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来逗比的吗?
风云二号2019-10-12 02:073,459

  胖子叫陈三雄,王正那个对手阿龙就是他的手下,本来他都想让这个阿龙卷铺盖滚蛋了,就打了两场还输了一场,一分钱没赚到不说,还让他雄哥在圈子里没少丢人,留他何用?

  却不想韩菱纱找上了门,说自己有个新人要上场,点名要阿龙做对手。

  在这圈子摸爬滚打这么多年,陈三雄绝对是老奸巨猾的,韩菱纱是个表面妩媚内心强势的女人,她点名要阿龙绝不是为了胜,而是为了保险。

  因为对于韩菱纱来说,让一个新人赢阿龙没有任何利益,阿龙的名声已经在圈子里传开了,就是个弱者,菜鸟,打败他有什么意义?

  所以,陈三雄断定韩菱纱这个新人同样很弱,所以她才会在三个新人对手里专挑最弱的阿龙。

  陈三雄想不通的是,这不像韩菱纱的个性啊,如果这个新人真的很弱,她又何必收他当拳手?还要戴面具,这在认识韩菱纱的记忆里是不曾有过的。

  很奇怪啊,除非这个新人对于韩菱纱意义不同,要不然韩菱纱不会这么上心。

  到底是什么人呢?

  擂台上,比赛结束了,一位壮汉被打的趴在地上站不起来,嘴里的血水流了一地,最后被直接抬了下去。

  裁判宣布了另一个人的胜利,观众席群情沸腾,输了钱的在叫骂,赢了钱的在大叫,各种喝声混杂,哗啦啦如潮水席卷。

  工作人员上来打扫擂台,一群性感美丽的拳坛宝贝上来跳了一支热舞之后,主持人走了上来。

  瘦高的青年男子,油头粉面,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娘炮气息,配合这血腥的擂台,很有喜感。

  “哎呀呀,刚才看的人家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主持人连连拍着胸脯道,一脸惊吓过度的表情,引的台下一阵哄笑。

  “好,下面将要上场的呢,是两位新人。”顿了顿,主持人捏着兰花指开始了接下来的介绍。

  “一位,是我们很熟悉的阿龙!来自我们三雄老板旗下。另一位呢,是来自我们漂亮的夜来香老板韩菱纱旗下,名字叫……哦,很霸道的名字,战王!”

  主持人故意将战王两个字拖的老长,回音荡漾不绝。

  可观众席却发出了漫长的嘘声。

  一个是打两场输一场的弱者,一个是一上台就敢叫战王的自大狂,有什么看头?

  主持人倒是很淡定,继续抿嘴笑着,“现在呢,大家就可以投注了,不懂操作的新客人可以问问邻座或者直接咨询我们的工作人员,您的座椅上就有操作面板。”

  没错,观众也可以下注,所以这拳赛很暴利。

  现场嘀嘀咕咕起来,人们在商议着到底该押谁。

  陈三雄回头看了一眼,不出所料,大部分人都押战王赢,这很正常,阿龙弱者的名声已经传开,而这个战王还从未谋面,但从名字上看,很有赢面。

  陈三雄阴笑,如果这个战王真的厉害,以韩菱纱的个性,就不会单挑一个最弱的选手来这场首秀了,更加不会搞的这么神秘。

  “韩老板,你下多少?”目光放在韩菱纱脸上,陈三雄笑的很神秘。

  韩菱纱白了一眼陈三雄,这个阴险的家伙又在给自己下套了,可问题是,虽然对王正没有信心,但毕竟是自己的人,而且不光是自己的拳手,还是头儿的儿子,自己对这个小家伙也挺有好感,就为了这些,也不能惧怕陈三雄的挑衅,钱吗,大不了输了就是。

  “你下多少我就下多少。”收回目光,韩菱纱硬气地道。

  “好!”陈三雄笑的更开心,“我下三百万。”

  韩菱纱不由得皱眉,再度厌恶地盯了一眼陈三雄,真是个讨厌的家伙,这是要趁火打劫的节奏。

  “怎么?不敢?对自己这个新人没有信心?我就奇怪了,没有信心为什么还要招他呢?”陈三雄看出了韩菱纱的顾忌,心中便更加自信。

  “呵呵。”娇媚一笑,韩菱纱强撑出一份自信,道:“陈老板想多了,区区三百万而已,我还玩儿的起,我只是怕陈老板输不起,上一次你这个阿龙可没少让你破费呀。”

  “哇,两位老板玩儿的这么大呀,那我也跟,我押韩老板的人,五十万。”

  “我也押韩老板的人,一百万。”

  “我也是,一百五十万。”

  “我也是韩老板,五十万。”

  其余四位老板也纷纷下注,都是押战王赢,一方面是觉得这个战王比那个弱者阿龙强,一方面是想表达自己对韩菱纱的爱慕之情。

  陈三雄靠在了椅背上,一脸享受的笑容,如果阿龙赢了,那这些钱便都是他的,而以韩菱纱异常的表现来看,这个战王,很可能连阿龙都不如,看来今天有财神爷照顾啊。

  全场下注完毕,娘炮主持人又走到了擂台中央。

  “好,下注结束,下面我们就有请两位选手上台!”挥舞着手,娘炮的嗓音也变的亢奋了起来。

  “有请我们三雄财团的阿龙,夜来香的战王上场!”

  劲爆的音乐响起,咚咚的鼓点,令的心跳都变的有力。

  后台通往擂台的过道上,两排美艳白皙,穿着性感凉爽的拳台宝贝肆意地扭动着腰肢,妩媚诱惑的微笑散弹一样朝着四面挥洒。

  两位选手出来了。

  阿龙和战王全部由各自的私人助理带领,并肩往台上走。

  正在欢呼尖叫的观众席一下子凉了,好像烈火被浇了一盆凉水,又像是发春的公鸭忽然被掐住了脖子。

  这就是传说中的战王?

  尼玛啊,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一只猴子,也敢叫战王?你当你孙悟空啊!

  望着跟阿龙并肩走来的所谓战王的选手,呆滞的观众们开始在心中咒骂,而那一张张脸,全都是崩溃的,押了大价钱赌你赢啊,你就给我玩儿这个?

  不光是观众,连拳坛宝贝们都懵逼了,两排正搔首弄姿的美女在看到战王后,一下子就呆滞了,跟被施了定身术似的,以各种姿势定格了原地。

  更有几个宝贝瞪着美眸,惊讶地四下打量现场,以确保自己真的是来了地下拳坛,而非模仿秀的现场。

  只有战王走的雄赳赳气昂昂,没有半点羞耻心。

  没办法,上台前,王正早就预感到了现场的情况,是抱着心理准备来的。

  穿着大红的裤衩背心,还有点大,显得人更瘦,尤其跟旁边那一米八七的阿龙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头牛和一条短腿小狗的比例,更重要的是,王正脑袋上套着韩菱纱的黑丝袜,只有眼睛和嘴巴处随便捅了个窟窿,以保证呼吸和视力,眉心处还写了个大大的王字,红色的王字,是小曼在后台临时想到的,用她的口红写的。

  小曼也走的很矫健,软妹子一下子变的精神百倍,四处朝着观众席抛撒甜美笑容。

  看着小曼扭动的腰肢,王正严重怀疑她是故意的,非要在脑门上写个王字就是战王了吗?还说有杀气,怎么感觉是傻气呢?

  又侧脸看了看身旁的阿龙,高出王正一大截的壮汉一路上都在憋着笑意,大眼珠不时地往王正身上瞅,黑皮肤的脸都憋红了。

  “憋死你个瘪犊子!”王正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

  终于,二人站在了擂台上。

  娘炮主持人也是呆呆的,在王正的丝袜脑袋上看了半天才结巴道:“呵呵,有点意外,我们的战王,呵呵,呵呵呵呵。”

  傻逼似的笑了几声,娘炮主持人就转身下台了,连介绍新人的环节都忘了,这种选手还用介绍?下一场就只能在医院找到他了,或者直接是火葬场了,还介绍个屁呀。

  全场依旧是安安静静的,人们心中的愤怒正在急剧飙升。

  “哈哈哈哈……”

  忽然,陈三雄率先笑了,爆笑,笑的大肚子都在弹跳,椅子嘎吱吱作响,高亢的笑声令的身旁的韩菱纱担心他会就此死过去。

  “韩老板,哈哈哈哈……这,这就是你的新人?哈哈哈哈……你确定他是来打擂的?来逗比的吧?哈哈哈哈……”

  韩菱纱不说话,被笑的脸都绿了,心中默念,小正啊,争气啊,不然姐以后就不用混了。

  “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儿啊!”

  观众席也终于爆发了,所有人都跳了起来,瞪着擂台上的王正怒吼。

  “哥们儿,你他妈是来打拳的,还是来抢钱的?滚回家去吧。”

  “猴子,猴子请来的逗比啊,可怜我两个月的工资啊!”

  “韩老板,你这是要闹哪样啊?就算你要走喜剧路线,也事先通知一声观众啊,我一年工资都押这逗比身上了啊!”

  所有人都很悲愤,觉得这个丝袜王必败无疑了,输钱不是大事,关键有一种被侮辱了智商的感觉啊,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来,这戴着丝袜的瘦猴连那阿龙的一拳都扛不住。

  人们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弱是相对的,阿龙虽是弱者,但比起这个丝袜王,那就是神啊。

  擂台上的阿龙也是这么想的,本以为要被老板开除了,可现在看来,天助我也啊。

  望着对面的王正,看着那骨瘦如柴的身姿,还有那丝袜,哦……人品大爆发了!这要是都打不赢,对不起列祖列宗啊。

  “韩老板,给个解释啊!你们几个老板不会合伙坑我们吧!”

  “是啊!韩老板,这不是你的风格啊,怎么弄来这么个玩意儿……吃错药了吗?”

  观众开始针对韩菱纱了。

  韩菱纱一脸要杀人的表情,忽然起身,盯着前方擂台喝道:“裁判人呢?死了吗?开始比赛啦!”

  尖利的嗓音透着不容置疑的强硬,令的后面观众这才消停了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级王者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级王者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