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一)
北栀2017-08-05 01:192,137

  “倾城!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把血玉石交给组织,组织那边也会考虑给你留个全尸!”苏久(男)对着靠在墙上,无力的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美目的倾城(女)喊到。

  “组织?!好一个嗜血阁!!好一个为我着想的组织!你不是想要血玉石吗?!来!既然想要,就从我手上抢过来!”倾城此时的心中满是悲哀:

  当初嗜血阁刚刚成立,她一介弱女子,既是阁里的医生,又是阁里的杀手,为了让嗜血阁变强,她拼了命的训练,终于坐上了,也坐稳了黄金杀手的位置,这才让那些看不起女生的男人们彻底闭了嘴。

  现在呢?嗜血阁坐稳了第一的宝座,就开始对她这个元老动手了,呵!她还真是天真啊,自以为自己把嗜血阁当作了家,嗜血阁也会把她当成家人,果然自己还是太蠢了,嗜血阁,从来都是为了一己私欲就残害同门的地方!

  苏久知道再和倾城说也没用,竟直接开始了进攻!苏久一拳带着风径直的朝着倾城的小腹处打去,倾城奋力一闪,堪堪躲过了苏久那一圈,而刚刚倾城身后的木墙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凹陷处,可见那一拳力度之大。

  看见墙上凹陷的地方,倾城一双流光美目此时也不由得沉了下去,若倾城刚刚还对自己怀带感情的组织有几分期期艾艾之情,那么现在,倾城已经清楚的知道了这只不过是是她的自欺欺人罢了。

  思念至此,倾城也开始蓄力,她的手臂上已经中了一枪,是万万不能再用手部进行攻击了,倾城的右腿慢慢向后移动。

  不料苏久已经发现,一对星眸里露出几丝不屑和嘲讽,面部的肌肉也不自然的抖动了几下,他的左腿也慢慢的开始向后移动。

  倾城撇了眼苏久虽已握成拳状,犹如一支随时可以离弦之箭一般的手臂,眼角的余光却看见了苏久慢慢向后移动的左腿,如秋水般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好似一只慵懒的波斯猫。

  倾城朱唇微勾,右腿径直的踢了出去,苏久的薄唇也勾起了一抹嘲讽,双手成勾状向倾城的双肩袭去,左腿也踢了出去。

  此时倾城眼中笑意更甚,右腿明明比苏久先踢出去,速度却慢了几分,在苏久的左腿踢来之时,倾城右往地上一踏,身子迅速往右边退去,在苏久怔住的一瞬间一个侧踢,正好踢中了苏久的小腹。

  苏久迅速的往后退去,捂着被倾城踢中的小腹,双眉皱成了一个川字,双眸中满是惊讶,苏久面色阴沉的不像话,刚想开口说话,一口鲜血就吐了出来!

  要知道,倾城虽然伤了手臂,但是那一双美腿还是可以使劲的,刚刚那一击几乎使出了她全身的力量,苏久只是吐了血,若换成普通人,可能已经晕了过去。

  苏久强忍着小腹部传来的痛意,看着美艳不可方物的倾城,好一个倾城,当真是倾国倾城!

  “倾城,你不会以为就这么简单吧?实话告诉你,今天,我们二人谁都活不了!这个屋子里,组织早就布满了炸药,我失手了不要紧,你也活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苏久脸上挂着令人畏惧的笑容,嘴角还汩汩的留着鲜红的血液,脸上写满了疯狂二字。。

  倾城虽然早就知道了组织的无情,却万万没想到组织下手这样狠辣,竟然连炸药这玩意都用上了。

  “你们那么想取我性命,我的命是我的,除了我,谁都别想动!”倾城勾起了一抹绝望而又美丽的笑容,看着痴狂的苏久,一下闪到了苏久的身前,没有受伤的手瞬间掐住了苏久的脖子,苏久甚至来不及挣扎,“咔嚓”一声,苏久的头颅变向右边歪去,再没了声息。

  倾城看着屋子天花板角落的一个监视器,勾起一抹肆意而张扬的笑容:“我知道你们这群王八蛋在看,不就是想要我死吗?至于这么大费周章吗?!枫,是你指使的,没错吧,这么狠,真不愧是这嗜血阁的阁主啊!我倾城真是瞎了眼,竟然看上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早知如此,我一定夺了你这阁主之位!”

  倾城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中吐出来的一个个字,可谓字字珠玑,让坐在监视器前的一干人等脸色变了又变。

  倾城突然收起了脸上那阴毒的笑容,绽放出一个绝美的笑容,声音好似那有毒的罂粟,让人沉沦:“倾城在一本古书上看过这么个诅咒之法,用那玄铁之刃,亲自将自己腹部刨开,以己血为誓,以己命为咒,就会发生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倾城今日便想以命一试这个法子~你们可不要眨眼哦~”

  倾城说话时满脸的天真浪漫,好似一个孩童,可她接下来的动作,却让监视器前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倾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精巧的带着丝丝冷气的匕首,“这把,就是玄铁之刃哦……”倾城好似在梦中呓语,喃喃道:,“这是枫你送我的成人礼,现在,不过是一把垃圾啊……”

  倾城将匕首用力的刺进腹部,强忍着剧痛,将腹部,用那精巧的匕首,划开了!鲜血染红了地面,也刺痛了她的心”:“今日,倾城在此立下毒誓,不仅要那些居心叵测之人拿性命作为利息,倾城还要,还要他们三生三世堕进畜生道,不能为人!倾城,倾城愿拿命作为代价,来,来交换。”

  倾城终于坚持不住,血玉石慢慢的吸收着倾城身体里尚未流干的血液,石体也更加红艳。

  倾城一对美目仍旧死死的盯着监视器,只是,眼中,再没了那灵动的神采……

  偌大一个房间内,倾城躺在血泊之中,明明是十分渗人的一幕,却依旧让人觉得有种,异样的美感……

  --------------我是分割线---------------

  小可爱们你们好~我是北栀~小可爱们可以叫我北北~也可以随便叫~顺便说一下,倾城是个代号,不是名字,倾城其实没有名字的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腹黑皇帝的废柴皇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