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国梅花归梦
东竹西影2017-08-21 16:475,577

  13

  2015年1月14日 全校放了寒假,唐朝安是宿舍最后一个还没离开的人,明天他就回家了。这晚上,他一个人无事可做,就给十八岁的他写起信来。

  写给自己十八岁的第三封信

  十八:

  别久不见,内心深处着实的怀念你。我经常在记忆里搜寻一些关于我过去也即你现在的一些事情,但记忆早已变得零零碎碎,模糊不清了。

  今晚是我这个学期呆在学校的最后一个晚上,我的室友们早就像解放出狱一样,一天之内全都逃离了这里,只留下我一个人了。但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感觉这里是我的半个家。

  现在就这栋公寓楼里几乎没人在了。因为七点多我吃完饭回来,发现整栋楼的灯没有几个是亮着的,上上下也不见个人影,就是走在校园里也感到格外冷清。

  十八,我知道你也解放了,2011年6月7日开始高考,连续考了两天,当最后一门试卷答完铃声响起,你从考场走出之后,你就像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被放出来恨不得翻个跟头去它十万八千里,在天空中,在云端上自由自在地闹腾一番,直到把你自己折腾的精疲力尽,才足以表达你当时的心情。

  但那时你的小小的心啊,并不是只管你自己的快乐,你心里还有一个天使呢!

  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你在上大学之前和何叶见的最后一面很快就迎着你来了。我记得很清楚,那是何叶要南飞去大学报道的那天,你们在机场偷偷地见了个面,因为当时她的爸爸妈妈也要陪同她一起去学校,而你们早恋的事双方的父母都是不知道的,要不然他们肯定会阻止你们在一起的。记得离别前她对你恋恋不舍,紧紧的拉着你的手调皮撒娇闹情绪不肯放开,而你当时说上大学以后会过去看她,并没有预见那是一次没有说明的分手,你还坚信

  自己一定会践行诺言的。最后你们轻轻地吻别,她竟忍不住咬了你的嘴唇,但又下不了狠心让你流一点鲜红的血出来。

  现在想想要是咬破了该多好啊!这样也许她真的就不会被你忘记,也不会从那以后快四年了都没有见过一次面。我知道,当你看到这封信绝对不会相信那是真的,因为那时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放弃何叶,你曾信誓旦旦的说要天长地久。

  可惜啊!时光总是不能够倒流。当你走向现在的我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曾经的你已经曾经与你有关的人和事和物,如果在当初不那样或者这样做,那么现在的结果就不会是这样或者那样。我们总是拿过去做假设并改变条件来推理出一种不是眼前的结果来安慰自己自以为是的过错。就像我现在想,如果当初不放弃何叶,那么现在我们的爱情将会发展成怎样一个程度?假设如果成立,那我也不会给你写信了。

  算了,十八,我不该再提及你的未来了,你的未来只有你自己经历你才能获得一些东西。我要告诉你的是,在你的时间表里要不了几天高考成绩就出来了,成绩如你预测的差不多。我最担心的是你的报考志愿的填写,要知道那将决定你大学四年的光景是怎样度过的。到时候你一定要慎重,我希望你选择一个与我现在不一样的大学,那样也许你就不会经历我所经历的了,那么你和何叶又是另一种可能了。

  唉!我真可笑,我冥冥劝你不要去假设曾经,现在我倒自己先假设起来了,真是痴人说梦啊!

  其实从这年十月以来,因着所谓的“失恋”事件,我的心情一直是低迷的,我在前面的几封信里也约略给你提到过一些情况,但事实并非只是因为一段没有牵手成功的恋爱。当后来的受教课程彻底在大学结束之后,我才慢慢发现我的世界竟是空落落的没有一点点充实感,有时候这使我感到惶恐不安。回想这学期,我逃课十分的频繁,有时即便去了课堂罢,也没怎么竖着耳朵听,几乎不是玩弄手机就是爬桌子上睡觉,可能是因为这多少年的学涯都是竖着耳朵听过来的,所以厌倦了,麻木了,没意识的自我解放了。还有外面的世界是信息大流放的时代,有太多五花八门、光怪陆离的新闻事件既勾引我的好奇心又惑乱我的精神世界,有时候虽然知道那并没有什么意义也与我们无关紧要,但多多少少会使我对未来的社会生活充满忌惮。

  所以啊,十八,现在的我并不像你那样的单纯,如今的我复杂到我自己都理不清了。也许你会感到很惊讶,但毋庸置疑你也将经历我的经历,你根本逃不过我已经经历的这些变数,除非你能收到我的信并且因为我的经历使你重新改变一个方向,同时改变你自己。但那的确又是痴人说梦啊!

  好在在这世界上我并是一个人活着,我还有着最强大的依靠能够使我安稳的存活在世,那便是你我的爹娘。

  本年十二月份的某天,我们学校举办了一次校园招聘会,但我没去参加。那时我就在想毕业后可以去老父的公司工作,将来再接手他的煤矿公司,未来不就很好了吗?还求什么呢?所以我感到很安然了。

  十八,近来还有一件事让我充满期待,就是这次回到我们的城市可以见到何叶了,就在前几天我们约定好的。这将是我们时隔三年多以后的重逢,或许我们能够再续前缘,十八,你说这样好吗?我们有可能吗?现在想想我都有些激动了。何叶啊何叶,听听这名字多么赋有诗意啊!何叶谐音荷叶,荷花的叶子,想想我们曾经学过多少与荷叶有关的诗词啊!可是此时此刻我竟然想不起一首来,简直太过欣喜与兴奋了。不过我想你一定知道几句的,希望有一天你能回信告诉我一些。

  啊啊!太可笑了,过去的我该怎么样把一封信传给现在的我呢?真是荒诞不经。

  呜呼哀哉!假如何叶与你我的爱情能够活到现在该有多好!

  十八,当你读到这,你真该鄙视我的矫情,我都想鄙视现在的我自己,可是没有办法。

  好了吧!又是深夜了,我该睡觉了,多睡一点是一点,免得因为太困睡过头误了明天的车。还有,再说一遍,我深深期待与何叶的再见,我想那将是生命中不可抹去的一次最美印象。

  至此搁笔。

  深寒的隆冬,省城的火车站分分秒秒流动的人头,密密麻麻。如果从高空俯瞰,如同数量巨大的蚂蚁群在挪动一样,拥挤的几乎看不到一点缝隙。

  唐朝安拉着行李箱行色匆匆的进站,许是昨晚睡的太晚早上差点睡过了头,他一进站就跟着流动的人群检票后朝月台奔去。由于人太多,人们又急急忙忙,有些人不是东西掉了,就是脚崴了,或是行李箱的小轮子坏了。一位大妈背着一个大包,估计是走的太着急,气喘吁吁的停在了道上。唐朝安在她后面跟了半天,看到大妈着急的望着火车却走不动的样子,他上去帮大妈提着行李袋好让她走的快一些,那行李袋着实沉的很,当他把袋子给大妈送到她所在的车厢门口时,浑身都散发着热气。之后他才匆匆的找到自己的车厢上了车。

  14

  唐朝安到站时,早有他的母亲来接他了。他的母亲穿着很年轻,一头卷发,浓妆艳抹,站在人群中,乍一看仿佛一个俏丽的大姑娘。唐朝安走出车站后东张西望,始终搜索不到他母亲的身影,即便手机时刻保持着通话状态。他母亲告诉他她穿的是橙黄色大衣式羽绒服,但人群里穿这样颜色和款式的衣服的人有好多个,唐朝安看一个也不是,再看一个还不是。当他几乎要急火的时候,突然背后被人拍了一下,他掉过头一看是一个戴眼镜的大姐,唇红脸白,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香气,还冲着他微笑,牙齿很洁白。他看了一眼不认识,下意识以为他认错了人,所以打算走开,只听见那位大姐问道:“娃娃,你是不是在找你妈呀?”

  唐朝安听这话音感觉很熟悉很亲切,他又回过来,答道:“昂!是了!您是?”

  只见那大姐忍不住呵呵笑起来,还骂道:“臭小子,上几天学连你妈都认不得了,还问我是谁?我是你妈!”说着顺手上去捏了捏唐朝安的脸,他几乎都没反应过来。只待那位大姐摘下了墨镜,他才认出真的是他妈,“哎呀!我的妈,您怎么越来越年轻漂亮了?怕的我都不敢认您!”

  “臭小子,妈再有变化也不至于认不出来吧?”

  “真的,妈!刚才我还以为哪来的这么一位漂亮的大姐姐呢!”

  “呵呵呵~坏小子!你冷不冷啊!穿这么单薄?”唐母说着抚摸了她儿子的两臂,又捏了捏衣服的薄厚度。

  “还真有点冷了!”唐朝安打了个冷战。

  “那就赶紧上车,车里暖和一点!”唐母说着赶紧把她的儿带到了自家的车上。

  坐到车里,热风很快暖和起来。唐朝安很好奇的问:“妈,我记你的牙以前不是很整齐还有些泛黄,您是做矫正了吗?”

  “对啊!花了一万多块钱呢!”

  “怪不得刚才您冲我笑,我看那么洁白整齐,想都没想那会是我的妈!”

  “呵呵呵~坏小子,学的油嘴滑舌的!”

  “嘿嘿嘿,……”唐朝安跟他妈嬉皮笑脸的。

  车热了一会儿,唐母开着走了。一路上母子俩聊的非常开心。唐母问了许多关于唐朝安在学校的情况,体贴入微。

  唐朝安后来才问到他母亲:“妈,我爸呢?”

  “你爸又忙着去应酬了!”唐母似有无奈感。唐朝安便也没再多问。后来他母亲就问到了他的个人问题。

  “儿子,在学校谈对象了吗?”

  “没有啊!您怎么会问这个?”

  “你明年就要毕业了!有对象就好给你结婚啊!”

  “不是吧?妈你也考虑的太早了吧?我可没有想过!”

  “没有想过你现在就可以想了,我和你爸的意思是让你先成家再立业!”

  “我的娘唉!你们操这心也太早了吧?”

  “不早了!早结婚未必不是件好事儿,再说很多人晚结婚多半是因为家庭条件不太乐观吧?咱们家条件完全足够了,结了婚之后再接手你爸的公司,这都多稳当的事啊!你想想有几个你这年龄段的孩子的起跑线能像你这样啊?”

  “这不都是我伟大的父亲和母亲的功劳嘛!嘿嘿嘿!”

  “所以啊!你早点结婚生子,给咱们家添丁嘛!”

  “我的天,太可怕了!”唐朝安想想婚姻家庭都觉得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儿子,说实话,你真的有女朋友吗?”

  “没有!”

  “妈不信!你高中时候谈的那个女孩后来跟你分手了?”

  “我高中谈女朋友,您咋知道的?”唐朝安简直惊讶不已。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还能瞒得住妈吗?”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知道的呀?”唐朝安十分好奇,虽然初恋已经过去几年了。

  “这个嘛,说来话长了。曾有一次妈无意间翻你柜子的时候,在一本笔记本子里夹着一张纸片,上面写着几行字,字还写的很工整,那几行字好像是一首诗,内容我没看懂,但是有一句是‘写给我的挚爱何叶’,当时我猜想何叶肯定是个女孩儿,后来我碰见你们班的同学问了一下情况,你同学说有何叶这个女孩儿,而且还和你谈恋爱呢?”

  “原来您早就知道我早恋了,可是您怎么没阻止我呢?”

  “你说做什么事妈阻挠过你?妈又能阻止得了你吗?”

  “妈,你这样好感动人!此时此刻真想献给您一个吻!”唐朝安在他母亲面前仍然像个调皮的小孩子。

  “愣小子,都多大了还这样!不过啊!妈那时也真是担心的很,特别怕你们因为谈恋爱而影响了学习,影响了高考,这不后来虽然你考上了大学,可那离你的理想大学差远了吧?”

  唐朝安被问的沉默了。是啊,他现在的大学离他的理想大学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无所谓了,都快要毕业了。

  车在路上飞驰,天色也渐渐暗了。过了一会儿,唐母又追问:“刚才说到你的那个高中女友何叶,你们后来是真的分手了还是还在一起呢?”

  “分了!”唐朝安的语气有些叹息,“毕业后上了大学就再也没联系过!”

  “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距离太远了吧!异地恋都这样!”他勉强给他母亲也是给自己找了个理由。

  唐母带着儿子去一家他们经常光顾的高档餐厅吃饭,原先商定一家三口人坐一块好好吃顿饭。但到最后,唐朝安的父亲也没有赶来,所以吃过饭之后他们回到家不久,他父亲才回来。

  唐朝安对他父亲一直心存畏惧,这种畏惧仿佛与生俱来。自打他要回家来时,只有一想到见到父亲,他的内心就生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忐忑感。因而当家里的门铃响起,他便有些惴惴不安了。他去打开门那一刻,没敢多看父亲的脸,只是弱弱地叫了一声:“爸”,他父亲也没有看他一眼,约略轻轻地应答了一声,之后就在门口一边换鞋一边和坐在沙发上的唐母搭起话来。

  唐母抱怨到:“儿子刚回来,叫你来陪儿子一起吃个饭,你都推三阻四,这么晚才回来?”

  唐父解释到:“这个饭局实在走不开啊!跟几个重要的领导在一块,我能半道离开吗?”

  “那些领导真是吃死没够、喝死没够、贪死没够!”唐母气愤的说。

  “别胡说,要是没那些领导,哪有咱们的今天?”唐父说着话,并坐在了沙发上。

  唐母只好不再说什么了,转而叫唐朝安:“安安,给你爸倒杯水!”又对丈夫说:“哎哟!一身的酒气,快把衣裳脱了吧?”

  唐朝安从饮水机打了一杯开水端过来恭恭敬敬地奉给了他父亲。他爸这时才有意问道:“在学校过的怎么样?”

  “昂,挺好的!”

  “你今年都大四了吧?”

  “嗯!明年就毕业了!”

  “明年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这个还没有想好,到时候再看吧!”

  “毕业后就到公司里来吧!在公司锻炼上几年!”

  唐朝安没有应答也没有反对。

  其实唐朝安只知道父亲是靠挖煤发达起来的,其余的事情他一概没有了解过,所以他父亲现在做成了怎样的一个情况和公司的状况他也不了解,他以前年少时候也从来没有想过过问过他们这些事。而现在他倒想了解一些情况了,毕竟这关乎到了他的未来。

  “爸,公司现在都在经营些什么?”他的声音很弱。

  “就是挖煤-卖煤!完了你来了就了解了!”

  “那规模有多大?”

  “咱们这是个小型煤矿,就百十号人。不过现在人员越来越少,这两年生意不好做了,尤其咱们这种私人煤矿!”

  唐母插话说道:“咱们挖煤,难道真的让孩子也去挖煤吗?”

  “他要有本事,那他自己干,就不用挖煤了!”

  “你认识那么多领导,要不找他们给安排个公职吧?”

  “就他这个性格,根本干不了,哪天被人挖个坑埋了都不知道!”

  “你怎么能这样说孩子呢?”

  唐朝安把这些话都听进去了,他感到很不是滋味。他只好向爸妈打招呼:“爸,妈,我困了,我先去睡觉了!”

  “昂,那你去吧,坐了一天的车也够累了!”唐母关心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