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回回首已是殊途时 逝后更比人间苦
马氏三少2018-01-12 19:544,555

  众人劝言不见有效,马春龙信中所述除夕之日方能回乡,李氏迟迟不进家门,一直待至天黑爱孙归来。一家团圆之际,马春龙本念旦晨又会离去,不欲将此事明了,然若不言但恐已无时机,遂言道:“院长欲将我留于泰安医院。”

  家人未有一言,唯马希麟淡淡一笑,亦无言语,仿似家人皆于回避,直至马希麟离去之后,未尝有人提起此事。

  初一旦晨,马春龙自村离去,初二申时,李氏彻底病倒,本以一封家书传送马春龙,欲使他回村照料几日,然而李氏心结全念马希麟,劝言道:“莫将春龙召回,他终不可再回尚质村。”

  马希麟为李氏把脉之时,抚于手背,苦笑道:“李氏,此又是何苦?春龙于乡外,终将会出息。”

  李氏面露笑容,淡淡而言:“希麟,此番并非患疾,而是我老了,一切与挂念春龙无关,希麟虽为医仙,但凡不保我之性命。”

  李氏气息愈弱,徐徐昏沉,后而睡去。马希麟长叹了一声,喉咙一阵哽咽,转身去为李氏煎药,行医一生,煎药未尝有差,然而此次竟将药材煎糊,待马希麟回神之时又是无奈长叹。

  公元一九七六年,夏季一夜,皎洁之月光芒万丈,似有雄心壮志,欲将整片天空照亮,马希麟正于院内乘凉,李氏大病初愈,依其身旁,夜空中有一明星划过。李氏仰首而望,言道:“又不知是谁家孩童出生,我料必是天仙下凡,那明星划落如此匆忙,必然又是世间奇才。”

  马希麟眉宇带笑,而言道:“尝见春龙出生之时,亦有明星划落。”

  李氏眉开眼笑,片刻之后脸颊笑意缓去,言道:“有人欲离去,有人则降生,阎王知生死,唯憾留我心。”

  马希麟唉声叹气,而言:“原本寿命一百六,为救病患施于半,世间病患何时尽,未成大任不成仙。”

  李氏颜掠一丝惊讶,彷如知晓事况。正于次日之晨,如往常一般去唤马希麟,发现已不能将他唤醒。风云变幻,李氏眼眶逐渐模糊,泪滴自眼角划落,此次诚是马希麟去世,对于李氏,死亡并不恐惧。待召齐家人始于布置后事,人人皆以能见奇迹,而李氏面色黯淡,言道:“此次,希麟诚已西辞而去。”

  家人了然事况,痛哭流涕去置办棺材,又为马春龙通信。唯有李氏守于马希麟,微微言道:“希麟,你我同度五十余载,至今,有一事未向你明了,当年,为能与你如影相随,我离父亲而去,自河流而下,为那座村庄李伯救起,后而认作义父,不想你竟寻我而来,我与全村人蒙骗了你,称我为李氏,然而幽幽清梦,世间何尝有我李氏?我正是当年之黛滢。”

  待至傍晚之时,家人回归,见李氏依于马希麟身旁,亦是与世长辞,二人手手相握坦然自若。送葬仪式声势浩大,村众百姓皆为马希麟送行,省中名仕将村落堵得水泄不通。无人相信马希麟已逝,皆称二人双双归西,携手成仙。

  自马希麟逝后,上空有黑白二君携阴兵过此,手执勾魂牌与批票,押缚亡魂至冥界,但见马希麟而来,本应向黑白二君行礼,而二君竟先行礼道:“仙官阳寿已尽,理应列入仙班,然是人死须入冥界,后而审判方可升天。”

  但见白者身材高瘦,面白,常显笑颜之态,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你也来了”四字。黑者体态短胖,面黑,常显凶相,长帽上有“正在捉你”四字,并非骇人模样,但是彰显威严,使之有惧,二者手执脚镣手铐,必是专职缉拿鬼魂,马希麟仅有一言:“有劳二位。”

  初入冥界,由黑白二君引路,身后跟随无数阴兵与鬼魂,可见不远处有一大门,上嵌石匾,刻有“幽冥界”三字,旁有一行小字:

  生亦未可喜,死亦未可悲,

  生亦未曾生,死亦未曾死。

  生死皆一如,何足有忧喜。

  人生难堪者,莫过白送黑,

  长寿而痼疾,更属人间苦。

  如此,便知已至阴间,阴间与阳间略同,有管理制度亦有节假日。鬼魂不着古装,多以阳间咽气时所穿衣服为主,其余不同者而属阴差。人有人语,鬼有鬼言,鬼话连篇,凡人不通,周围无光,无有生机,雾气蒙蒙,死气沉沉。

  马希麟问道:“尝于世间闻于二君名声,如今一见果然如是。”

  那白者言道:“仙官下凡人间,三界之事已然不知,我名谢必安,身旁黑者为范无救,我二人自幼结义,情同手足,那日相偕行至南台桥下,天将下雨,我请范兄稍待,自是回家取伞,怎料我走之后,雷雨倾盆,河水暴涨,范兄不愿失约,竟因身材矮小为水淹死。不久,待我取伞赶来,范兄已是失踪,每每念此,痛不欲生,后而甘愿陪兄共亡,吊死于桥柱之下,阎王嘉勋我等信义深重,无须转世投胎,列入十大冥帅,捉拿不法之魂。世间尝闻我是吊死,而将我画作长舌面孔,且将我二人丑化模样,实属无奈。”

  言谈之间,便至一处,世间每处皆有土地庙,然是凡眼不见,人死之后,肉身四大分解,生命能量载体自体中分离,亦称鬼魂,所见土地庙竟与衙门相同,古色古香,不失雅兴,中间有一棕红案桌,上有本地《户籍册》,载着本地山川河流、人口牲畜、人员多少等。正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灵魂出生与死亡必经土地庙。

  有人阳寿已尽,阴兵会执勾魂牌与批票,押缚亡魂至土地庙通关,土地公打开本地《户籍册》悉心核实,死者系属本地人氏,确实寿终正寝,又核实并无宗教信仰,便于批票上盖上土地大印,通行阴间。于土地公神案之旁有两个通道关口,一个是直通阳关大道,光明万丈,一个是前往地府之路,漆黑无比,名为黄泉路。

  土地公宣判:“马希麟一生行医,皓首穷经,救济为民,德贤兼备,又因天官下凡,即日时起列入仙班,送往天庭之路。”

  然而马希麟未应竟向黄泉路行去,黑白二君急劝言道:“仙官莫要行错道路。”

  马希麟笑道:“二君勿拦,我尝过阴之时为成三事,由太白巡使引我而来,但成一人还阳之事,尚有二愿未成,如今至此可了凡尘之心。”

  土地公言道:“地府天子尝有劝言,马希麟至此必入黄泉路,不想诚是如此,可派阴差随同仙官直通金银桥。”

  由短小精悍之阴差护送,诸多鬼魂化作阴风踏上了黄泉路,更多阴差紧随一旁。常言道:黄泉路上不好走,无老少来无客栈,上不见日月星辰,下不见土地尘埃,前不见阳关大路,后不见亲朋四邻。有一鬼魂问道:“家属烧了纸马纸车之物,为何不用此代做工具?”

  那阴差言道:“此时亡魂不称鬼魂,但入酆都城后方为称作鬼。”

  鬼魂又问:“我等已入地府,黄泉路上为何有诸多阴差看守?”

  阴差言道:“有人买寿抢魂,正于黄泉路间,因未送入酆都城,一切皆有转机。”

  那鬼魂心下酸楚,但言故人离去,不能尽孝送行,愧之有悔,一路崎岖颠簸,凄风苦雨,竟有灵魂哭嚎不肯前往,惟见马希麟大步前行,有诸多鬼魂花巧言语,企图讨好阴兵。然而,任凭如何哀求,使尽浑身解数,皆是不脱阴兵手中铁链。走得劳累亦是不许休息,须快赶路回去交差,目的但为一处,酆都城。

  鬼魂不走,阴兵执策而打,马希麟劝道:“黄泉路上莫回头,我尝过阴,但能向前不可退后。”

  诸多鬼魂闻言后已无杂念,有一鬼魂问道:“仙官一生行善,救助百姓必会得道升天,我等后悔莫及,来世亦无记性,怎能脱离苦海?”

  马希麟言道:“前方便是望乡台,你若有悔,见后便不再悔。”

  方出黄泉路便至望乡台,石台之上发出阵阵阴光,坐卧路转之势,上可回头瞻望,书写三个赤红大字“望乡台”。一入此处已无还魂之望,阳间肉身早已火化,即使还魂亦作孤魂野鬼。鬼魂上台一望,但见阳世家宅与亲朋好友,亦可见自己亡时之躯,棺材入土,一生痛苦不及于此。阴差问向马希麟:“仙官可去一见?”

  马希麟言道:“尘缘愿事非在此处,但随前行了却心愿。”

  闻此,亦有鬼魂不去上台观望,然是鬼卒严催怒斥,依是强登望乡台,最后遥望家乡后大哭一声,方可死心塌地。前行不久忽闻一阵犬吠,且是叫声愈大使人毛骨悚然,一鬼魂问道:“地府怎有犬类狺狺狂吠?”

  阴差言道:“万物生灵皆有规律法则,鸡与狗是阴阳两员使者,狗见阴魂可发叫声,金鸡报晓乃是通知鬼魂急避阳光,免得魂飞魄散。岂有不见,老牙狗永不睡热炕头,金鸡永不会趴下,此处便是恶狗岭。”

  言语之间,但见前方一群恶狗目光凶横,满嘴钢牙,皮毛坚硬,向各路灵魂疯咬过去,不将腿脚扯掉终不肯松口。各路灵魂使尽浑身解数亦是无济于事,难逃恶狗之铁嘴钢牙,岭上满是残肢破体,污血淋淋,过岭而全身无损之魂寥寥无几。为人不易,做鬼更难,心中正念此事,一群恶狗再次疯咬,然而,除生前属狗者与爱狗者履险如夷,其他鬼魂已是魂飞魄散。

  过了恶狗岭便是金鸡山,山峰有二岭,须俯身爬过,自鸡背爬至鸡冠,欲成真鬼魂,唯过此二山,而后方可到达酆都城。一入山下,马希麟与阴差飘于上方,但见一群公鸡向鬼魂扑去,那铁嘴比起秃鹫有过而无不及,一啄便会捯瞎灵魂双目,煽动翅膀使之无法躲避,那锐利双爪更像抓魂钩,足可使之皮开肉绽,深入五脏六腑直至抓出心肝。世间杀鸡之时鸡之痛苦尽然报复,灵魂立于鸡群,但觉束手待杀。

  继续前行,忽见山海之状,彩旗飘飘仿似举行聚会,舞龙舞狮,热闹非凡。阴差交待这便是野鬼村,实质表面尽显虚假之象,多由恶狗岭、金鸡山肢体不全之灵魂幻化而成,因肢体不全而无法前进,只得滞留聚集,等待健全灵体到来,为幻象所惑而后趁机下手,抢来完整肢体换至自己身上,得以前行,所有健全灵魂无法挣脱魔爪,发出阵阵哀号,血肉模糊,撕心裂肺。此时,见有健全灵魂安然无恙,马希麟便问原由,那阴差答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皆是死者之阳世眷属于亡人灵前焚化过纸钱,健全灵体手执买路钱,方可顺利过关。”

  马希麟言道:“不想这地府亦有贿赂之事。”

  阴差言道:“仙官待列仙班后一切自然知晓,即便是那天庭之上亦有此等事况,然是金银并非要物,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鬼神得香火,以道成仙。”

  过了野鬼村,前方有一凉亭,亭内有口深井,正出滚滚泉水,这便是迷魂殿,那阴差言道:“自入地府之魂,万不可多管闲事,或东张西望,或与鬼搭讪,或胡乱吃喝,不然仙体受损,鬼魂难以还阳,这凉亭是迷魂殿,泉水便是迷魂汤,亡魂到此,疲惫不堪,须饮泉水,一饮泉水,口吐真言,如实禀报阳间所犯种种罪行,等候十殿阎王之审问。一旦饮下迷魂水便成真鬼,即使大罗神仙来救亦是难以还魂,唯有安心成为鬼魂等候发落。”

  马希麟问道:“若来此处,不受刑罚可会怎样?”

  阴差言道:“仙官所言不虚,确有此事且常有发生,一些鬼魂非但不受刑罚,竟念法号与咒语,判官无奈但将鬼魂直接投胎,多以牲畜为主,几次轮回之后必将那咒语忘却,后而一并审理。”

  马希麟自上而下望去,过往此地之魂,怨气早已减半,井然有序排队饮水。走出迷魂殿,一路阴风行云,终见前方一座城门,上有一副对联,

  上一联:人与鬼,鬼与人,人鬼殊途,

  下一联:阴与阳,阳与阴,阴阳永隔。

  然而不见横批,但有上挂金漆黑匾,写着“酆都城”三个大字。城门极其庄严,需以仰望方然可见。进入酆都城,内有两道城门,于二道门与头道门之间有两盏灯火悬空漂浮,能觉若远若近,莫可名状。一盏光亮耀眼,一盏昏暗黑沉。由暗灯进去便入二道门,此门玉雕而成,能见十座城门,依次排列一殿至十殿。每个殿口皆有阴兵把守,时而核对鬼魂手中批票,时而监察鬼魂高矮尺寸,阴兵服装亦非古装,唯是上身略偏古代。

  阴差言道:“阴兵多有轮回与替换,近代不少亡人亦能担任阴兵,认真工作,井然有序,比起人间之职有过而无不及,阴兵皆会奉公执法,清如水,明如镜,入此之鬼魂心中已知自己死亡,甚是安分,老实排队等候各殿阎王审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