哈,你这形容也真是绝了!”

  “我听说咱们专业有个学妹也喜欢你,并且向你表白了好几次你都把人给拒了?”

  “哪有,我只是把她当妹妹看!”

  “可惜啊!”老六叹息不已。身后走过几个叽叽咕咕的妹子,他回头瞅着人家,特别穿超短裙的,他能把人盯着看到肉里去,待到女孩们消失在尽头后,他就又叹道:“可惜啊!”

  “老六,猥琐了昂!”唐朝安嘲讽着。

  “咋的?看看也犯法啊?”老六力声辩着。

  “不犯法,那你看吧!”唐朝安无奈说道。

  “老大,我忽然想起,你曾经说你在高中时因做了一首七步诗,获得了一个初恋女友,是不?”

  “是啊!想想都过去几年了!”唐朝安忽然想起了他的初恋,他在心里问自己“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你看今天天气这么好,风景这么美!你在弄一首七步诗,说不定就有桃花出现啊!”

  “别逗了,在这作诗,丢不起那人!再说作诗那能跟老三比吗?”

  “老三屌炸天,不能跟他比!但是你有你的艳情啊!你快来一首!”

  “好吧,我堂堂一个大学生,你非得让我献这丑!”

  唐朝安望着稠绿的湖光,湖上正漂着一直鸭子,对岸上有一座五角凉亭,有几个老年人在吹拉弹唱,似是秦腔韵调。而近前又恰有两只黄蝴蝶飞弄着情趣。诗料来了,他便走起步子来:

  双蝶比比飞,孤禽戏水深。

  情思迷妄处,七步遇何人?

  唐朝安走七步刚好弄成。老六就叫喊着:“老大,快看!快看!美女!”他的眼睛贼似的盯着目标。唐朝安顺着老六的眼光瞟去,果然有一个女孩儿站在湖边,静静地看着湖面,姿势看上去亭亭玉立。

  唐朝安的心忽地抖动了一下,眼睛直直地盯着那似远非远的丽影。

  “老大,要不要我帮你搞到联系方式啊?”老六走过来拍拍唐朝安的肩膀。

  “好啊!只要你能要来,我就能把她拿下,并且等会儿就请你吃饭!”

  “好!这些小事,就得看我屌丝的了!去去就来!”

  只见老六刚走过去叫人家一声“美女”,女孩一看见他就走了,并向唐朝安这边走过来,唐朝安立刻心慌起来,他假装不看她,只是有意无意的瞄着,却见老六紧跟女孩其后,喊道:

  “大嫂,你就这么走了,让我怎么向大哥交待啊?大嫂,你要救我啊!”

  “神经病吧你!”那女孩骂了一句,急忙逃走,却不小心崴了脚,摔倒了!

  “真是狗血剧情啊!”唐朝安说着,急忙跑过去扶起了那女孩,老六也上来扶,人家却极力甩开他。

  “老六,你看你干这事儿!一边呆着去!”唐朝安斥责老六。

  “你也滚一边去!”那女孩骂道:“你俩是一伙的,卑鄙不?”

  唐朝安被吓了一跳,那女孩一瘸一拐地走了。

  这是唐朝安第一次与雪蓝相遇。

  后来有一次在学校餐厅吃饭,唐朝安无意间竟再次看到了雪蓝,这让他的心掀起阵阵波澜。他见雪蓝独自一人在一桌用餐。打好饭以后,就端着盘子过去坐在了她那桌的对面。

  “嗨,这么巧,居然又遇见了你!”

  “你经常用这样老套的话语来搭讪女生吗?”

  “也不是啊!碰到你才这样!”

  雪蓝匆匆吃了几口,看也不看唐朝安一眼,起身离去了。这是他们第二次遇见。

  再后来有一次,还是在在公园,唐朝安碰巧又愚见了雪蓝。

  而雪蓝碰见唐朝安,只想躲开他。但他却死皮赖脸的跟在后面,不肯离去。

  “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是不是还想知道我有没有男朋友?”

  “对啊!原来你这么懂我!”

  “那我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了,请你离我远一点!OK?”

  “No,我只想离你近一点!”

  “你们男生怎么都喜欢死乞白赖啊?”

  “并不是,只是对你而已!”

  就这样,雪蓝前面走,唐朝安紧随着,在公园里折腾了半天,周围的人都投来看热闹的眼光。雪蓝有些不好意思,无奈之下,也不再赶唐朝安走了。她想了个办法,她说:“这样吧,看你这么殷勤,如果你能做个‘一字马’,我就同意认识你这个朋友,怎么样?”

  “什么?一字马?”唐朝安惊讶非常。

  “做不到我们就只能分道扬镳了!”

  唐朝安以前试着做这个动作,根本做不下去。但这一次他还是硬着头皮试着做了,结果依旧是下不去,但又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于是他放弃了自己。裆部将要接近地面的时候,他两腿扯的疼的让他倒在了地上。雪蓝被吓的直是蹲在他身边安慰着他。

  从那以后,唐朝安和雪蓝建立了朋友关系,然而并不是男女朋友。

继续阅读:相思只未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