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话 二十二话
幽州张某2017-07-30 22:184,003

  二十一话

  吃完饭,郭岚和玉貘将两个女子送回住处,看着她们进了门才离开。

  回到自己的院中,看时候尚早,而两人都知道对方肯定也睡不着,便打发仆人去休息,他们则躲在暖和的屋子里闲谈起来。

  “由羡哥,有件事我一直想问你,可总是觉得有些不合适。”

  “我们几个同伴之间还这么见外干什么,说吧,什么事?”

  郭岚却仍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深吸一口气,问了出来。

  “关将军可曾对你说过什么?”

  玉貘不禁一笑。

  这什么问题?说过什么,说过的话太多了,你到底要问什么?

  “你指的是?”

  “就是……就是……关将军有没有暗示你……离开师傅之类的。”话越说到后面,郭岚的声音就越小。

  这小家伙,是在担心这个!

  玉貘伸手摸了摸郭岚的头顶,“没有,关将军只是教我如何平心静气,而我与关平,也不过是切磋武艺。”

  “那……如果说有一天,要你和关将军对敌,你能做到么?”

  “我……”

  玉貘没想到郭岚年纪轻轻会这样问他,或者说,之前他自己也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现在真的被明确质问的时候,玉貘竟然发现自己心中无法抉择。

  郭岚看见玉貘这个为难的样子,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是有些失落。

  “岚儿,你为何要这样问?”

  无法回答的时候,反问便是最好的回答。

  “由羡哥你别误会,我其实是想说,你选哪边都好,但一定要认定了。我一直在师傅身边,他那种无所依靠的困窘,我是最清楚的。只是,不管你选哪边,我们都还和以前一样,对么?”

  玉貘被郭岚的话说得有些心乱了。

  这个孩子,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确实成长了,但毕竟还是孩子。

  虽然玉貘的心性单纯,却也明白一个道理——只要双方立场不同,即便友情还在,也不会再做朋友了。

  可这些话,他实在无法对面前满眼期待的郭岚说出口。

  他只能勉强一笑,回应道:“嗯,不管何时,你我都是同伴。”

  ……

  第二日清晨,睡梦中的郭岚被一股凉气叫醒了。

  “唔。”

  他本能地想把被子往头上蒙,来隔绝让人厌恶的寒意。

  “岚儿,快起来!枫哥出事了!”玉貘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嗯……啊?!”郭岚一下子精神了,嗖地一下坐了起来。

  “师傅怎么了?”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鸳姐她们先得到的消息,说枫哥昨晚受伤了,现在正在……糜帅的府上治疗。”

  啊?郭岚的心里再次发出疑问。

  在糜帅府上?这是怎么回事?

  既然不清楚情况,那便更加着急,所以郭岚跳下床,顾不得洗漱,只匆匆把衣服穿好,就跟随玉貘跑出了院门。

  门外,是同样神色凝重的凌鸳和缭音。

  可郭岚却无意间发现,似乎缭音担忧的神情更多一些。

  不过现在哪顾得上这些,几个人匆匆忙忙地跟着送信之人离开了住所。

  文官的府邸,相对靠近内侧,所以有一段的路程。

  这一路上,凌鸳等人偶尔向送信的人打听一句,但对方似乎也不是很清楚。

  等到了糜竺府上,早有人侯立在门口,见众人到了,便直接领了进去。

  一进内堂,郭岚就看见师傅张枫光着膀子,面露痛苦之色,而他身后,是正在处理伤口的糜竺。

  “师傅!”

  “你们……来了……”

  张枫说话时,不禁倒吸两口凉气。

  “怎么回事?”

  凌鸳和缭音虽然由于张枫赤膊而将目光移开,却并没有退出去。看着地上染血的上衣,她们也能猜到伤情。

  “你们先出去等吧。”糜竺却没有打算让他们打扰自己的治疗。

  并没有给他们选择的余地,糜竺紧接着便示意下人把他们带到了正堂等候。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糜竺终于走了出来。

  “糜帅大人,枫哥怎么样了?”玉貘有些焦急地询问。

  “没有伤到要害,只是由于伤口较深,我让他暂时在内堂休息。”

  听到张枫没事,几个人才长出了一口气。

  “呵呵,你们就不想知道,他为何会在我这么?”

  “敢请糜帅明言。”凌鸳还是比较沉稳的。

  “昨夜,张枫救了我的部下。”

  一句话,又让众人惊讶了一回。

  糜竺微微一笑,从头开始说起。

  原来,自从刘备军到达山桑之后,糜竺带来的部下,便开始埋伏在城外警戒着。

  而就在昨天夜里,其中的一队遭遇到了一伙身份不明之人,而且对方不由分说便动起手来。

  事后据部下反应,那伙人的武艺都很一般,可互相之间的配合却十分默契,几个照面下来,糜竺的部下竟然渐渐支撑不住。

  关键时候,张枫竟然出现了,而且还靠着诡异的身法帮糜竺的人将敌人全部击杀。

  可毕竟他是独臂,打斗之中,被对方刺伤了。

  之后,张枫便被送到了糜竺的府上,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

  “原来如此。不管怎样,多谢糜帅为枫哥医治。既然有惊无险,那我等一会儿便将枫哥带回住处休养吧。”

  凌鸳微微欠身,向糜竺表示感谢。

  可糜竺却摆了摆手,笑道:“呵呵,不必如此着急。我还有事想要问他。”

  二十二话

  虽然几个人都很想尽快离开,但糜竺说还有事要问张枫,他们也不好再反驳。

  糜竺倒是很有耐心,也没有派人去内堂查看情形,只是命人为几位客人上茶。

  几个人都很不安,当然,茶也没有人去动。

  对方可是糜帅,原河北总堂的用毒高手!谁知道有没有动手脚,尤其是糜竺最擅长的就是慢性毒药。

  说不定,张枫已经被下药了。

  就这样,经过了让众人觉得十分漫长的等待之后,张枫终于走了出来。

  看他发白的脸色和额头的虚汗,便能知道他现在是强着身子在行动。

  “何必如此心急,若是伤口裂开,便又要让我费力了。”糜竺竟然有心情和张枫打趣。

  郭岚很难想象,这个笑着对自己师傅说话的人,之前还满脸怒气地出现在自己的住处。

  “有劳……糜帅了……”张枫一边说一边大口吸气。

  “也罢,来人,扶天翼坐下。”

  张枫虽然想拒绝,但无奈身子太虚弱,只好任由下人搀扶着坐到了糜竺的右边。

  “昨夜之事,多谢出手相助。只是,有几件事我却想请教。”

  “糜帅……请讲……”

  “昨夜那些人是谁?”糜竺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

  张枫却不以为意,尽量忍着疼痛回答:“他们原本是我师傅的部下,后来投靠了百里嫙。”

  “哦,那他们为何要袭击我的部下?”

  既然张枫知道他们的身份,那定然也清楚他们的目的。

  “呵呵……我若是……说我不清楚……糜帅也不会信吧。”

  糜竺只是一笑,他很清楚,张枫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前番徐州……乱斗,百里嫙被……带去河北……可他们却……并未离开。”

  这件事,糜竺也是清楚的,毕竟当时十二贤老让他们做了选择,而三个分统的回答都是打算归隐山林。

  “我的人也查到他们其实仍在暗中与吕布合作,想来,十二贤老消息灵通,自然也是清楚的。不过可能他们是走是留并无伤大雅,所以十二贤老才没有理会吧。”

  糜竺对于这种双方都清楚的消息,并不吝惜。

  “……不错,可……后来主……主公被击败,……他们却没……放弃。此番……他们便是作为……吕布的细作……来此地的。”

  “我倒想知道,他们究竟是为了主公而来,还是为了你张枫?”糜竺的话直指关键。

  “呵……二者皆有吧。”

  对于张枫这样的回答,糜竺倒是有些意外。

  按理说,张枫是绝对不会牵扯到他自己的。

  “糜帅……不必诧异,……实不相瞒,枫……昨日抓住了……他们的一个部下,这才问出了……整件事。”

  “那人现在何处?”

  “放了……”

  “嗯?”糜竺再次表示疑惑。

  “糜帅……杀一个细作……没有任何意义,……若是能将……能将他们一网打尽,……对主公……对我……都是好事。”

  糜竺听完张枫的话,稍稍思索了一下,再次发问:“昨夜你为何会恰巧出现?”

  “看来……糜帅还是……不相信我啊,唉……也罢,其实昨夜……我一直在跟踪……那个放跑之人,……为得……便是能查出……他们的藏身之所。可后来……我却发现……他们的一队人……竟然向着山桑城……行进,所以我……便放弃原计划,……转而跟踪……那队人马。这才……出现于乱斗……之处。”

  “哦,”虽然张枫的话断断续续,可糜竺却很有耐心地听着,“原来如此。不过我所了解的张枫,绝不会做没有利益的事。说吧,你昨夜之举,是想如何?”

  “糜帅……果然痛快。好,……那我便……直言相告。我知道……糜帅对主公与……许都之人见面,……心存异议。可如今之……形势,主公之行已成……定局,糜帅也当……清楚。”

  “你的意思是,想与我联合,先将这可能威胁到主公的隐藏敌人除掉?”

  张枫的头上不断冒着汗,现在应该是疼痛发作,只能咬着牙点头。

  “我若是不答应呢?”

  “那……我便只能……自己去做。”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糜帅……可能之前……对我有些误解。……我并不……关心天下如何,……我所愿……只是了结……我与吕布的恩怨。而助主公……重夺徐州,……便是……便是最速之策……唔……”

  说到吕布,张枫的情绪不禁有些激动,血气上涌,背后伤口又沁出了些许的鲜红。

  玉貘和郭岚赶忙离座,跑上前去关切地查看张枫的状况。

  缭音也慌张地站起来,却又将伸到一半的手缓缓放下,最终坐回到椅子上。

  “唉……”糜竺忽然叹气,“执迷不悟。”

  玉貘、郭岚和缭音都没有明白糜竺这话的意思,但凌鸳却懂。

  糜竺从张枫的眼神中,清楚地了解到,张枫刚才说的,并非谎言。

  这个男人,可能永远都逃不出仇恨的阴影了。

  “要我答应你也可以,但你还须告诉我一件事。”

  “糜帅……请讲……”张枫强忍着痛苦,抬起头看着糜竺。

  “你执意主公与许都之人会面,可有阴谋?”

  糜竺的语气很平静,但任谁都能看出,他的眼中,泛起了杀机。

  “没有。”张枫就这么看着糜竺的眼睛回答,丝毫没有退缩。

  沉默,短暂的沉默。

  “那好,我便答应你。主公与许都使者会面之前,定要将那些隐藏之敌尽皆肃清!”

继续阅读:二十三话 二十四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