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小宴乐
东西玉2017-09-06 14:272,749

  元无忌寂寥出了东宫,心事重重上了御街,见肃然的一条阔石板大路,两边是水渠,柳树抽绿芽,一片萌萌绿云,全副武装的虎贲军两旁威严。走了近千米,就隐隐听得热闹叫卖声,还有一片晨钟响起,行都城内数不清的庙宇香火渐渐。无忌的一干人马正在御街尽头说笑打闹,老远看见无忌,午阳带着众人笑呵呵忙过来迎接,无忌一看见热闹的哥几个,又听着市井人声,嗅到烟火味道,刚才的寂寥落寞一扫而过,又喜不自胜的。

  午阳问道,“太子爷有什么交待。”

  “让我尽快去侯察司。”

  “不回家了么,已经送信回去给崔夫人了,说您要回去的。还是现在立刻去侯察司。”

  无忌微微沉吟,忽然大笑起来,“何不先去逍遥快活。嘉乐楼的洛鲤,来它鲜活的一大条。有多久没有吃到了。”

  旁边一个娃娃脸的说,“这一大早的,会有鱼吃么。”

  另一个中年人说,“再说那个掌柜的,是个铁公鸡呢。”

  无忌看着这二人,一对异卵双胞胎兄弟,却一个娃娃脸和一个生来老相,而且娃娃脸是哥哥,薛子大,未老先衰似的中年人是弟弟薛子小,无忌不由得笑说,“这世间的事有很多面相,姬慷慨在某个时点就会变为一个大方的人,外人不一定能都参的透,就像外人看你们两个,一定参不透你们的秘密。”

  薛子大小同时挠挠头,“连我们自己都参不透呢。”

  午阳在旁边淡淡道,“那个姬慷慨欠着咱们公子老大一份人情,别说一条鱼,十条鱼他也会立时去寻,上天入地也要找到,还得是洛川最新鲜最肥嫩的。”

  薛子小继续挠头道,“话说咱们大拓,有多少没欠过公子的情份呢。”

  午阳心里想到,那就只有恬兰姑娘了,反倒是无忌欠着恬兰姑娘好大情份,公子真是奇怪,处处多情,偏偏对恬兰无情。

  无忌已经被三个体格粗壮的中年汉子兴高采烈簇拥着,走出去很远,这三人是六镇中三镇——敦煌镇镇、怀朔镇和抚冥镇三镇的镇军,于菩萨、令狐见善和朱尔容,他们三人第一次随着无忌从北漠来到中原,早被繁华锦绣迷花了眼,早等不及要投身这人间天堂。他们意兴盎然地跟着无忌,赏鉴路边挤挤挨挨的摊贩。

  侯察司的事早忘了大半。

  却苦了顾厚,陪着宣舞在侯察司门口苦苦等了半晌,才得知到无忌出了东宫后并没有来侯察司,而是带了几个侍从在行都游玩。

  宣舞怒气冲冲的,顾厚十分苦恼,“我说朋友,咱们也不能控制人家元无忌的行踪不是,他不来侯察司我也没有办法。”顾厚还在吐苦水,宣舞向他挥了挥半只金虎威胁他,顾厚只好知趣闭上嘴巴,继续默默忍受宣舞的焦躁情绪。

  宣舞终于放弃了,两人都等饿了,宣舞气冲冲往嘉乐楼走,顾厚垂着头跟在后面,侯察司离嘉乐楼很近,隔着几条短街而已,还在嘉乐楼外,先听见里面一阵一阵哄笑,然后起了胡笳,声声苍茫悠远,羯鼓阵阵激昂清越,有人嗓音深沉,“天苍苍,野茫茫”,宣舞辨出了箜篌乐声,心中暗叹这弹箜篌的是个高手,心里十分迫切想会一会。待得进了嘉乐楼,见嘉乐楼里人山人海,居中有几个人正在弹唱,待走得近了,赫然看见中间弹箜篌的竟是元无忌,元无忌正弹得尽兴,抬头看见两人进来,冲他们得意而笑。顾厚宣舞两人初始吓了一跳,本能就想转身逃,后来一想当初桃花坞见到元无忌是易了容的,再想苦苦追了几天的人送上门来,机不可失,这才镇定了下来。

  无忌忽然见两个风度不凡的美少年闯进来,更觉得有意思,冲他们一笑,示意也过来一起玩乐。于菩萨、令狐见善和朱尔容三人见了宣舞被震动不能动弹,木木盯着宣舞发愣,被她英帅妖魅姿容震慑迷惑,三人不由得同时想起身给宣舞让座,又想不妥,慌忙掩饰又坐好。

  宣舞转念之间已经留意到三人表情,心里暗暗冷笑,想季成对她常说的很多话真是无比正确,留意观察,这就是事件中可以利用的缝隙。其实不是宣舞真的倾城倾国到如此地步,只是她善于一种驭人之术,十分懂得利用对方弱点,引起对方关注,这是她承袭自季成的武器,时刻化用自如,她并不自知。

  她特意婉婉走到三人旁边,三人立时背如芒刺。无忌也不由自主被宣舞吸引,眼神随着宣舞,冲宣舞微笑。宣舞心想,这个元无忌虽是个多情公子,倒是见过世面,不一定会被自己迷惑,木笄是偷是抢是骗还是怎样好,如果想杀元无忌应该很难,如果季成来,一定会教给她最好的办法。她根本无心听曲,只在琢磨这些事儿。

  这时乐音愈加苍凉高亢,忽然听得楼上几声清脆拍掌,与乐音应和节拍韵律有如天成,众人心中叫绝,不由往楼梯上发出的节拍声看去,即使过了那么多年后,嘉乐楼里当天在场的人,还是津津乐道,后来成为行都花魁的季音音那次的亮相。没见过那样纤细腰肢,真的只有盈盈一握,慵懒倚着栏杆,高挑身材,丝绸的裙子紧紧裹住全身,身后却有数条华带,随曼妙身姿翻飞,她一步步下来,如洛川神女,每个人都觉得走进了自己心里,她径直往元无忌走去,元无忌目不转睛盯着她,面上笑容益浓。

  她来到元无忌面前,无忌的箜篌突然清亮一声,她双手随着一拍出个重音,纤纤腰肢一扭,细长双臂一舒,和着大漠之乐,跳起了大漠之舞,却是在茫茫荒漠上犹自缠绵的劲头,径自妖娆。

  宣舞心中激发了好胜心,问顾厚,“这舞女是谁?”

  顾厚低低道,“盛行的,季音音。”

  宣舞心头一跳,这便是季音音,她曾听季成说起过,忉利宫在行都很快将会有大的行动,忉利宫几个重量级的人物都会以各种身份出现在行都,其中一个,便是季音音。

  季成说起季音音的语气总是非常骄傲,“她是我最好的作品之一。”后来季成看到宣舞的脸沉了下来,就很知趣的再也没有提过季音音,但是季宣舞已经把这个名字刻在了心上。

  宣舞身子微微颤抖,握起拳头,顾厚紧挨着她,感觉到她身体微妙变化,一把握住她的手,急急低语道,“我说朋友,你这是要干什么?”

  “会一会这个小贱婢。”

  宣舞一把甩开他,大步冲季音音走去,顾厚来不及拉住,不知道宣舞又要闹哪样,饶是平素再镇定,也是慌了神。

  宣舞转瞬间已有了主意,她走到季音音面前微微一笑,季音音见这少年美貌,也妩媚回以一笑,宣舞忽然也拍了拍手,和着乐声,随即便以刚劲的大漠之舞来应和季音音的柔美之舞。

  二人身材相近,一阴一阳斗舞,惊艳绝伦的舞姿,嘉乐楼里连呼吸都要没了,连无忌也看得呆住,连弹错了几个音。

  姬慷慨本来一直在后厨督着洛鲤的制作,生怕有一点闪失,这时忽然发觉大堂里人声如此寂寂,只有一片乐声,心中罕纳,忙出来看究竟,穿过众星捧月的人群,蓦地看到中间两个斗舞的,惊得目瞪口呆,想不明白宫主这是安排的哪一出,季音音今天的任务就是要全力以赴接近元无忌,那么宣舞呢,两人缠斗难分难舍,难道宫主怕一个季音音拿不下元无忌,又派了个季宣舞来。

  顾厚坐立难安,他拦不住宣舞,完全不行,原来这次任务是这么难。宫主说过,要他毫发无损把宣舞带回来,可像宣舞这样处处搅事,他预感能把宣舞活着带回去,已是不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歌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