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话 二十话
幽州张某2017-07-30 21:253,781

  十九话

  “你们一路辛苦了。”

  坐下之后,张枫一边擦拭脸上的血点,一边很随意地冲凌鸳和缭音问候了一句。

  缭音见凌鸳没有回话,便赶紧回话:“还好路上没事,我们……”

  “岚儿,你那边如何了?”

  张枫没等缭音说完,便转头询问郭岚。

  缭音张了张嘴,最终略带失望地低下了头。

  郭岚虽然看见了缭音的神情,却也只能乖乖回答:“我按师傅说的,跟三将军明言了。三将军让我跟师傅说,关将军不会阻挠会面一事,但也绝对不会让刘将军独自前往。”

  “呵呵,张飞是聪明人,他知道大事为重。”

  “师傅……你真打算放那人走?”

  “嗯。”

  “可他如果真是……岂不会对师傅不利?”郭岚有些担心地询问。

  “我就是要他们来,现在我只想知道他是三个分统之中谁的部下。”

  每位夜帅,都会有四个分统作为直接下属,张枫之所以说是“三个”,是因为剩下的那个,已经叛变成为东南总堂的人了。

  而且,当年张枫被人带到师傅驻扎的平春城时,也是多亏了这个叛变的分统,才得意逃脱。

  所以,对这件事张枫是最清楚的。

  “放他走,为得正是要给他的分统去送信。若是顺利,便能同时除去很多麻烦事了。”

  张枫看着门外,有些疲惫地说。

  “你跟我要′麻沸散′,并没有什么意义,是么?”凌鸳忽然开口问道。

  “也不算是,我只是想借他的口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们这边有个用毒高手。其实这也是为了保护你们,因为放他回去送信,他一定会把你们在这的事也说出去,我相信对方不会明目张胆地来很多人,但却不能保证他们不会派出少量人手来城里暗杀。至少这样一来,他们在行动前多少会有所顾忌吧。”

  “你什么时候起,也学会在乎同伴了。”凌鸳的表情和语气都很平静,但谁都能听出责备之意。

  “小鸳,我们现在只能互相依靠,即便再不情愿,但你们其实也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了,不是么?”张枫冷冷地反问。

  “难道放下一切,做个寻常百姓,就那么难么?”

  “如果是你,你能放得下么!别忘了,轩哥将你们扔在徐州不管,是我收留了你们!”

  “轩哥,够了!”缭音终于忍受不了,厉声制止。

  可是马上她就有些后悔,于是赶忙换了个话题:“外面那人可以放了么?”

  张枫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大家回到院中。因为他知道,继续下去的话,只剩下争吵了。

  回到捆绑胡三的树下,张枫再次蹲到他身旁,开口问道:“怎样,说么?”

  胡三犹豫地看了张枫一会儿,最终移开了目光:“我是鄢雪的部下。”

  “呵呵,好。既然如此,我张枫也绝不会食言。”

  说着,张枫取出链刃,以极快的速度将捆绑胡三的绳索割断了。

  “你真放我走?”胡三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刚才张枫取出兵刃时,他还以为是要杀了自己。

  “看来夜锋之中,对我的评价很差啊……无妨,我说了,还会告知你一件事关生死的大事。”

  胡三正费力地想站起来,毕竟流了不少血,虽然在药物作用下感觉不到疼,但却也因为这药,而浑身发麻。听到张枫这么说,便又索性靠到了树上。

  “好了,药效过了之前,你也动不了。一会儿我让人给你找身衣物,这个样子,你是出不了城的。”

  胡三低头看了看自己已经被血染得有些黑红的裤子,也同意张枫的说法。

  “其实你们到此的消息,我早知道了。”

  话一出口,不光是胡三,其他人也都是一惊。

  这事理应保密,怎么能对外人,尤其是敌人说!

  可张枫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糜帅大人部下的刺探能力,相信你比我有数。”

  胡三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不禁反问:“为何要将此事告我?”

  “为表诚意。”

  “你是说,你要帮我等?”

  “有何不可?”张枫笑问。

  “你以为我会信你么!”

  “我知道你们对于我之前所做之事心中忿恨,我也不指望你们能放下。只是,你们现在是与吕布合作,糜帅是不会任由你等在城外徘徊的。”

  “你究竟什么意思!”

  “我将此事告知你等,只希望你等能与我张枫息事宁人。”

  “呵呵,你觉得三位分统会答应么?”

  “那我倒想问你一句,糜帅带到山桑的部下,少说也有五千,你们觉得若是他真动手,你们可有把握取胜?”

  “这……”

  “我是不想见师傅的部下、昔日的同伴都死于城外。所以,我的建议,希望你能传达给三位分统,让他们斟酌一番。”

  胡三被张枫的话说得有些犹豫,便不自觉地用手摸了摸下巴。

  这时,他才发现药效已经过了。

  张枫回自己那边,给他取了身衣物,带他进屋换上。

  而后,就真的如自己所许诺的,放他走了。

  ……

  等胡三离开了,张枫的笑容才渐渐散去。

  他看看已经渐渐暗下的天色,对郭岚说:

  “岚儿,一会儿带小鸳他们过去用饭吧。”

  “师傅你又要去监视么?”

  “呵呵,我是去跟踪那胡三。”

  “啊……”郭岚这才有些明白,师傅放他走,原来是为了跟踪他。

  “但愿他能把枫哥的话带到,那样的话,就不用担心他们会对我们不利了。”玉貘有些期盼地说。

  “你本也不必担心,现在该担心的,是他们。”张枫冷笑着说。

  “枫哥的意思是?”

  “我从开始,就没指望能和他们约定什么。”

  “可你不是说……”

  “我和他说话,只是为了知道一些事。话语间,他已经不小心全都告诉我了。”

  众人都有些不解地看着张枫,张枫左右看了看,笑着说道:

  “首先,他无意间说出,这次三位分统都来了;其次,我随口说糜帅手下有五千人来试探他,从他的反应可以知道,他们的人手不会比这多,而且可能连一半都没有。”

  玉貘听张枫说完,惊讶地说不出话。

  张枫也没理会他,只是自顾自地说道:“若是顺利的话,或许可以借糜帅的手,将他们除掉。”

  二十话

  本来是重聚之后的第一次共餐,可现在气氛却有些尴尬。

  谁也没有想到仅仅在凌鸳和缭音到达后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知晓了这么多事。

  郭岚性格内向,凌鸳相对安静,对于这样的情境倒还算适应。

  而性格相对外向的缭音,在见到张枫之后,也有些反常地沉默了。

  都不说话,自然就有人受不了——玉貘感觉自己已经要崩溃了。

  “鸳姐,你说枫哥为什么要为那个胡三是谁的部下?既然知道三个分统都来了,这样问还有什么用?”

  凌鸳听到玉貘这话,先是难得地一笑。

  她知道,玉貘是想打破沉默的氛围,只可惜,他实在不会选话题。

  不过有的说,总比光是闷头吃饭要好。

  “那不过是他一时兴起,我想,他或许连那胡三回答的话都没听吧。”

  “啊?……可……可为什么啊?”

  “枫哥清楚,以他在夜锋中的名声,无论做什么都会被人认为是有诡计。既然如此,那倒不如编个问题转移胡三的注意,从而将他真正的目的隐藏。你想,如果他直接告诉胡三,说糜帅已经知晓了他们的行踪,胡三会相信么?”

  玉貘听凌鸳这样一解释,才有些明白。

  既然话题已经说起了,就干脆继续吧。

  凌鸳顺势问了玉貘一句:“由羡,你现在还是常到关将军府上么?”

  “是啊,怎么了,鸳姐?”

  “没什么。”

  玉貘有些不知所以然,可再想开口时,却很清楚地感觉到,凌鸳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

  这次,反倒是一直把下巴挡在饭碗后面的郭岚知晓了个中深意——凌鸳应该是察觉到了张枫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排外。

  他对玉貘的感觉,明显生疏了。

  “鸳姐,你们走时,有桓绮姐的消息么?”

  郭岚其实也就是随口一问,可问完之后,他马上就开始后悔了。

  这个名字,也只能是让大家再伤感一回。

  桓绮,是北方总堂九贤老手下夜帅韩渊的徒弟,也是在一切还未发生之时,被派到徐州支援他们的人。

  说起她,就不得不再次提起那位“段师傅”。

  为了瓦解吕布军,徐州小团体的首领段轩使用了离间计,让吕布对其部下侯成起疑。

  可当时却出现了一个小插曲,那就是桓绮假装被当作人质,但段轩却似乎并不在乎她的性命。

  本来身为夜锋者,为大义而弃私情,段轩的做法也还说得过去。

  只不过,这个叫桓绮的女子,却犯了不该犯的错——她暗恋着段轩。

  经过那次行动,身心受伤的桓绮,一怒之下竟然返回了侯成所在的彭城。

  之后的遭遇如何,没人清楚,众人只知道最后一次见到她,是那次所谓的“刺杀吕布行动”。

  当时桓绮受百里嫙之命,传话给潜伏在徐州的凌鸳等人,说有个难得的机会可以杀掉吕布。

  当然,事后众人都弄清楚了,那不过是百里嫙和吕布联合演出的好戏,为了诱杀张枫。

  而在那之后,便也就没了桓绮的消息。

  如果要众人去推测的话,她的遭遇无非也就三种:

  第一,桓绮在那次多方乱斗之后,被一同带往了河北;

  第二,她仍留在徐州境内,很可能投靠了吕布军;

  第三,也是众人最不愿去想的,那就是她有可能被吕布下令处死了。

  所以当郭岚问出她的名字时,几个人的神情又黯淡了几分。

  乱世飘零,居无定所,命不由己,谁又能知道明天会怎样呢?

  不过凌鸳到底是经历的事情多些,带着安慰的语气说道:“其实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我们不能确定她没事,但也不能肯定她有事。对吗?”

  听凌鸳这么说,众人也都是勉强一笑,点头表示肯定。

  之后的晚餐,又回归了沉默的氛围。

  郭岚强忍着没有再去问另一件事,另一件他更加牵挂的事——和他一起四处逃亡的另外两个同伴,郭岚可是很明确地知道他们就在吕布军中。

继续阅读:二十一话 二十二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