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童年
黑涩书生2017-08-03 10:282,383

  粤东地区一个叫坝下村的小山村里。

  山村农家夜幕降临便早早闭门锁户,看电视的看电视,该睡觉的睡觉,没什么事谁也不会在村里瞎溜达,毕竟山村诡事多,乡下人可是迷信得很。

  是夜,村里头静悄悄的,除了偶尔几声狗叫和猫儿求爱的斯叫声。

  村西头老钟家,“咚,咚,咚!”家里的老挂钟敲响了九点整的钟声。像往常一样,九点钟声一敲响,老钟和他老伴便准备关灯上床睡觉了。

  突然,一阵狗叫伴随着婴儿的哭声在老钟家门口响起。这时老钟两夫妻就奇怪了,这大半夜的门口怎么会有娃儿的哭声?再说这村里最近也没听说那家生娃啊?

  好奇之下,两夫妻便走到门口打开了屋门,刚打开门就看到门外地上有一个娃儿,这娃儿“哇,哇,哇!”的哭着,很明显就还未断奶。这老钟两夫妻虽然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娃儿吓了一跳,但也没觉得有多大的惊讶。因为在这个年代,生得下养不来的人家简直就是多不胜数,村口的路边每年都有几个被亲生父母所遗弃的婴儿,幸运的可能会被家庭经济富裕的抱回家养,而那些不幸运就只能活活的饿死冻死或者被野狗叼了。

  老钟抱起了地上的娃儿,看了看,居然还是个白胖小子。老钟在娃儿的身上翻了翻,想找找看有没有这娃儿的什么线索,翻来翻去,娃儿的身上除了一块造型古怪的红石头挂坠外什么也没有。

  不过说起来也奇怪,这娃儿被老钟抱起来后便不哭,两只大眼睛眨巴巴的看着老钟,那可爱劲直接就把老钟两夫妻给俘虏了。当场便决定把这娃儿收养做孙子,过继给自己的儿子。

  老钟有个儿子,在外地做生意,今年二十四岁,两年前娶了媳妇,但至今为止都没给他们二老生个大白胖孙子。这可把二老给急坏了,每天烧香拜佛的只盼儿媳妇能早日为他们生个大胖小子。不过现在好了,不用再烧香也不用再拜佛了,这老天直接就给他们送了个白胖小子。

  就这样,这个来历不明的婴儿就被老钟两夫妻给收养了。

  这个被收养的婴儿就是我,以上所说的事是我奶奶告诉我的。一般人家领养或收养小孩都藏着掖着不让其他人知道,但我奶奶却有事没事的就给我来一段小时候收养我的趣事。

  其实这一点也不奇怪,在农村这巴掌大的地方有什么事是村里人不知道的,今天村东猪肉佬家的母狗生了几条狗崽,尼玛村长今天又买海鲜了,昨晚老光棍又去李寡妇家了,这些事明天一大早全村上下便家知户晓了。

  所以说在同一个村子里没有什么事是瞒得住人的,更别说村里无缘无故多出个小孩这种大事。与其以后让别人在身后嚼舌根,倒不如跟我说实话。

  咳!有点扯远了,再说说我吧。

  我叫钟航,意为人身一帆风顺,事业畅通无阻。但这个名字却很少人叫,认识我的人都叫我虎子,因为从小我就比同龄人长得高长得壮,所以村里人才会叫我虎子。

  我父母自从几年前生意失败后已经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每天粗茶淡饭,刨土种地,最奢侈的事情也许就是赶集买二斤猪肉回家包饺子吃。

  记得十七岁读高中那年,因为和同学打群架,把两个同学打得重伤入院,一个断了两条助骨,一个手臂脱臼。这件事当时闹得很严重,所以我和好哥们牛仔不负众望,很光荣的被学校退学了。

  退学后我爷爷和牛仔他爹各买了两条好烟一瓶好酒到村长家,让村长给我们找点事做,最后村长帮我们做了份假表让我和牛仔去当兵。别说我和牛仔当时只有十七岁,照我俩的身高和体魄,说我俩二十岁都有人相信。

  就这样我和牛仔成了国家的一名战士,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辆在部队里一呆居然呆了五年。突然有一天,我想家了,想我那最爱的爷爷奶奶了,便拉着牛仔向旅长申请退役,旅长当时那是千挽留万挽留差一点就跪下来求我俩了,不过我还是坚定我的信念,不被旁人所利诱。

  五年兵,退役后国家给了我和牛仔每人各二十七万退役金。

  回到老家后我学过木匠,做过装修工,干过电工,还当了几天饭店伙计,结果是干啥啥不行,被打击的体无完肤。

  后来也就老老实实抱着二十七万退役金在家啃老。

  再后来我这个人几乎就废了,整天玩网游游戏、在村里打篮球,农活也不干,实在闲的蛋疼就出去瞎逛,偷鸡摸狗、调戏调戏小姑娘。

  如果非要说我这人有什么特长,那就是身体特结实特能打,一个打十个那是吹牛逼,一个打五个倒是没问题,而且我还会念一些似乎屁用没有的咒语,和画一些没什么卵用的符咒。

  记得是在我七岁那年吧!那一天我很得瑟的拿着个地瓜一边啃一边愉快的向牛仔家去,打算拿着地瓜到牛仔面前炫耀一翻,顺便找他一起去玩泥巴。

  牛仔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牛仔本名钟晓磊,和我同岁,也是当年和我一起把同学打入院后被光荣退学的铁哥们。

  在去牛仔家的路上我遇到一个老道士,其实也不算多老,四十来岁,在那个年代,道士和尚和乞丐在村里时常能遇到,都是从外地来的,目的无非就是骗吃骗喝。

  当时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还很鄙视的瞟了他一眼,顺带“呸!”了他一口,骂道:“哼!臭不要脸。”

  那知道他不怒反笑还叫住我“哇!小兄弟,不得了啊不得了!你有道灵光从天灵盖直喷出来,你知道嘛,年纪轻轻的就有一身横练的筋骨,降妖除魔的体质,简直就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降妖奇才啊,如果有一天让你打通任督二脉,你还不飞龙上天,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警恶惩奸,维护世界和平这个重任非你莫属啊?”接着从怀里摸出一本破书,忽悠我说:“这本《太阴决》秘笈,原价十三块八,我看与你有缘,收你十块钱,传授给你吧。”

  “俺没钱,买不起耶!”尼玛!俺当时也就七岁,平时身上最大面额的人民币也就五毛,十块钱能买两斤猪肉啦!

  “没钱!……哎!这样吧,你把地瓜给我,我用秘笈跟你换。”

  我脑袋瓜子转了转,觉得地瓜换秘笈应该不会吃亏吧!再说家里的地瓜还有一筐呢。于是我愉快的用一个咬了几口的地瓜跟老道士换了秘笈,然后也不去找牛仔玩泥巴了,屁颠颠的回家练秘笈去了。

  所以自那以后我总觉得我异于常人,他日必定会干出一番大事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道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诡道传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