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话 四话
幽州张某2017-07-27 20:453,366

  三话

  “啪!”

  脑后声起,却并不是郭岚被击中。

  张枫在最后一刻,用远超常人的速度移动到他的身后,稳稳地抓住了匕首握柄。

  郭岚现在的样子才真正尴尬:十分成功地将自己用铁链缠住了,本来是要击杀“敌人”的匕首,差点要了自己的小命,最重要的是,即便他不回头,也知道张枫的表情一定十分难看。

  “师傅……”郭岚胆怯地慢慢回头,用眼角偷偷瞄了师傅一眼。

  “或许是我太急于功成了,从明天开始,你还是循序渐进地来吧。”

  出乎意料地,张枫并没有责备他,郭岚的心底泛起一丝侥幸。

  “今天先到这吧。”

  嗯?难道因为自己出错,师傅心软了?

  “一会儿用过早饭,随我去见个人。”

  扔下这句话,张枫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郭岚望着张枫背影消失的方向,不禁有些感伤。

  其实他这师傅,也才二十多岁,可因为经历了太多事,如今身上满是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沧桑。

  ……

  郭岚现在所居住的县城,是豫州谯郡的一个下辖小县——山桑。

  与那些有坚实城墙保护着的大城相比,这里实在显得有些寒酸。

  山桑的城墙基本上全是夯土而成,而且,由于这土质城墙是红色的,便得了个戏称:红城子。

  相传,建武四年(公元二八年),逆贼王莽的部将苏茂、周建被光武帝刘秀打败,逃到此城。次年刘秀率军来攻,因围城不下,便用火烧城,生生将城墙烧成了红色。

  当然,这些也都是郭岚听当地人口头讲述的,究竟怎样自然无从知晓。

  不过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自从刘备来了之后,这里便显得热闹了许多。

  这并不全是因为刘备的兵马在城中驻扎,更多的,是因为城中平添了不少人口。

  刘备被吕布击败之后,逃往豫州,而由于之前他在沛县的名声颇好,导致不少百姓一路追随至此。

  这样,便使得这个原本略显荒凉的小城,变得很是喧嚣。

  郭岚草草用过早饭,便随同张枫来到了闹市之中。

  街道中人流穿行,可郭岚却完全没心思理会。

  因为此时他的心里,正在琢磨着即将见到的人究竟会是谁。

  不过他也无从知晓,想来也是,身为刺客的张枫,行事总是十分谨慎。

  可有一点郭岚十分肯定——相约见面的人,绝对不是善茬。

  不然,师傅也不会特地将链刃收回。

  换句话说,张枫也不能保证会不会动起手来。

  越是这样想,郭岚的心里就越是紧张,一个没留神,便撞上了前面的张枫。

  郭岚刚想开口认错,却发现张枫根本没有在意。

  他只是看着前面的酒肆说道:“到了。”

  唉,果然是这。

  郭岚在心里发出一声叹息。

  这也难怪,因为他在出门之前便猜到,张枫十有八九是会来这。

  作为唯一的爱徒,郭岚对师傅的这点爱好还是比较清楚的。

  稍稍走神的功夫,张枫已经走了进去,郭岚赶忙大步跟上。

  虽然是在这寒酸的县城之中,但这酒肆却还算宽敞,而且楼上还有一层。

  果然,张枫正如郭岚料想一般,直接上了二楼。

  郭岚清楚,师傅要和别人谈什么事时,还是喜欢找个清静点的地方。

  上到二楼之后,郭岚不禁有些诧异,看来真的是因为城中人口增多的原因,这二楼之上竟然也有不少酒客。

  看来,师傅这想找清静地方的想法是破灭了。

  不过好在靠窗的桌子稍稍空闲,相对于其他位置酒客满桌的情况,那张只有一人闲坐的桌子便成了个清闲之所。

  只是下一刻,郭岚便意识到自己想错了。

  那独坐之人看见张枫上来,竟然主动挥手示意。

  看来,他便是师傅要见的人了。

  的确如此,见那人招手,张枫便回身冲着郭岚点了点头,而后径直走了过去。

  郭岚则是紧随其后,一边走近一边打量着那人。

  这个人,看穿着应该不是百姓,虽然并没有什么华丽的配饰,却看得出衣服的布料应该不是俗品。

  看相貌,应该和张枫年纪相仿,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这个人给人的第一印象,不像师傅那般冷酷,反而带着几分温和。

  “多谢张兄能赏脸。”

  那人早就起身,完全不失礼数,待郭岚师徒走近,温文尔雅地说道。

  而张枫也完全没有让郭岚失望,一如既往地没有回话,直接坐了下去。

  郭岚纠结了一下,也跟着坐到一旁。

  那人显然并不介意,也笑着坐了下来,并主动给张枫满了一杯酒。

  “早就听闻张兄的过往,今日能亲眼得见,足慰平生啊。”

  “呵呵,客套就免了吧。说吧,找我何事?”

  张枫用仅剩的左手端起酒杯,并没有喝,而是用冰冷的目光看着对方。

  “爽快!”那人将手中的酒壶放下,仍旧保持着笑容,“只是,张兄连我是谁都不问么?”

  “你若想说,何须我问;你若不想,又何须问?”

  “哈哈哈哈!不愧是传闻中的′弑师之徒′。”

  四话

  “唰啦!”

  张枫显然对这个“弑师”的说法十分敏感,没等对方把话说完,链刃已然出手,只是在最后一刻停住了。

  郭岚被这变故吓了一跳,差点就从座位上逃开。

  不过马上他就意识到自己和师傅的处境:这最后的停手,并非因为张枫手下留情,只怕师傅从一上楼,便察觉到了异样。

  就在张枫掏出链刃的同时,这二楼之上所有的酒客,竟然全都起身。

  而他们的手中,都握着一把短刀。

  原来这些人,都是这个人带来的手下!

  “呵呵,不过是句戏言,如有冒犯,还望张兄包涵。”

  那人此时已经完全占据主动,却仍然很谦和地向张枫赔罪。

  接着,他慢慢推开了指向自己咽喉的链刃匕首,同时示意手下都坐回原处。

  “我相信阁下千里迢迢到此,不会只是为了羞辱我。”张枫一边说着,一边将链刃收回怀中。

  郭岚这才偷偷长出了一口气。

  这是他最敬佩张枫的地方,虽然性格不怎么样,但却十分理智。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将气氛弄僵,他们师徒只怕很难脱身。

  “呵呵,自然不是。”

  那人虽然仍在笑,可目光却落到了张枫这边的桌上。

  郭岚这才注意到,刚才这电光火石的变故之中,师傅面前那杯酒,竟稳稳地没有洒出,而是好好地放在桌上。

  看来对方也是因为师傅这迅捷的身手而有所顾虑吧。

  不管怎样,至少暂时是不会动手了。

  这样想着,郭岚稍稍定了定神,开始听他们的谈话。

  “坐了半天,还未正式报上姓名。在下赢拓。”

  “是你?!”

  郭岚注意到,当师傅听到这个名字时,竟流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不想微名能入张兄之耳,算是赢某之幸。”

  “阁下过谦了,如今有谁不知,你赢拓已经接管了′汉锋营′的实权。”

  对于这个词,郭岚还是有所耳闻的。

  还在徐州之时,郭岚曾经听张枫说起过此事。

  其实张枫原本从属于一个庞大的组织——夜锋。

  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也就是这赢拓口中所说的“弑师”传闻,张枫算是脱离了这个组织。

  当然,对于这件事,郭岚虽然不清楚细节,却并不相信师傅会做出这种事。

  只是,他却也始终没有勇气去问个中原由。

  后来,这个庞大的组织,因为一次变故,几近覆灭,幸好被曹操率军援助,才得以保存。

  再后来,这个组织为数不多的幸存者跟随曹操回到了许都,逐渐演变成了“汉锋营”。

  至于这个叫赢拓的,郭岚却并没有听人提起过。

  “既然张兄知道我的身份,那我也不用绕圈子了。我这次来,其实是董妃的意思。”

  “董妃?”

  “正是。实不相瞒,董妃派我到此,是想拉拢刘备。”

  “呵呵,阁下若是再这般胡言,休怪张某不奉陪了。”

  说着,张枫竟然作势起身要走。

  “张兄且慢!不知赢某哪句话说错了?”

  “你说别人还情有可原,那董妃岂会不知道刘备身上流有汉室血脉?身为帝妃的她有什么必要去拉拢刘备?只要天子下诏,刘备又岂会不遵?”

  “唉!看来张兄终究还是不清楚许都的内情啊!”赢拓叹息着说。

  “愿闻其详。”

  “虽然我不清楚张兄知道多少,但如今许都的情形,绝非外面盛传的那般。”

  “你指的是?”从师傅饶有兴致的眼神中,郭岚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个赢拓接下来要说的,才是师傅真正想听的东西。

  “陛下现在不再倚重那些一路追随他东归的老臣了,反而对曹操颇为器重。”

  “呵呵,”听到这,张枫不禁一笑,说道:“只怕不光如此吧,被天子冷落的,莫不是还有你的汉锋营?”

  “张兄是明白人,我也没必要隐瞒。自贤老病重之后,汉锋营的地位已大不如前。”

  “……贤老么。”张枫听到这个称呼,眼神忽然有些黯淡。

继续阅读:五话 六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