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一 致命游戏
夜雨江城2021-07-14 22:594,879

  偌大的办公室里,肖南和魏雨晨两个人谁都没说话,只是互相打量着,说什么呢?或者说,能有什么可说呢?“铃……”

  一个刺耳的声音好像炸雷一样响起,肖南跟魏雨晨突然一个寒噤,脑海里面瞬间浮现出一副地狱般的场景,似乎潜意识里面,顾晓帆跟赵长峰的尸体仿佛就摆在那里,瞬间变得支离破碎……

  一阵似有似无的阴寒,猛然从窗外袭来,瞬间将二人团团包围,由肌肤下生成的战栗,一点点侵蚀着原本就已经脆弱的神经。

  “哈喽,还记着我吗?”电话那头的声音虽然嘶哑,但是却十分的友善,甚至带着温暖,那种暖,让人不寒而栗。

  “你到底要干什么!”肖南抓起电话,他声音很愤怒,可是又透着卑微,谁都能看出来他的颤抖,甚至因为无法站立而需要扶住桌子。

  “哈,哈,哈……”电话里面的声音很嘶哑,“你生气了?哈哈哈,知道吗,你生气的声音更加的迷人了……”

  “你敢伤害他们我这辈子都会跟着你!直到你死!”没等肖南回答,魏雨晨抢过电话。电话听筒里吱吱响着,似乎有一种湿冷的气息,正缓缓传出来。那头的声音似乎用了变声器,但却分明让她听到那人喉结里咕嘟一声,咽下了一口唾沫。

  “呼……呼,这种话我也说过,但是我说的是跟着你们一辈子……”电话那头长叹了一口气,“我说过,任何游戏都有它的规则,谁破坏了规则都得付出代价!你们说呢?”

  “你!”魏雨晨忽然一惊——最后那一句,分明刺痛了她,她心中已经想到了万千可能,似乎惨剧就要发生,而她却无力挽救。

  “魏警官……呼呼……美丽的魏警官,你现在很紧张。”那个声音有些扭曲,但听得出已经极度兴奋,“是不是紧张得出汗?就像那种看见亲人在自己面前死去的感觉,天上下着雨,地都湿了……啊,多美妙,一颗人头那么慢慢地滚过来,好像小时候的皮球,你玩过那种,那种皮球吗?带花纹……”那人似乎还在吃吃发笑,却听得魏雨晨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闭嘴!”魏雨晨觉得自己再也受不了了,她没办法把自己从描述的画面感抽离出来。

  “你到底想做什么……”肖南从魏雨晨手里拿过了话筒,双手掌心渗满了汗滴。

  “是你们想做什么!我说了,游戏规则是你们破坏的,你们一直不相信我的话是不是?不听话的孩子永远没糖吃,你们应该道歉,向我这个伟大的裁决者道歉。”

  “好,我道歉,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全家!”魏雨晨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她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那种无助就好像肖南离开的时候,仿佛他再也回不来了……

  “你说错了!你对不起的不是我!是我的家人,是我的爱人!”那边的声音突然变的十分暴躁,完全没了之前的那种戏谑,但是这种情绪很快又转换了回来,“不过,既然你们都道歉了,那我也宽宏大量的原谅你们,我这个人很和蔼的,这是晓帆妹妹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说的,她说,叔叔,你准备带我去哪里?带我回家吗?”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信不信我要你下地狱!”肖南紧紧地捏着话筒,表情非常的狰狞,在这个瞬间,他就是魔鬼,这是两个魔鬼之间的决斗,所有人不寒而栗。

  旋即,那个声音沉寂了下来,室内随即一片寂静,电话那头依旧是时有时无的沉重喘息,听上去有些怪异,更像是人在发泄后的,某种快感,而这种快感却沾满了咸腥的血液,一滴滴从刀尖上滑落。

  “唔,冷静,冷静……”良久,电话那头响起了那种戏谑的口吻。

  “如果你想玩下去,那就说!”肖南飞快的从桌子上拿起纸笔。

  “很好,我喜欢你的风格,和我很像,当然,我更喜欢你的尸体躺在我的面前,哈哈哈哈!十分钟,我要你到江北大桥,等你到了我们再说。”电话随即飞快地断了线。

  “这里到江北大桥有20分钟车程!”魏雨晨彻底崩溃了,她突然涌出的泪水模糊了一切眼前的东西,突然一双手覆上她的眼睛,一个宽厚的身体正在站在她的后面。

  “没时间了,现在不是堵车的时间点,快走!”肖南说完冲了出去。

  序章二 两难推理

  江城市城北区的一个小区内,人们陆陆续续走出来,有的去晨练有的去超市,在306室的窗口边,一双警惕的眼睛时刻注视着小区里的动向。

  窗帘厚实地掩盖住了306室的内部环境,在那双眼睛的背后,欧丽娜惊恐万分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准确说,甚至长得有些英俊,只见他缓缓地转过身来,彬彬有礼地说道:“呵呵,美丽的小姐,谢谢你的泡面啦。”

  他居然还有心思说泡面……欧丽娜一下子战栗起来。

  一个多小时前,这个男子谎称是煤气修理工,骗她打开了家里的大门,于是她便成了他手里待宰的羔羊。这个男人好像对环境特别熟悉,不单结结实实将她绑在主卧的床上,还趁着空闲吃了她家里的一杯泡面。

  他抹抹嘴道:“唔,时间剩得不多了,你那个情敌,会来救你么?真是令人期待啊……”

  “呜呜,呜呜!”欧丽娜嘴角被一张硕大的封口胶给黏上了,她尽力挣扎着,但却无法从桎梏中逃离。

  “乖啊,乖啊……”那个男子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忽然,一用力,竟然用小刀在她脸上划出一道血痕,“听话的孩子,才不会受到惩罚……”

  “呜呜……”欧丽娜吃痛,狠命地哀求起来,但无法说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好啦,我没多少时间了,你自己玩吧。”他忽然站起身来,走到了她脚边的位置上,“快下地狱了,就别哭了,等会哭花了脸就不好了,唔,这样吧,给你刻个名字,好让阎王认得你。”

  欧丽娜疯狂地摇晃着脑袋,试图让眼前这个男人停下自己手里的动作,但却无济于事。只见他颇为专业地从一个小皮包里摸出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小刀,欧丽娜几乎惊得尿了裤子。

  “别动,别动,等会划花了就不好看啦。”他温声笑道,但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

  地面上有一个方正的箱子,里面正发出一阵有序的滴答声,像是读秒一般。

  剧痛从脚底传来,欧丽娜眼泪直流、痛苦地挣扎着,而那个男人似乎异常享受般,微闭起了眼睛,任凭她发出含混不清的叫声。那个男子将手机放在她嘴边,乐呵呵地看着她痛苦的表情。

  张欧影拿着手机,身上止不住地颤抖着,电话那头那个声音依然不依不饶地用一种温和的语调继续说道:“……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不去,那样的话,她就死定了,啧啧啧,被炸得飞灰烟灭。当然啦,你还有第二个选择,就是去帮我完成那件事,这样的话,她或许会得救……”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张欧影站在车站站台上,忽然觉得身上冷得不行。

  “我只是想和你玩一个游戏啊,呵呵……”那人的声音似乎听上去有点玩世不恭的味道,“呃,不对,应该是通过你邀请两个朋友参加我的游戏,可好?”

  半个小时前,她从自己家出门,准备“享受”一下周末晨间难得的休闲时光,作为一个小学的班主任,张欧影平时很少有时间来享受这种周末时间,但这份惬意瞬间便被一个电话给打断了。

  那个人没有说自己是谁,只是告诉张欧影,欧丽娜在他手里,并且,这个神秘的男人要求张欧影去做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去往某街的一家小吃店附近,用他事先留在垃圾桶里的一张手帕,迷昏她自己班上的一个学生,接着,给那个小女孩的爸爸打一个电话,让他来取人。

  这简直是一个疯子的想法,张欧影一度认为自己还在梦境中。

  但就在二十分钟前,张欧影差点被一枚炸弹给“炸死”。今天是星期天,大清早有位快递员送来了一个包裹,可能是因为才睡醒的缘故,睡眼惺忪的张欧影见收件人一栏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便迷迷糊糊地签收了。

  最诡异的事情发生在打开包裹的一瞬间。伴随着一声冷不丁的爆炸,一堆白灰似的东西劈头盖脸地朝她飞来,还伴随着一些灼烧感。

  不知是谁,在包裹里放置了一枚小型炸弹,就在包裹被打开的一瞬,它爆炸了,兴许只是恶作剧,不然此刻张欧影已经被毁容了。

  二十分钟后,一个电话打来。

  “怎么样,张老师?想好怎么做没有?”那个有些生涩的男声在电话那头继续不痛不痒地说道,好似欧丽娜的生死和他无甚关联,“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来考虑考虑,我有点累了,等会再打给你哦,乖乖的,好好想想吧,哈哈哈……”

  电话断掉了,张欧影却惶恐得蹲到了地上。

  有没有搞错,欧丽娜,那个人绑架她做什么?那个让我觉得愤怒的小三,我巴不得她现在就死在我面前!

  她蹲在地上,心里如乱麻一般,什么都乱了。一年前,这个叫欧丽娜的女人闯进了她的生活,抢走了她的未婚夫,而后那个负心的男人竟然带着这个小三私奔了。现在,这个神秘的男人将欧丽娜绑住了,如果在二十分钟之内自己不赶到他指定的地点,一切都将成为灰烬。

  他是要炸死她么,要不要救她?

  一个念头忽然闪进了她的脑海,那个人的电话是千真万确的,而且张欧影已经听到了电话中那个尖锐的女声,她的呼救,她含混不清的发音,是了,没错,就是那个一度让自己产生了将她挫骨扬灰的想法的,欧丽娜。

  要不要救她,要不要救她?

  她有些抓狂地在站台前来回走动,仿佛已经听到了倒计时的声响,这时电话又响起了,上面是一个无法显示的“受保护的号码”,接通后,果然还是那个有些咸湿、但格外生涩的声音。

  “……张老师,您考虑清楚了么?”那个声音似乎还在吃吃笑着,“十分钟倒计时开始了,要不你就放弃吧,你看,不是一直想让她死么?不过,这一次她可真的会死得很透彻哦……”

  “你,你到底是谁?”张欧影的声音有些战栗了。

  “呵呵,你可以叫我大王,或者,十殿阎罗……”那个声音有些得意,“好吧,倒计时开始,好好陪我玩吧,哈哈哈哈!”电话在一阵奇怪的喧嚣声中断线。

  张欧影愣在当场,良久不能说出半句话来。

  一会儿,手机传来短信的铃声:“倒计时,9分钟!”

  要不要去?真的要不要去?

  她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裂了,他扔给了她一个二难选择——去,就能救下她,不去,她就死定了。

  那可是自己的情敌,活生生将自己的爱人抢走、让她备受煎熬的情敌……

  她简直要疯癫了。张欧影能想起欧丽娜娇媚的样子,是的,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第三者,但此刻欧丽娜的生命正掌握在那个神秘人的手中,稍有迟疑便会被他炸得魂飞魄散,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她几乎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倒计时,7分钟!”无情的短信犹如催命鬼一样再度出现,张欧影看着这条没有号码的短信,心里慌了神。

  “倒计时,5分钟!”短信又至,她快步在站台上移动着,心中的焦虑一层深似一层。

  “倒计时,3分钟!”张欧影急得跳脚,引来路人一阵围观。

  一个昔日抢走自己真爱的女人,此刻正无助地等待着自己的救援,完成那个人说的那件事,一切就会停止,张欧影焦急地咬着下唇,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时间已经接近上午9点,随着短信的一条条出现,仿佛欧丽娜的生命正在缓缓离开躯壳。

  “倒计时,2分钟!”这条短信看得她心惊肉跳!

  没时间了!还是过去吧……

  她心一横,这时忽然有一部出租车出现在眼前,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张欧影一把将它拦下,钻进了车厢里,大声对司机说道:“北区路3号,靠近中央公园的地方,师傅,能在2分钟内赶到吗?”

  “你开玩笑,当我这是赛车呢?”出租车司机没好气地答道。

  完蛋了,没时间了,还要去迷昏那个小孩,真没时间了……

  她绝望地想到。

  这时,手机又接到一条无名短信:“好啦,给你宽限一下,倒计时,10分钟!”

  城北公寓里的306室,窗帘一直紧闭着,楼下早出的老人们已经结束晨练陆续回来了。空气中忽然充满了一种令人感到极度压抑的氛围,说不出的诡异。

  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楼房里传出来,接着破碎的玻璃渣和建筑外挂石材哗啦啦地从306室的外墙上倾斜下来。人们惊慌失措地四散逃去,晨练的、从菜市回来的邻居们都各自寻找最近的大树躲避。

  巨大的气浪随之冲出,将306室的窗子连根拔起,顷刻间一股浓烟从室内传出,接着熊熊大火燃烧起来。

  “遭啦!出事啦!”

  “快去救火!”

  “……快打电话报警啊!”

  人们发出不同的声音,但都充满了一个情绪——惊恐和晕厥。这时终于有几个年轻人回过神来,开始往三楼奔去,有人拨打了119。

  顷刻间,熊熊烈火穿透了306室的窗户,犹如从地狱奔出的魔鬼,向人们彰显着它的威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境追凶:索命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境追凶:索命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