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处处透着神秘的小道观
旁墨2017-08-29 13:002,349

  两姐妹跟着小道士上了山,来到后山之上的小道观,在拾阶而上的时候,看到干净的连一根杂草也没有的石阶已经让两姐妹很是惊讶。

  当真的来到道观的门前,看到残破不堪却又异常干净整洁的道观正门,更是让两姐妹震惊。

  走进道观,观内无论是从地砖到建筑都显得残破不堪,但是却非常的干净整洁。

  尤其是观内一些地砖已经破掉,可是却又被重新用一些粘土砖给补上。

  虽然一眼就能看得出,那些地方是残破的,但粘土砖补上了之后,踏在上面反倒没有任何差异。

  姐妹两相视一眼,两人的眼神里都充斥着震惊,要知道补砖也是一种技巧,尤其是这些地砖踩上去感觉不到任何的差异,说明地砖在补上的时候已经被找平了。

  能够在这样破败的地方,用粘土制成的地砖代替原本的砖,还能够找平确实非常不易。

  张易尘微笑着对两姐妹说:“两位善人请随意,小道去为两位准备饭食。”

  在张易尘离去了之后,王雨婷伸手拉过林幼蕊说:“蕊儿,这个小道士很不简单的。”

  林幼蕊有些好奇地看相表姐:“哦?很不简单?有什么不简单啊?”

  王雨婷努努嘴踏了踏脚下的地砖说:“你看这些地砖,道观应该年代很久远了,我刚才都没有发现,观内的地砖都是粘土砖,而且还是非常考究的古老烧砖工艺制成的,这种工艺和后来的烧砖工艺是完全不同的,这些砖表面平整光滑,几乎是没有任何气泡孔的。”

  听到王雨婷这样一说,林幼蕊蹲下来仔细看了看,发现脚下的地砖确实非常的光滑平整。

  和林幼蕊印象里的粘土砖确实不太相同,如果不是表姐去说,林幼蕊甚至会以为是城里常用的灰砂砖。

  伸手摸了摸脚下的地砖,每一块表面都很是光滑,而且整体非常的平整。

  王雨婷也蹲下来,指着颜色有些不同,一眼就能看出是后来补上的砖说:“你再看看这里,虽然颜色不一样,但明显与周围的地砖其实是一样的。”

  林幼蕊伸手顺着摸过去,发现确实触感几乎相同,除了表面颜色不同,几乎找不到任何区别。

  王雨婷神情严肃地说:“这种烧砖工艺少说也有几千年历史,而且后来早就失传了,可是这小道士居然会。”

  听到这话,林幼蕊也是大吃一惊,如果真的如表姐说的那样,那道观里的小道士确实就非常厉害了。

  姐妹两相视一眼,除了惊讶还是惊讶,然后又站起身来,继续向着道观的正殿走去。

  走到正殿前的阶梯,王雨婷又被正殿的阶梯给震惊了:“天呐,这,这道观正殿前的阶梯和栏杆竟然都是汉白玉的。”

  走上了阶梯,来到正殿前,王雨婷又一次惊呼:“天呐,这,这是一个纯木质的大殿。”

  来到这间小道观,真的是带给王雨婷太多的震惊,无论是道观前院的地砖,正殿前的阶梯,还是纯木质正殿,一切都让王雨婷对小道观刮目相看,真正感受到了这座小小道观里所承载的那份底蕴,包含着太多文化、建筑、历史的底蕴在。

  这样一份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那是再如何改建修缮的前山寺也无法与之比拟的。

  想到这里,王雨婷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举起了相继,迅速将整个小道观里里外外都给拍了一遍。

  拍完了门外和院落,王雨婷这才跟着林幼蕊踏进了道观的正殿之中。

  如今道观的正殿里已经有了香案,是之前张易尘下山的时候,从镇上的旧货市场里买回来的,包括香案上的香炉和烛台。

  当时大公鸡对此是嗤之以鼻:“身为堂堂的天师传人,你居然买这种旧货回去用,真的是丢了仙家的脸面。”

  但是张易尘那时却不以为然地说:“这些其实都是好东西,你个小鸡仔根本不懂,镇上的人也不懂,这些老东西的价值所在,觉得如今手里有钱,就该把东西都换成新的,根本不懂这些有年月的老东西,实际上才是最具有价值的。”

  现在王雨婷看到香案的时候,以她的学识又再次惊呼道:“我的天,这个小道观真的是太让人意外了。”

  林幼蕊今天听到太多表姐的惊呼声,现在已经是见怪不怪,指着香案说:“你别说,这桌子也有什么讲究?”

  王雨婷很认真地说:“对,如果我没有看错,这香案应该是一张鸡翅木的,而且应该是常年作为香案使用的,你看上面有着浓重的香烛气息,这些都是长年累月香烛落在上面形成的,这张桌案如果拿去那些古玩市场上,怕是会价值连城的。”

  林幼蕊仔细打量了一番,突然惊呼道:“这,这张桌子,是,是镇上李爷爷家的呢。”

  王雨婷奇怪地看向林幼蕊问:“你是说,这张桌子以前不是这间小道观的?”

  林幼蕊非常肯定地点头:“对,我绝对不会认错,肯定是李爷爷家的,就是老街上卖老布鞋的那家,以前李奶奶特别信佛的,这张桌子就是李奶奶用来供奉佛像的,李奶奶那时候特别虔诚,每日都会有九炷香的,而且常年点着蜡烛呢。”

  王雨婷点了点头:“那就对了,这张桌子就是长期受到香烛侵蚀,所以你看桌面已经被熏成了黑色。”

  想到这里,王雨婷有些意外地嘀咕:“难道说这个小道观里,连一张自己的供桌也没有吗?”

  话音刚落,门外响起了张易尘的声音:“呵呵呵,不瞒两位女善人,小观因为年久失修无人打理,之前确实没有供桌的,这些东西都是小道从山下镇上的旧货市场里购置回来。”

  听闻这话,姐妹两顿时恍然,明白了为何道观里的这些器具,看上去有新有旧了。

  不等姐妹两开口,张易尘又接着说:“两位女善人,小道略备了薄饭,请随小道来吧。”

  于是姐妹两跟在小道士身后,走出了正殿,来到了正殿旁边的伙房,还未踏入伙房就嗅到了一阵清香。

  真正踏入伙房之后,看到在灶台旁边的桌子上,摆放了三碗白米饭以及几道青色小菜。

  而让姐妹两食指大动的清香,正是从桌子上那些饭菜发出的,姐妹两几乎是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张易尘见状微笑着说:“两位女善人请,小道这里是山野之地,所以只有粗茶淡饭,请两位将就一下。”、

  姐妹两先是向小道士道了谢,然后三个人便在木桌前围坐下来,拿起碗筷开始了这顿午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天师下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