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回心系远亲神似癫 蹉跎二人探爱孙
马氏三少2018-01-12 19:532,030

  爷孙无需多言,仅有一笑,则能心知,马希麟言道:“你我离乡已有半月之久,若再回此地,兴许只你一人,一人在外非万全有幸,家中亲人多有不舍。”

  马春龙言道:“我亦不舍家人,不舍父母,更不舍爷爷和奶奶。”

  回念马春龙自生以来,马希麟颜笑愈多。然而马春龙终要离乡,对于此事李氏强烈反对,但将马春龙揽入怀内,言语激动,声声颤抖:“希麟,春龙是我爱孙,望能留我身旁。”

  马希麟何尝不懂李氏之心,叹有一声终未有言,坐于躺椅闭目冥想,躺椅年月已久,倚坐之时已能发出声响。马春龙见李氏愈是憔悴,言道:“春龙终会离开家乡,奶奶不必挂牵,隔日,我便回来看望奶奶。”

  李氏言道:“奶奶年岁所剩无几,恐难再少见你,你在外必然受苦,怎能比及在家踏实。”

  马春龙言道:“奶奶不必过悲,爷爷自小教导春龙,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若不吃苦,何以明言成长?”

  李氏身体一震,已知去意已决,心下一片茫然,望马春龙后又望马希麟,长叹一声无可奈何。马春龙离乡之日,天空密布,灰沉临雨,由付氏将马春龙送至泰安,自李氏与马希麟随至村口,遥遥而望,悲自心生,雨落二人颜面,格外沧桑,任凭雨水顺泪而下,李氏双目始终不眨,直至母子二人身影消失。

  马希麟言道:“春龙已然长大,待他回归之时,可会大有不同。”

  自马春龙离去之日,李氏仿似失意,终日精神恍惚,针线活计时常走神,做饭亦是出错。夜晚之时,马希麟见李氏侧卧睡榻,隔时常叹。李氏言道:“亦不知春龙过得如何?”

  马希麟言道:“莫这般想念,春龙过得甚好。”

  李氏又一声长叹,言道:“不见你这长辈挂心,对于爱孙竟然不管不问。”

  马希麟淡笑而言:“我通奇门遁甲,怎会不知春龙好坏?”

  李氏言道:“我满念于心,不知春龙何时回乡,你我皆已这般年纪,但怕没有多少时日可等,若能熬至春龙结婚生子,便是足矣。”

  马希麟缓缓言道:“人生何以满足?生命终有限,凡事不可见。”

  李氏言道:“我自然知晓此理,唯念春龙可守于旁,今后之事,无人可保。”

  夜已入深,灯光黯然,寒风凛冽,落叶飘零,仰望夜空心如墨,见证草木枯与荣,岁月变迁,脑中浮现尘世纷扰,恍若隔世。倾听心灵美好旋律,细品人生沉浮得失,岁月匆匆,不留半点痕迹。因念成疾,李氏每闻孩童耍闹便会跑向门口,言道:“春龙回来了。”然至门前之时而不见爱孙归来,失望之极。

  马希麟躺于院中,闻听李氏之言,时而兴奋时而失落,不由缓缓而叹,言道:“你可记得泰安模样?”

  李氏但记得彷似久时,遥不可及,更如前世一般。李氏念至出神,言道:“虽是记得,然已模糊,那些泥泞小路总有孩子戏耍,而不如咱乡间土路亲和。”

  马希麟忽是仰首大笑,李氏不禁讪讪而问:“何故发笑?”

  马希麟紧收笑意,言道:“我笑你甚是糊涂,我且问你,咱与年轻之时可有变化?”

  李氏言道:“不仅村内变化甚大,即与当年之貌亦是判若两人。”

  马希麟言道:“如此,岂不糊涂?”

  李氏摇头而言道:“泰安变化虽大,依是不如村内舒心,春龙去泰安已久,我心中甚是不安。”

  马希麟言道:“你我年岁已高,春龙尚且年轻,何以不安。”

  仅过三月,李氏心已无耐,自晚饭之际忽对马希麟而言:“希麟,可带我去泰安?我一生随你,你去何处我便去何处,时下若一人出门,我心有所惧。”

  马希麟心有一颤,李氏跟随一生,从未离开半步,即便落魄亦无变心,忠贞不渝,此足以令他刻骨铭心,时下二人皆已年迈,同寄于爱孙希望,马希麟颔首言道:“如此,我便带你去往泰安,可见春龙是好是坏。”

  李氏一夜未眠,但为爱孙准备衣物及土产,直至寅时,一切准备妥当,又寻来医书塞入囊内。数本医书皆由马希麟所着,马春龙尝读之后必会复置马希麟枕下。待至鸡鸣之时天色微亮,二人一同出发,一路行走较为缓慢,遂以一日有余行至泰安,李氏亦如马春龙一般,泰安之繁华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望此情景李氏眼角微显湿润。

  直至泰安医院,马春龙大感惊讶,急下包裹且言道:“爷爷奶奶何故来此?”

  马希麟言道:“你奶奶日夜思念,对你放心不下,若不来此与你相见,恐近失心。”

  李氏牵住马春龙稚手观望不止,数月不见,马春龙已是消瘦,李氏言道:“春龙,你且要多食多饮,莫要亏待自己,此次,奶奶为你带了急需物件。”

  马春龙吃喝齐全,皆不需要,但若出言,必伤李氏,唯见李氏观望,马春龙言道:“奶奶不必牵挂,我年底三十便能回乡。”

  李氏喃喃而言:“竟是如此之久。”

  自马希麟与李氏来此,居住五日而后返程,马春龙相送已远,李氏但以流泪不止,但见爱孙身影模糊。自回村内后,日日盼等除夕,然是愈等愈久而迟迟不见马春龙,眼见年底,李氏病倒。虽是病重而有不语,马希麟深知其由,悉心煎药,稳定病情,然因李氏心系马春龙,心结不解,病症不除。

  病根自心生,马希麟叹气有余,遥望天际心中略悔。春节之时,李氏病症初见好转,起身忙碌待备年货,终日立于门前,但待马春龙归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