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话 十六话
幽州张某2017-07-28 21:563,077

  十五话

  离开了张飞的住所,郭岚低着头,恍恍惚惚地走在街上。

  眼前,是自己不断呼出的哈气,提醒着他天气的寒冷。

  可他的心里,此时却十分燥热。

  临走之前,张飞又一次对他说了那句话:

  “人生如画纸,别在最开始就落错了笔。”

  郭岚隐约觉得自己渐渐能体会到张飞的意思了,只是还并不很明确。

  走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快回到住处了,街上叫卖的声音这才开始传入他那之前完全屏蔽了一切的耳朵里。

  “郭岚!”

  嗯?谁叫我?

  郭岚四处张望,这才发现原来是身后不远处的一个人,正在朝自己挥手。他揉揉眼睛,仔细一看,原来是玉貘。

  “由羡哥,怎么了?”

  玉貘大步跑到郭岚身边,看样子似乎很高兴。

  “鸳姐她们今日便会到了!”

  “真的?”听到这个消息,郭岚也不禁兴奋起来。

  玉貘所说的“鸳姐她们”,也是之前在徐州时的同伴——凌鸳和缭音。

  张枫带着郭岚他们与段轩等人分别之后,在徐州境内发生过一件夜锋之间的大事,险些酿成多方乱斗。而后,出于安全考虑,在张枫的建议下,这两个人便也都到了当时刘备驻扎的小沛居住。

  后来,吕布发兵攻打小沛,刘备撤走,她们也就跟着一起离开了。

  刘备军原本的计划是要撤到兖州,可驻守在东面的曹仁并没有放行,因为当时吕布军就在不远处,曹仁担心吕布会趁刘备兵马入城的时候发难。

  无奈,刘备只好转道豫州,同时,派人上表许都。

  最初制定的计划,是打算让张枫去的,可是当时正好赶上吕布追兵到达,而张枫和其他武将一样,都在负责断后,便只好作罢。

  好在曹仁虽然没让他借道,却也即时发书将这事告知了曹操。

  所以曹操就直接派人到豫州,将刘备军安置在了山桑。

  没多久,负责断后的各路将领也都陆陆续续地到达这里汇合了。

  可是一路奔逃,凌鸳和缭音所在的队伍,却和大队兵马走散了。

  这两个毕竟是自己人,所以张枫便拜托刘备帮忙寻找,不久便得到了消息,她们的队伍已经在往这赶的途中了。

  等了许久,今日终于要到了么。

  郭岚赶忙向玉貘追问细节,玉貘说信中并未多说,只是说大概申时就会到山桑城。

  这应该算是这两天里最轻松的事了,毕竟这两个“大姐姐”,也都是自己的前辈。

  这两个人中,缭音应该算是和玉貘最熟的人了,因为她正是夜帅玉琉的另一个徒弟。

  而至于凌鸳……

  郭岚对她的印象,就是一起生活时那个安静而又没有笑容的样子,很静,静的好像是湖水。

  可是师傅曾经说过她的事,原本的她,也是嘻嘻哈哈无忧无虑的少女。

  造成她性格大变的原因,是她的身世。

  首先,她的师傅,曾经是北方总堂的夜帅,名叫夕嫣。

  可是这个夜帅,却背叛了总堂,更甚者,她竟然嫁给李傕为妻。

  李傕是什么人,当年的长安血夜,便是他的杰作!

  但这还不是最让她受打击的,真正震撼到她的,是另一个事实——李傕和夕嫣,竟然就是她的亲生父母!

  而且,凌鸳两次有机会跟他们一起走,却都选择了拒绝。

  普通百姓家出生的郭岚,也就只是听师傅说说,对于这件事究竟有多打击人,他是无法体会的。

  但凌鸳在一起生活时脸上时常挂着的忧伤,就已经能说明一切了。

  短暂的回忆之后,郭岚的思绪又回到了眼前。

  “既然她们要来了,反正也没事,不如我们回去把之前为她们准备的宅院打扫一下吧。”

  “嗯,我也是正有此意。”

  张枫早上已经和郭岚说了,晌午不会回来用饭了,要很晚才会回来。

  换句话说,一下午的时间,郭岚都可以自行安排,反正也没事,倒不如这样打发过去。

  想到这,郭岚用力甩了下头,这两天压抑的情绪似乎真的暂时不见了。

  他冲玉貘一笑,愉快地向着住处方向走去。

  十六话

  夕阳半隐远山后,红霞浸透漫天云。

  如果专心做一件事,其实时间过去地很快。

  当郭岚和玉貘擦着额头的汗,满意地欣赏着被自己打扫干净的院子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二人来不及歇息,又赶忙关好宅院的门,急匆匆地向着城门奔去。

  还好,他们并没有迟到,凌鸳和缭音到达时,守城的士兵已经准备关闭城门了。

  离着大老远,玉貘就看见了凌鸳二人的身影。

  一路风尘,她们却没怎么变样,凌鸳还是如之前一般将秀发梳理在脑后,简单地扎了个发髻,而缭音,也依旧保持着她的习惯——任由头发自然地散着。

  等漫长的百姓队伍来到门前,郭岚和玉貘赶忙跑过去迎接。

  “你们可算到了。”玉貘难掩地开心,笑着冲二人打招呼。

  郭岚也在笑:“鸳姐、音姐。”

  “嗯,总算是平安到此了。”凌鸳一如既往地那么安静,即便许久没见,说话也没有显得情绪波动很大,还是那么安静。

  “鸳姐,这是……”

  玉貘忽然注意到,二人身后的车上躺着个人,看样子是睡着了。很明显,这辆马车是凌鸳她们乘坐的,那么,这个人是谁呢?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进城吧。”缭音用目光暗示,玉貘会意,便不再多问,帮忙赶起马车。

  “走吧,岚儿我俩已经为你们收拾好了住处。”

  “嗯。”

  ……

  马车一直赶到了为凌鸳她们准备的住所门前,玉貘和郭岚在凌鸳的示意下,费力地将那个熟睡之人抬进了院子。

  当然,他的待遇,也就只到院子了。

  因为玉貘刚一抬,便知道这个人并不是睡着了,而是被凌鸳用药迷晕了过去。

  张枫挑选的这两间宅院都很安静,所以现在说话相对比较方便了。

  凌鸳让玉貘去将马车牵到后院拴好,而郭岚,则负责把地上那“睡死鬼”捆到了树上。

  等玉貘再次回到前院,凌鸳便把事情经过告诉了他们二人。

  原来,与大队人马失散后不久,凌鸳便发现,这个人一直在她们的队伍后面跟踪着,却始终保持着距离。

  二人中,缭音的武艺好些。于是,她便偷偷躲了起来,等那人路过之时,将他制服。

  不过为免引起骚乱,二人也没有准备在路上审问,毕竟还有少量的士兵跟随,也不太方便。

  所以,就干脆谎称他是在半路上救下的百姓,一直昏迷不醒,就这么带来了。

  中途,凌鸳又给他用了两次药,所以他基本上是一直昏到山桑的。

  幸好只剩下一天的路程,如果时间长了,这人不吃不喝的,估计也早就死了。

  现在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凌鸳也可以让他苏醒过来了。

  虽然她的师傅夕嫣是个叛徒,但不得不承认,在用毒方面,凌鸳可真是学到了不少。

  只是简单地将药物抹在那人人中处,没用多久,那人便开始动了。

  就和一般昏睡许久的人一样,他眼睛还没睁开,便用嘶哑地嗓音低声说:“水……水……”

  郭岚取了碗水来,慢慢给他喂下去,他这才缓缓睁开眼睛。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处境,赶忙用略带惊恐的目光打量着身旁这些人。

  “你们……”

  “你是谁?”问话的是玉貘,毕竟审问这种事,女的来做没有什么震慑力。

  “我……我是小沛的百姓啊,我叫胡三。”

  “小沛?”

  “是啊,刘备大人被吕布那混账打败了,带着兵马撤出了徐州,我们感念刘备大人的好,才一路追随过来的。你们……你们这是做什么……难道……你们是强盗?!”

  说着,这个人竟然慌张地开始挣脱,一边挣脱一边叫喊:“好汉爷爷!好汉奶奶啊!小人就是普通百姓,没什么钱,可你们要是想要,都拿去!都拿去!别杀我啊!”

  听他这么叫喊,几个人都是又好气又好笑。

  你从哪儿看出我们是强盗了!强盗能这么和气地跟你说话么?

  不过他老是这么叫也不是个事,毕竟他们住处旁没有其他百姓,很容易引起别人注意。

  于是玉貘赶紧走上前,准备让他小点声。

  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忽然从墙角传来:“闭嘴。”

继续阅读:十七话 十八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