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话 四十话
幽州张某2017-08-05 21:423,093

  三十九话

  赵旭没有想到张飞还能对自己发动攻击,便没有留意院子里的情况。

  其实如果只是被长棍击中倒也没什么,毕竟碎喉营的人身体都异常强壮。

  可是刚才,赵旭本来就是往里全速奔跑的,这腿上突然一软,便无法收住了。

  所以,这一下摔得并不轻。

  他的膝盖是直接跪倒屋内的石质地面上的,从疼痛的程度来判断,可能骨头也受了伤。

  不过,赵旭的毅力也确实惊人,竟然咬着牙又站了起来。

  “小心!”

  院子里的碎喉营部下忽然大喊。

  赵旭一惊,赶忙向外看。

  可是刚一转身,便对上了张飞的双眼——张飞竟然已经到了他身后!

  赵旭本能地叫了一声,想都没想,一拳照着张飞的面门打去。

  张飞一俯身,让过这拳,而后左腿后撤紧接着猛蹬,同时左手抱右拳,用右手手肘结结实实地击打在赵旭的胸口。

  张飞这一下,灌注了全身了力道,打得赵旭感觉自己肋下仿佛被击穿一样。

  他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地踉跄着向后退去。

  张飞可没打算再让赵旭留在屋里,便左手抓他手腕、右手抓他手肘,同时腰和右腿一起发力,用肩膀往门外一顶,将比自己高出不少的赵旭直接扔了出去。

  外面,玉貘马上就要抵挡不住碎喉营的进攻了,忽然听见背后赵旭大叫的声音,便想也没想直接往侧面一闪身。

  事实证明,他的判断十分正确。

  赵旭那健硕的身体直接砸在了刚才玉貘站立的地方。

  玉貘惊讶地看向屋内,却发现张飞没有追出来,而是正蹲着查看郭岚的伤势。

  他也赶忙跑进屋内,一边将张枫扶到椅子上,一边询问张飞:“三将军,岚儿的伤如何了?”

  “外伤不轻,不过看样子是没有受什么内伤。”

  张飞一边仔细检查着郭岚的身体一边回答道。

  他们现在倒是不用担心碎喉营的人进来,因为赵旭现在还躺在地上,而那些壮汉此时正围在赵旭身边谨慎地护着。

  张飞很小心地将郭岚抱到床上,回头对玉貘说:“你看好他们。”

  玉貘连忙点头。

  接着,张飞转身看着椅子上的张枫,眼中明显带着一丝怒气,沉声说道:

  “今日幸亏子仲派人告知我……你若是没有十足把握,就别让岚儿在这陪你送死!”

  张枫因为刚才那一番折腾,已经略带疲惫,他只是很平静地抬起头看着张飞。

  “多谢三将军了。”

  张飞攥了攥拳头,猛地转回身,向着门外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张枫不禁苦笑,如果不是院子里还有敌人,只怕现在张飞会把自己大卸八块吧。

  他不得不承认,这次确实是他低估了对手,才导致这么窘迫的情况。

  张飞并不关心身后那个恶人是怎么想的,他此刻正一步步慢慢走向院子正中。

  赵旭已经缓过劲来了,可是他很清楚,刚才那一击,自己的肋骨已经断了两根。

  “张益德……武艺果然……高超,后会有期!”

  说完,三个部下便挡在他和张飞之间,而其余的人,则搀扶着赵旭还有之前受伤的三人往门外逃去。

  可是张飞并没有想要阻拦的意思,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任由这些人离开。

  “三将军,”玉貘在屋内有些着急,“就让他们这么走了?”

  张飞转回身,走到门口,却没有进去。

  他看着张枫,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你原本也没想赶尽杀绝是么?”

  “呵呵,三将军是明白人。不错,必须要让他们回去通风报信。”

  “只要能达到目的,便是大哥,你也一样用作钓饵。”

  “与其独杆垂钓,倒不如将饵全抛出去,一网打尽。”

  “你如何用计我不管,但有一点你给我记好——若是你敢对大哥不利的话,我定不饶你。”张飞话语中,再次透露出恼怒。

  “呵呵,”张枫只是发出一声冷笑,“多谢三将军提醒。”

  张飞懒得再看他,哼了一声,转身出屋,向着院门口走去。

  前脚踏出院门,张飞忽然停住了。

  “三将军还有何指教?”

  张飞没有回头,只是有些怅然地说道:

  “岚儿没有什么大碍,等下我会叫子仲过来看看你们的伤势……张天翼,你要是真为岚儿着想,最好别让他继续留在你身边了。”

  张枫刚想回话,却发现院门处已经空无一人了。

  四十话

  这一夜,山桑这个小城中的百姓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那种九死一生的感觉。

  没过多久,糜竺便亲自到张枫等人的住处来给他们医治了。

  同时,他还带来了两个消息。

  第一,仅仅是在打斗结束之后的半个时辰,糜竺得到其弟糜芳的禀报,山桑城东门守卫私自打开城门,放走了前来偷袭的刺客,而且那几个守卫也一同跑了。

  糜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便派人秘密尾随其后,准备找到他们大队人马的落脚之处。

  第二,赢拓已经与刘备见面了,现在被安排在糜竺府上以确保安全。

  虽然大局上来说,事情仍是按照张枫的计划在进行,但经过这件事,却暴露了一个很致命的问题——山桑城中,有叛徒。

  目前还不能确定究竟是吕布的内应还是三个分统安插的人手,不过相信以糜竺的手段,很快就能查到些眉目。

  就这样,糜竺一边为张枫查看伤口,一边和他交换着情报,不知不觉天已经亮了。

  “你的伤口裂开了,我已经给你重新上了药,过些时候我会派人再送来,记得让人帮你每日换一次。”

  糜竺站起身,微微舒展了一下筋骨。

  张枫在玉貘的帮助下披上了衣服,其实屋子里有炭火烘着,倒也不是很冷。

  再说,他的心思也没在自己身上。

  看着床上昏睡的郭岚,张枫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多谢糜帅。只是不知岚儿……”

  “那孩子没事。”

  糜竺的语气中,也有些责备之意。

  “糜帅,我……”

  “从我认识你开始,很少见你会如此,看来至少你对那孩子,还留有些人性。不过你若是真为他好,最好还是离他远点。”

  糜竺没有给张枫开口的机会,话语间也没留什么情面。

  “呵呵,三将军也说过同样的话。”

  张枫自嘲地笑笑,接着便转移了话题:

  “糜帅为何要告诉他?”

  “我不能派出太多人手,但要确保救下你们,便只有找他了。”

  “那我倒要再次谢过糜帅了,竟能请的动三将军。”

  听张枫这么说,糜竺哼了一声,指着床上的郭岚说道:“我哪有那么大面子,是他。”

  “嗯?”张枫听到这个回答,不禁有些疑惑。

  “益德大概也喜欢这孩子的心性吧。”

  张枫沉默了片刻,也只能笑笑。

  这么说来,自己不是又等于被郭岚间接救了一回么。

  “看来你对这孩子也很上心,竟然完全不关心主公那边如何了。”

  很显然,糜竺对于张枫这次处事的做法也感到有些意外。

  “不知糜帅是否愿意对我说说?”

  张枫虽然经历了难熬的一夜,但说起这事,却精神了几分。

  糜竺点点头,坐到他对面的椅子上。

  “其实昨日刚入夜,我便秘密将赢拓带到主公那了,主公与他也无非是再次确认了互相的条件而已。最终,主公答应了他,作为董妃在外的援军。”

  “主公倒是痛快。”张枫一笑,但却不带任何感情。

  “这也是无奈之举。”糜竺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张枫也不过是随口应和一声,刘备的想法,他还是能猜到的。

  作为曾经援助陶谦抵御曹操的“仁义之师”,如今却流落到曹操的地盘上,这处境自然不言而喻。

  虽然曹操出于纳贤的名义收容了刘备,却难保不会借刀杀人。

  谁能保证他不会和吕布私自约定什么,怂恿他出兵。

  真到那时候,曹操只要视而不见,给吕布军放行就够了。

  张枫当初落魄之时,曾经投奔过在曹操帐下效力的段轩,自然对曹操的为人也有些了解。

  正因为如此,他才更深知刘备的顾虑。

  “糜帅大人,其实主公对此间之事一清二楚,只是出于各种原因,装作不知道,是么?”

  糜竺没有急于回答,而是摇了摇头,用一种很奇怪的口吻说道:“主公,不是你我能看透的。”

继续阅读:四十一话 四十二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夜传说之上兵伐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