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话 十话
幽州张某2017-07-27 20:493,062

  九话

  进了城门之后,郭岚便被放下马,而后,张飞便急急奔向城守府。

  当然,刘备能派人牵着马来叫他,事情定然很紧急。

  郭岚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便索性回了住处。

  住所,是师傅挑选的。张枫并没有选择住在军营之中,因为他喜欢安静的性格,实在无法忍受士兵整日的吵闹。

  相反,他所选择的,是民房之中靠近城东北角方向的一处已然被废弃的宅院。

  简单收拾之后,郭岚发现这里竟然异常惬意。

  来到住处推开院门,郭岚第一眼便看见里面的另一个年轻人——玉貘。

  其实这个玉貘的身份,和郭岚的师傅张枫一样,都曾经是夜锋北方总堂夜帅的亲徒。

  只不过他是师傅,是九贤老的部下,名叫玉琉。

  虽然玉貘从没表露出什么,可郭岚却尽量不当着他的面称呼张枫为师傅。

  因为郭岚听张枫说过关于玉貘的事,他的师傅玉琉,其实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只是他们一直没有机会相认,而且再也没有机会了——夜帅玉琉,在河北袁绍清剿夜锋的行动中,被其手下大将文丑斩杀了。

  而且,不幸从来都不会独来独往,这个玉貘,还有个特殊的体质——血狂。

  平时温和笑容满面的他,一旦见到血,就会由于之前受过的刺激而狂性大发,变成一只凶猛的野兽。

  所以郭岚对于玉貘,其实是又同情又畏惧。

  只是现在,对方很明显是那个温和的“好哥哥”。

  “回来了?”

  “嗯。”

  “枫哥去哪了?”

  “不清楚,我早上就和师傅分开了,他还没回来么?”

  “没。”

  “……由羡哥,你好像心情不错?”

  “由羡”是玉貘的字,郭岚对于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单纯年轻人,一直坚持这个称呼。

  “嗯,今日关将军助我了解了一个心结!”

  “哦?”

  “我一直跟随关将军练习心性,原来真有成效。今日不知是不是关将军故意的,过招之时他将手划破了,我见到血,竟已然没事了!”

  “是吗,那可真是好事。”

  看着玉貘有些兴奋的样子,郭岚也从心底里高兴。

  毕竟一同在徐州的荒村之中生活了一段时间,彼此之间还是很有感情的。

  只不过,郭岚隐隐有些担忧,相信师傅听到这个消息,未必也会如他们这般欣喜吧。

  张枫曾经毫不隐讳地和郭岚说过,将玉貘纳入同伴之列,很大的原因,便是为了能利用他的体质。

  如果这个条件不能再利用,郭岚可不知道张枫的态度会发生什么变化。

  再者说,本身现在玉貘天天跑到关羽那边去,张枫心中的不快就很明显了,要不然,今天早上他也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要去哪?”郭岚赶忙问了声。

  “约了少将军练武。”

  唉……

  郭岚在心里叹息着,所谓“少将军”,指的就是关羽的公子关平。

  之前还没有加入刘备阵营之时,玉貘曾经和关平意外动过手,并且将对方抓伤了。

  没想到现在竟然混得这般熟络了。

  郭岚实在无法想象当自己把这些全告诉师傅之后,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样的表情。

  年少的郭岚再次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摇了摇头,便关上门进屋等着师傅回来了。

  十话

  虽然没有什么实际的官职,但张枫怎么说也算是刘备这里的一个幕宾,所以,该有的待遇自然也不会缺少。

  最起码,打扫院落和洗衣做饭这些事的下人,刘备还是给他配齐了。

  其实这样的待遇,已经超过了不少刘备军中的同僚。

  张枫也并没有反对,倒不是说他认为自己高出别人多少,只是他一个独臂之人,带着个小郭岚,终究是不便。

  有几个下人在宅子中,一来省去了做琐碎事情的时间,二来……也算是让刘备安心。

  如果连安排个下人都刻意拒绝,未免也太引人怀疑了。

  所以当张枫临近正午回到住处时,饭菜已经备好了,而郭岚就在门口等着他。

  “师傅。”

  张枫点点头,拍了拍郭岚的肩头,走进屋内。

  屋子正中点着炭火,将冬季的寒冷稍稍驱除了几分。

  张枫坐到炭火旁,伸手烤火,却没有说话。

  “师傅,今日三将军也没说什么,只是说作画和做人一样之类的,我也听不太懂。没多久,他就被刘将军叫回城了,我也就跟了回来。”

  “我知道,我见到他了。”

  “啊?”

  “在刘备那里。”

  “师傅你去刘将军那了?”

  “嗯,毕竟跟赢拓的约定只有一天,还是抓紧些好。”

  “……那赢拓神秘兮兮地,让人心里不安。”郭岚现在对那个面带微笑的人,完全没有了好感。

  “无妨,我已经查到他们的落脚之处了。”

  尽管郭岚很清楚师傅隐匿和追踪的本领,可是从自己和师傅分别去见张飞,到刘备传话的人到达,也就一个时辰的时间,师傅竟然做了这许多事。

  “他们……”

  “放心,在得到我的答复前,他们不会有什么举动。”张枫清楚自己爱徒想问什么。

  “哦,那刘将军那边的意思呢?”

  “刘备……呵呵,可不简单呐。”

  看郭岚面带不解,张枫笑笑,解释道:

  “他只是稍加思索,便答应了。”

  “那不是好事么?”

  “他可不会无故答应此事——他也开出了条件。”

  “啊?”

  “第一,董妃拉拢他,是想搬到曹操,可是刘备自己也清楚,凭他这点人马,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他提出必须再联合一个实力强劲的盟友。岚儿,你猜猜他指名谁?”

  “嗯……袁绍?”郭岚听闻过的群雄名字倒是不少,可都不怎么了解,也就只能凭世间传闻去猜测。

  张枫摇了摇头。

  “刘表?”既然名门不对,那就一定是皇室宗族了。

  张枫却依旧否定了这个答案。

  “总不会是孙策吧。”郭岚自己都不太相信,尽管他不懂这些,却也知道远在江东的孙氏,不管怎么看都不会是首选。

  “是马腾。”

  “马腾?”郭岚对这个名字倒是不怎么熟悉,他只是听师傅说过,当年讨伐董卓的诸侯中,有这么个人。

  “岚儿,你可知他这是何意么?”

  “徒儿不知。”

  “归根结底,还是那两个字——野心。”

  看着郭岚摆出一副专心的样子,张枫难得地详细说明。

  “袁绍是名门,刘表是皇宗,而且实力都很强,但刘备是绝对不会去选他们的。你想,与这二人相比,他刘备又算什么?虽说他一直声称自己是皇室血脉,可毕竟已隔多代,真伪难辨,即便日后真的与他们中一人联手成功,这功劳又哪会算到他刘备的头上?”

  “那马腾呢?”

  “马腾则不同。首先,马腾是边地将领,而且有过和朝廷对抗的背景,所以天子多少会有所提防;再者,这马腾相传是伏波将军马援的后代,但和他刘备一样,也是年代过久,祖先的威名已经不能再庇佑他了;第三,以马腾的实力,确实能和曹操一较高下。所以,刘备选了这个人。”

  “哦……那师傅方才所说的野心是?”

  “除此之外,刘备还提了一个条件,那就是一旦有机会,必须准许他面见天子。”

  “这是什么意思?”

  “你想,董妃能在一众群雄中挑中他刘备,足见这女人对天下很了解,心机城府很深。刘备也是怕她会狡兔死走狗烹吧,如果能见到天子,就能为自己这皇宗的身份正名,到时候,董妃也不敢随便对他怎样了。”

  “啊……”

  “而且,一旦能位列皇宗,他这′庶民′出身之人,也就能和那些诸侯平起平坐,日后再要做什么,也就方便了。”

  郭岚听完师傅的说明,才忽然觉得自己太过幼稚了。这天下,早就不是他所认识的样子。

  不过郭岚也感觉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师傅今日的心情似乎不错,竟然和他说了这么多事。

  也许,师傅也在为了能向吕布复仇而欣喜吧。

  只是,他的师傅张枫并不知道,此时,郭岚的脑海中,却不断回响着张飞今日所说的那句话:

  “我主动要求教你作画,其实也是怕你这张白纸,在一开始就落错了笔。”

继续阅读:十一话 十二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