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6
艾乐直2017-08-07 13:042,802

  L市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河岩区刑侦七大队重案组的审讯室里,黄毛双手配铐,双脚绑镣,窝窝囊囊地蜷缩在椅子上,耷拉着眼皮,不愿意看对面坐着的两个警察。

  他是今天凌晨被逮捕的,和他一起进来的还有他的上线大山,大山手下的小姑娘小琪,经常买他货的大黑烟和揍过他几顿的“辉哥”以及其他几个涉毒的同伙。被捕之后,他想过了几百种逃跑的方式,想过贿赂看管他的警察,甚至想过咬断捆绑自己的镣铐,但都没有实施,因为已经无法实现。于是他开始后悔,恨那些教唆自己贩毒的人,在肚子里骂尽了他们祖宗十代,即使原来都把他们奉为财神。

  负责审询他的警察刘伊凡是个小伙子,坐在那里不耐烦地看了一会儿黄毛,见他一言不发,便站起身道:“要不你再想想,或者再睡会儿,折腾了半夜,估计你也没这么快能反应过来,不急,我们来日方长。”

  刘伊凡起身便要走,临出门时,黄毛小声问了一句:“警察,我会判死刑吗?”

  这句话刘伊凡装作没听到,开门走了。

  从审讯室出来,看到隔壁也开了门,出来的是副组长韩燕,刘伊凡快走了两步:“韩姐!”

  “嗯。”韩燕抱着手里的记录,朝楼梯口走,边走边问,“你那边儿那个怎么样了?”

  “一句话也不说。”刘伊凡双手一插口袋,“我上去问问张晨这黄毛到底什么路数。”

  韩燕苦笑起来:“你那边那个会都不说?我这边这大山,那话叫一个多。从进来就开始给我摆法律,政策,社会。一口咬定是辉哥和黄毛交易,他就是一个看客,什么都没干,错就错在没能及时报警。”

  “辉哥?”刘伊凡一愣,“哪个辉哥?”

  韩燕莫名其妙地看着刘伊凡:“你和那黄毛坐了半宿,坐傻了?张晨啊!”

  刘伊凡恍然大悟:“嗨!我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还辉哥,唉咱当时给他定的不是叫红毛辉吗?”

  “他能有这么听话吗?我看啊,咱再过两天破案,他都能当上辉爷了。”韩燕说着笑了起来,两人走到楼上,刘伊凡伸手一推门:“辉爷在吗?”

  重案组办公室靠窗边的位子上,“辉哥”张晨正趴在桌子上,激烈地扒拉着什么东西。

  “张晨!”刘伊凡跑到张晨对面,一屁股坐到他的桌子上,伸头过去:“你干嘛呢?”

  “看朋友圈”张晨低着头说,“俩月没看见自己的手机了。”

  “又不是媳妇,你至于俩月没看见就搂怀里不撒手吗?”刘伊凡说着伸手拍了张晨的头。

  张晨抬起头来:“把你手机没收俩月你试试!”

  “俩月不见的手机有什么新发现吗?”韩燕也走过来,“朋友圈里都有什么新鲜事儿?”

  “没啥正经的,不是吃喝玩乐就是自己立个志恨不得全天下跟着一块儿摇旗呐喊的。”

  “那你还看这么起劲儿。”刘伊凡笑眯眯地看着张晨。

  “你们俩找我啥事儿?”张晨嘴角一提,“说吧。”

  刘伊凡刚要张嘴,张晨却插话拦住:“你审谁?”

  “黄毛。”

  “那人磨叽。”说着转头看韩燕,“韩姐您呢?”

  “大山。”

  “那你们俩出来,就留俩小不点儿在那屋里跟他们耗着?”张晨问。

  韩姐笑起来:“就你这样儿的,还说人家小不点儿,不就比你晚了一两年吗?”

  “是是,在韩姐跟前,我也是小不点儿。”

  “别贫!”

  “好好,韩姐,那大山鬼主意太多,他是和您说什么歪理,您就趁早不用搭理,他睡觉时床头上都放一本法学词典,睡不着时翻两页,就觉得自己是检查官了。您就直接往死里逼他就行,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儿。”张晨给韩姐介绍完,又转头看了看刘伊凡,“你有什么疑难杂症吗?”

  “那黄毛就是不开口。”

  “都说他磨叽了,胆还小。你就上去给他一顿打,他就招了。”

  “去你的。”刘伊凡笑着推了张晨一把。

  三个人围成一团,并没看见门口,直到重案组长祝雄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才把三人吓了一跳:“你要上去给谁打一顿?”

  刘伊凡立马儿跳下桌子,张晨像听见起床号一张从椅子上蹦起来站好,韩姐回了个头,笑眯眯地回去自己的位置了。

  “领导!”张晨站得笔直,敬了个礼。

  “赶紧把你那一脑袋红毛给我染黑了!”老祝走到张晨跟前,“你别在毒贩子那里混了一两天,回来就给我染一身臭毛病。”

  “他原来毛病就不少,这不怪毒贩子。”刘伊凡笑着说。

  “你还不下去给我审黄毛,在这儿聊什么天儿。”

  “老祝,我完事儿了啊。”韩姐一指桌上的卷宗,“小诚在楼下收尾呢。”

  刘伊凡识趣地走了,韩姐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着老祝和张晨。

  “领导!我申请休假!”

  “给!”老祝瞪了张晨一眼,“休一天!”

  “五天!”张晨伸出五个手指头。

  “最多三天!不休就干活去!”老祝上去按下两个手指。

  “那也行。”张晨眼睛一转,“领导,我能再申请点儿别的吗?”

  “什么?”老祝一愣,“怎么着,我看你……”

  张晨跑到老祝跟前儿,小声说:“就是您小舅子那车能再借我开两天吗?”

  “那不是我小舅子!那是我妹夫的弟弟!”

  “都差不多,领导,我能再开两天吗?那豪车。”张晨流着口水说,“这些天都用它执行任务了,都没好好开过。还有那道具衣服能给我再穿两天吗?”

  “你这是要相亲去还是骗钱去?”韩燕站起身,对张晨说,“这我听着,怎么感觉要有小姑娘遭殃呢?”

  “条件可以,我听说那车他也不开,衣服你也能接着穿,到时候回来上班时还了。还有!你把你那一脑袋红毛给我赶紧染了去!”

  “是!谢谢领导!”张晨刚刚满意地坐下,又腾地站起来:“领导!”

  祝雄刚要转身,被张晨这么一嗓子吓了一跳。

  “那油费我能接着报销吗?您妹夫弟弟的那车吧,挺费油的。”

  “滚!”祝雄指着张晨,“你就现在给我滚出去!再让我看见你,你立刻给我干活去!”

  “是!”张晨说完就一遛烟儿地往外跑。

  “从后门儿走!不许走正门儿!什么形象!”老祝又吼了一声。

  张晨听完就跑了。

  韩燕看了一眼老祝:“三天之内案子能结吧?”

  “应该差不多,结了案子就把他们该送哪送哪,别放咱这儿存着,不能让那几个毒贩子再看到张晨。”老祝说完坐下,掐了掐头。

  “当然,那些人如果发现张晨是警察,他们总会想出办法报复。”

  “是。”

  “这孩子看着猴精,有时候犯起傻来一般弱智都追不上他。”韩燕笑着说。

  张晨上了借来的豪车,从后门开出了警队,两个月的时间实在是太累了,他想休息,但又有点儿舍不得开豪车装富豪的机会,此刻他就想赶紧把头发染黑,做个造型,然后把车开到高大上的地方,用美容相机多拍几张照片,再拼命发朋友圈……第一站的地点他已经选好了,那次和黄毛他们去见大山的路上,他偶然看到了一个酒会的公开邀请——安达鲁奇亚酒庄举办的葡萄酒会。

  “对爱酒之人的免费邀请”,张晨觉得如果他的车,他的衣服,他的造型,特别是他的长相和气质如果不去参加,那就太暴殄天物了,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咬着牙花着油钱穿着这一身高档的衣服,去参加这个酒会。当然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把那里的酒,当成油给喝回来。

继续阅读:Chapter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晨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