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门不幸,身世难消
东竹西影2017-08-03 14:415,580

  36

  到了公安局,李晓嫦给她爸打了个电话,她爸安排了唐家父子俩见面。

  唐朝安从来没有想过,他与父亲有一天竟会有这样的见面情景。两个人面对着面,中间隔着一道透明玻璃墙。看到父亲颓丧的样子,他并没有流泪,却也不知道说什么话,他甚至连一声“爸”都叫不出来了。

  他的父亲默默坐着,竟也没什么话说。良久,唐朝安才开口问:“我妈呢?”

  “我也不知道!”

  于是父子俩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唐父才说:“今后的路就靠你一个人走了!爸帮不了你了!”唐父语重心长,又似有悔意。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爸也不想这样!可环境就是这样,爸不都是为了家为了你吗?”

  “为了家,为了我!为了我你才去犯罪的吗?这是什么逻辑?为了家,现在家都没了!什么都没了!连你自己都坐了牢!”

  “儿啊!你怎能懂得做一个男人的难处呢?我的所作所为,不都是为了让你和你妈过好日子吗?”

  “在你刚出生的时候,咱们家穷的连一袋奶粉都给你买不起。当时我们吃的都是糠窝窝就苦菜!这种东西你都没见过!为了让你有奶吃,到了晚上,我就去村里人的羊圈里偷着挤羊奶,回来喂你。你就是吃羊奶长大的!你知道吗?穷有多可怕啊!”

  “不可能,我怎么会是吃羊奶长大的?我不信!我是吃我妈的奶长大的!”

  “事到如今,也该告诉你了!你现在的妈并不是你的亲妈……”

  听到父亲这话,唐朝安瞬间感到他的世界崩塌了,他仿佛失去了知觉。

  “你的亲妈在生你的时候,大出血死了!就是因为那时候我们还生活在农村——就是去腊月带你回去的那个地方,你就是在那里出生的。当时你妈生你因为条件落后,也没有能力去医院生养,所以你妈就在家里把你产下来,当时还是你的奶奶接生的你。但不幸的是,你妈生下你之后就大出血,当时那村子距医院非常远,家里又没有车,我和你爷爷就赶着驴车车拉你妈去镇上的医院,但是太慢了,路又颠簸,还没到医院,你妈就没了。”

  唐朝安听他父亲讲着,话机忽然毫无知觉的从手上掉落了。他麻木了,想哭却都哭不出来。

  探望时间也到了,里面的警卫带走了他的父亲,他身边的警员则把他搀扶着送到了李晓嫦父亲的办公室,李晓嫦见唐朝安满脸泪痕,失魂落魄,急忙上去扶着他让他坐了下来。

  晓嫦爸立即从办公桌里走出来,安慰着:“孩子,事已至此,你也不要太难过了,好在人都没有被判死刑。你爸被判了十年,十年以后他就出来了,你妈呢,是把你爸非法经营所得的财产卷走了,那些钱是依法处没归公的,所以只要你妈把那些钱如数上缴,基本上就没什么事了!”

  “爸,您跟他说这些有什么用?他又不懂,您这不是让他更加难过吗?”

  “哦哦!呵呵呵,小伙子,不要太难过!事件已经发生了。你只有好好努力奋斗,把你自己的路走好,别让你爸担心你!你爸虽然在监狱里,但是我会尽量照顾好他的!还有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叔叔一定会帮你的!毕竟我和你爸还是有交情的!”

  唐朝安突然就跪下了,他求说道:“叔,能不能把我爸放了?”

  “呵呵呵,这~哈哈哈~这孩子,你这不是拿叔开玩笑嘛?”李局长既尴尬又哭笑不得,李晓嫦也忍不住笑了。

  “叔是说,只要不涉及违法乱纪,我能帮你的我一定会帮你,特别生活上要是有困难,你就可以来找我。”

  唐朝安没有再说什么,他站起身向晓嫦爸道了别,就走了。李晓嫦放心不下 也向她爸打了招呼,跟唐朝安去了。

  唐朝安再次回到“1108”,进了房间躺床上后再也没有动弹过。李晓嫦拿来水他不喝,端来饭他也不吃,弄的一个大姑娘毫无办法。她又不敢离开唐朝安寸步,生怕他会想不开。

  晚上睡梦中,她听到有人在哭泣,她知道是唐朝安,他在被子里抽搐着。她于是试着抱住他,以为可以安慰他,她还劝说他:“哭出来吧!这几天都没见你掉眼泪,你一定是憋着,怪难受的,现在哭出来会好受许多!放开哭吧!”

  唐朝安还真是放声大哭了,感染的李晓嫦也跟着流泪了,虽说她一贯以坚强示人。

  第三天,唐朝安说想去曾经的家看看,李晓嫦就陪着去了,但那房子的新主人根本不愿意让他们进去,也是李晓嫦苦苦哀求了半天,主人才允许了。但是里面的陈设都已经换成了新的物件,主人说原来的东西都被清理出去了,所以没几分钟,他俩就又被请出来了。

  唐朝安又飘荡在大街上,李晓嫦则紧跟着他。而她眼前这个男孩似乎已经垮掉了,过街不顾红绿灯,车来车往的鸣笛他也不管,好几次差点被撞上,把李晓嫦吓的心惊肉跳。他每走在大楼前就望着楼高和楼的顶部,走到水桥上,他就爬栏杆上看着桥下的流水思寻良久,有一次他想要登上栏杆,迅即就被李晓嫦一把扯了下来,气的李晓嫦直是大骂:“唐朝安,你就是个窝囊废!年纪轻轻就寻死觅活!你死了你爸妈怎么办?你爸从监狱出来以后谁养活?还有你妈,你妈现在在哪你都不知道,你不找她了吗?”

  “我没有妈,我妈已经死了!”唐朝安哭喊着。

  “你个混蛋!”李晓嫦被气的上脚踢了他,还好力道不重。她又把他揪起,一直揪回了酒店。

  回到“1108”以后,唐朝安像死尸一样戳在门角不动了。李晓嫦已经被气的无耐至极了。但她看着唐朝安那副可怜的模样,替他又心疼又难过。

  “朝安哥,你躺在床上,行吗?我求你了!”

  唐朝安没有听话。

  “好,你不起来是吧?那我也学你!”她说着就也过去戳在了门角,“从现在开始,你怎样我就怎样,你不吃饭我也不吃,我不信你会忍心让我饿死!”之后她就窝着一动不动了。

  许久,黄昏的光从窗户照进来,余晖映在这两“倒地门神”的脸上,倒显得格外可笑。直到那昏黄的光色消失,夜幕降临,李晓嫦的肚子发出了咕咕叫声。

  “哥,我饿了!”李晓嫦萌萌可怜的望着唐朝安,他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于是她也忍住不动身。又过了许久,李晓嫦的肚子叫的实在厉害了,唐朝安听见了就说:“你去吃饭吧?”

  “那你吃吗?”

  “不吃!”

  “那我就不去吃!”

  “那你给我带点回来!”

  “好呀!”李晓嫦听了很高兴,她站起身刚要出去,又说:“你可哪也不许去,也不要从窗户跳下去,你要是跳下去,我也会跳的!你自己死了就算了,还要拉上我垫背,还要祸害别人,那你的罪恶就不可饶恕了!知道不?”

  唐朝安点了点头,李晓嫦就出去了,大约半小时她就回来了,带了两盒饭。

  唐朝安仍在门角窝着,李晓嫦把饭盒塞他怀里,他却还是不肯吃。李晓嫦自己坐在唐朝安身边吃了起来,她故意发出很香的吃声,想勾起唐朝安的食欲来,但他没有反应。她吃着吃着,忽然又有了主意,她把自己的饭舀起一勺小心地递到他的嘴边,连唐朝安自己都感到意外,但这意外就像一股暖流,瞬间流遍他的全身,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一个感动,一个希望,希望感动的人张开嘴吃进去她喂的饭。

  就这样,李晓嫦自己吃一口,再给唐朝安喂一口,把两盒饭解决完了。唐朝安也肯上床躺着了,两人都躺着。

  “明天,咱们返回省城吧?我学校还有事儿呢,你也一样,先回学校等着毕业吧?”

  “嗯!”唐朝安应答着。

  “我爸打电话说他有东西要替你爸转交给你,让你明天去取!”

  “嗯!”

  “明天我们是乘飞机还是火车?”

  “嗯!”唐朝安很惯性地应答到。

  李晓嫦就侧过脸来,两眼瞪着他,他偶然回头看了一眼,又转过去了,李晓嫦于是也转移了眼神。两人静默了一阵子。唐朝安忽然坐了起来,他两眼看着躺着的李晓嫦。李晓嫦见他那样看着她,心里有些惊慌,“你~你干嘛?”

  “我想……抱一下你!”

  “就~就是抱一下?”

  “嗯!”

  李晓嫦于是也坐了起来,她张开双臂迎接他。他们拥抱在了一起。猛不然间,唐朝安将李晓嫦压倒在床上,她毫无防备,被吓惊呆了,“你~你要干什么?”

  “我想要你!”唐朝安说着就真的动手动脚,亲吻起李晓嫦的脖颈来。

  “朝安哥,你不要这样!”她用力往开推唐朝安,可他有也是用力把她压的很紧。

  “你混蛋!”李晓嫦挣脱了一只手,上去就给了唐朝安一巴掌,顺势把他推到了一边。

  “你流氓,下流无耻!”李晓嫦受惊之余,气喘吁吁。

  唐朝安则躺着一动不动,两眼含着泪花。

  过了一会儿,李晓嫦平息了。她开始脱衣服了,这几天她睡觉都从没脱掉一件衣服,此刻,她解掉牛仔外套,又解掉了衬衫,裸露的就剩一件抹胸了,她的呼吸都紧张起来,她说:“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娶我!要是……要是你不娶我,我会杀了你,然后我也会自杀!”她说完就闭上了眼睛,紧张使他的身体喘动着。

  唐朝安看着李晓嫦这一幕,热泪盈眶,他捡起她的衬衫给她穿上,又把扣子一一扣上,然后再一次拥抱着她,嚎啕大哭。着一哭,兴许是集中了所有情绪,他已经弃掉了男子汉惯有的隐忍,如江河决堤一般倾泄不止。

  37

  夜过之后,又是一个白天。上午,唐朝安和李晓嫦去公安局找李局长。晓嫦爸交给唐朝安一封信,是唐父给他的。

  唐朝安拿到信后,和李晓嫦前往机场准备飞省城返校了。

  在机场时唐朝安问李晓嫦:“从公安局临走时你爸给你说了些什么?”

  “我爸问我是不是和你在谈恋爱?还问我这几天没回家去哪了?是不是被你欺负了?”

  “你是怎么说的?”

  “我说是,而且这几天一直和你一起,晚上都住在一起!当时就把我爸给气的!说什么女大不中留了!还说咱两既已成事实,就早点结婚!”

  “我们有什么事实?”

  “哈哈哈,那是我爸他自己理解的嘛!”

  “那你为什么不解释?”

  “清者自清嘛!我就想看看他老人家什么反应!嘿嘿嘿~”转而说道:“对了,你不打开看看你爸给你的信,都写了些什么?”

  “不看!起飞了再看吧!”

  登机之后,唐朝安打开信封,看着着他父亲写的信,内容如下:

  朝安:

  我的儿,爸对不起你,爸错了!

  这些天,我在监狱里思前想后,想起了许多往事。想当初,你爸只是一个农民,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农民,连书都没念过几天,你看看我写的字,歪七扭八的,根本没个正型。现在之所以还能给你写信,也是爸这多少年自己揣摩学会的一些字。

  说句实话,爸实在不知道该跟你说些什么,想了想还是先从你爸的出身说起吧。

  可能爸和你的祖辈十八代都是农民,穷根扎的不知道有多深。所以在爸很小的时候就有自卑自怨过这不幸的生世。直到后来爸才明白,原来出身并不能决定一个人的一生,关键是一个人有没有学习的愿望和学习的机会,以前生活在落后的农村里,爸就没有学习的机会,但是爸有学习的愿望。爸十九岁就和你的亲妈结婚了,你的亲妈可以说是被哄骗来的。因为那时咱们家是地地道道的穷棒子家,有时都没有米下锅,更不用提什么彩礼必备“三大件”了。

  但是把你妈娶过门以后,她也没有什么怨言,她说她看上的是我这个人,而不是一件物什。可惜你妈很可怜,她年纪轻轻就死在了我们愚昧落后的手中。如果当时送你妈去医院生你,她也许就不会死。

  你妈死后,还得按照产妇死了不能全尸入土为安的旧俗,得火化了以后才能把她埋入土中。早些年我还常去你妈的坟上给她烧点纸钱。后来进了城里发展生活了,就很少去了。很多年了,现在大概连她的坟堆都找不到了。她除了我,还有谁记得呢?就连她的娘家人也以为她不吉利而忘了她。

  你现在的这个妈是我进城以后遇见的,那时你才四岁左右,还跟着你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乡下。我和你的后妈结婚后她就让我把你从农村接进城里,由她抚养你。后来我把你接进城里她果然没有辜负我,待你就像亲儿子一样,后来她也多年不生养,也为了跟着计划生育的路子走,我们就只有你一个孩子了。

  你的后妈对你对我都是有恩的。我从农村出来打工要不是遇到她,可能这一辈子不是农民工就是庄稼汉了。她和你亲妈一样,也是看上了我这个人,想来你爸虽然是个穷棒子,运命却不赖。她当时她不顾家里所有人的反对跟了我,而我们竟连个仪式都没有举行过。

  你爸原本只是在工地上打工,但是你的后妈很聪明,她说导我让我想办法干包工,我说没钱她就想尽各种办法给我凑了些钱。正是在她的全力支持下,我才慢慢赚了点钱,我们的日子也才渐渐好过起来。后来我们攒了一些钱,你妈又说导我让我找人合伙去挖煤,那时候私人煤矿正盛行咱们那整个地区,大家一夜之间都成了暴发户,自那以后你爸的事业可以说是蒸蒸日上了。你说这些要不是有你后妈的说导,我哪里来的成功呢?

  而你,自从到了你后妈的手里就没吃过苦受过累,她把你都溺爱上天了,这些你自己还没有感知吗?所以她突然离开了,你不要记恨她,因为让她出国也是我的主意,我是不能让跟着我受罪了。

  爸还要说的是,今后你的人生就靠你自己去努力了,你也将很快进入社会,不管吃多少苦受多少累,都得靠你自己一个人承受了。爸帮不上你了!

  说到社会,社会其实既是一个大染缸,也是一个大熔炉,一个人只要他生活在社会中就不可能不受到熏染,很多事也不是他所能左右的,得学会适应环境。但这个大熔炉同样又是个能锻炼好钢锻炼人的,所以爸得认真的告诉你,有些人情世故你不得不学,也不得不做。

  虽然爸就栽在了人情世故上,但爸也明白,这怨不得谁,是爸自身没有做好,俗话说“打铁还需自身硬”,我如果合法经营,也就没必要去贿赂那些蛀虫了。

  而你是一个大学生,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相信你能够自食其力。可笑爸在年节前后还为你铺设着人际关系,现在那些人的下场大概都跟我差不多了吧!

  不说了,就说到这吧!将来有空就来看看爸,也希望你能原谅爸给你带来的“羞惭”!

  还有,爸求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关于我让你出国的事!

  珍重,儿子!

  唐朝安看完信后,强忍着泪点将信一点一点撕成了碎片。

  “原来你的难过主要是因为你的妈妈,是吗?”李晓嫦用怜悯的眼光看着这个早就没了亲生母亲的男孩。

  唐朝安什么话也说不出,他将头依靠在了晓嫦的肩膀上,眼泪终于忍不住,滑流而下。李晓嫦则手握着他的手以表安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荡漾的青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