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祖孙二人坐论道 辟谷绝粮开天目
马氏三少2018-01-12 19:503,076

  二人侃侃而谈,马希麟但留两个问题,即便行医十余载,亦是未能回答巧妙,可使行医者知难而退。然而马春龙全然不讳,直言道:“中医不仅是行医之道,亦是立人之本,人体之要乃是健硕,而后方能行事,中医博大精深,除去行医治病亦可调养身体,养精活血,使人精神焕发,西医多半而属对症下药,需有病症方去医治,不可防患于未然,此永不及中医。”

  但见爱孙言语,思想已超常人,甚是难得,马希麟心中喜爱,念自己尝拉风箱之时,并不通晓中医有如此奥妙,后时虽对西医较为推崇,而依是倾于中医,此时一言,但与爱孙能有一辩,发散马春龙思维。马希麟问道:“不想春龙竟这般能言善辩,中西二医皆有弊端,西医祛病极快,可使痛苦之人迅速恢复,无须饮下苦涩药汤,且是中医尚有诸多病症不好治愈,西医则可开刀,可知若有一例急症,人命危在旦夕,有了病变直接切去,岂不省心?”

  马春龙笑道:“爷爷年岁大了,亦糊涂了。”

  马希麟故为惊讶,问道:“何出此言?”

  马春龙眨眼而望,悠然言道:“爷爷素行中医,更知人体乃是小天地,岂能随意开刀,泄露元气?西医少见食药,直将药液注入体内,不曾调理人体机能,直以手术解决病症,此术违背自然循环规律,简单明了而言,可作救人之捷径。春龙自小受爷爷教导,严习中医,早将中医概念深藏心底,中医属是千古文化,理应传承,自西医侵入中华之后,中医受严重打击,乡民愿以短时见效,而不愿忍食草药长时受苦,此已成西医优势。然是对于久治不愈之疾,西医往往给予破坏性描述,如存活期半年、病情发展不可逆等,使得病患对病愈希望彻底破灭,病者于治疗过程中体验健康,并非存在,个人才干与抱负从此化为乌有,且内心绝望。中医则反,若是能以药物慢调,虽治愈绝症较缓,然可去除不治之症,且能根治,自古以来,无所不医之术当属中医。应知地大物博,仅是《本草纲目》一书,所载药物已近两千余种,何况其他医典,如此之多药材,岂有调理不好之症?”

  马希麟仰天大笑,言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你一未出茅庐小子,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当今时世疑难杂症甚多,若古今名医皆然在世,亦有不治之症。”

  马春龙问道:“若中医不能医治,西医可治疗所有病症?若能,西医则属天下之经典,理应废除中医,然而实则不能,且是开刀能使病患寿命缩短,此术并不可取。”

  如此一问,使得马希麟无可对答,后而抚摸爱孙以能判断相貌,马春龙速引其手抚于自己颜面,马希麟言道:“春龙,你甚是聪慧,又伶牙俐齿,爷爷如你这般年岁时竟远不如你,你将来前途不可估量,必会超过爷爷。”

  马春龙言道:“尝言爷爷较为谦虚,今生今世,春龙亦不能超过爷爷,爷爷可是医仙。”

  马希麟叹言道:“人总会有寿终之时,将来继承爷爷衣钵,必将中医发扬光大,莫教西医吞没这千年之本土医术。”

  见马希麟面色愈加凝重,马春龙郑重点头,言道:“爷爷放心,春龙必不负爷爷所望,我知爷爷是医仙,永远不会死去。”

  马希麟缓缓而言:“春龙适才所言,爷爷甚是高兴,千万谨记,若要发扬中医,莫不可盲目排外,毕竟西医自西方流传时日不短,救人性命无数,必有独到之处。”

  马春龙点头道:“爷爷所言极是,凡是救人之术皆是好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亦可作为积德之为。”

  马希麟言道:“医之为道,所续人之命,而与天地之德,不可一朝泯灭,今后若触西医,须要集百家之所长,创自家之新,此可谓立足之本,世间万物非为我所属,然为我所用。”

  马希麟之言,对马春龙未来行医有重大影响,于盲目崇拜中医解脱而出,正视西医,积极接受西医合理成分。马希麟愈坐愈少,终日笑颜,未尝多语,不食五谷,只饮清水。李氏见状,不解问道:“希麟终日不语,可有心事?莫不是患了痴呆?”

  李氏自是一句玩笑,马希麟言道:“人情世故,难得糊涂,患有痴呆,未必不是好事。”

  李氏凝望马希麟之相,自感生命鲜活,而非那痴呆之人。李氏言道:“若是医仙患有痴呆,岂不为人所笑。”

  李氏望于眼中,心有担忧,回念先前睡去之时,兀自心有余悸,言道:“希麟,身体不适,为何不食饭菜?”

  马希麟笑道:“近日不食饭菜,亦无太多食欲,更不觉得饥饿,你大可放心,我自有分寸。”

  自此之后,马希麟已然不食人间烟火。李氏总以小计诱其饮食,然马希麟嗅其美食,终是不食,李氏惴惴不安,以马希麟又患肠胃病症,遂与爱孙言道:“春龙,你学术已有时日,你爷爷不食不饮,可是肠胃有异?”

  马春龙言道:“我见爷爷面色甚好,不像患疾之人。”

  李氏言道:“择时你为爷爷把脉,数日不食米饭,实是令人担心。”

  马春龙笑道:“爷爷乃是医仙,仙人皆不食人间烟火。”

  李氏轻抚马春龙,嗔道:“休要胡言,即便是神仙,亦应饮食就寝。”

  马春龙无奈,但陪马希麟闲聊之时伸手为其把脉,马希麟忽感异象,笑道:“春龙,岂是你奶奶要你替爷爷把脉?”

  马希麟把脉且言道:“奶奶怕爷爷肠胃有疾,我欲来为爷爷把脉。”

  马希麟心下疼爱,缓缓躺下尽是喜悦:“既是如此,春龙便为我探之。”

  待寻脉后,并未有异,马希麟年迈虽高,然而脉搏易寻且钢劲有力,与中年体魄并无差处。马春龙转身对李氏言道:“奶奶,爷爷身体甚好,并无肠胃之症。”

  李氏不禁咋舌,见马希麟近日不食,颜面气色属常,面满红光,心想:难不成希麟不食烟火,欲要成仙?

  半月有余,马希麟忽对李氏言道:“方今,不想年迈亦高,你之额纹又增数分,已不同往日之年盛。”

  李氏正于院内扫地,闻后不禁莞尔,疑问道:“希麟,莫非你能见我样貌?”

  马希麟双目微闭,身子缓缓躺下,言道:“不能见之,但能感知,你我已老,岁月不饶人。”

  李氏心中好奇,行至马希麟身旁,详而望其双目,眸间与往日一般,依是暗淡无光,目患之疾并未好转。李氏叹气苦笑道:“希麟,你又寻我开心,若你双目能好起来,该有多好。”

  马希麟言道:“我怎会寻你开心,今日,你所着白衣甚合我意。”

  李氏言道:“今日我穿白衣,岂是春龙告知于你?”

  马希麟笑笑未尝再言,起身而行,虽行较缓,然是行有数步,将地下扫帚捡起搭于墙面,后而向屋内行去。李氏惊讶至极,心中又喜又奇,紧跟马希麟进了屋内,问道:“希麟,莫非你真能见物?”

  马希麟含笑闭目,言道:“不能,我心里甚是透彻,虽已眼盲,而以天目感知周围一切事物,更能自己行走,天目超越大地远近,超越时间过去与未来,一切现象皆能明见。”

  天目位于人体鼻根印堂处,自印堂深入两寸,有一彷如松果之物,此物称为松果体,松果体内有退化视网膜,具呈像能力,天目练成以后,两眉中间天目即可激活,虽闭双目,额前依可呈屏,后而呈像。天目一开,可望鬼魂等常人所不见阴性之物,四岁以前,童子初离母体不久,天目尚未退化,随年岁增长成人之后,天目松果体会完全退化,以至闭合,极难再见阴性之物,若要再开亦须苦练修身,或由具备天目高师直接点化。

  饶是如此,李氏亦是欣喜非常,以烹调一桌饭菜为表庆祝,待家人坐于桌前,不见马希麟有食,不由扫兴。马希麟笑道:“既是如此,我可与家人共进晚餐。”辟谷半月有余,五脏清明,如今马希麟虽食较少,然是身子徐徐硬朗,未因不饮不食而枯瘦如柴。

  至马春龙生日之时,马希麟欲邀众医前来共贺。往来无白丁,来此庆贺之人皆是贤德医者,亦有尊崇马希麟之大户人士,每每接见,凡有随礼一概不收。

  有一医者名为陈易霄,与泰安医院之院长林真厚交,时下正与林真长叙。得马希麟请柬后,心下不由为难,名医之邀不得不与情面,然而家有贵客,似有大为不妥。若贸然撂之,更会使之人误作轻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