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效的夫妻沟通
铭诺2019-04-03 23:263,061

  本来蒲玲以为自己会睡不着,但是那天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了。她睁眼的时候,路黎正抱着刚睡着的小玉婵坐在床边看着她。她感觉舒服多了,头不那么疼了,胸口那股堵着的气似乎也没有了。

  蒲玲曾经因为工作的原因,得过中度的抑郁症。也由于工作关系,没有办法去看心理医生,所以当她确诊为抑郁症的时候,她选择了自己医治。

  蒲玲看过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她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事实上,这段时间她一直在自我治疗。当她意识到自己每天只能休息一两个小时、情绪总是处于亢奋状态的时候,她便开始查阅产后抑郁的资料了,只是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有意识的状态下,让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为了不让家里人担心,蒲玲自己去医院请大夫开了治疗抑郁的药物。她给孩子断了奶,她每天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和辅导,本来她是想再过几天,完全好了之后,才和路黎聊聊的,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他发现了。

  路黎见蒲玲醒过来了,便把小玉婵放到床上,一边从衣柜里帮蒲玲拿出衣服,一边说道:“你这觉睡的还挺香的,现在已经是中午了,我和医生约了下午的时间,你得去看一下医生。”

  蒲玲接过衣服,边穿边说道:“看医生就不必了,我们可以好好的聊聊吗?”

  “当然可以,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聊,但是你的状态需要看医生。”路黎坚持道。

  “我看过医生了,我的情况我很清楚,抑郁症,但是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本来挺严重的事情,就这么被蒲玲轻描淡写的说出来了。

  可任凭蒲玲说的多么的云淡风清,可还是给路黎吓了一高跳,两只眼睛定定的看着蒲玲。这个病他是听过的,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蒲玲会得这样的病。

  蒲玲刚把头从衣服里钻出来,就看到路黎那样的盯着自己,不禁觉得有些搞笑,又怕真吓着路黎,便又开始说道:“产后抑郁症,女人生产后大多会有不同程度的抑郁症,有些来自于对生活的焦虑、有些来自于对未来生活的不知所措、有些来自于失衡的家庭关系,原因很多。”

  路黎看蒲玲说的如此的轻描淡写且头头是道,也开始放松下来。他本是个有主见的人,但每次一到了和蒲玲相关的事情,总是会被蒲玲的情绪牵着走,也许这就是爱情吧。

  “所以呢,你是为什么?”

  “怀孕的时候我情绪失控是常态化,那些糟糕的样子我一直记得很清楚,你都开始害怕那样的我了,对吗?”

  路黎注视着蒲玲的眼神不自觉的闪烁了一下,笑而不答。

  “没关系,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很冷静的对待这个问题了,而且你真实的想法,对我是有帮助的。”

  虽然只短短的一年时间,但路黎是了解蒲玲的,她不喜欢回避问题,遇到的不论是什么,都是单刀直入,直面主题,所以是躲不掉了。

  “是的,你那段时间的样子,现在想想都害怕,还有你在月子里的时候,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直到满月的那天,我觉得那才是真正的你。”

  路黎是个典型的理科生,有很好的逻辑思维,但却总在语言表达上吃大亏。他已经尽量的想让自己的话说的委婉且表述到位,但他好像觉得自己又说错了。

  “是呀,我一直觉得你是那种很阳光的男孩,你喜欢笑,很小的事情就能让你很开心,但是那段时间你总喜欢皱眉,眼见着你额头上的皱纹冐出来,我却什么都做不了。你知道吗,那段时间我特别害怕见到你,特别不想让你看到我歇斯底里的样子。”

  “我知道,好多次你都是一个人跑到没有人的地方,一个人哭,一个人叫。你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那样的时候,虽然我很担心,但是我只能悄悄的陪着你。”

  “你害怕了,你不靠近我,不是怕我尴尬,而是怕你自己尴尬吧?”蒲玲回眼看着路黎,脸上带着些许坏坏的笑。

  “是的,你和我结婚并不是因为爱,你只是希望用这样的方式逼他出来,你原本想要的是在我们的婚礼上和他一起离开的,不是吗?”

  在蒲玲心里,路黎是个粗枝大叶的男生,而且自己在情绪处理上一直是很好的,那件事情她确定没有在路黎面前表露过半分。她从来没有想到路黎会知道这些,谈话好像要偏离她的预设轨道了,此刻她平静的眼神里泛起了些微的不安。

  虽然蒲玲极度的掩饰,但路黎还是从蒲玲的眼神里看出了不一样。他从背后将蒲玲环抱住,继续往下说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对你,便是如此的。认识你的时候,你那么忧伤。我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在宾馆里,你和我说起他时的情景,那时候,你的眼睛里全是光,好像只要一想到他,你就是很兴奋的,可能你都没有发现,你似乎记住了你们在一起的每一天,你们在一起七年,是灵魂的伴侣,你可以为了他付出的东西几乎是你的一切。我每次来见你都需要好大勇气,好几次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来找你,可是走到半路就又回去了,可是一回到家里,又忍不住想要来看看你,看看你脸上会不会少一些忧伤、少一些眼泪。你都不知道,那条路我每天走的好辛苦,可无论怎么样,都还是走到了你面前。结婚的那几天,你并不是特别的兴奋,甚至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但我的心情是很激动的,你可能不记得了,那几天我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真的是高兴的不行,可是每每看到你脸上的平静,我都特别怕,直到那天我们回去装空调,我隐约的听见你在电话里问他“你会来吗”,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回答是什么,但我看见你笑了,笑容里充满了期待。“

  “路黎,我”

  蒲玲刚想开口,便又被路黎给打断了。

  “我猜到了电话是和易杰通的,我想如果你和他在一起真的要幸福一些的话,我愿意亲手把你交给他,而且那样至少也还可以和你多待两天,一起准备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婚礼。在上海的时候,你把那条套着戒指的项链交给我,说让我处理的时候,我以为我是真的可以和你在一起一辈子了,但是后来我发现,你又发疯了似的去把它找回来了,那时候我便隐隐觉得你可能会离开我。但是后来我很意外,那天他来了,你却没有走。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没有走,但只要你留在我的身边,你就是我的新娘,是我倾尽全力来爱的女人。”

  “是的,那天他来了,就在我们的酒店下面,在你来之前他就到了,可是当他真正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拒绝了。你是第一个在我说‘我们结婚吧‘的时候,没有半刻犹豫就直接说好的人。到现在都还记得,那天早上我说结婚、你说好的样子。我很抱歉,我本是想借那场婚礼逼他回来和我见面的。说来也怪,我也惊讶于自己为什么会那样选择,可当我看着你拿着捧花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发现只有在你面前,我的心才可以如此的平静,那种平静缘于踏实。和你在一起很安心,只要看到你,我就什么都不怕了。”

  “他在你心里一直是个劫,在我心里也一直是个结。每当你一个人发呆或者傻笑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七上八下的,我不知道那时你是不是又在想他了,你是不是又去见他了,你是不是又会离开我。但我不敢让你知道,那样的时候我只能在离你很远的地方默默的陪着你。”

  蒲玲把手反贴在路黎的手背上,慢慢的摩挲,眼神平静淡然的看着窗外,继续对路黎说道:“我有时还是会想起他,但不是想他,可能因为什么人或者什么事,就突然想起了,但不是思念,也没有怀念,只是那种曾经经历过的,突然间就在脑海里那么一闪,这种感觉我想你应该也有过、也能懂得对吧?如果我告诉你我已经完全忘了他,你会相信吗?当然我也做不到,我曾经是很爱很爱他的,所以忘记他我需要时间。不过我既然嫁给你了,就不会再回头了,所以请你给我时间,相信我,好吗?”

  路黎扳过蒲玲的身子,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路黎用手托着蒲玲的下巴,让她看着他的眼睛,深情的说道:“从认定是你的那一刻开始,我便决定,只要你还愿意让我陪着,那不管是用什么方式我都是愿意的。”说完,他便在蒲玲的额头上深深的吻了一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蜕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