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大虫降临
李木子丹2019-09-23 13:105,781

  正值五月初五午时,古时有传说,一年内太阳在天体宇宙中所运行的位置刚好到达正中顶上,所谓“天中节”,此时五毒尽出,酷热难当,非凡之日,无获则难,当避之。

  果然,那天地间瞬时天昏地暗,海下几千里外的未知生命跃跃欲试,转而沸腾着一齐向海面上冲击。各路毒物纷纷破洞而出,四处爬行。四面八方被迷雾笼罩着 ,湖内清水一时间浑浊发黑。陆地上一只母鸡刚刚下过一只鸡蛋,竟竖着立了起来。

  海底龙宫内一片混乱,所有的虾兵蟹将在宫外把守,大臣们聚在宫外一边闲聊一边等待着龙王的召见。虾女们进进出出,龙的九个儿子围在一起私下讨论着,龙王焦急的在房外踱步,原来是龙王第十个儿子即将降临。

  七子(囚牛qiuniu):兄弟们,这十弟会不会像我一样是个似有角的小黄龙。要是能像我一样喜好音乐就更好了,音乐真是太美妙了。

  七子刚要为音乐吟唱,被八子打断,走到七子面前,蜷起他的双臂,像两座坚实的山峰。

  八子(睚眦yazi):音乐有什么好喜的,像豺一样充满斗性,遇见不爽就把它杀掉,那才是真的将士。

  五子(饕餮haotie):你就知道整日杀杀杀,屠夫才像你。像豺不如像狼,好斗不如好吃。你管杀,那我管吃就是了。咱们两个是豺狼不分家,十弟一定不像你。

  五子说话间,不忘咀嚼着肥美的蟹腿,一旁的蟹兵吓的瑟瑟发抖。

  三子(蒲牢pulao):五弟说的对,十弟一定不像你。看这海面沸腾成这样,得是有十足的功力才能将声音一鼓作气全从身体里爆发出来,说不定十弟像我一样喜欢鸣叫,我可比你们都像父王,他像我才讨父王喜欢。

  七子蔑视的瞥了三子一眼,嘴里嘀咕着,只会喊叫却不懂得音乐的蠢龙。

  二子(螭吻chiwen)不停吐着舌头:老三,你是更像父王了些,但你看我们九个也没一个真正像龙的,不如像我多一技之长。

  四子(狴xian犴zhang):二哥,我们可都是在水下,水本就不容火的猖狂,你也只会吞火,何况,你就是半只四脚蛇。像你不妥不妥,像虎那才叫威风八面。

  六子(狻猊suanni):行了四哥,再怎么像只虎,也不如像狮这么英俊。

  九子(椒图jiaotu)的贝壳一闭一合,听着各位兄长的言语一言不发。

  长子(霸下baxia):都别争了,还是老九安静。不管十弟像谁,他都是我们兄弟,龙的后裔哪有不羡慕的道理,这会儿你们心急也没用,一会儿便知了。

  七子小声唱着:龙的后裔,哪有不羡慕的道理,九个儿子,个个本事,就要降临,第十个兄弟,不爱音乐,我也要与他交好,可他若同我唱歌,我会爱他更多……

  午时一过,竖着的鸡蛋倒了下来。从天而降的一道红光径直逼近龙宫,龙宫上下被红光笼罩着,所有人都被这一奇像震惊的兴奋不已。

  七子又唱:哪里来的这神奇的红光,像是天赐的礼物降临世间,美丽的朝霞不过它的美丽,我的小可爱啊,你快快与我见一面,我要问你是什么来历……

  宫内一个指头般大小的发光体降生了。龟丞相将其放在手心中,看着眼前这个小东西,出了一身冷汉。小家伙瞪着大大的眼睛,很是可爱。他的外壳有些坚硬,四足蜷缩着,其中一只勉强拉长着勾着龟丞相的拇指。

  龟丞相长长叹了口气,心想这个像虫子一般大小的竟是龙十子,龙王一定接受不了。不过毕竟也是龙的儿子,龙王应该不会伤害到他。看来这小家伙只得听天由命了。

  龟丞相将龙十子带出房外,龙王见丞相出来大喜,赶紧凑了上去。

  龙王:方才你可有看到,那神奇气象定是我儿降生而伴随的,快,快给陛下我看看我的十王子。

  龟丞相勉强挤出的微笑一言难尽,他胆怯之余向后退了两步,突然背起了双手。这举动引得龙王十分不满,瞪起的两只龙眼充满愤怒,似乎要将他毁灭,龟丞相也只好畏畏缩缩的将双手缓慢伸到龙王面前。

  龙王:你握着两个拳头是要做什么,我的十王子呢。

  龙王不耐烦的咆哮声使龟丞相缩起了半个头进龟壳,它小心翼翼摊开手掌心。

  丞相:这个,陛下,息怒,十王子。

  龙王:十王子怎么了,丞相为何吞吞吐吐的,我的十王子在哪里。

  丞相:好吧,陛下,十王子在这儿,我手心里。

  龙王贴近龟丞相手心看仔细之后,龙颜大怒。

  龙王:放肆,这是什么。这怎么会是我十王子,这分明是只大虫。

  丞相:陛下息怒,这果然是十王子没错,虽然他确实像只大虫,不如陛下起名大虫好了。

  聪明的龟丞相赶紧借机转移龙王的愤怒,只是龙王似乎并不吃他这一套。

  龙王:胡说,我没有这般的儿子,快,快来人把这只大虫给我处死。记得对外宣告,龙十子产时已在腹中没了气息。

  丞相:陛下,求您饶他不死吧,他的确是还活着的,您看……

  大虫在龟丞相手心里微微挪动了一下,不细细看过,根本不知他是否有一丝气息。

  龙王龙颜大怒,失望中只剩下埋怨与愤怒,他将这股怒火全发到龟丞相身上。

  龙王:敢将这大虫在说是与我有何关系,也将你一同惩治。

  龙王果然无法接受这只大虫即为龙子的事实,龟丞相看着手中的小东西心中却万般喜爱着,不忍其丧命于此。但只得顺从龙王之意。虾兵随后上前索要龙十子将其处死。

  蟹兵:丞相,那大虫在哪。

  丞相顿时心生一计,抓起一把红色珊瑚捻于掌心:那大虫已被我处死。只是一只虫子,何需如此麻烦,两手一拍,便粘了,你等且看是不是这样。

  无脑蟹兵见丞相手中一片通红的粘物,果然以为大虫被丞相捻死:没错,大虫已被丞相处死,有劳丞相,我向陛下禀报即是。

  丞相:去吧去吧。记得陛下问你怎样处死这大虫的,你就说是一钳子将大虫剪了两瓣,尸体埋葬海沙里了,否则陛下怪罪你不是亲手杀了这大虫拿你撒气,别怪我没提醒到你,砍掉了你的蟹钳。

  蟹兵:多谢丞相提醒,我这就去禀告了。

  红光渐渐消失,龙王九子及众大臣久不见十子降临有些急不可耐。宫内宫外渐乱作一团……

  蟹兵:报陛下,那大虫已经处死,被剪成两段埋葬海沙里。

  龙王听闻十子已死消息,内心实则悲痛不已,但为了对外不声张十子是一大虫,便是不能让他以外的第三人知道这秘密:来人哪,把这蟹兵给我托下去斩了。

  蟹兵: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龟丞相将大虫暂时藏于自己房中,带着龙王的喻诣召各位大臣及众王子入殿。

  龙王:各位,今我龙十子未出生已逝,悲痛不止,现封名十念,以纪念十子。

  众王子及大臣:愿父王(陛下)节哀。

  众龙子私下嘀咕:十弟怎么就这样死了呢,刚才那奇像难道只是虚张声势。

  龙王:都散了吧,散了吧。

  龙王依旧沉寂在悲痛中,大臣,王子们纷纷散去,只是他们或许也不相信十子就这样未降临却已先亡的事实。

  长子:我们的十弟就这样去了,甚至我们还没能见上一面。

  九子长开的贝壳吐出一粒粒珍珠,那是哭泣的眼泪。

  七子:让我用音乐来纪念我们的十弟吧。

  唱:我的小可爱还未曾相见,我爱的心还无法表达,化作红烟散了,去了,我的心疼了,痛了,仿佛我要窒息了,因为这悲痛,让我歌声不在有力量……

  八子:都死了还唱什么唱,死了就死了,父王不是还有九个儿子,别一个个这副德性。

  二子口吐一团火,将八子烧成了黑豺。

  五子:哈,不知道烧豺好不好吃,我尝尝。

  四子,六子伤心的怒吼着。三子不停的鸣叫着。

  龟丞相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里,小家伙见到龟丞相很是心喜,在他手掌里翻来覆去。

  丞相:十念,喜欢你的新名字吗,身小命大,谁让我不忍心救了你,看来你得赶紧离开这龙宫,可怜的十王子,想来你有龙命又如何,弱小的身躯还是无福消受庞大的龙恩,只得把你送去平民之家好生喂养,也算你不枉来世间一遭。这龙宫虽是繁华之地,也未见得过得一定舒坦,龙有九子,表面上和谐,暗地里都对那王位虎视眈眈,你在这龙宫之中即使待下去也迟早落得个你争我夺之命,未必胜过平凡一生的好。小家伙,从此隐姓埋名,随我去陆地找户人家托付去吧。

  龟丞相带着龙十子来到陆地,进入一村,动物们各自忙碌着。猴子来回在树上窜来窜去踩着果子好不快乐,邋遢的猪正卖着煎饼,一群兔子竖长了耳朵围在一棵树前听一只公鸡讲书。虽然有些乱,但看起来这村子里的影像还算是和谐的。只是将十子送给谁寄托有些为难。

  公鸡巧巧:都来听书啦,听书啦。据说,这龙王有九子,各各身怀一身本领,老大像那乌龟一样。

  兔子:龙的儿子为什么像乌龟,你骗人。

  巧巧:小兔子耳朵长,可为什么偏偏听不进说书人的话,我还没有讲,你就心急火燎的说我骗人,好生不讲道理。

  兔子妈妈告诉小兔子:要有耐心。

  巧巧:对,像乌龟一样,时常静下心来,缓慢一点,耐心可以让你收获许多意想不到的东西。那大王子有着乌龟的形,也有着乌龟的耐心和智慧。

  龟丞相听罢这公鸡说书的内容赶紧凑上前:你竟然知道龙王,还有他的九个儿子?

  巧巧:当然,我巧巧无所不知。

  巧巧凑近龟丞相耳朵小声说:不过那只是传说,哪有什么龙王,我哪里知道他有几个儿子。不过你确实跟我说的那龙王第一个儿子长的很像,你们都是一只乌龟。

  巧巧:小兔子眼睛红亮亮,你且看这个新客人,他居然是一只乌龟,我刚才说大王子像只乌龟,就是这样。

  龟丞相:对,对,大王子是跟我外形较为相似,只是他长相更英俊。体形比我也庞大的多。不过龙王有十个儿子,瞧,他是十王子。丞相将手中的十王子给巧巧看。

  巧巧看成个斗鸡眼才看清十王子,比他看到的蚯蚓多了四只脚和一对会瞪着着他看的大眼睛。

  巧巧:真是个神经病,这个,你说是龙王的十王子?我看它是只虫子。我不吃虫子的,别以为用只虫子可以贿赂我给你继续讲书。我吃面食的。

  龟丞相当即拿出一袋金子给巧巧,巧巧看的两眼发光。

  龟丞相:这些给你,但你得相信你说书的那些内容都是真的。

  巧巧心想一定是遇见了傻子,哪里有什么真的传说,如果真的有,它便是那天上的凤凰,可以飞翔,可以涅槃重生,拥有这些本领哪里用得着成天围着一堆人磨嘴皮子换点吃的。

  巧巧:给我,真的假的,肯定有条件。不光是让我相信那书上的东西是真的这么简单吧。我可不是贪财的,你先说什么条件。

  说完巧巧一把把袋子抢过去,龟丞相眯起眼睛笑了笑。心想着这巧巧果然巧舌如簧,嘴上功夫了得,或许它就是可以照看十王子的最佳人选。

  龟丞相:没错,都是给你的。条件很简单,帮我照顾十王子。

  巧巧一边数着袋子里的金子,听到要他照顾十王子,突然感到惊讶。指着龟丞相手心里的大虫。

  巧巧:什么,就照顾这只虫子这么简单?成交。他叫什么。

  龟丞相看着手心里的十王子,恋恋不舍,想到今日分离,未定哪天还能在相见,即刻就对这个小家伙生了思念之情。

  龟丞相:他叫……十念,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必须得像你亲生儿子那样照顾他,到时候我会回来接他的。

  巧巧:一只虫子叫十念?这么复杂,好吧,这名字比我的有文化,但有文化也未必有用,学习在多的知识也没我说书的知晓的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会讲传说,重要的是,我终于靠说书赚了人生第一袋金子。没问题,我绝对像照顾我儿子那样照顾他。不过前提是他在能开口叫我爸爸的时候。

  十念:爸爸……

  大虫竟然开了口,龟丞相和巧巧都被这第一声感化了,尤其是龟丞相,他想到这十王子如此聪明,生下来不久便能开口讲话,这声爸爸如果早些被龙王听了,也许不会下旨处死他。

  而巧巧也是第一听有人叫他爸爸,这对于一个单身汉来说,此刻的心情更是五味杂尘,他不曾体会有一个幼小的生命正等待他去照料该有怎么的激动和担心。然而这一声爸爸的确让他收获了不少钱财,人财两获,对巧巧来说还真是天大的喜事。

  巧巧:看来,我这老爸是当定了。十念,小家伙,看来你随我说话的本事不小,以后随我当个说书的怎么样?

  龟丞相:怎么可以只当个说书的,你得教他真正的文化。当然你也可以叫他大虫,看来这小家伙跟你有缘,他好生聪明,没想到才出生几时便会开口讲话了。

  巧巧:大虫,这名字还差不多,适合他的外形。你是说他才出生几时?

  龟丞相不舍的看着十念:可怜的小家伙。

  巧巧:他很可怜吗,有我可怜吗,我从蛋壳里出来就不见我的家人,可他至少还有我这个爸爸。

  十念又一次说话:可怜。

  巧巧仿佛被十念追忆起自己的伤心往事,忍不住哭了起来:你也说我可怜。

  龟丞相:太好了,你无亲无顾,我更加相信你会像对待亲儿子一样照顾十念了。记住,我是要回来找他的,他若要有半点伤,我决不饶你。

  巧巧用翅膀将眼泪抹去:怎么说话的,说不定有一天我会找到我的亲人。我一直梦想我的亲人可能有着不凡的血统,没准是凤凰。

  龟丞相忍不住笑出声:还真的说不定你会有凤凰亲戚,龙和凤凰也算世家。大虫是龙,你自然是凤凰的表亲。

  巧巧:你这只乌龟好没趣,他明明是只大虫,你偏偏说他是条龙。但我能理解一个家长对孩子的期望,望子成龙,我也这么想,如果大虫愿意,它可以成为我心目中的龙。

  十念在龟丞相里翻滚了几下,快乐的叫着:龙,虫,龙……

  龟丞相又一次被小十念的可爱瞬间暖化了它许久冰冷的内心,它和蔼的看着小十念,脸颊轻轻的贴着它,小十念用一对手足抚摸着它的脸。

  巧巧:好了,不要在这么煽情了,我快受不了了。你还是把这袋钱拿回去吧,我真不忍心看分离的画面。

  龟丞相:你不收也得收,看到那堵墙了嘛。

  巧巧歪头看着龟丞相指的那堵墙,只见龟丞相一挥手,墙便全塌了,巧巧当即看傻了眼。

  巧巧:我收,我收,我收就是了,谁跟钱过不去。放心,他从今天开始就是我儿子了。我会教他学文化的。顺便,你把刚才推墙的本事一并交了我,我也好传授给大虫。

  龟丞相点头:识抬举,自然亏待不了你,好好照顾十王子殿下。

  巧巧从龟丞相手里接过十王子,两个新组合四目相对之时,奇妙的化学反应也产生了,他们之间生出的神奇物质便称之为“爱”了。

  说罢,龟丞相不见了。巧巧四处寻找龟丞相的踪迹,他像阵烟一样散开在村庄里。巧巧看着手里接过的大虫和满满一袋子金子,突然有些不知所措,想这惊喜未免来得突然了些,原来他没有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

  巧巧:那乌龟原来是一位神仙。可是?他还没有交我推墙的本事!他为什么一直管你叫十王子,难道你真的是?管他呢,看来我以后不用愁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了,大虫,虽然你一点也不大,可你真是我的大福星呀。

  巧巧带着大虫相继消失在人群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龙不是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龙不是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