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狂暴残杀
枯崖雨墓2019-02-04 14:392,385

  谭长春、谭峰,伤痕累累的站了起来,目光绝望的望着司徒天伦和柳博义。

  谭长春虽然和两大家主,同是灵胎境八重,但他年事已高,根本不是其中一人的对手。

  而谭峰只是灵胎境七重,在两大家主面前,更是没有还手之力。

  柳博义藐视谭长春,嗤笑道:“老东西,这一个月你没少联络其他家主吧?你这个白痴也不想想,放眼全城又有谁敢为了你们谭家,而得罪我!”

  正如柳博义所言,在这一个月内,谭长春想拉拢其他家族,帮助谭家度过危难。但众家主权衡之下,最终没人愿意为了谭家,得罪其他两大家族。

  “胜者为王败者寇,老夫无话可说!”谭长春长叹口气,忍辱负重的哀求道:“老夫只求你们,放过我谭家下人们,他们是无辜的。”

  “家主,我们生是谭家人,死是谭家鬼!我们要和谭家共存亡!”谭府二百名侍卫,手持长矛,誓死如归的大吼声响彻云霄!

  “胡闹!”谭长春望着众侍卫,“你们也有家人,你们死了,家人怎么办?都给老夫闭嘴!”

  自古忠孝两难全,众侍卫想到一时的热血,将会带给妻儿老小的无尽悲痛,他们含泪沉默了。

  “啧啧,好感动……好感动啊!”柳博义盯着谭长春,嘲讽道:“老东西,难道你连斩草要除根的道理都不懂吗?哼,我告诉你,今日你们谭府308口人都得死!”

  “你这个心狠手辣的畜生,老夫和你拼了!”谭长春怒火中烧,正欲拼死一搏时,耳后传来一道阻止声,“爷爷且慢!”

  谭长春回首看到是谭云时,双目通红的嘶吼道:“孙儿,你来作甚?这里有爷爷和你爹顶着,你快逃啊!”

  “云儿,快跑啊!”谭峰咆哮道。

  这时,灵胎境六重的冯静茹,右手持剑,心急如焚的来到了谭峰身旁,含泪道:“云儿,娘和你爹、你爷爷拖住他们,你听娘的话快逃!逃得越远越好!”

  “我不能走!”谭云神色坚定的摇了摇头,径直来到了父母、爷爷身前。

  “你这是要气死娘啊!”冯静茹推搡着谭云,焦虑难安道:“滚啊……滚!”

  “娘,你要相信孩儿,有孩儿在,我谭家绝不会灭亡!”谭云掷地有声道:“娘,你扶着爹和爷爷先歇息,这里交给孩儿了。”

  冯静茹见再劝无用,神色痛苦至极。

  “吆喝,怪不得你这小畜生敢大言不惭,原来是晋升六重境了啊!”司徒天伦玩味的盯着谭云,说道:“短短一个月,连续晋升三重境,看来没少服丹药吧?”

  谭长春、谭峰、冯静茹,这才查看谭云境界。当发现谭云真是灵胎境六重时,三人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们可是确定,谭云闭关期间,并未服用任何丹药!

  谭云冷视司徒天伦,星眸中戾气四射,“不管老子有没有服用丹药,你们今日都休想活着离开!”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杂种,我撕了你!”司徒天伦肺都要气炸了。

  “爹,杀他岂能让您亲自动手?还是交给孩儿吧!”司徒剑南大步流星的来到司徒天伦身前,怒视着谭云,顷刻之间,灵胎境七重的气息释放而出,使得周围的天地灵气,泛出一圈圈涟漪。

  他不愧是望月镇的三大天才,在一个月前还是灵胎境六重,如今已迈入了七重境!

  “嗯。”司徒天伦点了点头,叮嘱道:“剑南,注意安全。”

  “爹您放心。”司徒剑南瞥视谭云,“孩儿杀他,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云儿,当心啊!”谭长春、谭峰、冯静茹,神色焦虑。

  “去死吧!”司徒剑南足尖点地,化为一道残影,狂暴的挥出一拳,直击谭云面门!

  他无比自负,对付灵胎境六重的谭云,根本无需用剑,一拳便能将谭云脑袋轰爆!

  “喝!”

  谭云大喝一声,一拳霍然捣出,拳势如陨,使得周身空间微微震颤!

  “砰……咔嚓!”

  两拳相遇,一股灵力漩涡犹如星云爆炸开来,血雾弥漫、断指四射中,司徒剑南的右拳脆弱的可怜,被谭云一拳击爆!

  “啊……这不可能!你只是六重境,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司徒剑南惊悚惨叫,口腔喷血,沙袋般被轰飞。

  “嗖!”

  不待司徒剑南落地,谭云形如鬼魅,极速掠过低空,左手死死地钳住了司徒剑南的脖子,将其拎小鸡般提了起来!

  “爹,救我……”司徒剑南吱吱呜呜的哭喊着。

  司徒天伦顾不上思忖爱子,为何不是谭云对手,他目眦欲裂的吼道:“谭云,放开我儿!”

  “呵呵呵呵,我放你老母!”谭云犹如一尊降临人间的杀神,他左手掐着司徒剑南脖子,右手握住了其左手虎口!

  “不……啊!”司徒剑南鬼哭狼嚎中,“咔嚓!”整条左臂,被谭云硬生生的撕了下来!

  “儿啊!”司徒天伦悲愤交集,乞求道:“谭云,只要你放了我儿,我立即撤出谭府,求你别再伤害他了!”

  “你真想求我,那就要有求人的样子。”谭云目光阴鸷的盯着司徒天伦,厉声道:“给我跪下!”

  “你……”司徒天伦怒火中烧,刚一开口便被谭云截断,“你什么你?给老子跪下!”

  “咔嚓!”

  说着,谭云一脚踹爆了司徒剑南的左膝,鲜血四溅,断肢飞落在了司徒天伦面前!

  “啊……爹救我、救我……”司徒剑南眼泪鼻涕,流进了嘴中。断臂断腿之痛,侵蚀着他每一条神经!

  “谭云,我跪、我跪……你别再下毒手了!”司徒天伦声泪俱下,跪在了谭云面前。

  “剑南!”柳如烟花容失色,哭成了泪人。

  谭云怒视柳如烟,脸上青筋暴凸,犹如一条条蚯蚓爬满了脸颊,冷笑道:“贱人,当初你和老子订婚了,还和司徒剑南偷情。今日你们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啵!”

  谭云抬起右脚,朝司徒剑南裤裆踩下,立时,传来一道气泡破裂般的声音。

  司徒剑南下身被毁,彻底断子绝孙!

  “不……”司徒剑南声嘶力竭的哀嚎中,晕死了过去。

  “谭云,立即放了我儿!”司徒天伦从地上站了起来,浑身剧烈发抖,“否则,我让谭府所有人,生不如死!”

  “哈哈哈哈,有本事你就来吧!至于你儿子,他死定了!”谭云狂笑,五指弯曲发力,血液喷溅中捏爆了司徒剑南的脖子!

  断头在地上,骨碌碌的滚动到了司徒天伦脚下,无头尸体软绵绵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逆天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