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虫新居
李木子丹2019-09-23 14:135,325

  森林中一处僻静的角落筑立着的一处茅草屋,整体上结构简陋,却十分和谐的一处桃源之地。被绿叶包围着的小屋向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开门便可看到对面的溪流缓缓流淌至通往村中的饮水河。这间茅草屋的主人正是之前提到的那个说书的公鸡巧巧。

  巧巧:啊哈,太阳烧了屋子的屁股,为什么红的是脸,害羞了,别不好意思,美好的一天,从内心即将燃烧的小火苗开始。

  歌词:看那升起的太阳,我要放声歌唱。梳理好洁白的羽毛,戴上红色的小礼帽,大步迈向表演的村庄。村里的人喜欢我的歌声,我的故事,故事里说我英俊潇洒,他们不信,还是为我鼓掌。我就是今日明星,众人崇拜的巧巧。太阳落下山头,谢谢你们给我酬劳。跳着愉快的华尔兹,回我温暖又舒适的小窝。这窝是谁的杰作,是精明能干的巧巧……

  啊,这真是我完美的杰作。我喜欢这里,不只喜欢,我爱这里,我想你也会同样爱上这里的,对吗?大虫。不必急着学谁讲话,听从内心,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

  巧巧望着手中的大虫,得意的笑着。很显然巧巧对自己亲手建起的草屋相当满意。大虫伸了个懒腰,环视了一下周边的环境,随后大虫在巧巧掌心坐下来,双手交叉在胸前,左右摇头。

  巧巧皱起眉头,他很不喜欢被别人否认自己的作品。

  巧巧:你摇头是什么意思,你这个动作非常讨厌,你应该点头,向我学。

  巧巧的头像有节奏跳动的皮球,上下,上下,可大虫还是继续摇头,巧巧急了。从来没有人对自己的作品这样不屑一顾,执着的否定让巧巧的自信渐渐动摇。

  巧巧:天哪,天哪,天哪,你这只什么都不懂的毛头小子,你是第一个,但也是最后一个否定我引以为傲的巧巧艺术,很明显,我很生气。从现在开始,我是你老爸,你要完全听我的命令,不准摇头,学我点头。否则我就把你扔掉,饿死你,踩扁你。

  看来巧巧果然并不擅长如何做一个老爸,但他还是得逞了,大虫停止摇头,可怜巴巴的望着扮可怕样子吓唬自己的巧巧。

  巧巧:哈,怎么样,害怕了吧。乖儿子,老爸的屋子是不是非常漂亮。你是不是非常非常喜欢。

  大虫跳上巧巧的嘴巴,巧巧不自在的将两个眼球转到一条直线上,竟然出现了两个大虫的影子。大虫伸出一只手指,左右摇摆着,继续摇头。

  原来大虫并非是真的害怕巧巧,却是想戏弄巧巧。

  巧巧:你敢不听老爸的话,看我怎么教训你。

  巧巧一巴掌向大虫打过来,大虫灵活的一闪跳到了桌子上。巧巧将自己的打的眼冒金星。桌子上的大虫瞬间冒出一道红光,大虫长大了一些,和手掌一般大小。巧巧气急败坏的捂着自己的嘴巴,不停的在原地跺脚。

  巧巧:你这只没人要的虫子,早知道你这么不听话,我便不该心软,答应那乌龟照料你。

  大虫:你是个大骗子。

  巧巧:谁,谁在说话。

  大虫:我在这儿呢。桌子上,你低下头。

  巧巧低下头,向着桌子方向找声音来源,看到一下子变大的大虫,惊讶中向后跳了一步。先前的小虫真的变成了大虫,更加让巧巧出乎意料的是这会儿功夫大虫竟说得出这么多话。

  巧巧:是你在说话?刚才你还是只小虫,豌豆那么大,不,米粒那么大,这会儿怎么变成了大虫?你还是刚才的你?

  巧巧惊讶时竟开始若有所思的思考:刚才的你未必是现在你,以此类推,那现在的你会不会是将来的你,我现在是一只公鸡,以后会变成一只母鸡?不不不,我还是我,说书人巧巧,只会打鸣,不会下蛋。可大虫不是大虫,那它之前是小虫,突然就长大了。以后会不会长的比我大?哦,不,怎么会,哪有虫子大过公鸡的道理。但它确实迅速的生长成一只大虫,哦,不,巧巧害怕虫子。

  巧巧为自己莫名的想像力而手舞足蹈起来,他不停煽动翅膀,在原来跳上跳下,可无论如何,这只外表还算迷人的公鸡也没能真的飞起在半空中。

  大虫:你不是一直喊我大虫?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竟长大了不少,说不定,过几天就能长的和你一样高大。

  大虫也随巧巧手舞足蹈的跳上跳下,巧巧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脑海里又开始浮想着大虫万一长的和自己一样高大,可算得上是一只巨虫,那时候和他一起到村里树下去讲书,一定引来不少观众围观大虫,看来,腰间挂着的钱袋要换个大点的。巧巧一边想着,一边窃笑着。

  大虫莫名其妙巧巧为何笑的这般狡诈,连续喊了巧巧几声,巧巧依然无动于衷,于是转身想要离开,巧巧这才回过神来。

  巧巧:开什么玩笑,你是一只虫子,怎么可能长成我这么大。我可是一只美丽的公鸡。那那那,我虽然是你老爸,可你必须知道我是一只公鸡,你是一只虫,我们既不是同类,也没有血缘。但是我还是会收留你这个小可怜,你却不能在我这儿白吃白住,等你长大了,得和我一起说书去。

  大虫隐隐感到伤心,巧巧的话似乎是在排挤他的到来。大虫从桌子上跳下来,失落的低头向屋外走去。

  巧巧:站住,你要去哪?

  大虫:我和老爸不是同类,或许这里不属于我,我不知道我要去哪,可能我更应该和虫子在一起,我走了,老爸,再见。

  巧巧望着眼前这个可怜的叫自己老爸的大虫,心头突然涌上一阵心酸,连忙堵住了家门。他伸开他的翅膀,大虫一头撞在他的脚上。巧巧蹲下身子,伸出一只手。大虫绕开巧巧,继续从空隙中向外走。

  巧巧:好吧,我认输,为我刚才的话跟你道歉,儿子,你会和我长的一样大。你虽然是只虫子,但是你不是一只普通的虫子。

  大虫转过头仰望着巧巧,感到一丝惊喜。

  大虫:真的?有一天我也会和老爸一般大。哦,算了,老爸,别安慰我了。可我还是只虫子,一只普通的虫子。

  巧巧:当然不是,你不普通。你是……哦,对了,我记起来了,那乌龟说你是王子,你应该是虫国的王子,所以你是只大虫,一只会像公鸡一样大小的大虫。

  巧巧并不相信乌龟说的大虫其实是龙的事实,可他第一次面对一个弱小的身躯在自己面前无助又失落的样子,内心竟顿时生得像个巨人,渴望保护弱小,不在使他伤心。

  大虫:王子?真的?可是我既然是虫国的王子,那我为什么会有一只公鸡老爸。还有你刚才是说一只乌龟告诉你的?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我究竟从哪里来。

  一连串的疑问让巧巧无所适从,即便是有说书的本事,可要巧巧临时编些谎话来应付大虫,又果真是为难这只心底本身是善良的公鸡。

  巧巧:这个?因为虫国的王其实就是一只公鸡。你是我的儿子,所以是王子。好了,别问了,小家伙,来,到老爸手上。

  大虫半信半疑走上巧巧翅膀,巧巧对这只大虫开始有点喜欢了。巧巧轻抚着大虫的头,和蔼的笑着。

  巧巧:真没想到,我这只骄傲的公鸡会沦落到虫国去,居然是因为我有一个虫类的儿子。这简直是我说过的书里面最荒唐的一段故事。

  大虫:老爸,你说什么?对了,我们的屋子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完美,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真正完美的一处住处,那里十分豪华又讲究,四面都充满着阳光般的颜色,海草做成的地毯,珊瑚挂满了墙,正中央有很多巨大的珍珠堆成的台子。

  巧巧:哦,傻儿子,那大概是你在做梦时梦到的,现实里怎么会有那么完美的地方。如果真的有,那一定不是百姓们住的地方,皇宫想必也没你说的那般富丽堂皇,相比之下怕是也要暗然失色了。虽然你是第一个对老爸作品不赞赏的,但我还是选择原谅你的年幼无知了。

  大虫:老爸,那不是梦,我肯定我在哪里见过。你难道没有见过豪华的住处?

  巧巧:我刚刚见到你时,你才指头那么大。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说的那种地方,你一定是在做梦了儿子。

  大虫:真的没有我说的那种地方存在吗?

  巧巧:绝对没有。

  大虫:那好吧,或许我真的是在做梦。

  大虫有些失望,依附着巧巧的羽毛,渐渐睡了过去。梦中,大虫依稀看到龙宫中的景象,九只长相不同的龙子正聚在一起玩乐,很是开心。只是任凭自己怎么去接近他们,都被一鼓强大的力量推了出来,周边所有人都在嘲笑自己的弱小,大虫在一阵讥讽中惊醒。回忆着刚才如实般的梦境

  :快看那个小不点是哪里来的,快笑死人了,竟不自量力要和我们同乐。

  :就是,就是,哪里溜进来的,快把他赶出去。

  :竟然敢跟我们称兄弟,也不看看自己几两重。

  :我敢说,我一只手指就可以捻死他,你们信不信。

  :那还不赶紧试试。

  突然一只巨大的手掌迎面而来……

  大虫:别,别追我,老爸,老爸,救命。

  巧巧:老爸来了,乖儿子,你做梦了。

  原来巨大的手掌正是巧巧柔软的翅膀,巧巧赶紧轻轻拍打着巧大虫的身体,此刻倒是颇有了几分父亲的形象。

  大虫:是的,老爸,他们都在嘲笑我,他们说要将我捻死。

  巧巧:可怜的儿子,没事了,有老爸在,没人赶欺负你。

  大虫:老爸,能给我讲个故事吗,我突然睡不着。

  巧巧:听故事,你算是找对人了。你老爸最擅长讲故事。想听什么?

  大虫:可以给我讲讲龙的故事吗?

  巧巧:看来你和那些兔子一样感兴趣神话故事,好吧,就从龙的大儿子说起……

  还记得上次说到那大王子,外貌龟相,但他却拥有智慧和沉稳的气质。如果有一天大虫长大了,遇事也要像大王子一样,不急不慌,先沉下心来思考,再做决定。这样,便会多一丝把握,不至于将好事搞砸了。

  大虫:大王子为什么长的像乌龟?

  巧巧:或许是龙王和龟婆婆生的儿子,遗传了他母亲的外貌。

  大虫:你骗人,龙王怎么可能和乌龟是一家人。

  巧巧:为什么不可以,我是公鸡,你是大虫,我们还不是完整的一家人。

  大虫:是这样吗?

  巧巧:你若是心中相信,那就是这样。可若是心中不信,真的也变成假的。

  大虫:好吧,我信。继续讲讲大王子的故事吧。

  巧巧:话说龙宫内曾经有过一次兄弟间的纷争,是为了究竟谁应该成为龙王继承人。那一次,所有的兄弟情谊都烟消云散,大家各怀心思,恨不得除自己以外的龙子们纷纷远离龙宫,不再相见才是最好的相处方式。

  大虫:为什么亲人间不再相见,不会想念吗。

  巧巧:如果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会想老爸吗?

  大虫:当然会

  巧巧脸贴上大虫:我的乖儿子。

  巧巧:可是龙王继续人只能有一个,如果不是表面意义上的不再相见,那就只能是真正的不再相见了。

  大虫:会怎么样呢?

  巧巧:那次纷争的背后是大家亮出锋芒的利器,想要致对方与死地。那是永远的不再相见,永远。

  大虫:永远有多远,他们为什么不会像我想念老爸那样想念对方。死亡,可怕吗。

  巧巧:或许死亡就是永远吧,应该很可怕。就像闭上了眼睛,无论你多想在见到新一天太阳的升起,都无能为力。那是一次特别长,特别长的黑暗。像是在没有尽头的黑色隧道里步行,即使你拼命想跑出黑洞,却发现自己没有那个本事。可停下来,内心又会因为见不到光亮而恐惧,而惊慌。

  大虫:是再也见不到老爸时的那种感觉吗。

  巧巧:当然,你不会见不到我,我答应了照顾你。想念属于平凡的人家,可对于龙子们来说,他们并没有普通人眼里的平凡。他们高贵,骄傲,谁若是接近他们,他们的内心就变得不安稳,会憎恨,会生疑。

  大虫懵懂巧巧的故事,十万个为什么涌上心头,譬如,为什么骄傲的人不能被别人接近,又为什么被别人接近不但没有感觉幸福,快乐反而会不安,憎恨,生疑。这些问题让头一次当爸爸的巧巧措手不及,他绞尽脑汁来回答儿子的人生问题,可毕竟,大虫的问题虽然简单,却实属难题。原因是他只是一只普通的公鸡,根本没有亲身经历另一种高贵人生的他也是若有所思,半知半解。

  巧巧:总之,儿子,如果有一天你变得高贵,也要不忘初心,记得和老爸曾经是平凡的人家,过着和每个人家大致相同的人间烟火。对亲人应该思想而不是排挤,对家人应该关爱而不是嫌弃。你要永远相信这个世间有一种爱的温柔与力量来自于内心对他人的信任。大王子之所以最终化解了那次兄弟间的纷争,是因为它始终相信兄弟间的同心才能化解一切困难。他的经历告诉他,每个王子都是他的亲兄弟,一家人就要和睦的在一起。

  大虫:我开始有点喜欢大王子了,虽然我没有见过他,总觉得乌龟的形象很亲切。

  巧巧:那当然,你就是一只乌龟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大虫:为什么你一直说我是乌龟送给你的,难道我不是你的儿子吗。

  巧巧:这个,乌龟也许是一位神仙,他觉得我很有才华长的又帅,所以就要送我一件最好的礼物做为奖励。

  大虫:所以,我就是那件最好的礼物?

  巧巧:这次你说对了,你就是那件最好的礼物。

  大虫:这样也好,我就可以陪着老爸了,虽然你没有我想像的那么帅,也回答不上我的问题,但我还是喜欢你。乌龟一定是看你之前一个人太孤独了,所以让我来陪伴你吧……

  大虫的话突然使巧巧涌上一阵阵心酸,孤独这个词,一直伴随着巧巧从日出到日落,可他也从未感觉孤独对他有什么坏处,只是这会儿,不知道为什么,孤独成为巧巧最大的敌人,他开始害怕孤独,也可以说巧巧逐渐开始害怕的是失去。眼前这个大虫真的可以永远陪着自己吗,或许吧,他这样安慰自己。

  大虫逐渐在巧巧的怀里睡去,巧巧抚摸着大虫,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仿佛一下子轻松了,又一下子飘到了空中,那种感觉,他前所未有。

  巧巧唱:睡吧,睡吧,我的小儿子。希望你永远有一个甜美的梦,豪华的宫殿是你的住处,没有人可以把你在次伤害,嘲笑声终将退去,你是最勇敢的战士,直到战胜黑暗的巨龙,你是大虫,也是神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龙不是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龙不是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