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阿穆休斯
风云二号2019-10-12 02:073,283

  自从得到天魁系统之后,王正就有了做梦的习惯。

  谁说梦中不能学习?之前搞定廖峰那招,就是从梦中学来的。

  梦里的主角并非王正,而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

  并不是同样的梦境,这一个月来,王正做过三个不同的梦,虽然主角都是那个小孩,但内容却不一样。

  第一个是小孩独自一人在一处密林之中与一头类似野猪的猛兽对视的场景,开始王正有些惊奇,之后便是惊讶,惊讶于小孩的勇气,一个七八岁小孩,竟然能直直地与一头野猪对视将近一个小时而一动不动,而且是在阴森森空无一人的密林之中,直到将野猪瞪的转身离去。

  当王正终于也能做到平心静气地与那野猪对视之后,梦境便换成了第二个。

  第二个梦,是小孩伏击一只兔子的场景,那如猎豹一般的谨慎,以及潜伏之时长时间一动不动的耐心再度让王正蛰伏,他怀疑这小孩儿就是个野人。

  第三个,便是小孩与那恶狼战斗的场景。

  每当王正领悟了梦境里的精髓之后,梦境就会自动变幻。

  他知道,这是天魁系统中的信息,这些梦境就是为了让王正学习的,而那梦境的内容,绝对是曾经发生过的,要不然不会那么真实。

  那一个个梦,就像是一段段记忆,来自于那小孩儿的记忆。

  很快的,王正又进入了梦境。

  小孩儿站在一颗茂盛的大树下,王正就好像困在小孩儿幼小的体内一样,能通过小孩儿的感官感受一切,却不能控制小孩儿的行为。

  一个月来,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状态。

  阳光灿烂,荒野有些粗犷,一切都那么真实,甚至可以感受到风声,还有大树那碧绿的树叶透出的香味。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忽然,一声略显苍老的嗓音传来。

  小孩儿转身,王正的意识便跟着转身。

  一位老者正站在小孩儿的身后,高大魁梧的身形,红光满面,却有着一头银发。

  老者的穿着,也只有在这诡异的梦境里才能看到,如古时将军穿的铠甲,通体银白,可却又比现实世界中那种盔甲更加精妙神奇。

  锋利如刀的护肩,金黄的护腕,银白的胸甲正中有着一个圆形的红色光斑,如能量凝聚的光斑在徐徐转动着,不断将一丝丝火红色输送到全身各处。

  小孩儿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老者,炫酷的铠甲在他年幼的眼里竟然激不起半点波澜,没有丝毫害怕。

  可被困在小孩儿体内的王正却忍不住皱眉,虽然是梦里,可他依旧能感觉到老者身上传来的超越认知的强大感觉,就好像,好像面前站着的不是人,是神。

  望着小孩儿波澜不惊的眼神,老者笑了。

  “呵呵,你很勇敢。”老者颇为赞赏地笑,“好吧,我应该先自我介绍,我叫凯尔斯,你可以叫我老凯尔,亚特兰蒂斯皇家护卫队导师,呵呵。”

  老者态度很和善,慈祥的眼底有着隐藏的惊奇,似发现了宝藏一样,“现在,你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阿,阿穆休斯。”小孩儿眨了眨眼,结结巴巴地说出了几个字。

  七八岁的小孩儿,那稚嫩嗓音里竟透着些许野兽的低沉。或许太久没有说话,小孩儿的语序很含糊,也有些结巴。

  “阿穆休斯?”老者挑了挑眉毛。

  小孩儿点头。

  “很好,看来,你是一个人。愿不愿意跟我走?”

  小孩儿没有回答,闪亮的眸子似要穿透老者深邃的眼神看到他背后的企图。

  “哈哈哈。”老者大笑,“可真是个奇怪的小家伙。”

  王正却深呼吸,那笑声竟是令的空气都在颤抖,能看到空中隐隐的涟漪。

  “好吧,我实话实说,你想不想当亚特兰蒂斯的皇家护卫?亦或者皇家护卫队的队长?更或许,是整个世界都瞩目的亚特兰蒂斯战皇?”顿了一下,老者俯视着小孩儿,以一种很得意的姿态道。

  王正心中一颤。

  战皇……低头看了看小孩儿赤1裸的脚掌还有破烂的毛皮衣服,王正心中有了猜想,难道这小孩儿,就是天魁系统中所言的战皇?天魁系统真正的主人?

  一定是这样,这些梦境本就是记忆,而天魁系统拥有的记忆,最大的可能就是来自于它的主人。

  战皇,霸气测漏的名字啊,光是看这天魁系统的强大就知道他的主人有多牛逼了,说成神一样的人物都不为过。

  再次深呼吸,王正越发激动了,自己竟然在跟这神秘的战皇学习战斗之法?

  等等,老者刚刚似乎还提到了一个王正在这梦里唯一熟悉的名字……亚特兰蒂斯?

  “卧槽……玩儿大了!”想着这些,王正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唾沫。

  亚特兰蒂斯,神秘遥远,强大如神的文明,而亚特兰蒂斯举世瞩目的战皇,岂不是比神都强大的人物?

  牛逼了啊!

  可小孩儿却依旧脸不红心不跳,继续直勾勾地盯着凯尔斯,那萌萌的样子,似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老者苦笑着咧了咧嘴,“好吧,我再解释一遍,皇家护卫就是保护亚特兰蒂斯皇者的战士,世界最强大的战士,也必将遇到各种强大的敌人,可比你跟一头狼战斗有意思多了。明白了吗?”

  “嗯嗯。”小孩儿终于听懂了,大眼睛忽然就亮了。

  “那愿意加入皇家护卫队吗?”老者又得意地笑。

  没有再迟疑,小孩儿再度连连点头。

  王正感受得出,小孩儿纯真的心里很兴奋。

  “真是个变态啊,这么小就渴望战斗?”王正咧嘴暗骂,旋即又瞪眼,觉得这句话把自己也骂了,他七八岁的时候,岂不是跟这小孩儿一样,也向往着军中那热血厮杀的岁月?

  就这一点,自己跟这个小孩儿倒是挺像的。

  梦境开始模糊,当视野再度清晰之后,场景已经变了。

  一处圆形擂台之上,小孩儿与另一个小孩儿对峙着,对方看似比小孩儿大一些,光个子就比小孩儿高出一头,身材也很结实。

  擂台下方围满了观众,将近两百多小孩儿,看面貌,最大的不过十几岁,最小的五六岁。

  这一群小孩儿外围,是一群身着银灰战甲的战士,手持长矛,长矛之上流转着丝丝缕缕的湛蓝电光。

  擂台对面还有着一处高台,高台上坐了四位老者和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那老者凯尔斯就在其中。

  所有人的打扮都与现实大相径庭,可就是那么真实。

  远处,能够看到林立的高楼大厦,金碧辉煌的高楼大厦,有着独特的风格,看似与自然融为一体,却又独立与自然。

  “下一场,阿穆休斯对沃奇,胜者将得到两分,同时距离成为真正的皇家护卫也更进一步,败者不得分,想要成为皇家护卫,势必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开始吧。”

  高台上,那年轻男子大声喝道,方圆数里内都听的清清楚楚。

  “沃奇,加油!”

  “沃奇,你是皇族的骄傲!”

  “沃奇,教训那个鼻涕虫!”

  “打死那个野人!”

  擂台下两百多小孩变的激愤,几乎全部在为沃奇加油。

  “休斯哥哥,加油,你才是最厉害的呢!”一道脆生生的嗓音传来,在如潮的叫喊声中是那么微弱,也是唯一为阿穆休斯加油的。

  小孩儿不由得回头看向台下,王正的视线便跟着看了过去。

  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儿正在人群中极力地跳跃着,挥着手,努力地冲阿穆休斯笑着叫着。

  “星女……”

  王正不自主地呢喃,这是小女孩儿的名字,信息来自于阿穆休斯这个小孩儿的脑海。

  每次在梦里,王正的一切感受和信息都会跟阿穆休斯这个小孩儿同步,他想什么,王正就会感受到什么。

  星女,是阿穆休斯进入皇家护卫队训练营之后唯一愿意接近他的朋友,还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儿。

  阿穆休斯傻傻一笑,然后就恢复了专注,大眼睛微凝,乌黑眼底透着成1人都少有的森然。

  “鼻涕虫,听说你是导师从外面招来的,势必有过人之处吧。今天就让我领教领教。”皮肤泛黑的沃奇笑的很自信,“亮出你的兵器吧。”

  “我,不用兵器。”阿穆休斯说的斩钉截铁,嗓音木讷。

  同时,王正感受到一股力量正在阿穆休斯幼小的体内复苏。

  台下的小孩儿开始大笑,那些观看的成年战士也开始摇头,对付沃奇不用兵器,无异于找死。

  沃奇可是皇家成员,从小接受各种训练,绝非阿穆休斯这种外来野人能够匹敌的。

  沃奇也笑了,正准备抽出背后长剑的手又停了下来。

  “你很狂!为了公平,我就空手跟你打一场。平时你谁都不服,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皇族的力量。”双拳握紧,沃奇咧嘴阴笑,那笑容根本不该出现在一个不到十岁孩子的脸上。

  “轰!”话落的一刻,沃奇已然冲出。

  “卧槽!”

  被困在阿穆休斯体内的王正瞪圆了眼睛,这他妈是一个小孩儿该有的速度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级王者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级王者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