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名医良师难求见 宅心仁厚鉴于行
马氏三少2017-08-21 02:462,354

  孙墨卿自报家门后,马希麟必不失礼,双拳拱手又鞠一躬,言道:“在下马希麟,今日特来拜访张先生。”昔闻钱谨提及此人,手艺高超,术精岐黄,故今日拜访甚慎且礼貌有节。

  孙墨卿又望穿饰一番,闻此人是为访师,即问道:“不知令兄此次前来,可曾与我师父有约?”

  马希麟歉意言道:“恕在下无礼,未尝有约。”

  闻知未约,孙墨卿颜面不由剧变,已非谦恭之色,而不屑道:“我师父实乃身体不适,不见外人,既然如此则请回罢,若有疾病须诊治,我愿为令兄务劳。”

  马希麟家境不富,穿不起绫罗绸缎,生得一副小白脸且又显瘦,若是来得一户大宅之士,孙墨卿即便不引张銮,亦绝不下逐客令。马希麟见状已知不便多扰,临行之时再施别礼,出门在外,钱可省而礼不可省,今日来见张先生学医,本应敬上几件财物,奈何不出钱财置办厚礼。

  回至铁匠铺,马而斌未经询问,见他一副丧气模样便知未得佳果,虽望子成龙而不过于严苛,此异于钱谨之父。马而斌和蔼言道:“希麟,世上无难事,人心自不坚,今日不成明日再去便是,名医岂能易见?”

  如马而斌所言,次日,马希麟早至医馆前等候,复与孙墨卿相见。此次非空手而来,自父亲那讨得两吊铜钱买下糕点,当时,马而斌愤责怒道:“堂堂名家医馆,怎会惜得这般薄礼?欲成大事者,必是有心人,有才而心细,方属大才,古有常言,先谋后动,三思而行,利人利己,事半功倍。”

  马希麟言道:“张府家资殷实,咱家比不得大户,无钱置办厚礼,今日略备薄礼以表寸心,素闻凡是求见者必备绸罗锦缎,如此,我岂不是一生难求?心诚则矣,有礼人不怪,若空手而见实是不敢言之。”

  自孙墨卿见马希麟所提之物,便知来意,不由心生厌恶,马希麟如同昨日一般未言先礼,而孙墨卿今不还礼,冷漠言道:“若是在下未记错,应称阁下为马兄,不知固见我师所因何事?”

  马希麟复施一礼,回敬道:“医者可救人之性命,救济贫苦乃是世间至善至贤,在下欲深学医,然苦于无人教授,又知尊师医术高妙,故请先生指点,学习医术。”

  张銮之术名闻遐迩,前来拜师之人趋之若鹜,孙墨卿早已司空见惯,熟知如何应言:“马兄有所不知,此非我孙某人自珍,乃是师有规训,张府医术未尝教人,即便我引马兄前去相见,必为我师所辞,何必扰之?马兄请回,恕不远送。”既是言至于此,马希麟但提糕点再离医馆。

  此时正值二月,天未回暖,济南衢巷皆是匆匆行人,马希麟独自一人行侧,失落与不甘使其惙惙。尚有几步便至铁匠铺,忽闻身后一阵喧哗,速速回顾,身后不知何时已聚十数人,有谩声与哭声自众中传出,马希麟本是无心理会,但此时归宿亦是无颜见父,天色尚早,遂先看个究竟,复迟归铺。

  人群之中,有老妪与幼童俯于地上,号哭之声正是出此二人,旁有一大汉破口大骂:“老东西,竟放任自家幼儿窃人之事,实是可恶。”

  老妪喉咙早已哭嘶,若泣哀求道:“我祖孙二人远道乞讨而来,三日以来未食米粟,求你大发慈悲且饶一次,他只是个孩子,要打你打我罢。”

  马希麟打量那老妪已是古稀之年,于此寒天之日仅穿单薄衣衫,显现通体破烂,弱不禁风,哀语因天寒而战栗,幼者更是面黄肌瘦,瘦骨伶仃,必是长期食不果腹导致气虚。本不想管此般闲事,然是行于数步后而又止。心中有思:昔贤,救死扶伤济贫苦,此次离去仁德不在,尝时誓言远志不在,医者不使贫人受疾之苦,且能使人健康长存。眼前二人未持一文,不然何以流落街头受得如此饥寒,若欲济贫,岂非医者便可不仁?

  想念之间,便挤入人群之中,见那狂言之人犹怒不释,老妪哭得涕泗横流,上气不接下气,悲恸欲绝。马希麟抢前一步,挡于那人身前,义正严词道:“有何争端应慢慢解决,当街谩骂老小是何居心?”

  那人年纪轻轻,卧扣之眉,三角之眼,生得甚是高猛,衣上油渍斑驳,见马希麟来阻,乃是斜望,厉声恨责道:“本大爷我骂不骂人与你有何干系,这劣童偷了我的包子,骂之有何不可?见这二人身骨单薄,根本吃不得打,我慈悲为怀,仅是稍有惩罚,若非如此,今日非要打残这二人,出口晦气。”

  此人出言甚是刁钻,见他满面赘肉,相貌凶狠,便知绝非善类,但恐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与他争执实属浪费口舌,道理对此人诚是讲不通。而那人本是心中怒火,见马希麟闭口不言,自得强势,变本加厉道:“你这厮可谓乳臭未干之徒,竟来管此闲事,若是如此清闲,可去学学做人道理,速速离去,休要在此聒噪。”

  马希麟回言道:“我非聒噪,你这狂徒竟当街欺凌老幼,怜悯之心你可曾有之?我不与你争辩道理,包子几钱,我代她赔你便是。”

  那人明知老小无钱,不望索回,但闻马希麟代为赔钱,遂有喜色,单手叉腰,一手伸出二指,得意而言道:“我不与你多要,陪我二文钱即可。”

  马希麟一摸口袋,适才买糕点正好余下二文,头也不抬丢弃了去,那人拾钱后亦无半语,扭头离去。此时,老妪见有人疏财,急跪叩拜,马希麟见状,上前扶住老妪劝言道:“老人家快快请起,区区二文钱何足挂齿?行此大礼实在使不得,我这正好有些糕点,你拿去吃罢。”

  正将老妪扶起之时,一双秀手扶于老妪另侧,马希麟转首望去,一双巧目亦望清秀男儿。此女子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缀明珠以耀躯,生得玲珑娇小。正所谓绝色有佳人,遗世而独立,飘逸如仙子,直欲临风去。那绝色无双之容颜,凭添几分凄迷,婉转若梦,人见犹怜。

  女子见马希麟虽着素袍,然是身长八尺,白润恰似冠玉之俊颜,飘飘然不减神气。女子腼羞一笑,恬雅之言:“愿施与你不相干之人,此非凡人可为,小女甚是钦佩,然此二人未持一文,盗窃之事亦属无奈,今日先生相救必缓一时之急,倘若他日行走街巷,必又受人欺辱。”

  马希麟询言道:“姑娘所言极是,既是如此,应当如何是好?”

  此女嫣然一笑,言道:“且待我慰问此媪来自何处,又因何事流落自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