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弄巧成拙
阿裳2017-08-18 14:242,345

  “那怎么办?”喜巧瞪眼问牛九。

  牛九道:“姑娘先坐稳,我来试试车轮能不能辗过水洼”

  “不必试了!”沈宴荷各递给褚天毅和喜巧一把伞道:“我们下车吧!雨越下越大,车轮已经深陷水洼中的泥潭,强试,指不定会翻车的”

  褚天毅赞同:“阿兰妹妹说的对,不能轻易强试,这样,你们俩乖乖坐在车里别动,我下车和牛九将马车推上来”

  喜巧点点头也不认可,沈宴荷接着他话道:“我和喜巧也随你一道下车,风狂雨横,好歹也要有人给你撑伞不是”

  褚天毅听沈宴荷这样一说,以为阿兰妹妹会为他撑伞,想到连连点头,他想不答应都不行啊!

  三人下了车,褚天毅大概看了一下车轮深陷水洼泥潭的状况,不料四只轮子居然全陷进去了。

  而马车两边因有高土坡垒填,他又不能走到车厢后推马车。

  只好让牛九上车驾马,他借助车辕出把蛮力。

  眼见车轮扎在泥潭里一动未动,沈宴荷丢了伞也帮着用尽力气拉车辕。

  “小姐!这种粗活哪能由你来!”喜巧不顾褚天毅被雨淋,急忙为自家小姐撑伞。

  这时,不巧,迎面也来了一辆马车,显然被沈宴荷的马车拦住了去路,不得已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里面一男子问。

  身穿蓑衣的虬髯公俯近车厢道:“公子,前面的马车陷进水洼中的泥潭里了”

  话毕,只见一位月白袍男子掀帘朝极力拉马车的沈宴荷位置看了一眼,稍后听他对身旁说道:“孔弟,今日风狂雨横,前面是一处泥潭路,若不是那辆马车先我们一步,恐怕此时陷进泥潭中的莫属我们了”

  “甘儿!”被称为“孔弟”的男子喊了声。

  “是!”

  一位娇小玲珑的身形从马车内飞出,只需一眨眼的功夫,就已落地在沈宴荷马车后,他一掌拍在车壁上,仅凭一己之力,四个车轮轻轻松松辗过了泥潭水洼。

  褚天毅和沈宴荷忙避让开,这俨然不像是他们配合牛九将马车拉上来的。

  倒像有一股内力在暗中协助他们,这般深厚的功力惊得褚天毅膛目结舌。

  “上来了上来了!”喜巧替褚公子和小姐感到高兴。

  “云老板,褚公子!”牛九意有所指的喊两人。

  他们这才发现迎面早已停下了一辆马车,忽然又一道身影从马车后飞跃到他们面前,此人撑起伞,一身黑便袍,却是背对着他们。

  “你…你…”褚天毅舌头打结,看着矮小消瘦的背影,不过十四五的年纪,猜测刚刚不会是他在暗中协助吧?

  喜巧瞧褚公子一副吃惊的模样,扔给他一把伞,笑了调侃道:“褚公子吓到了吧?谁叫你平时闲来无事也不多练拳习武呢!看看人家可比你瘦的多了,武功倒比你厉害啊!”

  “咳…”褚天毅清清嗓门,从瘦小子身上收回目光,看向沈宴荷挠挠头不语。

  既然是这位小兄弟出手相助,沈宴荷自然要亲自去感谢他,她刚抬脚朝少年走了两步。

  下一刻,出乎意料的事又发生了。

  马车在雨中颓然塌地,牛九的身体也随之连带侧后翻滚,马儿惊得拖着车辕车厢带前拉动。

  紧接着,四只车轮子分散两地滚到了褚天毅和沈宴荷脚边。

  “断了?!”褚天毅愣了愣,又是一吃惊。

  他稀里糊涂指望这些车轮能为他在阿兰妹妹面前挽回一点颜面,他拿了一轮子对沈宴荷道:“阿兰妹妹,你看我一做生意斯文人,练拳习武有什么好的”

  沈宴荷看着他手中拿着的轮子,他谨神忙一丢下问道:“阿兰妹妹,我们怎么去咸笯?”

  这下好了,断了一只车轮都无法赶往咸笯,更别说四轮齐齐断了。

  而狂风暴雨还在继续,车轮也被吹的七零八散。

  甘儿转过身,肤色略显黝黑,巴掌大的小脸上冷傲随着这一转,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没想到自己运功过猛导致车轮齐断。

  “苏公子!”他不敢朝马车内的苏公子和端坐的那道身影望去,心知这下给苏公子和孔大哥惹上麻烦了。

  苏公子撑伞出了马车,笑了对知错的甘儿道:“你过来吧!孔弟不会责怪你的”

  甘儿漆墨色的眼眸看着马车里身影应了一声,匆匆走回苏公子身边。

  沈宴荷打量这位向她走来的月白袍男子,仪表堂堂尽显出他的气度不凡,举足之间成熟稳重,玉树临风,明眸皓齿,当之无愧的美男子。

  苏公子面带微笑走到她身前,歉意的语气道:“实在对不住姑娘了,本想出手协助一把,不想弄巧成拙!”

  沈宴荷也笑了笑看了甘儿一眼道:“小兄弟武功高强,推车这种小事委屈他了,公子不必放在心上!”

  说完,她转头对褚天毅道:“褚兄,先麻烦你和牛九,将我们马车搬移到一边了”

  “好!”褚天毅掳起袖子,刚准备弯腰突然想到,他走近沈宴荷身边,小声问着:“阿兰妹妹,放他们走了,那我们怎么办?离前方县城还得几里路呢!我们难道要步行走去么?”

  “那依你说……”

  “他们不是去往樊羊吗!要不…”褚天毅对她眨了眨眼睛,意思是你懂得的。

  “嗯!”沈宴荷明白的点点头,相较的话,还是回樊羊的路近些,可她又怎能向苏公子开口。

  褚天毅瞧阿兰妹妹这次前所未有的磨磨蹭蹭,不会是见到美男子,连话都不会说了吧?

  那就让他来开口吧!他审视了苏公子一眼,嘴巴刚一张开,却被苏公子打断道:“褚兄,姑娘,这风雨不知还要下到何时?不妨先借用我们马车回樊羊,再雇一辆马车来,你们看如何?”

  “这个不错!”褚天毅一口答应。

  沈宴荷看也只好如此了!

  三人达到共识,苏公子笑了转向马车问道:“孔弟,你觉得呢?”

  马车内身形动了动,沈宴荷和褚天毅等人齐齐望马车看去。

  这位苏公子口中的孔弟刚踏出车门,甘儿不知何时就已站到车辕上,为他撑伞。

  他看向甘儿笑了笑,从手中接过伞,走下了马车。

  若说褚天毅相貌俊朗,苏公子相貌俊逸,那这位孔弟相貌并非俊美,他身形修长挺拔不凡。

  只是,相貌却生得粗犷,脸上显尽不为人知的沧桑,右鼻翼延至轮廓还有一道淡化的伤疤,他给人一种不言而厉。

  他看了看齐断车轮的马车,目光随即转移到了褚天毅身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嫡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