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话 二十六话
幽州张某2017-08-01 22:283,476

  二十五话

  早些时候,郭岚说自己看到了赢拓,并不是错觉。

  那个身影的确是赢拓,但却不是真正的赢拓。

  就在玉貘和郭岚走近巷子准备四处寻找时,忽然被路旁一个难民拦住了。

  没错,就是真正的赢拓。

  原来,因为发生了一些事,赢拓决定冒险带着十来个手下再次入城,为的就是亲自见张枫一面。

  他们装作难民,隐藏在城中,而赢拓更是让其中一个手下扮作自己,来引开一些人的注意。

  由于之前的会面,赢拓当然认得郭岚,所以当二人路过时,赢拓便将他们叫住,说明了来意。

  郭岚知道这个人对师傅的重要,所以便没有耽搁,将他带了回来。

  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张枫听完之后,示意众人先都坐下,毕竟他很不习惯被一群人围着。

  “山桑小城,街上杂乱,你倒是能忍。”

  听张枫这样说,赢拓只是笑笑:“呵呵,不要小看卷宗室的人。想当年我们除了执行夜袭令之外,根本没有出去过,每日就是与卷宗为伴。若要论起隐忍,你都未必比得过。”

  “说吧,你想问何事?”

  “要问的很多,一样一样来吧。首先,你这次与我合作,可是真心?”

  “你心里应该清楚,否则,你怎么敢只身来此见我?”

  “我本以为清楚,可如今,却有些糊涂了。”

  “哦?为何?”

  “你通知我糜帅可能会对我不利之后,我便带着部下出了城,而我藏身之所很是隐蔽,我也并没有告诉除你之外的人,为何前夜忽然有大队人马奔那去了?”

  “你是怀疑我要害你?呵呵,你也未免太小看我张枫了……”话说到一半,张枫忽然睁大了眼,紧盯着赢拓,神情也变得有些急切:“你说′大队人马′?有多少?”

  “足够将那里住满。不得已,我只好带着部下悄悄从另一边离开了。”

  此时此刻,张枫的心中不禁有些兴奋。

  如果他猜的没错,那应该是师傅那三个分统中的一队。

  其实,赢拓他们在城外挑选的藏身之所,是一处已经荒废的石料采场。

  采场中,还留有当时开采之人临时搭建的住处,足够容纳五百余人。

  不知道是什么工程会用到这么多石料,但这里却正好可以给赢拓及其部下做藏身之用。

  本来,赢拓和张枫约定好,会在会面的前一天在接触,确定地点。

  可不想,就在昨天夜里,忽然出现了一队不明身份之人。

  虽然看样子并不像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为了不暴露,赢拓还是果断地选择了离开。

  “怎么?你知道?”

  赢拓看张枫的神情,便明白肯定有内情。

  “呵呵,实不相瞒,他们是冲着我和刘备来的。”

  “什么?!”

  这样的回答,当然会让赢拓惊愕。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刘备,任何有关的事情,都足以让赢拓紧张。

  “他们是我师傅的旧部,师傅死后,他们不知什么原因,选择追随百里嫙。在徐州时,百里嫙与吕布合作,他们自然也就站到了那一边。想来,百里嫙被带走之后,他们为了自保,定然是还在与吕布联合。”

  “你是说,他们这次到山桑来,一是为了替你师傅报仇除掉你,二是……”

  “不错,替吕布做先锋,对付刘备。”

  赢拓听完,倒吸了一口冷气。

  可能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卷宗室的赢拓,但赢拓由于主掌所有档案,对于这些人,是十分清楚的。

  夜帅未云,与总堂的大部分其他夜帅都不同。

  并不是行事风格或者性格上存在差异,而是对部下的训练。

  夜锋,是一个集说客与刺客于一体的组织,所以绝大部分夜帅对于部下的训练,都更注重小规模的刺杀,即个人能力的培养。

  可未云,却是被总堂特地安排从事一些大规模行动的夜帅。

  她的部下,与其说是刺客,倒不如说更像是正规部队。

  未云手下的几个分统,训练自己部下最多的,便是阵形。

  昨夜糜竺的手下,便是因为这才吃了亏——刺客之间的配合,十人以上便很难有默契。

  “张兄,既然你知道他们的身份,为何不通知我?”

  “呵呵,”张枫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身后,“昨夜我本想去,却因为一些事被耽误了。”

  “对了,你还没说,这伤是?”

  “代价。”

  “为了何事?”

  “联合糜帅,肃清敌人。”

  见赢拓不解,张枫接着说道:“昨夜糜帅的一队人与他们遭遇了,危难之时,我出手救了他们一把,无奈因为失去一臂,武艺大不如前,乱斗中被刺伤了。”

  “呵呵,这样说来,这伤的确值得。应该说,幸好有这契机,你才能用这伤换来糜帅的合作。”

  听赢拓这么说,张枫不禁冷笑了一声:

  “′幸好′?呵,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之事。”

  张枫一句话,屋内的所有人都隐约感觉到什么。

  果然,张枫紧接着便揭晓了答案:

  “是我将他们引到糜帅部下那去的。”

  二十六话

  就像之前曾经说过的,来到山桑之后,最不缺的就是沉默。

  当张枫说出那晚事情的真相之后,便再没有人说话了。

  原来,张枫还是对糜竺说了谎。

  他一路尾随胡三,凭借自己精湛的隐匿之术成功查到了其中一队人马的落脚点。

  没错,就是后来不由分说和糜竺的部下动手的那伙人。

  那伙人,并不是冲着糜竺的部下去的,他们其实是在追杀张枫。

  而原因,自然是张枫主动现身引诱他们上当。

  这伙人一见是张枫,心中自然怒火燃起,而后,便犯了三个错误:

  第一,他们不该全部去追张枫,至少应该派一个人去报信,他们当时只是一心想将张枫杀死,却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张枫的武艺,在总堂只能算一般,但速度却是个中翘楚,这就导致他们完全被张枫牵着鼻子走,却没有支援;

  第二,由于张枫心狠手辣、诡计多端的恶名,导致这伙人在遭遇到糜竺部下时,本能地认为是张枫早就部下的陷阱,所以他们为了先发制人,便主动进攻了,但凡多问一句,也可能避免流血;

  第三,当乱斗之中张枫再次现身时,这伙人已经完全杀红了眼。当有人发现张枫的身影时,他们如果即时撤退,张枫绝对没有把握将他们全歼。可他们太冲动了,可以说已经完全被仇恨支配,这就是他们最终全军覆没的根源。

  就这样,张枫这以自己为诱饵的计策,在恶名与仇恨的左右下,成功了。

  之后,经历了一切的糜竺部下完全相信了张枫那套说辞,认定这些人就是想偷袭他们。在见到糜竺之后,这些部下甚至都开始替张枫说话了。

  但这不过是张枫计策中的一环,他的根本目的并没有达到。

  他原本是打算追着胡三查处大队人马的踪迹,然后联合糜竺一网打尽,然而却只干掉了一个小队。

  不过还好,他毕竟没有留下活口。

  当然不能留,如果有活人落到糜竺的手里,只要一问,那整个计策就泡汤了。

  赢拓来之前,张枫其实还在心急,因为自己受了伤,短时间内是无法自由行动了,可那三个分统究竟隐藏在哪还没查出来。

  没想到赢拓的到来,竟阴差阳错地把这个难题解决了。

  此时的张枫,心中已然又生出一计,过了半晌,才察觉到满屋子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你还有要问的事么?”

  张枫微微动了动身子,正对着赢拓说道。

  “我没想到小小山桑,竟然也变得这么凶险。既然如此,那我便要改变计划了。”

  “你想怎样?”

  “我今日便要见刘备。”

  赢拓这话一出口,包括张枫在内,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只差两天了,赢拓怎么这样急躁?

  “你什么意思?”

  张枫的脸色变得有些发冷,赢拓自然也察觉到了。

  “你我的约定之中,可没有这些变数,方才你说能与糜帅合作,我还松了一口气,可没想到真实情况竟比之前还凶险。我不能再等了,见完刘备,我立即离开。”

  “之前你曾说过,我若是助你完成此事,便是汉锋营副统领。难道我连要求你多留两日都不可么?”

  “我赢拓不会食言,你若想,我带来的那些手下便交你使唤。但有句话我必须明言:我此行是为拉拢刘备不假,但还不至于为了他把命丢在此地。”

  坐在旁边的郭岚注意到,张枫的眼中在赢拓说完这些时,闪过了一丝杀气,但转瞬又消失了。

  “呵呵,也对。如今赢大人位高权重,命可比之前金贵的多啊。”

  赢拓直视着张枫,丝毫没有示弱。

  张枫却不以为意,仍然自顾自地说着:“其实你大可明说。刘备是可以拉拢的人选,却不是唯一的人选。是么?”

  “不错!”赢拓并不否认。

  张枫深吸了一口气,众人都以为他要发怒了,可谁也没想到,他竟突然放声大笑:

  “哈哈哈!好!你若不是这般行事,也不配做我张枫的盟友!”

  接着,他完全不顾自己的伤痛,招手示意玉貘和郭岚把他扶起来坐好。

  “岚儿,取笔墨来,替我给糜帅休书一封。”

  由于失去一臂,张枫要写书信时,便都是郭岚代笔。

  “赢拓,”张枫看着郭岚出去,又再次将头转向赢拓那边,“你若是信我,便在此等候,我保证今日让你与刘备相见。”

继续阅读:二十七话 二十八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