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话 十八话
幽州张某2017-07-29 21:293,177

  十七话

  包括被捆着的那个倒霉的家伙在内,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那边。

  张枫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悄悄来到了院子中。

  其实张枫回到住处也有一会儿了,本来他是打算告诉郭岚他们,晚上他也打算继续去监视,可这隔壁的动静太大,他便上了墙头观望,基本上也知道了整件事的经过。

  他当然更不希望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便直接跳了下来开口制止。

  众人都清楚他的身手,所以对于这种到来方式倒也不惊讶。

  让他们后背发凉的,是张枫的眼神。

  杀人的目光!

  在这种目光的震慑下,院中忽然安静了下来。

  张枫缓步走到众人面前,环视了一下,却并没有向刚刚到达的同伴打招呼,而是直接蹲下盯着那被捆之人。

  那人的心底感到一阵恶寒,因为张枫的目光,简直就像是准备扑食的豺狼一般。

  “徐州来的?”

  “……是……小的……”

  张枫没有准备再让他多说什么,挥了挥手示意他住嘴。

  而那人,自然很识趣地不敢再多说什么。

  “小鸳。”

  张枫转头看向凌鸳,而后者不禁目光移开了一下。

  “枫哥。”

  最终,凌鸳还是将目光收了回来,看着张枫回应。

  “九贤老那药,你身上还有么?”

  “……有。”凌鸳犹豫了一下,却没有撒谎。

  她知道张枫要的是什么。

  夜锋北方总堂九贤老,是一位医术高手,他有一种用来救治重伤同伴的药,服下后,可以让人毫无知觉。

  那种药,叫做“麻沸散”。

  凌鸳从自己的腰间解下了用来装药的布袋,从中取出一个小药包。

  而后,不用张枫说话,她便转头向屋内走去。

  其他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张枫要做什么。

  凌鸳虽然也不清楚,但她相信张枫的做法,一定有他的道理。

  虽然大多数时候,会让人很不快。

  院中的气氛,就这么安静地沉默着,只有那个被捆的人,偶尔控制不住,发出几声粗重的喘息。

  没多久,凌鸳便端着一碗煎好的药走了出来。

  她走到近前,用目光询问张枫。

  张枫转头看向她,又看了看碗里的药。

  “若是要他神志清醒,可以做到么?”

  凌鸳点了点头,将冒着热气的碗微微倾斜,倒出了一小部分。

  那个被捆的人眼睛睁得更大了,他浑身用力,想挣脱绳子,逃离这个让他压抑的恐怖之地。

  可那是徒劳的,而且,他准备呼喊的想法,也被架在脖子上的匕首扼杀了。

  张枫握着匕首,眯了眯眼,冷笑着说:“第一,喝了它;第二,不须叫喊。否则,你再也没有机会喝它了。”

  那人吓得赶忙点头,凌鸳将碗送到他嘴边,他也不管热不热了,大口大口地喝了个精光。

  “药一会儿便会生效。”

  说完这句,凌鸳便将碗放到地上,走到了较远的地方。

  “既然还要等会儿,不如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张枫将抵着他脖子的匕首收回,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你究竟是谁?”

  “我刚才说了啊,我叫胡三,是徐州城的百姓。大爷,我……”

  “你为何要跟踪这两个女子?”

  “我真没有,我是一路追赶,可走得慢,始终没赶上啊。”

  “谁派你来的?”

  “大爷,你怎么说啥也不信小的说的话呢!我真是徐州的百姓啊!”

  “你们来了多少人?”

  “大爷!就我自己!你饶了我吧!要钱我给!”

  “呵呵,作为一个属下,你倒还算是合格。”

  “大爷,你这话是啥意思啊?”

  张枫没有回答,只是用自己的手把那人的左手手掌翻了过来,掌心朝上。

  那人本能地缩了一下。

  直到这时,众人才发现一件事——那人除了手心有茧子,虎口竟然也有!

  “枫哥,难道他是?”玉貘似乎有点明白了。

  “你既然是徐州的百姓,便应该不是猎户,可为何这左手上留下的,是拉弓的茧子?”

  “我……”那人刚才也意识到不好,此时被问,一时语塞了。

  不过他发现自己竟然完全感觉不到张枫在翻动他的手,脸上不免露出一丝疑惑。

  “呵呵,看来已经管用了。”

  十八话

  张枫看药已经生效,便又是一笑,没等那人反应过来,他忽然再次将链刃取出,直接刺进了他的左腿。

  紧接着,张枫用极快的速度松开了匕首,堵住了那人的嘴。

  “你现在应当是没有知觉了,不会觉得痛,所以最好不要出声。”

  那人点了点头,可是让众人意外的是,他眼神中的惊恐已经消失不见了。

  “是不准备再装了么?”张枫说着松开了手。

  “你不相信我,就是单单凭这手上的茧子么?”

  由于药力的作用,众人可以听得出这人的舌头也有些发短,可语气却异常平静。

  他真不是普通百姓?!

  “不,我并不知道你是不是百姓。就算是又如何,我并不关心。”

  “你!呵,弑师逆徒,果然是个畜生!”

  “哦?看来你确实是清楚我等的身份了?”张枫听到这样的称呼,并没有恼怒,而是很戏谑地看着对方。

  “哼!要杀便杀吧!我无话可说!”说着,他把脸一歪,闭上了眼。

  “你不必说,我来说。其实你的身份,我已经猜到了。”

  那人猛地转回头,再次看向张枫。

  “能对我如此记恨的,定然是原北方总堂之人。若是这样想的话,那便很好猜测了:首先,不会是百里嫙,因为她所有的人马已经都被十二贤老带去了河北之地;而总堂剩余的人马,已经成为了如今的汉锋营,他们现在断断不会与我等对敌。那么你的身份就很清楚了——你必然是师傅的部下!”

  对于百里嫙这个名字,众人并不陌生。这个人,是原北方总堂五贤老手下的夜帅。

  可以说,之前在徐州,张枫基本上也就是一直在和这个人周旋。

  后来因为一些事情,她被河北总堂失踪已久又突然出现的十二贤老带走了,同时也一并带走了她的所有部下。

  而由于她当时正在和吕布合作,所以这件事或多或少也是导致吕布攻伐刘备的原因之一。

  众人现在能确定的,就是这个人在短期内,是绝对不会从河北回来。

  但当张枫说出“师傅”两个字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还是吃了一惊。

  张枫的师傅,原北方总堂四贤老座下夜帅——未云。

  也是张枫一直被所有夜锋痛恨的最终原因。

  很少有人知道事情的经过,但是大家却对一件事确认无误,就是张枫这个逆徒,亲手杀了自己的师傅。

  如果张枫此时的分析正确,那么这个人的身份,就只能是未云的部下。

  听到张枫说出了自己的判断,那个自称“胡三”的人呆了一下,立即恶狠狠地再次扭头看向一旁。

  “呵呵,看来我是说对了。”

  张枫冷笑了一声,忽然猛地把插在那人腿上的腿上的匕首拔出。

  鲜血立刻喷了出来,可见张枫这一下,扎得不浅。不过张枫很清楚,这伤并不至于要了胡三的命。

  “恶贼!要杀便给个痛快!”胡三看着自己的左腿流血,而后又怒视着张枫。

  在他眼里,张枫那张因为被他的血溅到而显得有些难看的脸,此时更令人厌恶了。

  可是张枫没有被他挑衅到,反而很得意地欣赏着他现在发疯的样子。

  “若是一直这样任由血流下去,用不了多久你便会没命。可我并不想取你性命,相反,我现在想放了你。”

  胡三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盯着张枫。

  “你没听错,我会放了你。只是,有件小事要你告诉我,你若是答应,我便将一件事关你等生死之事与你交换,如何?”

  “哼!少来诓骗我!”

  “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被诓骗的价值么?”张枫低头看着胡三腿下不断扩大的血迹问道。

  “你究竟有什么诡计!”

  “你只须告诉我你的分统是谁即可。”

  胡三没想到张枫会问这么个简单的问题。

  仔细想想,既然张枫已经确认了自己的身份,那么即便告诉他自己是谁的部下,也没什么关系了。

  可是胡三却隐隐觉得不妥,因为对方是张枫,绝不会做没有目的的事。

  “岚儿,给他包扎下。”

  张枫对郭岚说了声,而后再次转向胡三:“我容你考虑一会儿,但别太久,你这伤终究还是需要医治的。”

  说完,张枫留下玉貘看守,带着其他人进了屋子。

继续阅读:十九话 二十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