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结交朋友
李木子丹2019-09-24 11:475,622

  隐蔽的老树下,兔子兄弟又在为昨日究竟拔了单数还是双数的胡萝卜而争吵不休,大黄狗不耐烦的吠了两声,懒熊慢吞吞的挪着沉重的步子走到树前坐下来,后背椅着树,上下蹭着树皮,老树摇晃了几下,树上的喜鹊窝像是正在受地震的摆布,窝里的幼崽受了惊吓,喳喳的叫着。

  “安静,大家安静”巧巧的出现并没有使吵闹的环境有一顶点改变,大虫从巧巧腰间挂着的布袋里探出脑袋,眼看着一片糟乱的环境,长长的叹了口气。

  大虫唱:最亲近的人总为小事争吵,无关的人习惯看热闹,偶尔不耐烦的发几句肺腑,没有人愿意理会一个单身狗。懒惰不会使你看上去强大,反而可能带来灾难,无辜的受害者该找谁理论,只好无助的哇哇哭闹。

  巧巧:儿子,为何这般善感,你的歌声听上去好像不快乐。

  大虫:老爸,他们平日里总是为一点小事互相折磨自己和别人,当然不快乐。

  巧巧:说的好像有道理,可不是应该他们不快乐,为什么伤感的却是你。

  大虫:你没听说过心情是能互相影响的。

  巧巧:那待会儿我说个笑话暖下场,让大家快乐快乐。

  大虫又长叹一口气,心里一直不解为什么那些无趣的动物们总会因为一只公鸡说几句同样的话才感觉到快乐。快乐难道不应该是自己去寻找和体验,怎么却成了道听途说。

  兔子:说书的来了,暂时休战。

  黄狗:都安静,赶快让那只公鸡给我们说上一段。

  巧巧摘下帽子,在众动物面前摆了几个开场献艺的pose。

  巧巧:今天在开讲之前,我要先隆重介绍一下我的儿子,大虫。

  大虫听巧巧要将自己介绍给大家认识,吓得将头缩回口袋里。巧巧拍拍袋子外面,咚咚咚,仿佛是在敲开大虫心门前的安慰和鼓励。

  巧巧:别紧张,儿子,大家都很和善,出来跟大家见个面。他们会喜欢你的。

  大虫:可万一大家不喜欢我呢。

  巧巧:不会的,有我在,没有人敢不喜欢你。

  大虫半信半疑从口袋里爬出来,到巧巧手上,巧巧将手伸向大家中间。

  兔子:一只虫子。

  熊:是一只红色的虫子。

  众动物哈哈大笑,大虫内心不安极了,他隐隐感觉到嘲笑在向他一齐涌过来,这些动物的嘲笑声越来越大,那声音大到随时将要吞噬掉它弱不禁风的小身躯。

  巧巧的表情顿时变得愤怒,他将手缩到胸前,大虫赶紧又跳回到袋子里。

  巧巧:你们这些没礼貌的家伙,吓到我可爱的儿子了。

  熊:你刚才说他是你的儿子?

  巧巧肯定的说:是的,你们口中的虫子,就是我儿子。

  熊:你确定那不是你的晚餐,动物链中,公鸡吃虫子,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

  巧巧:可大虫不是虫子,他是我儿子。

  熊:但你改变不了他本身是个虫子的事实。公鸡的儿子是只虫,这是今天里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巧巧:我在说一次,大虫不是虫,他是龙。

  众动物听了巧巧的话笑的更厉害了,兔子们笑的原地打滚,狗吠的更凶了,连窝里的喜鹊幼崽也忍不住喳喳叫的更大声。却只有大虫,将蜷缩着的身体逐渐伸展开,他重新将头探出了袋子,仰视着巧巧,看着他皱起的眉头,面对大家的行为气得咬牙切齿的样子,大虫顿时觉得十分崇拜眼前这个他一直叫着爸爸的公鸡。

  大虫:老爸,你刚才说我不是虫,是龙。

  巧巧:是的儿子,你不是虫,是龙。

  大虫:可之前你跟我说,我是虫国的王子。

  巧巧:对不起,儿子,那时候我以为你就是一只虫子,可你毕竟是我公鸡巧巧的儿子,总不能只是一只普通的虫子,怎么着也得当个王子,大臣什么的。

  大虫:那为什么现在你又说我是一条龙。

  巧巧:这些愚蠢的家伙看不起虫子,认为你不配当我儿子,可你要是条龙,他们就会为我的骄傲而产生羡慕。当老爸的可以配不上儿子,但儿子一定不能配不上老爸。

  此时的巧巧因为大虫被嘲笑而产生的父爱,理论上虽并无道理,却真的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有不望子成龙的道理。即便是之前以自我为中心,引以为骄傲的公鸡,这会儿也少不了将自己的骄傲转变成对大虫的骄傲。他只是单纯的以为,大虫才是他以为最重要的人。

  大虫唱:笑声可以带来欢乐,也带来忧伤。亲近的人总是争吵,却又是最相爱的。收起你们的嘲笑声,看看大虫和巧巧,他们是如何相爱,甘愿委屈自己,成为弱小,放大对方。愚蠢的人觉得他们不配,他们却生活的快乐。为拥有彼此而感觉骄傲,是你让我有了希望。

  巧巧,大虫合:互相依偎,爱超越一切不纵容幸福的眼光。

  大虫的歌声使大家重新恢复安静,动物们彼此看着对方,似乎在为刚才的行为而感觉一丝愧疚。兔子兄弟竟头一次低下头,互相说了一声对不起,之后,两个就拥抱在了一起。

  大喜鹊带着捕捉来给幼崽的食物飞回窝里,喜鹊一家幸福的缠绵在一起,黄狗长长叫了一声,也和狗熊互相拥抱在了一起。

  大虫:老爸,我爱你。

  巧巧终于忍不住凭泪珠在眼眶里翻涌,这还是第一次听人说爱自己,一时心被暖化的感觉,让巧巧感觉到从未有的幸福感觉是甜的。

  巧巧:我也是,儿子。

  充满自信的大虫不在畏缩于那又小又暗的口袋中,而是跳上公鸡肩膀,看着大家。

  大虫:很高兴能和大家认识,我叫大虫,是公鸡巧巧的儿子。虽然我现在只是一只虫子,但我希望小人物也有大作为,至少能把快乐带给大家,就是我的梦想。

  众动物的一阵掌声算是接纳了大虫,就这样,大虫人生中第一次有了新的朋友们。

  巧巧:今天的故事还没有开讲,你们想听什么?

  兔子:不如就继续说上次未讲完的龙的故事。

  巧巧点头,大虫从巧巧肩膀跳下和兔子们待在一起,一同听巧巧讲龙的故事。

  巧巧:据说龙的九个儿子平日里相处的虽表面上和谐,可私底下也是各有心思的。别看那大王子好像什么也不做,总是安静的很,可心里最清楚兄弟们想要什么。

  兔子:难道他们都想要继承王位。

  大虫:嘘,耐心的听下去就知道了。

  巧巧:兔子说对了,是很聪明,就是缺乏耐性。如果你们兄弟俩平日里能静下来,多听听对方的意见,说不定就不会总是争吵了。

  兔子害羞的低下了头,大虫朝向巧巧竖起了大拇指。

  巧巧:但故事还得继续……

  大虫:爸爸,大王子的故事我听过了,可以换新故事吗?

  巧巧:好吧,儿子,不过考虑到大家并没有听过,我仍要从头开始讲给大家听,你也要有耐心的从头听起,不许打断,直到接下来的故事可以接上你所听过的为止。

  大虫:赶紧开始吧……

  众动物合着大虫,要巧巧赶紧开始。

  巧巧:你们知道龙长的什么样子吗?

  大虫:我知道,和我一个样。

  兔子兄弟笑的原地打滚,你的样子也配是龙的样子。龙可长可大可大可大,像一百个胡萝卜连在一起,不,应该是一千个,一万个。

  黄狗吠了两声:有和我一样的四只脚,当然还有比我还长的舌头。

  巧巧:就此打住,你们必须知道,大虫在我心里的确是龙的样子。虽然他不是你们眼中的龙样,可你们也只说对了一半。你们说的更像是一条四脚蛇。

  大虫崇拜的眼神中充满好奇,四脚蛇是怎样的动物,他却没有见过,不过他隐隐觉得这种动物对他来说也并不陌生。

  大虫:老爸,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四脚蛇。

  巧巧:我充分相信你的想像力,儿子,可我不认为你真的见过。大家知道吗,龙的其中一个儿子,的确像极了四脚蛇。然而龙的儿子怎么可能真的是一只四脚蛇呢,这很荒诞。

  大虫:是剪去了尾巴的四脚蛇。他有龙的头颅和鱼的身体,而且他经常吞下火焰。

  大虫的一番说辞被巧巧认为是想像力丰富,然而螭吻究竟是什么时候在大虫面前出现过,才被他牢牢的记住,两人一概不知。

  兔子:大虫,你说的四脚蛇有鱼的身体,龙的头颅,怪物都是这种长相。别骗我们。

  大虫和大家的观念意见起了争执,巧巧面对儿童间的争吵实在不知所措。当然没有任何道理可评谁对谁错,他一边认为不能打击到儿子小小的想像力而指责他的胡言乱语,一边认为大家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毕竟巧巧也从未见过大虫口中的怪物形象。

  如何化解矛盾成了巧巧眼前棘手的事,作为一个初为家长的大朋友,既不能伤害旧朋友更不能嘲笑他主动要保护的童心,一时间巧巧想到了河水中的鲤鱼,生出了一个新故事。

  巧巧:静一静,首先,大虫没有说谎,真的有龙头鱼身的家伙,但他不是怪物。

  大虫渴望的眼神望着巧巧,他在等待老爸揭晓他脑海里的形象真实身份。

  巧巧:有一说法“鲤鱼跃龙门”、“登者化龙”,所以才有了龙头鱼身的四脚蛇。大家伙只要有拼搏精神,都有化形的能力。

  兔子:我想要变成一头猛虎,这样,我们兔子吃草时就安全了。

  黄狗和狗熊:我们两个可以互相转化,是不是就可以成为真正的一家人,好兄弟了。

  喜鹊飞向巧巧,喳喳叫着,似乎在告诉巧巧,他们也是具有同类的特征,比如同是鸟类。

  大虫自信的挺起胸膛:老爸,我可以变成公鸡吗。

  巧巧:儿子,你当然可以。因为你老爸就是一只公鸡,你随我。

  巧巧一边说着,一边内心松了口气,他竟然觉得自己是愚蠢的一员,可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可以缓解矛盾,让每一个人得到满意的答案,开心起来,正是他的责任和使命一般。

  大虫:那个四脚蛇可以吞下火去呢。

  巧巧:当然,儿子,他还可以吞下几个烧饼。

  大虫唱:鲤鱼游水去他们的高地,不畏艰难,不惧险阻。大浪来了就勇敢跳过去,哪怕跌倒,要在努力。河的那头有个传说,龙的故乡有神明庇佑,只为想见一见神的气息,用尽力气也要奋勇去搏。挨过了摔打就迎来了曙光,跨过龙门,即成神龙。我虽是鱼,我也是龙,剪了尾巴,新的形状。吃吻吃吻,好吃寻吻,张口就来,炉火升温。

  巧巧:吃吻,你起的新名字?虽然有些奇怪,但是你喜欢就好。

  大虫:我似乎见到吃吻一直望着我,我有些害怕,又有些喜悦,我好像很爱他,又怕接近他。

  巧巧:我的好儿子,你该想些实际点的事了,尽管有想像力是件好事,可如果被大家所不能接受的想像力,总是需要时间和精力去改变的。

  大虫:我没有说谎,我只是觉得大家并没有我想像的那样聪明。

  巧巧:或许吧,可你必须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动物本来就有聪明的和笨的,你不能要求他们每一个变得和你一样聪明,要接受差别这一事实。然后就包容他,接纳他,吃吻虽然是个好名字,可是老爸认可,不见得其他人也认可。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以去给你所幻想的形像一种名字,然后被自己接受,就足够证明你是用过脑袋去思考的。

  大虫:虽然现在还没有人接纳我的想法,但我相信有一天,我会像大家证明我的想法是真实存在着的。

  巧巧:或许吧,傻儿子。我像你一般大时何尝不幻想自己是一只凤凰可以翱翔天空中,后来见到那雄鹰向我亮出锋利的爪子,我就后怕了,我担心自己还没有变成凤凰就被鹰捉去吃掉。所以我开始学习奔跑而不是飞翔,我需要逃生的本领而并非幻想的能力。可是曾经有多美好啊,没有人知道拥有一颗童心是那样巧妙的事情,他可以不为任何事去发愁,不为任何人而改变,只是做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自己。

  可惜,一切都过去了,总会要长大的,经历的越多,越发不能像孩子一样单纯的幻想了,我依然没有学会飞翔,可我竟希望你可以飞翔。但这多么可笑,我尚且是只有羽毛,看似可以飞的公鸡,而你却是一只没有翅膀的大虫。

  但不重要了,无论你是否会完成我的愿望去飞翔一次,此时此刻,只想你安全的生活下去,当雄鹰又一次亮出利爪的时候,我替你飞翔。就算要面对从半空中被抛下的不详命运,只要你学会奔跑,你能逃生就是我唯一的愿望。

  大虫跳上巧巧的翅膀,蹭来蹭去,像是在向巧巧撒娇,巧巧欣慰极了。

  龙宫内,自从失去十王子以后,龙王一直忧郁的很,整日沉浸在悲伤之中,使整个龙宫内都好像失去了点儿什么,没有人敢在大声的说话,欢笑声也不复存在,而诸如十和虫相近音的词语也没有人在敢提起。除了龙王和龟丞相,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被囚禁在地牢内的神秘人物最近也在蠢蠢欲动,使他越来越强大的,并非某个特定的人物,而是悲伤与憎恨、嫉妒这些使人不悦的词汇。这种黑暗的力量越强大,神秘人的力量也随之强大,直到无人能再次镇压他,他便会逃出地牢,向四面八方逃窜,去制造更大的灾难。

  七子唱:为什么我的歌声没了力量,连喜爱鸣叫的那个也变得安静。龙宫里不在从前一样,已经几日不见那君王的尊容,兄弟们不在往来,各自搬去新的豪宅。未见的生命已经坠落,昔日的温存也已散去,悲伤这个怪兽,开始蠢蠢欲动,没有人能发现,灾难就要来了……

  歌声越来越微弱,七子不在想要唱下去,龟丞相无奈的摇摇头 ,他多想破口而出,那个十王子还活着,也许大家会愿意接受他,便不会像今天里的场景一样,龙宫内没有一点生气和希望。

  大王子:龟丞相,你欲言又止,是在想什么。

  丞相:王子中数您最沉稳,我自然想要听从你的意见,大王子,还请您将真心话告诉我。

  大王子缓慢的眨了下眼睛,这便是他这一日里又多运动了一下。

  大王子:如果我那未曾蒙面的十弟没有出生便夭折的话,也许众人收获的不是悲伤而是快乐。面对消极的事实,大家习惯了埋怨,埋怨自己,互相埋怨,似乎可以肯定一颗星的泯灭不是因为命中注定,却是人为的力量。然而没有人愿意面对事实去相信,平凡的生命是没有与天对抗的力量的,即便有,那也只是一时的运气。龟丞相活了几百年,可曾有所领悟。

  丞相:只是当活着的生命并非所设想的样子时,将如何面对他的畸形。如果可以快乐,就不会亲手去制造悲伤了吧。

  大王子:可你得相信,有生命才有希望。

  龟丞相陷入沉思,大王子所讲的希望,也正是他当时决定将大虫送上岸去所想。小虫子如何娇弱,不堪一击,都是这龙宫中曾经的希望。只要大虫尚在,念想不断,十念或许就是这龙宫未来的希望。

  那正在蔓延的邪恶力量正在一点一点吞噬着希望,陆地上的十念也正在慢慢成长,一切并不矛盾,有黑暗狡诈的地方或就有单纯与光明与之对衡。大王子几千年的参悟无非是天地间平衡的力量如何转变成他自身可以调节的情感的力量,心无杂念,乌龟虽可以缓慢做到,却在少有人能够掌握得好平衡的力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龙不是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龙不是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