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偷窥
无诤2017-08-17 09:002,150

  按照计划,第二天慧子就蹲守在孙理公寓门口,准备守株待兔等待那辆能证明她清白的黑色轿车。

  因着以往跟着孙理经常出入他的公寓,门口的保安对慧子也不陌生,又听说了她的案子,对她也生出同情来,特意腾出保安室的凳子让她坐,又买了汽水劝她不要着急。

  “那辆黑色轿车只出现过一次,后来我们也没见过了,警察来打听了好几次,也没有结果,你不如回家休息,我们帮你留意就好,这么等下去可不是办法啊!”在慧子等待的第二天,保安大叔都心软了。

  “没关系,我再等上两天,如果那辆汽车真的不再出现,我就放弃。”慧子苦笑。

  按照约定,今天晚上,周药就该出现了。

  但当那辆黑黝黝的迈腾缓缓驶近时,不只是保安大叔,连李牧慧子也吃了一惊。

  “就是这辆车,那天晚上就是这辆车!”保安大叔看起来比慧子还有激动,他手舞足蹈地指着不远处的黑色轿车,拍了拍呆在原地的女孩。

  慧子猛然惊醒,像兔子一般窜了出去,驾驶室的窗户慢慢落下,周药帅气的脸出现在慧子眼前。

  可慧子的眼神略过周药,打量着车里的布置,纸巾的位置,座位上垫子,还有后视镜上的挂坠,都是那么熟悉,就好像,三月十九日的晚上,那个险些撞了她的人,就是周药!

  不,驾驶员不是周药,但车就是这一辆车,没想到周药模仿的这么像,简直一模一样!

  慧子不顾形象地把周药从车里拉下来,声情并茂地恳求着男人一定要为她作证,周药一开始还装成无辜的样子,但最后也勉为其难的妥协了。

  一切都按计划行事,两个人的表演都恰到好处。

  热情的保安大叔还自告奋勇陪同他们去市局,唯恐慧子刚刚捉到的证人会半路反悔,溜之大吉。

  ……

  经过多方证实排除李牧慧子的嫌疑之后,“三一九案件”彻底地陷入了瓶颈。

  韩淑贞是在案发后的第五天找到警察局的,带着一腔孤愤,直直奔陈可喆办公室去。

  “这是我在收拾大哥的房间时发现的,他的屋一般我不会进的。今天是他去医院拆石膏的日子,我想着他腿好了就该搬走了,所以就进去打扫了一下, 没想到竟然发现了这些照片……”韩淑贞眼里闪着泪花,颤抖着双手递过一个信封来。

  陈可喆跟黎墨对视了一眼,接过信封。

  信封已经被女人攥的有些发皱,但里面的照片还算完好。照片里的女孩是谢青青,但一看就知道是偷拍的,场景都是晚上,地点是谢青青下夜班常走的路。谢青青的服装不一,有时候还有另外一名男子的背影出现,如果没猜错,那应该是谢青青的男友孙理。

  “你的意思是,谢元凯偷拍谢青青?!”黎墨已经不淡定了,而且看起来这跟踪偷拍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韩淑贞点了点头:“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可要不是他偷拍,他屋里怎么会有这些照片呢?”

  “你坐,说一下谢元凯的情况。”陈可喆把面前的抽纸递给韩淑贞,并示意黎墨开始记录。

  回忆起谢元凯的种种的,韩淑贞声泪俱下。她说谢元凯是半年前因为腿受了伤才搬进家里住的,那时候谢青青就跟她说,大伯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可韩淑贞想着,大伯对侄女应该不会产生什么非分之想,就算是有,凭着谢元凯的腿伤,他也做不成什么,所以并没有防范之心。

  直到她看到谢元凯偷拍青青的照片才相信,这个道貌岸然的大哥,真的会对亲侄女图谋不轨……韩淑贞越想越怕,没敢跟公婆商量就一个人跑到警察局来。

  “你的丈夫知道吗,谢元凯跟踪谢青青的事?”黎墨继续问道,想起上一次去谢青青家里,谢青青的父亲好像出奇的懦弱。

  “我跟他说了,不过说了也跟没说一样。我丈夫那个人,你们也见过,”韩淑贞垂下头来,心里的委屈和愤怒都化成一声苦笑,“他小时候就得了一种怪病,没少被人欺负,憨憨傻傻的没什么主见。他不相信谢元凯欺负了青青,连跟我一起来报警都不敢……”

  “怪病?”

  “专家说叫什么发作性睡病,就是随时随地都可能不受控制的睡着,以前以为他就是懒,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要不然我们也不会过得这么辛苦,他连个正经工作都找不着。”韩淑贞一肚子的苦水,“这个家要不是我强撑着,早就被他那个大哥毁了,还有青青,我可怜的闺女……”

  送走韩淑贞,陈可喆盯着那一沓照片陷入了沉思。根据目前的了解,谢元凯不过是个贪财的小人,可他怎么会因为对侄女图谋不轨就动了杀念了呢?可倘若不是他,他为什么要跟踪偷拍谢青青呢?而且在他跟踪之后,谢青青就在下班路上被人杀害了!

  “你怎么看?”转头看到黎墨也在盯着照片发呆,陈可喆问道。

  “他偷拍的这几张照片,仔细看来应该分三组,因为谢青青的衣服出现了三次变化,也就是说他偷拍了最少三次。而每次都有这个孙理在场,就算这两张是谢青青单独照片,下一张马上就有了孙理的出现。所以谢元凯跟踪的其实是这两个人才对……”黎墨蹙着眉,她一向是以敏锐的观察力和强大的记忆力著称的,“不过也不排除他跟踪了好几回,不巧孙理都在,好不容易谢青青单独回家一次他才下手的可能性。”

  “嗯,有道理,”陈可喆难得表现出认同,“谢冰,查一下谢元凯这个人,是不是个贪财又贪色的家伙。陆军生你去趟医院,看看谢元凯的腿伤到底伤到了什么程度,大老远的跑去偷拍,应该也不严重才对。”

  一个小时之后,陆军生第一个发回反馈:“我联系到了谢元凯的主治医师,医生说,谢元凯的腿半个多月前就可以拆掉石膏了,是他自己坚持不肯,所以拖到今天才刚拆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接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接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