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回 信口指点成名医 院长谋私请医仙
马氏三少2018-01-13 16:062,380

  正于三人离去,马希麟将其留住,那尹氏道者满目坦然,毕恭毕敬转首而询:“先生可有吩咐?”

  马希麟微微沉吟,良久而言:“春龙,可引三人来院中一叙,其他乡民邻友,皆散去罢。”

  待三位道者随入院内,马春龙轻问:“爷爷,如此三名行骗之人,恶习成性,欲教医术?”

  马希麟见爱孙甚知透彻,颜有笑意,缓而颔首。马春龙言道:“我劝爷爷不应教授医术,医者注重医德,若是将来以术行骗贫者,人所不齿。”

  但闻爱孙满口怒言,马希麟轻抚其首,缓缓而言:“医是讲学,而非市道,故商贾贸迁之术无一书之传,而医家言则汗牛充栋,我欲指点正路,而非教授医术,目的乃是使其得以生存,而不再行骗。”

  马春龙似懂非懂,茫然而望。二道将尹氏道者拖进屋内,先由骨伤药膏涂抹,三人连连称谢,后而方见,屋内朴实无华,实不及名医豪宅。马希麟缓至当前,马春龙将屋门掩之,一时之间屋内气氛浓重,无人有言,马希麟笑道:“三位道者既爱中医,而无人教授,我马希麟沉溺中医数十载,尚有一些经验,愿将医术技巧告知三位道者,将来可有用处。”

  三人闻之不由相互对视,陡然跪拜且叩且言:“尊师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然而,马希麟摆手而言:“三位道者若是拜我为师,我便无意指点,若以朋友相待,愿将行医经验与你等探讨。”三人面面相觑,那尹氏道者亦明马希麟秉性,随后便一同起身坐于马希麟身旁。

  马希麟则将尝年收藏医书送与三人,加以指点,一月之久,尹氏道者腿伤已愈,三人对医术大有裨益。回至胶东,长时领会,真知灼见,三人改邪归正,翻然悔悟,遵循马希麟所言而一心行善,竟成当地名医,然因马希麟尝时有嘱,不可对任何一人提及指点医术之事,因此,多有人士不知三人师从何处。后有言道:

  至重惟人命,最难却是医;

  病源须洞察,药饵要详施;

  当奏万全效,莫趁十年时;

  死生关系大,惟有上天知;

  叮咛同志者,济世务如斯;

  自三道者离去之日,马春龙不禁问向马希麟:“爷爷,仅以一月,岂可学会医术?”

  马希麟言道:“这一月内,我并未指点医术,如此之短怎将医术学得透彻?一句良言可比医术、医理更重要,若能通晓则一生受用。”

  但见马希麟笑意,马春龙仰首疑问:“爷爷,我可具备良言之慧?”

  马希麟言道:“欲济世而习医则是,欲谋利而习医则非,我若有疾,望医之救我者何如?我之父母子孙有疾,望医之相救者何如?易地以观,则利心自淡矣,利心淡,仁心现,仁心现,斯畏心生。自你出生之日,便有如此聪慧。”

  时下行骗之人甚多,自三位道者出得尚质村,竟不见行骗之人趋之若鹜,皆言村中有一仙人,省内之人闻后便猜正是马希麟,此人对大恶亦会以礼相待,以力服人非心服,力不赡者以德服,心悦而诚服。

  于镇中买下一块地皮,方圆千平,马希麟嘱咐李氏,未来可作林地,家亲若有西辞时,便将尸骨葬于此处。

  天气变化多端,夏季未至,天近酷暑,马希麟将那躺椅挪于院外,手执团扇,槐下乘凉。微风拂面,但觉一丝凉爽,略带阵阵乡土,沁人心脾。此时,自村东来有一人,穿着得体,步伐稳健,行至马希麟身前忽而止步。马希麟不曾起身,忽有言道:“林院长远道而来,希麟有失远迎,望请见谅。”

  来人正是林真,此时言道:“先生诚比天仙,未卜而先知令我颇感震撼,此时天气反常,仅是蒲月已如盛夏。”

  马希麟言道:“禀赋有厚薄,年岁有老少,身形有肥瘦,性情有缓急,境地有贵贱,风气有柔强,天时有寒热,昼夜有重轻,气色有吉凶,声音有高下,受病有久新,运气有太过不及,知常知变,能神能明,如是者谓之智圆。世间万物命于天,顺其不违方坦然。”

  林真仰首大笑,言道:“先生果然是豁达之人,我倒有些怨天尤人。”

  此时,马希麟起身轻拍其肩,笑言道:“如此酷热之季,且随我去院中一叙,林院长远道而来,甚是乏累,不如共饮凉茶,谈及要事。”

  林真闻得此言,确感口干舌燥,而后随马希麟行入院内。李氏年迈亦高,记性颇差,与林真行礼而后泡茶。自林真坐后,顺手执扇而摇,言道:“方才我自县外而来,无草无木,皎阳似火,而村中宁静幽凉,诚乃世间桃源。”

  马希麟言道:“人集而温高,我如此年迈,若去泰安,恐无余力。”

  林真不禁一愣,马希麟竟知此意,本请马希麟去医院坐诊,然而,马希麟声势赫奕,脾气更怪,若非亲自来请,恐无胜算。良久,林真言道:“先生,我此次前来,实请先生去医院医诊,院中诸多医者年岁甚小,而不比先生身体硬朗,此乃幸事。”

  马希麟淡然一笑,言道:“我年岁已久,已近入土之人,更不及年轻人士。”

  李氏端茶而来,为二人斟茶后又无声离去,马希麟稍抿茶杯,后而言道:“我尝去泰安,时隔已久,已不知是何种模样。”

  林真亦抿一口茶,言道:“稍有变化,先生有所不知,我院有些中医学生,初出茅庐,医人心切,故请先生随我一趟,可为学生指点医术。”

  若院内医者皆受马希麟指点,此讯一经传出便可省内闻名,以马希麟之名声而增医院之势,林真乃是故伎重演。但见马希麟淡然笑后,既而言道:“林院长,非我马希麟自恃名望,若有别家医院请我随往,我该如何应对?莫道是山东省内,即便是京、晋、冀等地,我亦留有医迹。”

  林真颜面稍变,窘态而笑,言道:“先生多虑,人间有仙品,茶为草木珍,蛮名噪海外,美誉入杯樽,此茶甚是味美,且是香醇。”

  马希麟笑道:“我一生饮茶,唯饮我妻所沏,不饮其味但品其意,林院长不必转意,泰安医院我定要去。”

  林真忽而大悦,言道:“如此甚好,如此甚好。”

  以马希麟之意,必带马春龙去泰安见识一番,此次机会难得,待二人议定时日,便一同去往医院。

  李氏问道:“此次去泰安医院,几时能回?”

  马希麟言道:“少则半月,多则一月,我欲为春龙寻好去处,此次非去不可。”

  李氏言道:“为他寻得去处自是好事,身为长辈岂能娇惯春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