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回 初见龙山
茗朗2017-08-18 18:204,479

  序幕

  清朝末年,外洋屡屡进犯中原,义和团奋起抵御外敌,这是一个由民间自发组织,号称扶清灭洋的队伍。义和团成立于1895年,当时满清政府软弱无能,外敌大举入侵,在这危难当头,义和团在老百姓中自发形成。

  义和团遍布全国各地,组织架构分散,但人数众多。

  江南一带,其中一坛口的大师兄叫做严赫。

  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满清政府利用义和团向洋人开战,但是满清官兵和号称“刀枪不入”的义和团,都抵挡不住洋人的枪炮。而慈禧迫于当时的形式,一方面向洋人屈膝,而同时在后方派出大量兵马抓捕义和团人士。义和团内外受敌,死伤惨重。义和团在1901年9月瓦解。

  严赫的队伍在受到围击重创后,不得已率着部分逃出的手下和弟子,逃往南方。一行人与追兵展开拼死搏斗一路奔逃,历时两年多的生死逃亡,直逃到南方沿海一带,一座庞然大山前,此时严洪所带领的一众人马大都已牺牲,只剩六个人。

  在一个险山峻岭之间,严赫带着他的一个关门弟子和四个手下,择一隐蔽之处休息。

  严赫仰天长叹:“壮志未酬三尺剑,故乡空隔万重山。”言毕潸然泪下。

  弟子名唤白长宗,是严赫最喜爱的弟子,追随了严赫多年,在功夫上的修为也已达到上乘。他指挥几名手下,四面守卫,以防追兵来袭,一面跪在严赫面前安慰道:“师傅,不用难过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如今我们最重要的是保重身体,等待时日,东山再起!”

  严赫道:“长宗啊!这些年来你跟随为师南征北战,也饱受磨难,在武学修为早已青出于兰,今却能不离不弃,为师感激在心!不过,今我欲卸甲归田,你可不必跟随了。”

  白长宗惊道:“师傅,何出此言?卸甲归田?弟子跟随恩师决无半点怨言!”

  严赫摇头道:“如今义和拳大势已去,凭我等区区几人难以力挽乾坤,不如就此别过各奔前程!”

  白长宗惊道:“师傅!这……弟子怎能舍师傅而去?”

  严赫道:“咳!为今之计,要躲开官府的追兵,我们只有潜伏于民间,待风声渺去,再做打算吧。”

  白长宗道:“师傅所言极是!”

  严赫又道:“待些时日,长宗你当可自立门派,广收学徒,将来时机成熟,重振旗鼓也不算晚!”

  白长宗忙道:“广收学徒当然好,但也不必自立门派!师傅仍然是掌门啊!”

  严赫摇头道:“十多年的艰辛打拼,创下的基业却似一盘流沙,全然溃散。这惨痛的失败,至今为师仍对许多问题都想不明白,决定归隐山林闭关修行!”

  白长宗不解道:“闭关?……”

  清朝于公元1911年10月覆灭,从此开始了近代史上一个独特的时期。

  第一回 初见龙山

  民初年,各地割据混战,民生困苦,社会动荡不安,人们常举家搬迁,找寻安身立命之所,

  有的到北方边远地区,有的去南方沿海,但多数百姓则往更偏远的山林避世,不为别的,只因那可以躲开战火烽烟,寻得方寸安身之所。

  浩瀚长空,层云如纱,一双苍鹰在云中穿梭盘旋。天际下连绵群山,青色匀叠,晕染如

  画,山峦中树木林立,低处灌木迎风如波涛汹涌,高树一株株则直贯云霄。

  此处名龙曲山,也叫龙山。地处偏僻,群山内原始森林层层密布。

  在南方沿海一带,近海陆地并非平原,绝多数是山陵之地,此处更是山势险峻,深涧狭谷,得天地之利,湿气充盈,方圆数千里山林树木繁盛,百水千溪,加上山形奇特,九转连环,龙曲山因而得名。

  龙曲山地势险要,地处偏远。为躲避战火,远离纷乱城垣,许多平民百姓迁居到这龙曲山一带。更有无数武林高手隐藏民间,实为藏龙卧虎之地。

  (1925年),这一年夏日的一天,龙曲山虫叫鸟鸣,山风习习。

  午后,日往西山,山色渐重。

  “呜……”一列蒸汽火车远远驶来,汽笛声打破深山宁静。

  这一列是载货的火车,火车上并没有装载货物,而运载着一批乘客。这些乘客看起来风尘仆仆,他们来自四面八方,怀着不同的目的。他们,有的是要到这一带的矿山做工,有的到这边做小生意,还有的是寻亲访友的客人。

  载货的火车是没有坐位的,因此在厢里的乘客只能席地而坐。他们有的躺有的坐,用随行带的箱或包为垫,三五成群各有形态。

  夏日炎炎,天气炙热,虽有通风小窗,车厢内仍是十分闷热。长途的疲惫,人们不愿多开口说话。但车箱内却一路伴随一个小男孩的欢声笑语。小男孩大约十一二岁模样,明眸剑眉,唇红齿白,神情灵动。小男孩随父母一起远道而来,在对着这个未知的地方充满着好奇,一路对着身旁的父母问个不停。

  龙曲山如此偏僻,怎会有蒸汽火车?在这个外敌不断入侵,内乱不休的时期,这般用蒸汽做动力的铁皮巨物,在全国也当罕见,而在这儿当地人们却是司空见惯的。

  究其因,据说龙曲山虽然是一个偏远山地,但树木矿石资源丰富,因此有位巨商与官府达成协作,共同出资修建一条专用载货的铁路直达深山,以火车从此处源源不断的输出木材与矿石。火车每日装满货物出山,空车进山载货,周而复始,主要装载材矿物质,但空车时也会带运些进山的客人或工人。(1876年7月3日,国内土地上出现了第一条铁路,吴淞铁路。此后开始全国建了多条铁路,主要是官僚买办资本与帝国主义垄断资本“合资”方式修建铁路,主要用于夺取矿产等资源,但国内也出现了一批以卢作孚为代表的,国内民营企业家,以航运铁路为旧中国的振兴,而不解奋斗的有为志士)

  汽笛长鸣,火车停了下来,在这个叫曲水站的地方停下。火车厢里走下了几簇人群,火车勤务员指引乘客走出火车站台,铁路两边沿途都有巡逻人员警戒,火车经过前便将靠近铁路的人驱离,以保证火车行驶安全。工作人员检查站台上没有闲人后,随车的勤务员训练有素的指挥着登上火车,继续向前开去。

  下了站台的人们各往目的地分开走了,其中三人便是小男孩和他的父母,在车上时光线昏暗看不清,此时下得车来,看清了这一家子,不禁让人啼笑皆非。小男孩的父亲叫作韫(yun)立,是个高大壮硕的汉子,有着俊朗的面庞,但是袒胸露臂,不修边幅。一旁小男孩的母亲名唤花氏,虽貌丽如花,但却在头上包两个髻,像旧时的丫环,滑稽之状让人无法直视。小男孩穿着布扣短衫,留一个盖子头,叫人一见之下也会忍俊不禁,他们大包小包扛着或背着一些行礼,随人群走在站台外的大路上。

  人群走到了一条分叉的路口又分散开了,就只这一家三个往前面一座大山方向走。

  这大山方向的村落叫曲元村,韫立在一个月之前,他离开曲元村回到海岛家乡,如今再一次回到曲元村这个地方,不同的是,这次韫立带来了远在家乡小岛上的妻儿。

  “小天!”韫立拍着盖子头小男孩的肩膀。

  名叫小天的小男孩昂起小脸:“嗯?”

  “今后我们就要在这里生活了,你要熟悉这里的环境,多认识这里的小伙伴,知道了吗?”小天满脸兴奋:“嗯,知道”重重应了一声。

  小天满怀期待地道:“真想快些见到这里的小伙伴!”

  韫立:“恩,这里的孩子会比家乡多,但也会有更多的品流复杂的人!”

  小天不解:“何谓品流复杂?”

  韫立:“ 虽然你还未解人情世故,但有些事你要知道,在外行走,不比在家乡,须知人心险恶!一定要记住,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小天笑道:“人心险恶?爹!那是你们大人的世界,我们小孩儿之中不必理会这些吧!”

  韫立闻言一时语塞,想了想方道:“你只须记得爹的话,多识朋友,少树敌人!”

  母亲花氏一旁说道:“小天要听爹的话,在外边不要惹事生非,知道吗?”

  小天掘着嘴应着:“知道了!”

  花氏又道:“应得这么爽快,肯定没听进耳朵里,到了家,娘再好好跟你说说。”

  小天嘴拧成一团:“娘,不要了吧,小天真的记住了。”

  韫立和花氏见小天如此,不由笑了起来。

  花氏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家女,虽没见过世面,但是恪守与人为善的信条,从不与人结怨。做为小天的母亲,她亦是坚持认真的管教小天,而天下间的母亲有一点可能是相同的,就是爱唠叨。

  三人沿路旁穿过田野走了一段小路,来到大山前,一条宽达丈余的溪流弯延沿山脚,穿过一条大路下方,流向前方的一条大河。

  路边堤坝下有一个中老年妇人在洗衣裳,水边花草上有许多飞来飞去的蜻蜓。在堤坝另一边的沥石沙滩上,一个衣着大红小花裙,扎两个蝴蝶小辫的小姑娘在追逐着蜻蜓,来回奔跑着,不时传来欢乐的笑声。

  小姑娘嘴里囔着“小蜻蜓不要跑不要跑,我要抓住你!”

  小天觉得十分有趣,不禁驻足观看。

  小姑娘模样非常可爱,约有八九岁模样,眼大眉弯,小嘴微翘,因来回奔跑,粉嫩的脸儿红扑补的,鬓边有些发丝被汗水贴在脸颊上,更显俏皮。

  “樱儿,不要乱跑,小心摔!”洗衣裳的老年妇人喊着。

  “哎!”小姑娘清脆的声音回答,站住脚步抬头一眼望见小天,呆呆看了一会儿,又对着小天笑起来。

  小天憨憨的抓了抓后脑,“小天走啦!”花氏在前面叫他。“噢!”小天忙应着赶上几步,跟着父母向前走去,但不时回过头看,小姑娘的目光也追随着。

  突然一个大汉从山边的草丛冲了出来,手中举着一把红色的山果,脸上带着狂喜的笑。口中大喊:“我摘……我摘到了。。哈哈”

  溪边的小姑娘闻声叫了起来:“快,快给我,快拿给我!”

  那大汉几个跳跃已掠到堤坝下,来到小姑娘面前,小姑娘欢喜雀跃,伸手接过那一把红色的山果。

  韫立眼见那大汉轻易从高处掠下堤坝,心道:此人身手异常敏捷,应该是有功夫之人,而且内力看来也不简单。韫立更诧异的是,那大汉看起来有近三十岁左右,言语间神情却似孩童眉色飞舞。这大汉有这般的身手,如何心性却似孩儿般口语不清,不知是何原故。

  那大汉将山果拿给小女孩,拍拍身上,怪笑几声又往溪水上游方向掠去,几个忽闪就不见人影,韫立看得更为吃惊。

  小天与韫立观察的视点不同,他的眼中只关心的是那女孩儿和那山果。

  小天指着那小女孩捧着的山果问道:“爹,那是什么果?”

  韫立看了看道:“哦,那是这里山中的一种野果,当地人叫鸡爪子果。因形似鸡爪而得名,吃起来很甜很美味……”小天又是一阵惊奇。

  小天再要细看那小姑娘,小姑娘竟捧着山果,跑上堤坝上来,径直奔向小天,分了几枝山果塞到小天手中,嫣然一笑便跑回去了。

  小天愣着拿着山果,竟不知道要说谢谢!

  韫立一拍小天肩上笑道:“嗬!不错啊,小天,挺招女孩的嘛!哈哈。”

  花氏在一旁制止道:“孩子他爹,说啥话呢!”说着,嘴上啧了一下,表示生气,韫立见花氏如此,警觉自己说错话赶紧转移话题笑道:“小天,走吧快到了!”

  小天回头向那小姑娘,挥挥手,小姑娘也向笑了笑,一边将山果放在嘴里香香地吃着。

  曲元村依山而建,村落深入山中,山壁上一条弯弯长长的石径自山脚向上延伸。在石径上走,旁边悬崖陡峭,下面树丛簇拥,透过参杂枝叶的缝隙可以看到山下那条蜿蜒而过宽大的溪水,身在其景有一种莫名的神秘感受。

  小天拿着山果边走边吃,开心地沿山路一路爬上,到了山壁上头,路面陡然平缓,视野顿然开阔,宽大的马道横穿而过,前面是一片青瓦白墙,格窗红门,高低错落有致的房屋。

  小天大声问道:“爹,这里便是曲元村了吗?”

  韫立笑着:“不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商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民国商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