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孙理的表哥
无诤2017-08-14 11:242,147

  黎墨接过纸箱,里面的东西确实如孙理所言,而笔记本的内容全部是有关病人的记录还有会议纪要,看来有价值的主要是那台老旧的笔记本电脑吧。

  “这台电脑,看起来有年头了。”陈可喆帮着黎墨抬起纸箱,把电脑装进自己带来的袋子里,玩笑了一句。

  “这是青青堂哥送她的成人礼,虽然是她堂哥用过的,但青青很宝贝它,一直没换。”

  “那谢青青跟她堂哥,关系很好?”黎墨歪着头问道,话说谢青青的堂哥应该就是谢元凯的儿子吧。

  “嗯,我姨夫那人可能不太……”孙理怂了怂肩膀,一副“你懂的”的模样,“但他的儿子还是挺大方的,我跟他接触不多,但听说他对青青不错。”

  从孙理的住处回警局,天已经渐渐黑了,黎墨饿着肚子坐在陈可喆的车上,回忆着这一天见到的人和事。总觉得这一家人好像哪里很不对劲,是价值观吗,还是有什么互相算计,根本就不是正常人嘛,都奇奇怪怪的!

  “孙理那个人,真够一丝不苟的,说话跟提前准备好的似的,”黎墨从包里摸出一盒口香糖来充饥,“我有种直觉,凶手就在谢青青这些七大姑八大姨之中。”

  “作案动机是什么呢?李牧慧子是最具动机的人,但谢青青死前她甚至不知道有这个人的存在。谢元凯贪财,想霸占老人的房子,但谢青青的死活应该都不会影响他争家产。孙理作为谢青青的现任男友,似乎也没什么作案动机。到底是谁,对谢青青有那么大的仇恨,一定要治他于死地呢?”陈可喆一边开车,一边凝思着,一改往日的嬉笑表情,连黎墨塞了颗口香糖到他嘴里他都没有什么反应。

  “一定还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黎墨拍拍男人的肩膀,示意他放松一下,“回去之后呢,你去订盒饭,把谢青青的电脑交给我,我来搜索一下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女孩子喜欢写个空间微博的,说不定有很多小秘密呢。”

  市局办公室。

  综合谢冰从医院打听回来的情况来看,谢青青应该是个少言寡语胆小怯懦的女孩,从不与人发生争执,就算有矛盾,也宁愿默默承受,工作上也很认真,没犯过什么大错,同事跟病人对她评价都不错。

  “这样的人很难说会得罪谁吧,抛去医患矛盾和情杀,真的没法判断为什么有人要杀她了。”黎墨咬着鸡腿,眉头却蹙成一团。

  “她的电脑里有什么发现吗?”陈可喆捧着手里的盒饭,也没了胃口。

  “暂时没有,”黎墨摇了摇头,把鸡骨头扔到一边,“我登录了她所有的社交平台,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来,这个姑娘真的是很无聊,一两个月连个朋友圈都不发。”

  “吃饭吧,吃完回去休息,明天再说。”陈可喆沉思了片刻,重新拿起筷子,往嘴里扒起饭来。

  时间刚过晚上九点,门口保安小刘突然打来电话:“你们都没走啊,太好了!外面有个姑娘叫李牧慧子,说是找到了自己的不在场证明,要找陈警官。”

  陈可喆按住刚刚收拾东西要回家睡觉的黎墨,两人对视一眼,瞬间摆出警察审案的姿态来。

  “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扰,”李牧慧子带着一位高高帅帅的陌生男人走进来,冲二人微微点了点头,她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小兴奋,“这位就是那辆黑色轿车的车主,我终于找到他了。”

  “怎么找到的?”陈可喆上下打量着那男人,狐疑的问到。

  “这两天我一直守在孙理小区门口,想着说不定能等到那天那辆车,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天晚上我真的找到他了。最巧的是他竟然是孙理的表哥,他那天晚上就是来找孙理的,听说了我的事情,他也愿意来帮我作证。”慧子嘴角噙着笑,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孙理的表哥?”陈可喆的目光全部放在男子身上,“说说当天的情况吧,黎墨你记录一下。”

  黎墨坐直了身子,在本子上记录下男子的名字——周药,在调查孙理人际关系的时候黎墨就注意过这个周药,他是孙理姑姑的儿子,医科大在读博士,惠民学院的助教。

  “是这样的,那天我跟了两场大手术,有点累,所以脑袋有点恍惚,加上下着雨路灯也不亮,才差点拐进小广场撞到慧子。当时我看她没什么事,也就没下车道歉。”周药回忆起案发当天的事,简要叙述到。

  “你当天是为什么要去见孙理,你见到孙理了吗?”黎墨停下笔,抬头看着周药。

  “我是因为母亲的事情去找孙理的,我母亲得了癌症,孙理答应会支付手术费用,”说到这里,周药的脸上闪过一丝自责的神情,“那天晚上我过去的时候孙理在加班开会,说是制定新的招生计划,我十点去等他,他过了大概二十分钟才回家。”

  “恕我多嘴,以你的收入水平,为什么需要孙理给你母亲提供手术费用呢?”黎墨看了眼不远处的慧子,压抑不住内心的疑惑。

  “算是上一辈的矛盾吧,我父亲坚持,母亲的手术费要由孙家出。”周药的眼神有些闪烁,“抱歉,这件事我不想再说太多。”

  李牧慧子和周药做完笔录离开已经是半夜,陈可喆提出送黎墨回家,黎墨没有客气。

  “小区监控的黑色迈腾跟周药的车一致,李牧慧子的嫌疑可以消除。不过被害人男友的表哥来给嫌疑人提供不在场证明,还挺有意思。”陈可喆开着车,不时瞥一眼旁边安静的女孩,“你是在困扰孙理姑妈手术费的问题吧,那个周药,有钱买新车,没钱救母亲,你是不是很鄙视他?”

  黎墨抬起头来,一脸的被说中的表情:“你不觉得奇怪吗?孙理卖了婚房救姑姑,那个周药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这一家人,是有点意思。不过作为警察,你的态度不应该这么明显。”陈可喆伸过手去,宠溺地揉了揉女孩毛绒绒的脑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接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接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