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回浮云蔽日真相显 誓死不作他国医
马氏三少2018-01-14 09:463,052

  得知此人并非患者,然是二人如此相像,想必是孪生兄弟,对于言谢,而言道:“无论至于何处,遇男或女,贵人及奴婢,我唯一目的是为病家谋福。不曾过取重索,但当听其所酬,如病家赤贫,一毫不取,尤见其仁且廉也,此财乃是营生,决计不会收取。”

  那人思索良久,而言道:“先生那日于小庙施术,所救之人是我兄长。我家离此不远,兄长名为林子台,我为林子敬,自幼不见爹娘,而由一户人家收养。我家贫寒,然于前几日我兄患疾,后闻此镇有一名医称作姜庸仁,遂将无望之疾寄之,然是此人见我衣衫褴褛,非似豪户之族,便言我兄之疾无望,阳寿已尽,待备后事之时他又将我二人唤回,说有一人能救我兄性命,后而得知,真有救我兄长之人,此人正是马先生。”

  马希麟言道:“医为人命所关,人之所系,莫大乎生死,圣贤豪杰,可旋转干坤,而不能保无疾病之患,一有疾病,不得不听之医者,而生杀唯命。系天下之重,而天下所系之人,其命又悬于医者,下而一国一家所系之人更无论,其任甚重,姜庸仁有医治之心,实乃幸事。”

  林子敬言道:“先生若是不收令我心愧难当,今生何以安心?岂非先生瞧我不起,不肯收我诊金?”

  马希麟言道:“何出此言?医家有割股之心,安得有轻忽人命者?为医者,绝驰骛利名之心,专博施救援之志。今日你来此谢我,必是卖掉家畜得金,此是养家之财,我不能取之,如今,你兄已得痊愈,正于卧榻休养,你我可去一见?”

  马希麟对钱财之事只字未提,林子敬甚是感动,心暖鼻酸,双膝跪地连连叩首,力道过大以致额破血流,马希麟急将他扶起,言道:“你何必如此心诚?我知你意便可。”

  此时,林子敬心下惭愧,泪眼朦胧,但将实情言出:“先生有所不知,我林子敬助纣为虐实该千刀万剐,但因姜庸仁绵里藏针,而以鬼蜮伎俩损害先生,适才见先生大仁大德,而非平庸之辈,实无颜面见于先生。”

  马希麟言道:“我早已知晓此事,兄台不必自责,贫者贫,并非痛,病者苦,方为苦,医者若言语不切,不和颜色,则病者更是痛苦。”

  林子敬对马希麟更是敬佩,随即见到了林子台,兄弟二人见面又是痛哭一番,此人不得起身已久,今日容光焕发皆为马希麟之功。

  二日之时,镇中有一老者,手举长布,布上浓墨重笔,皆是此次会诊原由。众多镇民围之而览,有一书生不由念出声来,众人闻后,初始惊愕后而惊叹,皆有赞言。此事被姜庸仁得知后,不禁拍案而起,依然故我,将医桌摔得粉碎。

  李世杰亦寻得此事,便找姜庸仁商议,但见他直言道:“仁兄,马希麟医术高超于世,德高望重,莫言于省内,当今天下已是无人可及,此事就此便罢,你我二人收山可好?”

  然见姜庸仁刚愎自用,狠狠而言:“收山?当初是你利令智昏,而求我为之,出尔反尔怎有作为?”

  李世杰苦笑道:“仁兄,马希麟深不可测,与之争斗恐有不及,若就此收手,对你我二人皆益。”

  姜庸仁气急大喝:“岂是你为马希麟所施巫术,怎可帮他言语?你我同年之窗,若不逐他出镇,永不罢休。”

  李世杰言道:“只为名利而去害人,必会叠床架屋,如此作恶非世人所为,就此收手,虽得小利然能维持生计,贪而终将害己。”

  姜庸仁冷眼而言:“万万未尝想到,你竟色厉内荏,既是如此,休怪我无情,今日,你我情谊一刀两断,恩断义绝。”

  姜庸仁已是黔驴技穷,李世杰而未争辩,只身行至马希麟医馆前,不顾众人围观,但见马希麟而缓缓跪下。此举使众人皆觉惊诧,医馆里外传出惊叹。李世杰言道:“我本一生行医,自认医术高超,未尝屈于他人,然是马神医来此后,方知我术不足为道,竟而迷失心窍,为虎作伥,串通姜庸仁害人,诚是罪不可恕,后而悔过,我知利害得失,今日特来请罪,以得马神医之恕。”

  马希麟微笑而言:“医道微也,非绝欲无私,通神于微妙之乡,穷理尽性,研几于幽明之极者,不足以传,古之圣人,其为善也,无小而不崇,其于恶者,无微而不改,改恶崇善,是药饵也。”

  孙乾速将他搀起,言道:“展颜消宿怨,一笑泯恩仇,马先生宽宏大量,漠不关心,早将此事一笔勾销,你又何必如此?”

  负荆请罪之事全镇皆传,李世杰亦不忌讳,他人若问,便将陷害马希麟之事详情告知,且称不再火中取栗,全镇民众连连唾骂姜庸仁,瞬时,名声一泻千里,使其不得不关闭医馆,悄然离去,销声匿迹。遂有绝言:

  今之庸医,炫奇立异;

  不学经书,不通字义;

  妄自矜夸,以欺当世;

  争趋人门,不速自至;

  时献苞苴,问病为意;

  自逞明能,百般贡谀;

  病家不审,模糊处治;

  不察病原,不分虚实;

  不畏生死,孟浪一试;

  忽然病变,急自散去;

  误人性命,希图微利;

  如此庸医,可耻可忌。

  时下所处乱世,于国民统治后期,日本始于侵华,保卫民族之战爆发。原本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国共第二次合作开始。马希麟一心行医,本是不问政事,忽有一日仰身睡于躺椅,出有一言:“侵略者占据天时,国军所拥地利,唯共党深得民心,尝有史记,建安年间,魏占天时,吴占地利,蜀占人和,故有所言,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李氏于一旁闻后,急言道:“你一心行医,何必言于政事,天下归谁岂为平民所论?与医无关,切莫多言,言多必失,反遭惹祸上身。”

  马希麟言道:“顾炎武尝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国之兴亡,肉食者谋。”

  日军侵入山东乃于数载之后,所驻山东乃是日军第五十九师团,师团长名为藤田茂。此人与众不同,尝对中医颇有所好,故对士兵有言:支那人之骄乃是中医之道,此道博大精深,大和民族唯独中医不能显胜,大和文化源于中土,可集山东名医为日军服务,实施以战养战之策。

  至此,藤田茂相继于济南与沂水搜捕医者,然而,多有医者铮铮傲骨,素日虽有讹诈之习,是非之前能择慷慨就义。郝云寿亦被带入军营,任凭日军如何拷打,宁死不屈,因怒骂日军所谓侵华之畜,受凌迟之刑,痛忍三千六百刀而死。

  此讯传至肥城,日军搜捕之事沸沸扬扬,闻郝云寿已死,马希麟不忍心痛,暗赞仁义之士,粉身碎骨浑不怕,已留清白在人间。李世杰拜访而来,见马希麟闻讯浑然不惧,言道:“马神医,你名扬四海,继而必被日军所寻,可暂且一避,待战争结束再露面为善。”

  马希麟言道:“岂有不闻,善为医者,行欲方而智欲圆,心欲小而胆欲大。日军欲至,我无能阻止,且随他寻来再议后事。”

  李世杰自叹一言:“人世医者不常见,唯独先生当属仙,若是先生不避,恐怕为时已晚。”

  日军迅疾而来,闻知马希麟乃当世奇医,名望传遍人耳,藤田茂初寻之时,迫问医者欲寻马希麟,然是众医袒护,未尝提及所在。姜庸仁亦被抓捕,且将马希麟所居之地主动告发,日军得知消息后直将姜庸仁击毙,留下一言:“中土有句俗语,蜚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如此道理,你竟不知。”

  日军冲进医馆,而见马希麟为患把脉,带头军官虽通汉语,然是口齿僵硬,似有面瘫,询问是非医者。马希麟缓缓而望,未理,转首再为患者施诊,患者因惧日军而浑身颤抖,马希麟轻拍其肩使其平静。军官大显狂笑,以正式军礼而对,马希麟侧身一转未受此礼。军官言道:“先生可随我一回?”

  马希麟取笔为患开方,始终不望军官,但对患言:“回去之后,可按方进药。”患者闻后匆匆离去。

  藤田茂对马希麟颇感兴趣,吩咐军官务必请来,故而军官虽颜剧变,亦未显表,此时又言:“马先生如若不随,便将众医尽数废掉,如此,先生可有更多时日为病患医诊。”

  如此而言乃是威胁之策,但寻缓时之计,马希麟言道:“莫急,待我医好病患,再议此事不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