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忉利宫
东西玉2017-09-02 18:111,124

  原来忉利宫建制严密,纵横交错,彼此牵制,又放权独立,宫主之下两个特使,为夫人金南风和虚云法师,他们两个和季成共同掌管三部,香神部是主管一切经营事务,夜叉部主要是执法惩戒内部叛徒,阿修罗部则主管刺杀间谍情报。季成坐下又有十大佛,但是这十大佛身份神秘,只有极重大任务才会调动,再往下就是十小佛。最后就是姬慷慨等四方佛,分在大拓、南齐、柔然、大夏四地,各自独立发展,有重大任务时,忉利宫会派出大小佛,由大佛统一调度各方资源,其余人必须无条件全力配合大佛。

  各方佛彼此间只是闻名,只有真正执行任务时,才会见面。

  顾厚笑道,这个,老兄,我也只是来辅助他的,没有什么话语权。一路上被这丫头欺负的厉害。也打探不出来历。话说这家伙好生厉害啊,一路上我竟然没有探出她的身份。

  哦,姬慷慨又吃一惊,道,还是个丫头,藏得够深。她的代号,你也不知道?

  藏得很深呢,哪里打探得出来哩,不过,感觉宫主跟她关系可不一般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宫主的女儿呢。你是不知道宫主交代我要照顾她的各个事项,事无巨细,一想起来就头疼。

  难道,真是她女儿?

  嗨,怎么可能,宫主只有三个公子的,最小的是南风夫人生的儿子,不过才八岁。

  姬慷慨沉思一会儿,叹息一阵“哎,算来我有几年没有见过宫主了,我们算是见过宫主为数不多的几个,想来宫主见你多一点,他那么信任你。”

  顾厚一笑,“宫主谁都不相信的。只是你会不由自主为他一言一谈,一举一动所吸引影响,愿意为他死心塌地效力,愿意追随他去拼力努力来结束这乱世,为天下人谋个安居乐业。”

  姬慷慨不由得点点头,“宫主的确厉害,这几年间忉利宫发展得如此迅速,吸引多少豪杰甘愿为他卖命,大部分从来没见过他。就说借着盛行的名号,这些年发展起来的生意,已经遍布四国各个角落。所以咱们忉利宫现在的能力,其实已经远在侯察司之上了。只是侯察司是举大拓之全力,而咱们忉利宫只不过是南齐地界一个见不得光的组织,背后的力量实在悬殊。”

  顾厚一笑,心想忉利宫发展到今天,势力触伸各国,上至宫廷贵胄,下至豪门市井,背后势力恐怕也没那么简单。但是忉利宫一直有项大心事,就是势力始终无法进入大拓朝廷,关于大拓最高层的决策,雄才大略的大拓神元皇帝元焘所思所想,当前只能是通过外围很多信息进行判断,常常失误。

  姬慷慨道,“所以这个丫头与宫主必定关系不简单。”

  顾厚笑道,“反正我从来没见过宫主对一个人如此上心,以致殚精竭虑。”顾厚不由想起了那张长长的单子,还有此次的任务,一是要保证宣舞毫发无损,二是把她拖延在行都五天。

  拖住宣舞,想不通这个任务的意义何在。

  难道接下来那桩大事,宣舞也有份参与,以宣舞的个性,那可是大大的不适合。

继续阅读:十二、飞仙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歌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