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话 三十话
幽州张某2017-08-02 21:204,065

  二十九话

  “什么?!”

  赢拓听到“黄巾粮库”,不禁惊呼了一声。

  其实资历老一些的夜锋都清楚它的存在,但却没有人去动过它。因为,它代表了一段悲剧的过去。

  只是,吕布与刘备在徐州反复争夺时,这个存量巨大的辎重库最终还是被牵扯了进来。而且,这个粮库中的大半辎重,都被搬到了小沛。

  刘备早就料到吕布可能会进攻,所以便在撤退之前,就将这些辎重整理好,悄悄运出了城。

  而现在支撑着山桑这个小城的,正是这些辎重。

  赢拓虽然知道之前在徐州发生的争夺,却没想到刘备竟然将粮库的辎重都带了过来。

  此时他的心中,对于见到刘备,又多了几分期盼。

  他很清楚运输辎重的难度,尤其是在被敌军追赶时,如果刘备此人真的能安排地如此周详,那么,就更有拉拢的价值了。

  而这,似乎也解开了另一个疑问。

  赢拓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

  “张兄,前番你对我说,那三个分统此行的目的之一,是为了刘备,这话是真的么?”

  “呵呵,我只问你一句——对付我张枫这么个废人,值得三位分统召集数千人马么?”

  这是事实,张枫在这一点上也开始确定了。

  原本他以为三个分统是冲他而来,毕竟师傅对他们不错,他们想要报仇也是理所应当。

  可当赢拓今日对他说,昨夜所见竟有数百人时,他便确定,这三个分统,对付自己是次要的,而此行必然还有其他目的。

  看着赢拓的神情,他也想明白了一切。

  “看来,你也想到了,他们此行,或许目的便是这数量庞大的辎重补给。”

  “我也不过是将前前后后的细节联系在一起,想到了这个可能。既然张兄也想到了,相信定然会好好利用。”

  说完,赢拓转身出门,凌鸳、缭音随他一起乘上马车离开了。

  屋子里只剩下张枫、玉貘和郭岚,一下子清静了许多。

  “枫哥,要我们做什么?”玉貘见张枫低头沉思,便问了一句。

  郭岚在旁边没有说话,可心里却有一丝暖意。

  毕竟是同伴,虽然今天玉貘说了那些话,可现在大敌当前,他还是将众人视为同伴。

  “暂时还不用。”张枫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

  “师傅……还有什么担心的吗?”

  郭岚很了解张枫,他现在这样,肯定是有什么不放心的事。

  “说实话,确实有。”

  “怎么?”玉貘疑惑地问道。

  “当年在总堂,我只是了解几个分统的能力,却并不清楚他们的行事风格。离开总堂之后,便……”

  张枫没有说,但玉貘和郭岚知道,他想说的是:离开了总堂,便阴差阳错地走上这条路。

  “之后成了叛徒,也就没有机会与他们合作,所以,我对他们的了解程度,只是师傅以前对我的讲述而已。”

  “枫哥的意思?”

  “我不知道鄢雪究竟有多大的器量,自然也就不能料定她会如何做法。”

  “有什么不同?”玉貘的水平,还没有达到能够思索这些的程度。他能想到胡三可能报信,已经是极限了。

  “要看她够不够老练了。如果她性格鲁莽,那么今夜她一定会亲自带人到此,真是这样的话,事情便简单许多;如果她还算稳重,便只会派些部下前来试探;但如果她足够老练,便不会轻举妄动,而是会与其余两个分统汇合,详细计划。”

  “啊……”玉貘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可能。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如果她真有谋略,便会选择一条最好的捷径。”

  “是什么?”

  “糜帅。”

  “啊?”

  “不用担心,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至少这一点我能确定,鄢雪绝对没有这么深的城府,单凭她选择投靠百里嫙和吕布,就已经知道了。”

  话是这么说,可玉貘毕竟好奇,“枫哥,你说的捷径是?”

  “她只要主动联络糜帅,表明自己没有敌意,此行只是为了杀我张枫,而之前与吕布合作也不过是为了寻找机会不得已为之。至于带来了大队人马,正是打算脱离吕布,只要糜帅肯将我交给她,她便会帮刘备夺回徐州。如果她真这样做的话,糜帅未必不会将我交出去。”

  “枫哥,你能确定她没有联络过糜帅吗?”

  “呵,”张枫不禁冷笑,“若是她真联络过,以糜帅的性格,会放我回自己的住处么?不光是我,你们都不可能离开了。”

  “哦。”玉貘点了点头。

  张枫又自言自语般地补充了一句:“若是她那样做,她便不是鄢雪,而是我张枫了。”

  玉貘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张枫却没有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话锋一转,说道:

  “刚才你不是问我有什么要做的么?”

  “嗯。”

  “你们就在此处保护我吧。”

  说完,张枫便有些疲惫地侧靠在床头。

  “可是枫哥,看样子,那赢拓现在城中的手下并不会太多,会不会打不过偷袭之人?”

  “不必担心,我说了,鄢雪若是有城府,今夜就不会派人来。即便来了,她部下所擅长的′平袖箭′在近身肉搏时,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玉貘半信半疑地点头坐到了一旁。

  张枫忽然一笑,冲郭岚说道:“岚儿,天色尚早,让下人沏壶茶吧。”

  接着,他又对玉貘叮嘱:“我刚才是说笑的,今夜若是真动起手来,你要保护的,只有岚儿一人。”

  三十话

  当无法确定敌人的行动方式时,便只有一招可以应付——以不变应万变。

  而现在张枫正在亲身示范的,正是此法。

  虽然知道今夜,鄢雪有很大的可能会来偷袭,但作为目标的张枫,却正在悠闲地喝茶。

  其实也不能说是“悠闲”,毕竟背后有伤,他是绝不会太舒服的。

  “枫哥,要不……”

  玉貘手摸在茶盏上,却始终没有喝。几番犹豫,他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要不我去请关将军帮忙吧。”

  从他刚才不自觉地用脚蹭地,张枫就知道他有话,只是这提议,立即被张枫否定了。

  “别借助刘备。”

  “为什么?”

  “关羽真的什么都没对你说过么?”

  玉貘不解地摇头,虽然他知道张枫现在跟自己有了一层隔阂,可实际上他认为这完全没有必要。

  “也罢,那我便告诉你。其实你也应能察觉到,这山桑城中大大小小的文武,对我都有戒心,包括刘备。我提出让赢拓与他会面,已经是惹人怀疑之举了,若是对付夜锋的人再动用刘备的兵,只怕那些对我早有意见的人,是不会再容我了。”

  “难道此事糜帅不会对刘将军说么?”

  “呵,他当然会说,但刘备只会装作不知道。”

  “这又为什么?”

  “因为他刘备……是个枭雄。”

  一句话,无论是玉貘还是郭岚,都露出费解的表情。

  “由羡,你说英雄和枭雄有何不同?”

  “嗯……”玉貘想了想,回答道:“要我说,枭雄行事的手段更强硬吧?”

  “那不过是′外′,真正的不同,其实在′内′。枭雄之所以能称为枭雄,最根本的原因,便是他不会被世俗的观念束缚。”

  “可这和他对此事的态度有什么关系?”

  “即便糜竺告诉他一切,他也不会插手。不过,或许他会暗示糜竺给我些帮助。”

  “啊?”

  “不必惊讶。正如我所说,刘备是枭雄,相信我的过往,他早已经从糜竺那问清楚了。可他仍容我留在身边,只因为他深知一点——他的阵营中,需要一个我这样的人,一个替他干脏活的人。”

  这话,却让玉貘和郭岚更加惊讶了。

  刘备会是这样的人?他可是仁义之名远播啊!

  “有句话,我必须告诉你。”

  张枫一直坐着,想必是后背有些难受,便索性侧靠着躺下,说道:“关羽在刘备军中,可以算是个异类。因为这里性格耿直的,只有他一人。你若是因为与他接触的多,便认为这里所有人都是那般,便大错特错了。”

  每当张枫提起关羽,玉貘都有些尴尬,因为他能感觉到,张枫那种莫名的疏远。

  “枫哥,其实关将军只是教我平心静气之法,并未说过其他……”

  张枫摆手,没有让他再说下去。

  “不提这些,我只是想告诉你,刘备绝没有你想得那般仁义。”

  “可枫哥你无凭无据,也不能说刘将军如何如何吧。”玉貘的话语中,多少也带着些情绪。

  今天他和郭岚说话情绪失常,并不是突然发作,其实他多少对于张枫的性格也有些异议,只是因为彼此都是同伴,他不好明说。

  不过有一点他并不否认,自从与关羽走得近了之后,他明显感觉没有之前那么压抑了。

  张枫自然听得出玉貘语气的变化,他只是冷笑了声,反问道:“由羡,容我问你一句,刘备遭到吕布进攻,被赶出小沛,为何没有北投袁绍,却反而来曹操这里了?”

  玉貘对这个问题不知怎么回答。

  这也用问么?吕布攻伐刘备,刘备当然要往西逃,反正曹操也是与吕布对峙,逃到这里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看玉貘没明白,张枫再次开口:“我这样问你吧。当初曹操攻徐州,是他刘备领兵前来救援,恰巧吕布袭击曹操后方兖州根据,便解了徐州之围。如今徐州呆不下了,便又投到曹操这边,若是仁义之人,会这样做么?”

  玉貘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反驳。

  “当初他攻袁术,吕布趁机夺了徐州,那时他为何没有投靠曹操,而是委身栖于小沛?原因很简单,他根本没有想过要与曹操联合,他所想的,只是韬光养晦,再夺徐州!”

  “可……”玉貘虽然根本没有想好要说什么,却仍是想开口争辩两句。

  “由羡!”张枫又再次强着身子坐起,只不过虽然语气很凌厉,眼神却变得有些忧郁,“我并非要与你争论什么,只因我始终视你为同伴、亲人,不想你因为不谙世事而在这里吃亏。若是我的话让你不快了,那做哥的向你赔罪了。”

  玉貘实在没法适应这样的变化,他没想到张枫会这么说,一时间脑子有些空白,可心里却有些感动,便赶忙摆手:“没、没,我知道枫哥是好意,我刚才也有些过了。”

  “不论何时,我都把你们当作兄弟姐妹一般,毕竟我现在的同伴……已然不多了。”

  玉貘听张枫这么说,不禁鼻子一酸,赶忙起身转向门口走去,边走边说:“我去外面看看那赢拓的手下到了没。”

  郭岚看着玉貘的背影,心里也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担心有些过了,师傅毕竟还是很珍视这些同伴的。

  可当回头对上师傅眼睛的一刹那,他的心里却猛地咯噔一下。

  他想错了!

  是的,此时玉貘已经带上门离开了,而他师傅眼中那种关怀和不舍,早就消失地无影无踪。

  “岚儿,”张枫用冰冷的声音说道:“你记住,今后不论如何,都不要再把这个人当作同伴了。”

继续阅读:三十一话 三十二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